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九章包拯眼中的铁心源
    第三十九章包拯眼中的铁心源

    赵祯叹息一声道:“母后家中最后一丝苗裔也断绝了,朕将来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母后?”

    包拯沉默不语,俩宫皇太后的事情,已经给大宋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创伤,只要是任何牵扯到李妃的事件,包拯都不愿意发表任何的见解和言论。

    得不到回答的赵祯随手把卷宗翻到最前面,指着里面的几行字道:“铁家子也牵涉其中?”

    包拯冷哼一声道:“回禀陛下,铁家子去袄庙斜街恐怕也没安着什么好心,只是杀人着确实不是他。”

    赵祯笑道:“李夫人一事爱卿处理得很好,让她从头至尾看到了破获案件的过程,想来也能安慰一下她,朕亏负李氏甚多啊。

    只是爱卿说铁家子也没有安着好心去袄庙斜街何解?”

    包拯直言不讳的道:“李玮不过是一介浪荡子,如何能够配得上兖国公主。

    那铁家子与兖国公主一起长大,恐怕不会眼看着此事发生。

    老臣几乎敢断言,即便李玮不被倭人杀死,也迟早会死在铁家子的手中。”

    听包拯这样评价铁心源,赵祯的眼前就浮现出一个带着一只白狐狸的少年郎。

    笑着摇头道:“皇家待他母子甚厚,他不会做出什么让朕失望的事情的。”

    包拯嘿嘿冷笑道:“从这些年他做的事情来看,他确实不会做任何伤害陛下的事情。

    不过,他对皇家的感恩,也仅仅是陛下您而已,最多可以延伸到兖国公主,余者。都不过是他眼中可以牺牲,或者交换的棋子。”

    赵祯皱眉道:“爱卿是不是言过其实了?他今年也不过只有十四岁而已。

    小猴子调皮一些,爱卿多加管束也就是了。缘何会下如此肯定的判词?”

    包拯摇头道:“他在陛下的眼中是一个乖巧的少年郎,在老臣的眼中。却是一头带着毒牙的狐狸。

    陛下有所不知,老臣将此子下狱,就是想给他一个警告。

    没想到老臣一念之差,就害死了七个狱卒,汪洋大盗燕飞也逃离了开封府内牢。

    是臣派出所有衙役四处寻访,确定了燕飞的藏身之处后央求了带御器械,才将脱逃的十余个悍匪全部剿灭。

    陛下可知此事的起因是什么吗?”

    赵祯听故事听得入迷,连忙道:“休要卖关子。速速讲来。”

    包拯叹口气道:“开封府内牢,是以胳膊粗的铁木为栅栏,中间镶有拇指粗细的铁条为筋骨,这样的牢房从远古时期就囚禁了无数悍匪都安然无事。

    却在那只小狐狸的一个故事下分崩离析了,十七个贼酋拗断栅栏,掰断铁条,一夜之间逃逸无踪。

    他竟然在贼酋全部逃脱之后,才鸣锣示警,大刺刺的当着老臣的面,用最充足的理由离开了开封府。

    老臣至今思来尤觉惭愧。”

    赵祯自动忽略了包拯说铁心源危险的那些话。这时候他对贼酋是如何利用一个故事就逃离了,根本就不可能逃脱的大牢。

    包拯见皇帝眼睛一眨不眨的瞅着自己,就问王渐要来一条布巾子。弄湿之后缠在官帽椅的俩边,找来一根短棒插在中间不断地绞紧布巾子。

    只听咔嚓一声响,官帽椅的靠背就从中折断了。

    赵祯取下布巾子,又从包拯手里接过短棒,比划了两下道:“就这么弄开了监牢的铁栅栏?”

    包拯黯然道:“就是这样,老臣事后验证过,只要短棒够长,衣衫够结实,确实可以轻易地拗断监牢的栅栏。”

    赵祯瞅着手里的短棒皱眉道:“爱卿如何处置监牢的栅栏。如何做到防患于未然?”

    包拯摇头道:“除了加粗栅栏之外,老臣别无他法。”

    赵祯笑道:“爱卿这样做就不对了。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是他出的难题。自然应该由他去解决。”

    包拯断然拒绝道:“陛下,此事不可,如果让铁心源来做这件事,他一定会留下不为人知的后路。

    监牢乃是国家重器,焉能留下一道道暗门让罪囚有机可趁?

    不如使用一些水磨工夫来亡羊补牢。”

    赵祯奇怪的看着包拯道:“他在监牢留退路做什么?他又不会进入监牢。”

    包拯抬头瞅着高高的藻井半晌才道:“老臣总是觉得大宋的监牢有朝一日一定会关住这只小狐狸,所以,大意不得。”

    赵祯哈哈大笑道:“爱卿是令尹,此事由你做主便是了。”

    君臣二人谈话谈的起兴,王渐眼见包拯不断地用手指扣桌子。

    就不得不送上香茶……

    文德殿外忽然传来一阵女子的笑声,笑的很是放肆,赵祯眉头轻皱,王渐就匆匆的跑出去了。

    过了一会,外面变得更加的喧闹了,正准备发怒的赵祯看见王渐匆匆的进了大殿,就没好气的问道:“何人喧哗?”

