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五章人间五月天
    第十五章人间五月天

    今年天气炎热,刚刚进入五月的时候,城外的油菜就已经开始收割了。

    大片的油菜田虽然没了三月金黄的外装,却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乡间的小路蜿蜒曲折,行人大多背着刚刚收获的油菜准备送到谷场上晒干。

    空气中飘荡着清炒油菜籽的清香,不论是远方来的商贾,还是农田里的老农,都会长长的吸一口这清香的气息。

    收获的时节是最让人的欣喜的。

    田野上有一只奇怪的动物在刚刚收割完的油菜地里撒欢,不论是正在搬家的兔子,还是胡乱蹦跶的青蛙都是它追逐的目标。

    一身农家少年打扮的铁心源站在巨大的灶台上,用木锹翻炒着大锅里的油菜籽,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从额头掉下来,落进大锅里准瞬就不见了。

    大锅里的油菜籽噼里啪啦的爆响着,他一面咬牙切齿的咒骂着刁滑的农户,一面把木锹挥动的更加勤奋了。

    油菜籽如果晒得不是很干,炒的时候就会爆开,乱飞的油菜籽瓤子会让出油率减低很多的。

    对农户来说,晒得太干的油菜籽送到巧庄的榨油坊里不划算,湿一点才能卖更多的钱。

    这段时间算是庄子里的大忙时节,巧哥就穿着一条犊鼻裤,油光发亮的肌肉沾染了油气之后随着他每一次发力,肌肉都如同老鼠一般的上下乱窜。

    六七个同样打扮的壮硕少年,正奋力的将撞锤砸向楔子,每撞一下,被麦草包围着的油袋就会渗出大量的油脂,最后掉在下面的木盆里。

    旁边的干草堆上躺着两个白皙粉嫩的少年,不过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展现自己贵族的优雅了。

    死狗一样的躺在那里,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除了流泪之外,他们连腿脚动一下都做不到,整个人就像旁边的油渣一样被榨干了所有的精华。

    只不过一个被榨干的是油脂。一个被榨干的是力气。

    巧哥知道怎么才能让懒驴在最短的时间里干最多的活计。

    巨大的撞锤再一次摇摆了起来,巧哥和玲儿他们奋力的将撞锤推到最高点,然后猛地改换力道,随着快速摇摆下来的撞锤紧走两步。轰的一声就把粗大的木楔子就砸进去了半尺多。

    铁心源已经开始把锅里面炒好的油菜籽往外倒腾了,黑色的菜籽随着铁锅上的一个缺口被打开,哗的一下就滑进了旁边的木槽里。

    福儿用木锹把滚烫的菜籽装进袋子里,捆好草绳之后就丢进了刚刚空出来的压榨槽子里。

    于是沉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榨油是男人们的活计,女人们一般是不进油坊的。因此,在这个难得的晴天里,她们坐在谷场边上,悠闲地做着女红,顺便看着正在晾晒的油菜籽不要被鸟雀偷吃了。

    狐狸再一次叼来了一只小小的兔子放在苏眉的身边。

    苏眉拍拍狐狸的脑袋以示夸奖,然后就让丫鬟把野兔子偷偷的丢掉,大热天的吃野味会吃出病来的。

    剃掉全身毛发,涂抹着白色药膏的狐狸难看到了极点,它自己好像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一个劲的往苏眉身上凑。

    苏眉推开狐狸。又取出药膏把狐狸刚才弄花的地方重新涂抹一遍,就让它乖乖地趴在她的身边不许动弹。

    看到苏荷苏童艰难的从油坊里出来,可怜巴巴的瞅着自己,苏眉硬着心肠别过头去,不想理会这两个弟弟。

    巧哥从油坊里走了出来,一手提一个又把这哥俩拎进油坊里去了。

    精赤着脊梁的杨怀玉从庄子外面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长长的一串太平车,上面全是刚刚收获的菜籽。

    苏眉迎上去给杨怀玉擦擦汗水道:“今年庄子上的产出可好?”

    杨怀玉笑道:“不错,总共收了六万四千斤菜籽,虽说对诺大的杨家来说于事无补。却也让人欢喜。”

    苏眉笑道:“杨家要是靠庄子才能吃上饭,早就饿死了。

    不过啊,农桑大于天,你这个大将军亲亲农桑也是好事情。”

