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九章突如其来的杀戮
    第十九章突如其来的杀戮

    一股温热的水流从一丈高的地方落下,铁心源盘腿坐在一张石头雕刻的椅子上仰着头接受水流的冲刷。

    高大的穹顶上面有细碎的阳光从上面散落下来,忽隐忽现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是乌云的缘故,还是外面那颗不断摇晃的槐树遮挡了阳光。

    等到身上的油脂全部除掉之后,他就包裹着一条很大的毯子走过了肚石,这一次他没有躺到上面去,因为上面整齐的摆放着三具尸体。

    不是自家杀的,当然没必要去仔细的探究,在官府到来之前,自己还是什么都不要做为好。

    巧哥一口一个的吃着椰枣,也不担心齁着,见铁心源洗完澡了,就指指肚石上的三具尸体道:“全是色目人,刚才帮你擦背的那个色目人也在其中。

    全是一刀断喉,下手非常的利索。”

    铁心源苦笑道:“我们被陷在这里了,官府的人应该已经来了,就是不知道藏在哪里看我们的动静呢。”

    巧哥点点头道:“大门已经关死了,出不去了,我没爬墙,担心被人家一箭给射死,不是我们做的,就不信他们能够陷害我们?不过啊,你是怎么控制着自己不叫出来安静的洗完澡的?”

    铁心源看看巧哥苦笑道:“如果大喊大叫有用的话,我早就叫唤了。”

    “不愧是我大宋太学中的佼佼者,就这一份沉稳就足以傲视同辈了。

    你之所以不走,是在等老夫出来吗?”一个身着绿袍带着貂蝉冠的五十余岁的枯瘦官员出现在肚石边上。

    刚才就是因为看到了那一角绿衫子,铁心源才咬着牙硬是坚持着在死人边上洗了一个永生难忘的澡,现在,这人出来了,铁心源反倒松了一口气。

    他的貂蝉冠上有一丝淡黄色的流苏,这就说明他来自于提刑司。

    那人轻轻地挥挥手,穹顶上就不再有光线洒落下来,透过穹顶上的小洞。甚至能够看到天空中的点点繁星。

    “事情不是我们做的。”铁心源来到小格子里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郑重的对那个官员说道。

    “每个杀了人的贼囚都这么说。”绿衣官员幽幽的道。

    “你不是正途官员吧?”铁心源看看官员并不以为意。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如果你是正途官员,就不会直呼我这个太学生为贼囚。

    也只有你这种依靠功劳积累一步步上来的官员才会从骨子里厌恶。并且看不起太学里的士子。

    你大概连自己的上官都看不起吧?”铁心源让小福儿帮自己把湿漉漉的头发用布巾子擦干,随口应答道。

    “牙尖嘴利,老夫不信你到了提刑司衙门也能笑的出来。”

    绿袍官员明显的有些生气了,巧儿轻轻地拉拉铁心源的衣衫,示意他不要激怒这个家伙。

    铁心源走到肚石前面。瞅着那三具仰面朝天的尸体皱着眉头问道:“死了多少人?有我大宋人吗?

    如果没有,我会立刻去向太学山长控诉你的无耻行径。”

    绿袍官员嘿嘿笑道:“《刑统》读得不错,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几个色目人死了,还劳动不了我提刑司出马,但是我宋人死掉了七人,中间还有皇亲国戚,你认为本官该如何对待你?”

    铁心源骇然朝巧哥对视一眼,他们谁都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如此的严重。

    在东京。不论是大食人,还是色目人,亦或是西域人,他们之间虽说纷争不休,却从来不敢把宋人牵扯进来。

    大宋的律法极度自私,一旦异域人的争斗伤害了宋人,那么朝廷只会惩罚所有的异域人,不会问任何情由,直到异域人交出来了罪魁祸首,才会停止这种大规模无差别的惩罚。

    现在宋人死了。还有一位皇亲,这让铁心源顿时觉得自己惹上了大麻烦。

    那个死掉的皇亲不会是李玮吧?

    铁心源用力的搓搓面颊道:“别的尸体在那里,我能看看吗?”

    绿袍官员笑道:“你在太学中学的并非制科,也敢看那些破碎的尸体吗?”

    “侥幸逃过一劫。自然是要看看尸体,看看自己是何等的侥幸,请提刑行个方便,我想找点不是我们这几个人干的证据。也好早点洗清嫌疑,回家去榨油。”

    绿袍官员拍拍手,四周竟然涌出十几位差役。最夸张的是还有两个用青布包着头发,腰间勒着皮腰带,手里提着一根铁链子的肥壮妇人。

    铁心源看到那两个妇人顿时大怒指着绿袍官员道:“刚才我洗澡的时候,这两个贱妇也在场吗?”

