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七章无穷的恨意
    第三十七章无穷的恨意

    活着的倭女很好看,死去的倭女相貌就有些狰狞了,苍白的面孔被雨水敲打在上面发出叭叭的微响,最后汇成小溪拼命地冲刷着她身体里不断涌出来的鲜血。

    铁家的地面北高南低,最南边的墙角处有一根陶瓷管子一直通到阴沟里。

    因此,雨水混杂着红色的血液很快就流进了阴沟,没过多久,那具尸体就没有什么血液继续往下流淌了。

    铁心源看到老黄坐着平日里坐狐狸的大篮子下了城墙。

    一脚踹开那个正在大笑的衙役,摸着下巴围绕着死去的倭女嘿嘿的笑个不停,最艰难的日子里有这么一桩泼天大功让他如何不感到心神俱醉。

    衙役被踹飞,如果是在平日里,被老黄这个五品官踹飞就踹飞了,今日自己和一群军兵好不容易捞到了一件大功,却被老黄给抢走了他如何能够心甘?

    “黄将军,这名飞贼是被我们捉到的,还请将军把人犯还给我们,好让小的向府尊缴令,昨日里已经挨了催令板子,您总不至于眼看着我们这群人接着挨板子吧?”

    老黄探出手挑起那个死去的倭女脑袋,看了半晌,自言自语道:“真是太可惜了。”

    然后回头看着衙役嘴里就吐出一个字——“滚!”

    脸上有鞭痕的军兵大怒,提起长刀就要冲上去,却被衙役死死地抱住了,指着城头虎视眈眈的八牛弩道:“兄弟,忍忍,咱们争不过他们,这里是他们的地盘。”

    铁心源抱着狐狸从屋子里走出来,先是瞅瞅被钉在地上的倭女,然后对衙役道:“据我所知,这样的倭女飞贼,应该不少。她们历来喜欢成群结队的出现。

    在这里能发现一个,附近就该还有,我觉得你们去阴沟附近去找找,找到的机会一定很大。”

    老黄惊愕了一下。连忙问道:“你怎么知道?”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当初我去孙羊正店喝酒,就是这个倭女给我倒的酒。”

    衙役见多说无益,就朝铁心源拱拱手带着自己人愤愤的离去,在皇城街没人能够和皇城侍卫相争,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铁心源看着烂成碎片的大门对老黄道:“这就要修理大门了。我娘会看出来的。”

    老黄大笑道:“你胆子奇大,偏偏就害怕自己的老娘,哈哈哈,这也异数,平日里看你被老娘追着殴打,老夫的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你好像在享受那种殴打是不是?

    很多时候觉得你就是自己皮痒痒了,在自己找揍。”

    铁心源放下狐狸,开始收拾院子里的烂木头,漫不经心的道:“我那是在彩衣娱亲。老娘心情不好,揍我一顿她的心情就会变好,反正又打不坏,有什么不好?”

    老黄把串着倭女的弩枪从地里拔出来抗在肩上哈哈大笑道:“好,好,老子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少活十年都成。”

    “我一出生,我爹就死了。”

    老黄拍拍自己的额头道:“用五十年去换后世子孙富贵不算亏,你爹有那个命,我老黄没有。还是一点点用功劳弥补吧。”

    老黄先把尸体拖上城墙,然后自己也抓着绳子爬上城墙,过了片刻,城墙上就热闹非凡。熙熙攘攘的如同过年一般。

    铁心源的心情就没有他们那样好了,没了贞洁匾额母亲会伤心难过,那是她的精神支柱和骄傲,无论如何也要重新弄好。

    听说官府里面那东西很多,只要出现一个发誓守节的妇人,官府就会给她发一个。

    铁心源没想到保正家里就堆着七八个同样的匾额。

    匆匆赶来的保正听说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二话不说,就让侄子回家赶紧抗一块匾额过来,顺便把木匠招来,修缮一下大门。

