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五章铁心源的一千零一夜
    第二十五章铁心源的一千零一夜

    吃饱了饭的包子平日里最喜欢听铁心源讲那些极度神奇的故事。

    什么一个人坐着会飞的毯子把公主抢走,最后生了八个娃娃的故事。

    什么一个钓鱼的从海里钓上来一个瓶子,最后这个瓶子冒黑烟,里面装着一个比他还要壮硕的大汉啦。

    什么一个不知羞臊的公主竟然和八个小矮子住在一起的故事啦。

    他都喜欢听。

    以前的时候只要遇到铁心源就会缠着他给自己讲一段,哪怕是请他吃炊饼都行。

    现在好了,牢里面什么事都没有,终于可以让他给自己讲多多的,长长的故事了。

    “源哥儿可会讲故事了,上一次给我讲的是一个骑马的和长着翅膀的恶龙作战的事情。

    那个骑马的被巨龙一巴掌就给拍成肉饼,真是太过瘾了……”

    监牢里面实在是无聊,于是,就有好事的罪囚,也起哄要这个太学生讲上一段。

    铁心源忽然笑了,朝四周拱拱手道:“既然大家伙这么高看在下一眼,铁某也就不客气了。

    就给大家讲一段传自大食国的故事,名字叫做《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

    “阿里巴巴是谁?”包子第一个发问。

    铁心源笑道:“是一个幸运的家伙,非常的幸运,他夺走了四十个强盗的宝藏,还把强盗弄进监牢里去了。

    不过后来呢他就不再幸运了。”

    “为何?”

    “因为强盗从牢里面逃出来了。”

    包子激动地道:“那可真的不太妙,那些强盗会找他麻烦的,对了,那些强盗是怎么从牢狱里逃出去的?

    这么粗的栅栏,我都掰不断。”

    “蠢货,这些木栅栏里面混有铁条,你就算是有千斤之力也弄不断。”

    一个阴冷的声音从监牢的深处传了过来。

    铁心源笑的更加开心。张嘴道:“大食国牢狱里面的栅栏全是拇指粗的钢棒制作成的,那些强盗还是逃出去了。”

    “嘿嘿,既然如此,老夫就认真听一回太学生讲的故事,放心,老子一个字都不会漏掉。”

    铁心源盘腿坐好,探出一根手指指着房顶道:“ 很久以前,在波斯国的某城市里住着兄弟俩,哥哥叫戈西母,弟弟叫阿里巴巴。

    父亲去世后。他俩各自分得了有限的一点财产,分家自立,各谋生路。不久银财便花光了,生活日益艰难。为了解决吃穿,糊口度日,兄弟俩不得不日夜奔波,吃苦耐劳。

    后来戈西母幸运地与一个富商的女儿结了婚,他继承了岳父的产业,开始走上做生意的道路。由于生意兴隆。发展迅速,戈西母很快就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富商了。

    阿里巴巴娶了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儿,夫妻俩过着贫苦的生活。全部家当除了一间破屋

    外,就只有三匹毛驴。阿里巴巴靠卖柴禾为生。每天赶着毛驴去丛林中砍柴,再驮到集市去

    卖,以此维持生活。

    有一天……”

    牢房的外面,隐隐传来狱卒们呼卢喝雉的声音。牢里面却万籁俱寂,银色的月光从窗口洒了进来,在黝黑的监牢里形成一块块巨大的亮窗。

    铁心源清朗的嗓音在不急不缓的讲述着一个古老的故事。

    “就这样强盗们就被国王抓进了监牢。等待天明之后就推上绞刑架活活的吊死。

    其余的强盗们都极为惊惶,面对拇指粗细的铁栅栏毫无办法。

    强盗的首领却并不惊慌,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脱下衣衫,用水浸湿了衣衫之后,就把他缠在两根铁栅栏上。

    卸下马桶上的提手插进衣衫中间用力的搅紧,于是坚硬的铁栅栏就开始慢慢地弯曲了,露出一个足以供人钻过去的空隙……”

    讲到这里的时候监牢深处传来一声痛苦地闷哼声,铁心源莞尔一笑继续讲道。

    “……此时,她已来到最后一个瓮前,发现这个瓮里装的是菜油,便灌了一壶,拿到厨房,给灯添上油,然后再回到柴房中,从那个瓮中舀了一大锅油,架起柴火,把油烧开,这才拿到柴房中,依次给每瓮里浇进一瓢沸油。潜伏在瓮中的匪徒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就一个个被烫死了。”

    铁心源的故事讲完了,监牢里除了包子还在吧嗒嘴巴之外,再无其它的声音。

    铁心源笑着对包子道:“故事讲完了,我们也该睡觉了,明天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有很大的不同。”