    绿袍官员第一次拱手道:“你长得过于清秀,色目人不能分辨男女,因此,找女牢子也是有备无患。

    放心,本官已经警告过她们不得胡言乱语,否则杖死!”

    铁心源狠狠地瞪了那两个满脸横肉的女牢子一眼,对官员道:“放他们回去吧,我留下来就足够了。”

    绿袍官员笑道:“这里有三具男尸,每个人都是膘肥体壮之辈,而他们却被利刃断喉而死,说实话,本官不信你这个文弱太学生能有这样的身手。

    倒是巧庄的巧大官人是有这个本事的,三年前,长松桥一战,巧大官人一根哨棒撵的十余个泼皮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只能跪地求饶,每人乖乖地挨了十哨棒,从此再无泼皮胆敢在笸箩巷子停留,真是威风,好威风啊!”

    巧哥长笑一声道:“既然如此,某家留下,让我的弟弟们离开如何?”

    绿袍官员摇头道:“案子一日不破,尔等一日不得离开。

    铁心源你不是要看那些破碎的尸体吗?那就去看,只是别吐出来就好。”

    铁心源制止了暴怒的巧哥,取出手帕绑在鼻子上,朝绿袍官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随着他走出了蒸房。

    来到天井的时候,外面果然漆黑一片,不过七八个灯笼加上十几把火球,将诺大的天井跨院照耀的如同白日。

    自己洗澡的时候从穹顶上漏下来的光芒,就该是这些灯笼发出来的才是。

    铁心源强忍着去看李玮当初居留的那边,而是随着绿袍官员的脚步,走进了一座花厅门前。

    花厅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四具尸体,看面目都是宋人,轰走了落在纱门上的苍蝇,铁心源随着绿袍官员走了进去。

    绿袍官员将手缩进袖子里笑道:“你看看,这刀法是何等的凌厉,一刀断喉干净利落,只是不明白为何贼囚要在他们已经死掉之后,又在他们的身上切割五刀,露出心肝脾肺肾。”

    铁心源瞅了一眼尸体抬步出了花厅,摘下手帕问道:“这些人和孙羊正店没有关系吗?”

    绿袍官员哈哈大笑道:“铁公子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嘛,邓八就是这种死法,那个案子也是我孙泽接手的,久久不破,上官已经有微词传出。”

    “既然如此,你就破案子啊,拉上我们几个劳累了一夜贪睡的少年人做什么?”

    孙泽摇头笑道:“上一次邓八之死乃是无头公案,只有那么一具尸体,再加上邓八仇家满天下,你要我如何去破案?

    这次不同,老夫初次进来的时候,不但在这里发现了十几个死人,还发现了八个大活人,虽然一个个都睡的恨死,毕竟案发之地有了活人。

    老夫自然要封锁这里,慢慢的等你们醒过来,看看你们会如何面对死尸。

    结果,真是出人预料之外啊,你们八个人中间,其中一个竟然会慢条斯理的洗澡,洗的很是认真,别的居然嘻嘻啊哈哈的跑去围观尸体。

    你让本官如何去想?一般人该有的慌乱和惊恐你们根本就不在意,那个胖子居然撩起尸体的短裙看人家的下体,比量家伙的大小,这实在是让本官觉得荒谬。”

    孙泽说完了一长串话之后,把眼睛盯在铁心源的眼睛上一字一句的道:“本官很想知道你们这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铁心源张嘴道:“我是太学……”

    “住嘴!”

    孙泽怒吼一声,指着花厅里的尸体问道:“周围尸体环伺能面不改色的人会是好人吗?”

    “我们是傻大胆……”

    “住口,你若是再敢搪塞本官,你是士子老夫拿你不住,难道你以为老夫那那些小泼皮也没有办法吗?

    三木之下,予取予求,早点说清楚,免得将来后悔莫急。”

    铁心源叹口气,指着隔壁的房间道:“既然是死了一群人,隔壁想必也有,我们去看看吧。”

    说着话就推开了纱门,往里面看了一眼道:“契丹人?”

    “辽国贺岁副使崔燕,身中三刀,刀刀碎心,四名胡姬,全部是颈骨折断而死。”

    铁心源笑道:“难怪你会发狂,崔燕的侍卫也死了吧?”

    孙泽阴沉着脸道:“四个辽国侍卫,颈骨折断而亡,无一例外。”

    铁心源苦笑道:“这么一来,我都觉得我们这群人嫌疑甚重啊。”

    孙泽推开最后一扇门指着里面的那具可怜的尸体道:“李玮,陛下生母的侄儿,身中一刀,这一刀割破双眼,刀锋入脑……”

    铁心源没有听孙泽的唠叨,而是俯下身子仔细的确认了李玮的身份,叹口气道:“这烦人的家伙终于死了。”(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