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六章南方起狼烟了
    第十六章南方起狼烟了

    眼看四下无人,铁心源小声问道:“李玮怎么样了?”

    巧哥瞅了铁心源一眼道:“那人根本就是一个坏胚子,不用人引诱,他也会把自己送进死路上去的。”

    铁心源点点头道:“我知道,主要是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看他把自己弄死,必须把这个漫长的过程加快一下。”

    巧哥拍拍铁心源的肩膀笑道:“放心吧,他已经去了袄庙斜街,过不了多久,整个人就会完蛋的。“

    “袄庙我自然是知道的,斜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只知道袄庙中的西域人最擅长炮制香料,却不知还有毁人的本事。”

    巧哥儿笑道:“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哥哥我也不方便给你说,等你再长大一些,哥哥就带你去那里沐浴。

    真是神仙一般的享受。”

    铁心源狐疑的道:“洗澡?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东京城的汤池子多了去了,那里还不能洗浴,非要跑袄庙那么远的地方。”

    巧哥儿笑道:“你如果自己去,袄庙里自然有清水池子供你洗澡。

    如果哥哥我带你去,那就不仅仅是洗澡那么简单了。

    灰头发的女子我们欣赏不来就不要了,那里的香药推拿,不可不试。

    尤其是在全身点上香火,微微的有些痛痒,半个时辰之后,再萎靡的汉子也能变得龙精虎猛,端是神奇,就是玩耍几次,需要休养半年才能把身子调养过来。”

    铁心源皱眉道:“你说他们有用香料催情的手段?”

    巧哥儿摇头道:“不仅仅是催情,我试验了一次只觉得身体轻松如燕,几欲漂浮起来,下回带你去试试就知道了。

    李玮那种人根本就不知道节制,一旦入迷之后,通宵达旦的肆意胡为是很有可能的,多来几次。他想不死都难。”

    铁心源点点头就不再说话了,这事无论如何说起来都有些亏心,事情或许能做得,却说不得。

    在巧哥面前。铁心源是没有伪装的,也没有那个必要,两个人实在是太熟悉对方了,即便是伪装也瞒不过对方的眼睛。

    东京城的规矩很多,白日里不许太平车进出就是其中的一条。

    东京太平的日子久了。城关也就不那么严格了,会在晚上的时候打开侧门专门供这些给东京送粮米的人进出。

    傍晚的时候拉运新油的太平车来了,水珠儿拿着账本负责记录,太平车把式负责装车,白日里刚刚榨好的菜籽油一罐罐的被运走了。

    新油,尤其是用这根巨大的树干做成的榨油机榨出来的炒制后的新油,总能在东京城卖上一个好价钱。

    杨家虽然不靠这些过活,却也不敢怠慢农时,把菜籽藏起来等到秋冬才开始动手的都是傻瓜。

    这东西最容易招惹老鼠,也最容易发霉。生虫,储存的越久,菜油的清香味就损耗的越多。

    因此,杨怀玉身为贵人,也必须身先士卒的参与到榨油的行列中去。

    这样的行为不丢人,哪怕是苏眉在外面帮忙,也不会有人说她的行为不符合仕女的要求。

    皇帝春秋还要参与农耕呢,地方官员会在身上绑上布条子,挑着祈求丰收的舞蹈,然后去抢春牛。

    挺着轰轰的撞锤敲击楔子的声音铁心源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到半夜的时候。狐狸忽然从床下跳上床,用两只前爪疯狂的踩踏铁心源的脸。

    迷迷糊糊地铁心源刚刚坐起来,就翻身滚到了床下,竖起两只耳朵仔细的听外面的动静。

    此时已经听不见杨怀玉他们砸楔子的声音。只有一阵阵慌乱的脚步声。

    “列阵!”杨怀玉的声音终于传过来了,铁心源这才悄悄地打开门,抱着狐狸滚了出去。

    来到院子里才知晓狐狸为何会这样惊惶了,大地都在颤抖,密如暴雨般的马蹄踩踏在大地上发出闷雷一样的声音。

    这该是大批骑兵在周围奔驰的模样,听急促的马蹄声。这绝对不是有禁军路过这里,更像是急行军。

    只是一瞬间,就看见杨怀玉手里已经握着一杆大枪,骑在一匹光背马上,甩开苏眉的手,两个家将打开巧庄的大门,他就驱使着战马冲进了重重地黑暗之中。

    “到底是怎么了?”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眉焦急的尖叫声一声比一声高亢。

    “骑兵,大队的骑兵,这不是大宋的骑兵,大宋骑兵在东京城十里之内不得奔驰,这是军法!”