    包子不明白铁心源到底在说什么,不过,他已经非常的困了,先是帮着铁心源弄好了草窝,然后自己往厚厚的干草上一躺,转瞬间,鼾声四起。

    铁心源躺下的时候,听见了有人撒尿的声音,淅淅沥沥的不是尿在马桶里,似乎是尿在布匹上。

    于是,他就安详的闭上了眼睛,但凡是被囚禁在这里的罪囚,绝大多数都是等待秋决的重犯,只要给他们一点希望。

    他们就决不会甘心束手待毙的。

    巧哥的身体跳弹着从斜坡上滚了下来,才躲进阴影里面,俩柄短刀就钉在斜坡上。

    他强忍着胯间的疼痛,摸索着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门口,用斩骨刀斩断了门锁,闪身就钻了进来。

    这里阴冷潮湿,一股酸涩的酒浆味道充斥了口鼻。

    巧哥熟门熟路的关好那扇沉重的大门,将粗大的门闩横在大门后面,打着火媒子,看清楚了周边的环境之后,就点燃了一盏蒙着厚皮的灯笼。

    在灯笼的照耀下,巧哥满意的点点头,这里的酒窖果然没有任何的改变,甚至连摆放酒瓶的方式都没有改变。

    如果说有什么改变的话,那就是酒窖的墙上横七竖八的订着许多巨大的木方,巧哥来到昔日进来的地方,刚刚探出手摸到墙壁,酒窖里就响起叮铃铃的铃铛声。

    提起来灯笼仔细的看,才发现那地方多了无数条若隐若现的丝线,丝线的尽头拴着一个个的小铃铛。

    只要微微的触碰一下,警铃就会急剧的响起。

    大门处传来猛烈地撞击声,粗大的门闩咯吱咯吱的惨叫,似乎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巧哥瞅着门下的一寸高的空隙笑了,滚过来一个百十斤的巨瓮,这个巨瓮里装的就是西域名酒刻礼勒,原是三勒浆的一种。

    前唐时期长安人甚爱此酒浓烈如火的特性,因此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加以改良,到了现在,又名火猊狻!

    最大的特性就是用烛火可以点燃,可谓烈酒中的极品。

    巧哥喝过几次,每次大醉之后的那种痛苦感觉,实在是不足与外人道……

    斩骨刀砍破了封泥,刺鼻的酒浆就汩汩的沿着门槛下的缝隙欢快的流向门外。

    一坛流尽,巧哥又打开一坛,连续倒了七八坛子之后,眼见大门已经千疮百孔了,巧哥就点燃了一支火把丢在酒水形成的小溪里。

    于是,一条淡蓝色的火龙就从门槛下面火速的延伸了出去。

    一阵阵男女的惨叫声从门外传来,巧哥哈哈大笑一声,就重新开始为自己找出路。

    当年凿开的墙壁已经被人用青石砌死,青石的缝隙里灌满了米浆混合的三合土,真是坚硬如铁,一砍刀下去火星四溅,看样子邓八当年为了防盗算是下了死力气。

    幸好铁心源打算再来这里偷酒,早就计算过酒窖和暗道的距离。

    巧哥向西走了六步之后,就用砍刀撬起了地上铺设的青条石,用力的翻到一边之后,就像老鼠一样的开始疯狂地往下挖。

    酒窖里的温度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升高了很多,巧哥脑袋上的汗水小溪一般的流淌,他顾不上擦拭,如果不能尽快的挖通地道,自己很可能会被活活的烧死在这里。

    很快他就挖出来了一个三尺深的洞,斩骨刀砍在一块石头上,窜起一溜火星。

    巧哥大喜,看样子这就算是挖到暗道的顶部了。

    这里的青石板可没有奢侈到用糯米汤浇筑的地步,巧哥在掰弯了斩骨刀之后,终于撬开了一丝丝缝隙。

    一股清凉潮湿的风从缝隙里吹出来,巧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大门处时骇然发现,整座大门已经快要被烧的掉下来了。

    隔着一道火海,十几个隐隐绰绰的手持兵刃的人正恶狠狠地看着自己。

    只要火海稍微变小一点,那些人就会冲进来。

    巧哥顾不得危险,一顿乱刀砍破了自己能见到的任何酒坛子,顿时,酒窖里面酒香四溢,蓝色的火苗子欢快的从门外向酒窖里蔓延。

    巧哥举起刚刚找到的巨大秤砣,抡着它就重重的砸在青石板上,青石板上出现了一条裂缝,巧哥抡着秤砣连续砸在那里,最后一下猛然间砸空了,低头看时,青石板已经碎裂,那里露出一个堪堪供他钻进去的一个洞。

    大门跌落的时候,巧哥儿刚刚钻进洞里,巨大的门板砸在燃烧的酒浆上,火星四溅,汹涌的火苗顷刻间就沿着一些能够燃烧的酒浆四处蔓延。

    藤原一位香怔怔的看着烈火熊熊的酒窖,叹息一声对身后的男子道:“这人是谁?性情如此刚烈,宁愿葬身火海也不愿意出降?”

    颜将军冷哼一声道:“幸好他死了,否则老子就要连夜出逃了……”(未完待续。)

    ps:  紧赶慢赶还是晚了。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