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章刺激的东京城一日游(1)
    第三十章刺激的东京一日游

    铁心源蹲在自家的门外懊恼的用拳头捶着脑袋。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想要继续留在脖子上的可能性很低。

    即便是这一次掉不下来,下回,下下回总有一次会掉的。

    说起他懊恼的心情来源,需要从早上一睁眼开始。

    狐狸在自己身上来回跳弹,把自己弄醒之后,就看到了呼扇着大眼睛的公主。

    准确的说这是一个穿着小宫女服饰的公主,两只手托在下巴上……

    铁心源的第一反应就是惨叫一声光着身子从被窝里跳了起来,然后,公主也开始捂着双眼惨叫,狐狸则高兴地嘤嘤叫个不停。

    幸好铁心源是穿着短裤睡觉的,只是十四岁的少年,清晨血气奔涌,模样有些难堪。

    镇定下来,重新缩回被子,颤抖着问公主:“你是怎么下来的?”

    公主从指缝看了一下,发现铁心源重新回到被子里去了。

    就激动的道:“城头的侍卫今天发五月节的赏赐,一个个都缩在小房子里数钱,我见没人注意这里,就和水珠儿换了衣衫,坐在篮子里下来了。”

    “五月节的赏赐?现在马上就要六月了,这五月节的赏赐不会是你发的吧?”

    公主拿手捂住小嘴笑而不语。

    铁心源痛苦地挑起一根大拇指道:“你算是坑死我了。”

    公主瞪大了眼睛道:“没人发现,真的!”

    “没人发现?才怪!你以为那些侍卫都是吃干饭的?

    平日里只要有人靠近城墙,他们就会用强弩招呼,怎么可能没看见你下来?

    张嬷嬷呢?她不会允许你这么胡闹吧?” “张嬷嬷昨日里吃坏了肚子,留在宫里没来城墙。”

    铁心源狐疑的看着公主道:“张嬷嬷闹肚子不会也跟你有关吧?”

    “当然不是,张嬷嬷喝了我白日里没喝完的牛乳……”

    铁心源拍拍额头,脑子在迅速的运转,只是一瞬间他就想通了这中间的所有事情。

    公主在皇宫里住的快要疯掉了,整日里趴在城头看外面的风景,难免会生出一些奇怪的想法。比如出去看看之类的。

    当这个想法在心里生根发芽长成大树之后,想要跑出来的念头就再也无法遏制了,于是当一向管教公主甚严的张嬷嬷突然生病之后。 公主就立刻,迅速地完成了自己小小的阴谋。并且得以成功。

    让公主重新捂住眼睛,铁心源就快速的穿好衣衫,再找出来一套自己的衣衫给了公主,要她换上,自己就去院子里继续发愁。

    铁心源捶够了脑袋。就端了一盆水在后院装模做样的洗漱,主要是为了偷看城头上的侍卫们是不是还在巡视。

    抬头和侍卫们打了一个招呼,就把自己的脑袋扎在水盆里,准备活活的憋死自己算了。

    生在皇家的公主并不傻,水珠儿她们在吧公主掩护出去之后,就立刻离开了,就是不知道水珠儿是不是穿着公主的衣衫。

    洗漱完毕之后,公主也就出来了,她的身材高挑,不比铁心源矮多少。穿上铁心源的衣衫倒也合身,就是第一次穿男人的衣衫,走起路来有些别扭。

    不过至少还知道用胭脂把耳垂上的小眼抹平,至于胸部……铁心源叹了一口气,不掩饰也没什么。

    这个岁数没有胸很正常,至于糖糖,那根本就是非人类的存在。

    出门的时候,公主兴奋地发抖,扶着门框,好半天才鼓足了勇气迈出了那一步。

    铁心源把自己的备用扇子塞给公主。拱手道:“啊,赵兄,这东京城自古就是繁华之地,春可看花。夏可亲水,秋可赏月,冬日最宜观星,不知赵兄可想去何处?”

    公主幽怨的看着铁心源道:“你说的那些最好的去处应该是皇宫……”

    铁心源见没办法忽悠这位公主,只好笑道:“既然你已经跑出来了,那就要把这一天玩够。玩足,要不然都对不起水珠给你担的风险。”

    “那好,我要去青楼!”

    铁心源一脸黑线的瞅着公主道:“赵兄,青楼二字你是从那里听来的?”

