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二章大宋版高阳和辩机
    第三十一章大宋版高阳和辩机

    这世间,比草原还要辽阔的是大海,比大海还要辽阔的是星空,比星空还要辽远的是我们的心胸。

    这个道理在书里说的明明白白,铁心源自然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只不过他做不到,所以也就不太承认这条道理。

    抡大缸的表演已经结束了,看热闹的人群也自然消失了,空荡荡的台子前面只有铁心源和公主依旧站在条凳上说着话。

    看着像两个傻子,周围的人却一个个带着诡异的笑容悄悄地离开了。

    即便是那个抡大缸的汉子也可惜的指着站在条凳上的两个美少年,义正词严的教训自己的小弟子,万万不可误入歧途。

    那两个少年看起来一副风月无边的模样,却不是什么正途,男子就该和一个女子站在凳子上面说情话……

    这就是大宋人的宽容,他们的心胸就像大海一样辽阔。

    既能接受辽国的美酒,也能接受胡姬的美丽,自然对老祖宗传下来的龙阳之好没有多少偏见。

    铁心源早就发现了众人的恶意的调侃,他天生脸皮奇厚无比,还是孩子的时候被人家剥光了示众,连**大小都被一群妇人评论过的他,如何会在意眼前的这点误会。

    公主什么都不懂,无知者无畏,牵着铁心源的手并排站立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站一会还是可以的,站久了铁心源也觉得奇傻无比,拖着公主从凳子上跳下来,把凳子还给了那个一脸惋惜的卖馄饨的妇人。

    眼看太阳已经偏西,公主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即便是铁心源花了大价钱给他买了一大捧新开的荷花,也不能让她稍微开心一点。

    “扑蝴蝶,捉萤火虫。这些事情你在皇宫也能做,不一定要去城外。

    至于我说的青青的菜畦,肥肥的青虫,现在去看倒正是时候,怎么?皇宫里没人种菜吗?”

    铁心源小心的把荷花杆子上的毛刺去掉,一朵朵的递给了公主。

    公主怀里抱着一捧盛开的,没盛开的莲花淡淡的道:“即便是有人种,也没人吃,那些菜畦里都洒了毒药,非常毒的药水。菜叶上一只虫眼都没有,自然没有肥肥的青虫。

    叶子很漂亮,就像是彩玉雕刻成的,就是有点假。”

    铁心源拍拍公主的小手笑道:“你其实是吃饱了撑的,只看到外面的自由,却不知外面的辛苦。

    你享受了至高无上的权力,自然是要付出一些的,没有付出那才是肥肥的青虫。”

    公主朝铁心源笑了一下,小声的道:“你不知道。李玮死了,马上就有人向我父皇提亲,知道是谁家吗?”

    铁心源皱眉道:“不知道。”

    公主蹲在蔡河边上的台子上,将手里的荷花一朵朵的放进流转不休的河水里。淡淡的道:“曹家,曹妃很希望我能嫁给她家的子侄,曹芳就是最有希望的一个人。”

    铁心源笑道:“难道你希望我干掉曹芳?”

    公主摇头道:“不了,你即便是干掉了曹芳。马上就会有王芳,李芳一类的人出现,这事没有尽头。

    我求过父皇了。请他答应给我一段时间,拜佛是一个好借口,拖过三五年之后就没人愿意花大价钱娶一个年纪很大的公主了。”

    铁心源瞅了一会公主道:“说真话,拜佛这种借口你父皇根本就不会答应,他如果想要给你指派丈夫的话,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公主嫣然一笑道:“你真的很聪明,比我母妃还要聪明。

    你刚才还在问我,为什么会不顾水珠儿,张嬷嬷,还有哪些侍卫的前途一定要任性的跑出来吗?”

    铁心源皱着眉头点点头道:“这个疑问我现在还有,你的心性善良断然不会不顾他们的死活的。”

    公主牵着铁心源的衣袖哀婉的道:“源哥儿,只希望你能记住今日的婉婉,过了今日,这世上就会多一个声名狼藉的赵婉。”

    铁心源迅速的在脑子里回忆了一遍赵婉最近读的书,吓了一大跳!

    《高阳公主传》《太平公主传记》《安乐公主传记》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当初还以为公主看这些书是为了惩前毖后,警醒自己,现在看来,她不是要学好,是准备完全,彻底的学坏。

    而她学坏的第一步就是跳出宫墙,私自出宫,与自己显得不清不白的……然后再突然性情大变,最后成为世上最凶恶的公主,达到让那些求亲者望风而逃的目的。

    铁心源苦笑一声道:“要不要我剃光头发去相国寺出家,然后拜一位高僧为师?”