    王渐吱吱呜呜的看着包拯不肯说。

    赵祯道:“但说无妨,包爱卿乃是内侍大臣,该知道的。”

    王渐小声道:“兖国喝醉了!”

    赵祯霍然起身惊怒交加,才走到文德殿大门,就看见兖国一张小脸红布一般的鲜艳,摇摇晃晃的在大殿外面边舞边唱,看见父亲出来了,径直扑到皇帝的怀抱里,要父皇抱。

    赵祯探手抱住闺女,一双满是杀气的眼神四处扫射,寻找公主的贴身侍女。

    王渐连忙道:“回禀陛下,今日乃是中宫检校,宫里的奴婢都要去中宫报备,一个时辰之内,公主身边并无侍从。”

    赵祯回头看看包拯,包拯很有眼色的提出告退,赵祯这才搀扶着酩酊大醉的女儿去了她的住处。

    包拯捋着胡须出了文德殿,决定以后不再对皇帝讲述铁心源的事情了。

    现实很清楚,只要铁心源一直对皇帝保持那颗忠敬之心,犯一点错误在皇帝看来,不过是皮猴子在玩闹而已。

    至于公主刚刚的表演,包拯一点都不想评价,不是把酒倒身上满身酒味的就叫醉酒。

    谁家喝的酩酊大醉的女孩子还能连续转七八个圈子不摔倒?

    这种宫闱里的固宠把戏也不是自己这个外臣能够管的到的。

    一个身家清白的大臣,离皇帝的后宫越远越好。

    大雨过后的东京城,被太阳狠狠地晒了三天之后,又恢复了它干燥的本来面目。

    此时,东京城外的麦子已经成熟了,一眼望去都是随风起伏的麦浪。

    铁心源站在满是芒刺的麦田里,握着剪刀的双手已经能再机械般的张合了,虎口酸麻的厉害,麦子的芒刺扎在皮肤上被汗水浸透之后火辣辣的疼。

    每年在成熟的麦田里用剪刀收割最强壮,最饱满的麦穗,历来都是官府的责任。

    到了这个时候,官府就会邀请最有经验的老农和司农寺的官员们,给士子们讲解如何从数不清的麦穗中寻找最好的,可以充作种子的麦穗。

    剪禾是一件非常严肃地事情,也是太学生们将来做官之后必须懂得的政务。

    太学上下非常的重视,所有的太学生每年都必须投入到剪禾大业中来。

    只有把最饱满,最强壮的禾苗才能在来年带给农户一个充满希望的丰收年。

    一支带着芒刺的麦穗随着铁心源的走动慢慢的从裤脚爬进了裤裆……

    所以,铁心源不得不解开腰带把那支调皮的麦穗从裤裆里捉出来,要不然就没办法走路了。

    河狸就站在铁心源的边上,见他探手进裤裆遂大笑道:“剪禾也能剪的春潮难耐,小铁当是第一人。”

    铁心源从裤裆里捉出那支麦穗朝河狸晃晃道:“春潮难耐的是这支禾穗,他可是历经了千幸万苦才爬到我的要害处,结果还没有得逞,被我捉出来了。”

    一边垮着篮子四处寻找上好麦穗的钱穆随口道:“好好地剪禾大典,被你们两个骚人这样一说,来年这粮食还能吃吗?”

    河狸大笑着从自己的后背上摸出一支禾穗丢篮子里道:“有何不可,五谷轮回的道理农学先生已经讲过。

    小铁还在总结性的说什么“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先生虽然气的要死,却无从辩驳,种子进了你我胯下,嗅足了阳刚之气,来年定能长出更好的庄稼来。”

    铁心源和钱穆一起冲着河狸喊了一声滚,就不愿意和他说话了。

    这个正处在青春期,长了满脸骚包的家伙,能把任何奇怪的物事都和性联系起来。

    可是有同窗邀请他一起去青楼耍子,这家伙却从不同去,总以未婚妻在家苦苦等候为由再三推脱。

    河狸见两人无趣,遂张口道:“独坐书斋手作妻,此情不与外人知。若将左手换右手,便是停妻再娶妻……”

    正念得起劲,一只硕大的草鞋就抽在他的大嘴上。

    河狸暴跳正要怒骂,却看见铁心源和钱穆二人面容肃穆,仔细的研究着面前的麦穗,似乎很难取舍到底要剪那一支麦穗当种粮。

    他的怒火顿时就消失了,乖乖的低下头寻找目标麦穗。

    满面怒容的学监淌过麦田,来到河狸的身边,找到草鞋穿上,哼了一声就继续巡视。(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