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一章刺激的东京一日游(2)
    第三十一章刺激的东京一日游(2)

    女人天生就会花钱,据说这是犹太人总结出来的名言,也因此,犹太人认为世上最容易赚的钱的就是女人和孩子的钱。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一个个难看的,丑陋的铜钱只要拿出去就能换到无数的好东西,这简直是太值了。

    公主就是这么认为的!!!

    铁心源很后悔自己教会公主花钱。

    顶头上黏着彩色鸡毛的风车,他怀里抱了七八个,风一吹哗哗啦啦的,其中一个还能发出尖利的鸣叫声,铁心源恨不得把上面的泥哨子扯下来丢掉。

    凉粉吃了一口就全倒在铁心源的碗里,肉饼吃了一口就放在铁心源的手里让他帮着拿好,那边有荡秋千的……

    谁家半大的小子放着**的妇人相扑不看会去荡秋千?

    公主会!

    只要铁心源帮她推一下,剩下的就完全交给她了,她越荡越高,最后竟然和横杆平齐了,这把铁心源吓得够呛。

    一旦她从那个上面掉下来了,皇帝一定会把自己埋在秋千架底下……

    公主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秋千场上,面对旁人质疑的目光,铁心源只能一遍遍的呼唤着“赵兄,”免得人家以为自己是带着一个妖艳的童仆来这里游玩。hei yaп ge醉心章、节亿梗新

    “那些女子荡秋千的本事不成!”

    公主从秋千上下来,就目中无人的对铁心源夸耀自己荡秋千的本事。

    ”那是,她们那里有时间和你一样整日里荡秋千,本事自然不如你。”

    刚刚剧烈运动过后的公主,一张脸红扑扑的,很有让人咬一口的**。

    铁心源强行把自己的禽兽心思压下去,把一杯常温的果子露递了过去。

    “咦,杏子味的,母妃最喜欢杏子味的果子露,我们不如多买一些带回去给她喝。”

    铁心源笑道:“那样的话,你该如何向你母妃解释果子露的来源呢?”

    公主叹息一声,恋恋不舍的放下手里的大罐果子露,随着铁心源准备去瓦市子见识一下抡大缸的人拿手绝活。

    铁心源忽然停下了脚步,带着公主走进香饮子店,丢给店主一锭银子了几句话。

    店主就笑吟吟的收起银子,把公主迎进后堂。

    公主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头看铁心源,抓着他的衣袖不想跟女店主进去。

    “没关系的,你母妃喜欢喝杏子味的香饮子,既然没有办法带进去,那就学,把手艺学会之后给你母妃做就是了。”

    公主立刻就高兴了起来,松开铁心源的衣袖高兴地进去跟女店主学手艺去了。

    铁心源知道这就是错误的主意,但凡是自己出的主意,最后倒霉的一定会是自己……

    教会了公主花钱,才一个时辰的功夫,自己得钱袋就空了一半。

    现在又让她去学香饮子,估计自己马上就会有无数的制作失败的香饮子可以喝了。

    铁心源的预料很少有错误,当公主小心翼翼的端着满满一大碗香饮子过来的时候。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刚刚开始学,不要一次做这么多。”

    说完不等公主说话,端起大碗就喝了一口,砸吧一下嘴巴道:“杏子放的太多,太酸,奶酪要打的更加细碎一些,不能是一块一块的。

    我听说制作香饮子的诀窍就在一个搅字上,只要肯努力的搅拌,总会制作出满意的香饮子出来。

    这碗已经快成功了,再来几次你母后就能喝到香浓的杏子味的香饮子。”

    “真的?”小公主一霎不霎的盯着铁心源看,唯恐他骗自己。

    铁心源笑道:“真的,不信你自己喝一口就知道了。”