    苏眉之所以会称呼大将军。是因为杨怀玉的左武大夫并未丢失。御史言官的弹劾折子毕竟还是递上去了,不知为何,向来很重视言官弹劾的皇帝,这一次保持了缄默。

    那些奏折如同泥牛入水一般没有听到任何的回音。

    负有纠察,提醒皇帝的给事中和黄门侍郎也好像忘记了这件事。

    只有兵部行文斥责了杨怀玉,罚铜三百斤就算完事了。

    铁心源汗流浃背的从榨油坊走了出来。短短的半个时辰,就把他所有的精力似乎都给抽干了。

    农家辛苦,没想到会这样辛苦,两辈子都没干过农活,现在尝试了一下果然不想再干下去了。

    自己之所以来巧庄不去太学上学,打的就是亲农桑这个借口,才两天功夫,他就把农桑亲的够够的了。

    自己不算是娇生惯养,都受不住这样的高强度劳动,苏童,苏荷两个长在女人堆里弱少爷,短短几天时间,已然昏厥过去三次了。

    巧哥儿就没有什么治理人的手段,先是让苏家兄弟代替大牲口推磨,然后就是去田里踩翻车浇灌高处的田地。

    菜籽收割之后,自然就带着这哥俩来油坊榨油了。

    巧哥给苏眉保证过,半年时间,一定还她两个听话乖巧的弟弟。

    按照目前的进度,铁心源觉得用不了两个月就能调教好。

    本来好好地日子过得很不错,今天却看见了汝南王的傻儿子赵宗谊,在从人的保护下沿着巧庄转了一圈。

    听那些下人讲,他家王子是被吓傻的,如果经常来以前住过的地方,看着熟悉的场景,说不定会清醒过来。

    这样的便利不论是谁都会给的,赵宗谊绕着庄子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走了一圈之后就回去了。

    如今的汝阳王借住在驿站,至今还没有去修整自己的王府,事实上他上表请辞大宗正,被皇帝拒绝了,回不了封地,只好留在东京等待皇帝的安排。

    狐狸见铁心源远远地躺在树荫下,迈着碎步跑了过来光秃秃的尾巴扫着铁心源的胳膊像是在诉苦。

    铁心源叹口气把狐狸按倒,检查了一下它身上的药膏,还是自己粗心大意了,狐狸长了很重的皮癣,直到这时候才发现,还以为它长出硬毛是健康的表现呢。

    杨怀玉丢过来一个水壶,拔出塞子尝了一口才发现是果子露。

    于是就把加了冰的果子露倒在掌心,眼看着狐狸吞吐着粉色的舌头一点点的把它舔舐干净。

    人一旦累得狠了,就失去了说话的兴致,铁心源很想就这样一直躺下去。

    一想到自己来这里的借口,又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了油坊,先生说的很对,欺天欺地不能欺骗自己。

    既然是自己说出来的话,那就爬着把他完成吧。

    重新站在灶台上,热浪顷刻间就笼罩了全身,多过苏童手里的木锹,快速的翻炒起来,锅里面已经出现糊味了。

    外面还有十余万斤菜籽等着榨油呢,巧哥儿他们会从这个夏天一直忙碌到深秋,除非等田地里活计全部干完了,他才能雇佣到足够的人手接替自己榨油。

    东京城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不管周边的百姓生产出多少粮油,都不够它吞噬的。

    铁心源眼看着这座大城一年年的繁华起来,即便是最没有人去的西水门附近,如今也变成了热闹的所在。

    那里看不见猪场,自然也看不见危楼,不论是粗俗的,还是高雅的,都因为是不合时宜的存在,最终灰飞烟灭。

    巧哥他们开始喊号子了,这说明他们也已经很累了,想依靠整齐的号子声榨油一样的榨干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

    这样的劳作实在是要人命,铁心源在打开铁锅边上的口子,看着炒熟的菜籽进了木槽,不由自主的怀念起后世的榨油机来。

    机械是解放劳力,提高效率的最佳手段,就像大宋的活字印刷一样,能把人从简单,枯燥,辛苦的劳动中解脱出来。

    这一锅菜籽榨完之后,今日的工作就算是结束了。

    每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等他们从榨油坊出来之后,家里的女子们才匆匆的走了进去,将散装的菜油装进大瓮里,最后等待晚上马车过来把它们全部运走。

    “今天晚上是杨家自己榨油,咱们不用出力,不过,这么下去还是不成的,我觉得要把咱家榨油的费用提高一成才好,否则十里八乡的菜籽都来咱家,我们就算是累死也干不完这么多的活计。”

    巧哥儿终于明白自己擅自降价会造成什么后果了。

    “你还是想办法赶紧弄出一个不费力气的榨油机关出来才是正经。

    你要是把价钱再升回去,你李大官人今后说的话休想有一个人当真。”

    巧哥儿听铁心源这样说,摇摇头道:“不成的,时间来不及了,既然不能涨价,我们就花大价钱雇人吧。

    包子这家伙最近在干什么?我发现榨油这活计最适合他了。

    只要按时把这些油榨出来,我宁愿管他一日三餐再加工钱。”

    铁心源有些黯然,好一阵子才道:“包子的娘过世了,那个傻家伙正在红泥岗给他老娘守墓呢,也不知道是那个杀才骗他说守孝一守就是三年,他信了,这才去了三个月,想回来,三年以后吧。”(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