    人多好办事,即便是在大雨中,铁家的匾额和大门也在最短的时间里修好了,大门除了变得新了一点,和以前几乎没有多大差别。

    这没关系,母亲每日都会看匾额,绝对不会去理睬大门变成了什么模样。

    给大门上涂抹了一些烟灰尘土做旧了大门,铁心源就心满意足的回自家屋子继续读书去了。

    他没有看见,就在城墙的西北角上,一具赤裸的女尸被老黄他们用一根长杆子挑着挂在瓢泼大雨里示众。

    按照《宋刑统》,这是对付罪大恶极的女囚最标准的做法。

    铁心源打开舅公送来的时文,一颗脑袋足足大了三圈不止。

    欧阳修这个家伙不知道那味药吃错了,一定要大家重新开始学习公文的写作。

    自己苦练了两年的华美公文写作方式被他一口给否决了,说是通篇都在放屁,还没有任何的味道。

    放这种没有味道的屁的不止铁心源一个,全太学都是这样写公文的,谁知被欧阳修和尹洙说的一文不值。

    还把侍郎杨亿写的《代中书谢寒食赐御筵状》作为重点来批判。

    说这样的答谢寒食节皇帝赐筵而作的客套之辞。

    被杨亿写的繁缛,堆砌辞藻,极尽精工靡丽,华而无实。

    说文中“火禁聿修,方遵于时令;宴私云洽,曲被于天慈。

    衡门供帐以生光,鼎食素餐而是惧。

    此盖皇帝陛下向明求理,逮下均恩,爰当出沐之辰……”

    多好的文章啊,却被长了一张臭嘴的尹洙说是通篇都是放屁,最让他无法容忍的是,这样空洞无味的屁是放给皇帝闻的。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宋结束了晚唐五代的分裂割据,恰如太祖赵匡胤《咏初月》所说: “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

    太平盛世降临了,大家自然要粉饰一下太平,想要粉饰太平,诗词歌赋自然是最好的手段。

    一首富贵词,一曲太平歌应该是皇家最大的喜好。

    欧阳修这群人认为,提倡诗赋是有害的。这样一来,诗人便会自动继承晚唐、五代的风气,终至形成了以杨亿为代表的词藻华丽而内容空虚的西崑体。

    铁心源抓抓脑袋,大家把公文做的花团锦簇的不好吗?

    把一件事情当成一首歌来听是好事啊,干嘛一定要改变呢?

    将来一翻开公文,通篇都是赤裸裸的阴谋和利益,那样的文章读起来太伤肝。

    就在铁心源焦头烂额之际,一堆随意堆积在别人家墙角的乱石堆里忽然站起来一个穿着百衲衣的老妪。

    她佝偻着身子从铁心源家门前缓缓走过。

    此时,大雨渐渐变小了,她扶着一根竹竿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身上跌落的雨点让她显得更加的孤独绝望。

    没人看见她隐藏在斗笠下的痛苦,更没人能看到她眼中流露出来的寒光。

    浓浓的恨意透过铁家新修的大门,让睡的好好地狐狸猛地站了起来,疑惑的四处嗅嗅之后,考虑了半天还是趴在铁心源的脚上,继续呼呼大睡。

    因为大雨的缘故,阴沟里的水变得非常湍急,刚刚乞讨到一个炊饼的老妪,慢慢的走到阴沟旁边,似乎想要坐在那棵树下休息一下,把手里的炊饼吃掉之后再去寻找新的食物。

    青草沾染了雨水之后变得湿滑无比,老妪的一只脚恰好踩在一丛青草上,身子打了一个趔趄,就掉进了水流湍急的阴沟里……

    看见了这一幕的东京人只是叹息一声,并不上前救援。对那个老妪来说,死掉不一定是坏事!

    东京专门收拢鳏寡的福田院只是一个名称而已,从没听说有那个鳏寡老人可以住到里面得享天年。

    汹涌的水流冲刷掉了老妪脸上的覆盖物,一张精巧至极的面容露在水面上,冷冰冰的注视着自己看到的每一个东京景致。(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