    公主轻轻地抿了一口,皱皱眉头就重新钻进后堂去了,透过拿取香饮子的窗口给了铁心源一个大大的笑容之后,就重新投入到自己的新爱好里面去了。

    杏子味道的香饮子制作起来并不难,公主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诀窍。

    尽管如此,铁心源的胃里依旧在不断地翻腾,总有口水莫名其妙的流下来,怎么都擦拭不干净。

    喝多了酸东西就是这样的,即便是这东西是酸甜口的,喝多了之后酸味还是会主导人的唾液分泌系统。

    在这里耽搁了太多的时间。

    瓦市子里最精彩的抡大缸就要开始了,铁心源拖着公主从一个破棚子口钻了进去,直接从人家的台子上跑了过去。

    招来那个举着蟒蛇的岭南大汉稀奇古怪的骂腔,那条受惊的蟒蛇已经狠狠地缠在他粗壮的胳膊上,长长的蛇信都吐到壮汉的脸上了。

    铁心源打断了公主将要发出的尖叫,带着她从台子上跳下去,钻进人群之后逃之夭夭。

    这时候去抡大缸的棚子,定然是找不到座位的,于是,铁心源在路过一个馄饨摊子的时候顺手把人家的长条凳也给顺跑了。

    卖馄饨的一时没注意,等她发现的时候人和凳子都没了踪影。

    咒骂了两声也就不再理会了,这样的事情经常出现,看完戏法之后凳子会回来的,东京城里最难缠的就是这些鸡嫌狗不爱的半大小子,什么坏事都能干的出来。

    铁心源和公主来到棚子的时候,这里果然人山人海的,大缸已经抡起来了。

    不过这时候上手的是一个胖小子,这小子虽然只有**岁,个子很小,短手短腿,身子长得却如同坐地缸一般,一看就是一个抡大缸的好苗子。

    铁心源把凳子放在一处人少的地方,先扶着公主站到凳子上,然后自己也跳了上来,这样一来就比旁人高出了一个头,只有他们堵别人份,别人是没办法堵住他们的视线的。

    公主似乎很享受这种贫民的玩法,把嘴巴凑在铁心源的耳边道:“你平日里就是这么看戏法的?”

    被公主温热的口气弄得耳朵痒痒的,铁心源转过头瞅着近在咫尺的公主道:“我们平日里更喜欢坐在对面的棚子上看。

    有一次巧哥带着我们八个一起来这里看抡大缸,全部都爬上对面的棚子去了,结果,小水珠儿一不小心从棚子顶上掉下去了。

    对面正在演天上掉死孩子的障眼法,水珠儿一掉下去,全场一起大呼露馅了,没人肯付钱。

    害的我们被耍障眼法的班主追杀了两条街。”

    “嘻嘻,我们下次去城外的庄子,我帮你们收庄稼好不好?”

    “你会收庄稼?真出乎预料。”

    公主得意的哼了一声道:“每年父皇夏收亲农的时候,我和母妃都会在后面捡拾麦穗,春日里我还要亲蚕呢。

    今年我养了两笸箩蚕,产了不少丝……” 铁心源没见过养蚕,不过,就蚕的体积来计算,两笸箩的蚕能吐多少丝?不知道够不够织一方大手帕的。

    “下回想出来,千万不敢用这么吓人的法子,你是公主,和别人是不同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在眼里。

    就今天的事情来说,一旦你父皇发怒,不但水珠儿要倒霉,张嬷嬷要倒霉,我也会跟着倒霉,甚至城墙上的侍卫更会倒霉。

    说起来我们都是依靠着皇家吃饭的人,一旦犯错,就没了饭食来源,这是人间惨事啊。”

    公主怔怔的看着台子上那个大汉把一个巨大的水瓮抡来抡去的,低低的道:“我下回不会再任性了。

    只是,我再也出不来了……”

    铁心源笑道:“怎么就出不来?这世上没有难事,只要我们有心,办法总会想出来的,你已经是有封国的公主了,自由权其实还是有的,不过,这需要你动用智慧。”

    “父皇会生气,母后会伤心,我这样跑出来没人知道,父皇就不会生气,母后也不会失望,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

    铁心源嘿嘿笑道:“你刚刚学会了制作杏子茶,这么这么快就忘记这个好办法了?(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