    巧哥提着一把刀子从屋子后面转了出来,回答了苏眉的问话之后,就要水珠儿带着苏眉和一众女子去后院的地窖里躲避。

    铁心源攀上院墙,只见黑漆漆的原野里,尽是星星点点的火光,官道上更是有一条火龙在滚滚流动。

    这不光是只有骑兵,还有大队的步兵才对,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为什么东京城头直到现在都没有狼烟和警钟?

    “巧哥开门,我是婆惜,快开门啊,强盗就要来了!”

    听到砸门的声音,巧哥咬咬牙,上前打开了大门,只听轰的一声,一股人流就冲了进来。

    铁心源手里的手弩都要发射了,才看清跑进来的都是附近的乡邻。一个个衣冠不整,好多人干脆就光着身子。

    等所有的人都进来了,巧哥郁闷的重新关上门,指着一个光屁股汉子吼道:“你他娘的就不知道穿条裤子啊。”

    汉子哆嗦着道:“逃命的时候谁还顾得上穿裤子。给条毯子,我老婆也光着呢。”

    铁心源挥手要这群人闭嘴,仔细的打量着外面的状况,终于,当他在忽隐忽现的火光中看到了一面宋字大旗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回头对巧哥道:“是王师。”

    巧哥大声道:“你可看仔细了?别被人家的一面旗子给骗了。”

    “错不了,杨大郎回来了。”铁心源说着话从院墙上跳下来,打开了大门,把一脸阴沉的杨怀玉给迎了进来。

    跳下马的杨怀玉一言不发提着长枪就进了厅堂,把躲在这里的闲杂人等都吼出去之后,冷冷的对铁心源道:“岭南头人侬智高反了,如今攻打广州甚急,岭南之地已经泰半陷落。

    这些骑兵和步兵都是陛下匆匆调遣来的,大半都是西军。“

    铁心源道:”侬智高造反了,西军直接去岭南就好,为何绕道来东京?还嫌浪费的时间不够多?”

    杨怀玉摇头道:“边军调遣,是必须要检阅抚慰一番的,不进京城是不可能的。

    碰见了我父亲的一位属下,听他说,凤翔府的兵力已经抽调了四成,看样子,我必须尽快的赶往塔城才行。”

    铁心源想了很久才想起来侬智高这人是谁,当初去大瑶山游玩的时候似乎见过这人的雕像,那里的人都把这人奉为英雄。

    不过他的存在感这么弱,就说明他的这次造反是不成功的。

    既然不成功,杨怀玉还不赶快跟着大军去捞战功,回什么塔城啊。

    铁心源摆摆手道:“塔城重要,还是扑灭侬智高造反重要?”

    杨怀玉道:“塔城即便是丢失也不过是疥癣之疾,侬智高绝对是心腹大患。”

    铁心源又笑着道:“是塔城的敌人危险,还是岭南的敌人危险?”

    杨怀玉有点不耐烦的道:“自然是塔城的西夏人危险,南方军卒不耐苦战,和北兵,西军相比差的太远。”

    “既然这样,你为何不去参与剿灭侬智高,回塔城干什么?”

    “兵部不会允许我去的。”

    “那就写血书啊,请战啊,跪在皇宫门口要求去南方剿灭侬智高。

    你杨家乃是将门,将门虎子要求出战,这是多么振奋军心的事情啊。

    再加上那个这次出战的都是大宋的悍卒,一群悍卒去对付一群野人,你觉得会有多少难度?

    恐怕陛下是打着以泰山压顶之势火速剿灭侬智高,然后平定岭南的打算,才把最精锐的西军给调集回来。

    这样的军功你不去抢,难道还要去丢失了也问题不大的塔城?”

    杨怀玉怔怔的看着铁心源道:“你想不想去?太学生是可以随军的。”

    铁心源摇摇头道:“我不去岭南,那地方敌人杀不死你,蚊子会把你干掉,我不想上吐下泻的最后弄成人干死在那里。”

    “那你还让我去?自古以来北兵南征一旦陷入苦战,如你所说的,敌人杀不死我们,荒蛮之地的毒虫猛兽也会杀死我们。”

    铁心源笑道:“我有药啊,不过数量不多,原本是给我自己准备的,那时候生怕我得疟疾长不大,每年都制作一些,这些年断断续续的给了好多人。

    证明效果不错,我只是吃不了去南方的苦头,你皮糙肉厚的去没大碍。”

    “我怎么不知道?”刚刚赶过来的苏眉正好听见铁心源怂恿杨怀玉去岭南,不由得张嘴问道。

    铁心源回到自己的房间,取出一枚小瓷瓶道:“你大儿子吃我的药吃的还少了?你以为真是你找来的那个御医治好了大虎的疟疾?不是我夸口,这是我的独门秘方啊!”(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