    公主瞪大了眼睛道:“为什么?”

    “为什么?”铁心源有点恼火,把手里最后一朵莲花撕碎随手丢进蔡河道:“你这么干,是要把自己弄成高阳公主的节奏啊。

    在你的计划里,我有可能不成为那个妖僧辩机吗?”

    公主大羞,拿莲花使劲的抽打在铁心源的身上道:“要你胡说,要你胡说,谁要和你私通了?

    我只是不愿意嫁人罢了,只有自污这个法子。”

    铁心源抓住莲花的杆子笑道:“我成不成辩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面对铺天盖地般的口水?

    巧哥如今正和一个有夫之妇混在一起,身为他最好的兄弟,在世人的眼中我们早就是一丘之貉了,成为辩机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你要干什么自己一定要想清楚,别到时候弄得自己真的孤老一生,到时候再后悔。”

    公主丢掉手里的莲花杆子,双手叉腰道:“看了那些书我才知道公主的权力还是有一些的,我以前只是不会动用,现在知道了自然是要利用一下。

    不求祸国殃民,只求可以自安己身,你这个士人都不在乎自己的毁谤,我一个小女子干嘛要在乎?”

    铁心源坐在台阶上拍拍身边,示意公主也坐下来。

    等俩人都坐好了才笑道:“记得我给你说过的那个卖馄饨的小姑娘吗?”

    公主点头道:“知道,她后来不是去当歌伎了吗?”

    铁心源点点头道:“是啊,前段时间我见她当歌伎当得快没饭吃了,就打算把她送到巧庄去,在那里休息一阵子,最后帮她开一家馄饨店。”

    “这样做很好啊,我一直都想开一家汤饼店的。”

    “结果人家遇到一个琵琶大家,然后就打算跟着那个大家去龟兹学习那里的鼓乐。

    就在我顿大牢的时候,他们走了。”

    “你对我说这些做什么?”公主警惕的看着铁心源道。

    铁心源大笑道:“告诉你的原因就是说,我这人从不来不阻拦别人的梦想。

    我们活在这个世上,已经足够艰难了,如果连梦想都要放弃,那么,空活一生实在是太可惜了。

    巧哥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个雄霸山头的绿林大盗,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临死前不欠任何人的债走的无牵无挂。

    小花虽然长得难看,弹琵琶的手艺差,她依旧梦想有一天当她弹琵琶的时候,能让满座青衫湿透。

    既然你想主宰自己的命运,我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去阻止?”

    公主笑的极为甜蜜,拿肩膀碰碰铁心源的肩膀道:“我会成为大宋最声名狼藉的一位公主的,只有这样,才不会有人抱着升官发财混吃等死的念头来娶我。”

    铁心源哀叹一声道:“当你的朋友真是倒霉啊。

    这样吧,你慢慢的找心仪的人出嫁,如果实在是找不到了,就嫁给我算了,反正我才不在乎娶的女人是谁呢。”

    公主哈哈大笑道:“嫁给你,我们当朋友相处也不错。

    想娶我,就算我声名狼藉,我的聘礼也不会少的,你和你娘卖汤饼可付不起。”

    铁心源瞅瞅公主,直到她不自在了,才笑道:“你不是有钱吗?”

    “哈哈哈……”两人一起大笑起来,晚风吹皱了平静的河面,波光粼粼的极为好看。

    “该走了……”

    铁心源站起身,从街边招呼过一辆马车,见公主站在河边发愣,也就不再催促,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候。

    一只甲虫落在铁心源的肩膀上,铁心源随手捉了过来,见那只虫子肚皮一鼓一鼓的,不由得摇头发笑,萤火虫大白天的跑出来做什么?白日里发荧光没人能看见。

    公主在哭,哭的伤心,肩膀一抽一抽的,车夫指指公主对铁心源道:“哄哄那个小娘子,别跳河了。”

    “您能看出她是女子?”

    “那是自然,老夫是赶车的,小娘子穿男人的衣衫见得多了,快啊,一会跳河就麻烦了。”

    铁心源笑道:“她不会跳河的,无论如何也不会的啊……”

    公主站了一会,就轻轻地开口唱起那首铁心源教给她的童谣。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人陪…… ”

    这首歌自然是极美的,再加上公主清脆的声音将它演绎的很美,车夫听得如痴如醉,铁心源却听得满腹心酸。

    走到河边牵着公主的衣袖道:“没和你开玩笑,如果你真的找不到倾心的男子,又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那就嫁给我吧!”(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