    “侍卫哪里啊。

    在宫里面,我如果问他们东京城那里最美,他们一定会告诉我说是皇宫。

    如果我问他们东京城那里的食物最好吃,他们也会告诉我说是皇宫。

    张嬷嬷说从他们嘴里听不到真话的。

    又一次我在焚香殿里拜佛,无意中听到殿外的侍卫们商量下差之后去青楼耍子,还说东京城也只有青楼才堪一去。”

    铁心源点点头道:“下回有人再告诉你青楼是最好玩的地方,你直接就下令砍了他的脑袋,一定没错的。”

    公主只是单纯,并非愚蠢,听铁心源这么说就撅着嘴“哦”了一声,清楚自己可能出丑了。

    偷偷的看看铁心源,发现他并没有嘲笑自己的意思,心情不觉得又好了起来。

    “告诉你啊,满东京城最没意思的就是皇城街,喝醉了不小心跑城墙底下撒泡尿都会被侍卫们给射死。

    再说了,路上还有红杠子拦路,步子迈小点都会被后面的人踩掉鞋子。

    最有热闹的地方是马行街,在那里有足足上千家店铺,不论你买什么东西都能在哪里找到。

    最好玩的是瓦市子,里面有玩蛇的,耍猴的,牵着大熊讨利是的,还有说书的,摔跤的,爬高杆的,天上掉死孩子的,最有趣的是抡大缸的,百十斤重的大缸在他手里就像是一根稻草,据说吃这碗饭不容易,要从小练起,先是小缸最后就是大瓮了。

    最近听说有一个家伙已经练到大瓮里装水,抡着大缸一滴水都不洒出来,等一会带你去见识一下。”

    铁心源说一句,公主就点一次头,不知不觉间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的行走方式就变成了并排。

    “源哥儿,这是家表亲吗?长得可比你俊多了。”

    铁心源根本就不理睬铜子,招招手就算是回应了,这家伙去年已经成亲了,还是铜板家的老习惯,抓着老婆往死里使唤,这家伙现在活脱脱是一个新的铜板。

    “他家是开印书铺子的,年纪小的时候受不了他爹的奴役,跟我离家出走过一回。

    现在长大了,讨了老婆,正在走他爹的老路,估计,他儿子将来也会离家出走。”

    “嘻嘻,你看他嘴上的黑圈圈。”公主习惯性的掩着嘴巴小声道。

    “这倒没什么可笑的,活计忙的时候顾不上吃饭,干活的时候随便用沾染了墨汁的手抓着炊饼嚼两口就算吃饭了,黑嘴圈不算什么。 前面就是孙老头的糖画摊子,试试你的手气,能不能给我们转个龙凤之类的大件回来。”

    铁心源一面给公主解说百姓干活的辛苦,一面指着老孙头的糖画摊子,希望她能亲手去完成一次民间的交易。

    外面的社会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从以前的谈话中铁心源就知道她长到现在,还没有离开过自己父皇和母妃一步。

    公主手里捏着三枚铜钱,她真的还喜欢孙老头的糖画,虽然不论是鸟雀,还是龙凤亦或是走兽都只有一个大概的模样,样子粗陋。

    可是,这是用熬化的糖霜做成的啊。

    哀求的瞅瞅铁心源,铁心源却故意扭过头和旁边卖布老虎的妇人谈笑甚欢。

    公主只好捏着钱走到老孙的摊子面前,摊开手露出钱,却不说话。

    老孙抬头见是一个小少年,长得粉妆玉砌比画上的少年还要俊俏上几分,不由得喝一声彩道:“好俊的小后生。”

    “凤……凰。”公主说出这两个字之后,整张脸似乎都燃烧起来了。

    老孙看着这个后生,觉得非常有趣,这样的小后生不用说是人家大户人家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今日来自己的小摊子,估计是平生第一遭。

    遂笑呵呵的指着旁边的转盘道:“想要凤凰,那就要看你的手气了。拨动一下铁签子,如果铁签子指的是凤凰,那么你就有凤凰可拿,否则,只有这只小鸡了。”

    身为公主,别的没有,自信心却被皇家教育给培育了个十足。

    公主探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拨动一下签子,老孙不想让这个后生失望,在转盘底下轻轻地捣鼓了一下。

    果然,签子在转动了三圈之后,明明都转过凤凰了,公主脸上已经表现出失望的神色了,那根铁签子却非常争气的又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凤凰的位置上。

    铁心源从未想到过公主的欢呼声音会如此的大,她的声音已经暴露了她是女孩子的事实,孙老头看自己的眼神也变得极度暧昧。

    至于公主是不管这些的,拿着老孙特意制作的超大号的凤凰,站在大太阳底下不断地转着圈子…… 样子很丢人。

    老孙丢过一个事后算账的眼神,就任由铁心源把公主给拖走。

    看着公主探出粉红色的舌头舔舐那只褐色的凤凰,铁心源觉的这样不好,啊呜一大口就把凤凰的脑袋咬掉了,吃的嘎嘣嘎嘣的。

    “你赔我凤凰……”公主的眼圈都红了。

    “快快吃掉,等一会还有更多的好玩的等你去玩,一只破凤凰算的来什么。”(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