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章长成葫芦一般的女人
    第五章长成葫芦一般的女人

    如果一个女人的身材长成葫芦的模样,那张脸漂亮与否就不太重要了。●⌒,

    尤其是在戴上一道薄薄的轻纱幕离半遮半掩的盖住脸之后,她高耸的胸和丰盈的臀就成了男人们视线的焦点。

    铁心源还知道拱拱手向人家问好,巧哥儿这时候已经变成猪哥了。

    女子前后就出现了不足十秒钟,铁心源的脑子里就只记得她火爆的快要炸开的身材,完全不记得她的其它特征。

    这座店已经完全变成契丹人的店铺了,从店里的陈设变化就能看出这一点。

    铁心源坐在一张黑熊皮上,却感受不到半点的炎热,那张熊皮冰凉而滑顺,掀开皮子之后他才发现皮子底下竟然放着好大一块冰。

    外面热浪汹涌,帘子里面却有些微微的寒气,这样的温度最适合痛饮梨花白这样的美酒了。

    看到契丹人出现就是收获,铁心源不打算再多问别的了,一不小心露出马脚那就太糟糕了。

    他甚至能够猜到邓八为什么会死了,一个在东京城支撑孙羊正店二十余年的人,把这座店铺看成是自己的产业那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突然有一天有人跑过来让他滚蛋,不论是谁心都会不舒服的,更何况邓八认为自己在东京城已经有了足够的势力,可以不在乎自己原来的东家了……

    一个穿着皮袄的光头契丹人正在分羊,手脚麻利至极,几刀下去,那只羊就被分成整整齐齐的四份被青衣侍女端上了客人的桌子。

    巧哥儿总想拉住侍女问那个葫芦一样的女子到底是谁,铜钱扔出去了不少,那些青衣侍女总是拿走了银钱,留下傻乎乎的一无所知的巧哥儿坐在那里喝闷酒。

    梨花白被装在冰碗里面端了上来,喝一口清冽如晨雾。下肚之后又会产生丝丝暖意,熨贴心肺,只是喝了三碗酒,铁心源就已然有了醉意。

    取过象牙筷子敲着杯碟纵声唱道:“醉蓉初莹凝脂面,酣天酒、芳脸潮红。

    何妨判饮,与花双醉,醉似花容意。”

    他的声音本就好听,再加上又有了三分醉意,这半阙富贵词唱的极为婉转动听,尤其是最后一句拖着长音让楼里的宾客都停下杯筹等待下面的半阙。

    这是出于礼貌。而不是因为这半阙词有多美,平日里总有文人墨客在孙羊正店或者引吭高歌,或者挥毫泼墨,甚是风雅。

    孙羊正店的四面墙壁上全是碧纱橱笼罩起来的名家笔墨。

    铁心源很想在上面写点什么,但是啊,不论声望,和能力都不被人看好,也就没有资格在上面涂鸦了。

    唱完了半阙词,铁心源就和巧哥儿对碰一碗酒再次慢慢的啜饮起来。至于别人是不是等得心焦是他们的事情,与自己兄弟无关。

    但凡是文人,都有一些完美倾向,听到了上半阙词。听不到下半阙,就像看到一个美女出浴了一半……心痒难熬。

    青衣小婢娇笑着过来扯扯铁心源的衣袖,看样子是希望他能把下半阙词一起念出来,免得那些大老爷心焦。

    眼色迷离的铁心源笑道:“你这个贱婢可以求我啊。如果你求了,我就再唱。”

    青衣小婢见铁心源不肯又娇笑着离开了,笑的更花一样灿烂。

    巧哥儿碰一下铁心源道:“你干嘛笑着骂人?你平日里不这样啊。”

    铁心源叹了口气道:“难道你还没有看明白吗?那些青衣什么。”

    巧哥儿一口喷了出来。被早就有准备的铁心源用袖子挡开。

    “你的意思是说,这群漂亮女子都是异族人?我看她们长得和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没什么不同?不同之处太多了,你看看她们走路的样子,是不是步履很碎?你看看她们走路的时候是不是习惯性的弯着腰?你看看她们走路的时候两只手放在什么地方?

    另外,她们剃光了眉毛,眉毛全是用黑笔画出来的,你这个色中饿鬼盯着人家看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现?”

    铁心源的眼睛竟然在昏暗的烛光下熠熠生辉,凌厉的如同狼一样。

    巧儿把身子凑过来低声道:“契丹人?” “契丹人从小就在马背上长大,天生就带着一股子豪迈气,另外啊,不论男女在马上的时间长了都会有些罗圈腿的,那些女子的走路是夹着腿走的。”

    “西夏人?这也不对啊,不管是契丹人还是西夏人,会说大宋话的不少……”

    “她们是倭国人。”

    巧儿端起酒碗喝了一大碗酒之后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契丹人把这个酒馆交给了倭国人经营?”

    铁心源慢慢啜饮着梨花白反问道:“为什么不会是倭国人硬夺了契丹人的产业?”

    巧儿迅速的摇摇头道:“这根本就不可能,一丝一毫的可能都没有。

    契丹人是出了名的只占便宜不吃亏的人,如果孙羊正店被倭国人夺走了,这里早就杀成尸山血海了。

    你应该知道,契丹人的使者是长驻东京城,是有府邸的。”

    铁心源把剩下的酒喝完,拖着巧哥就离开了孙羊正店,离开的时候,那个又酥又糯的声音再次响起。

    站在虎头墩底下,回首再看孙羊正店的时候,铁心源心中已经有了新的计较。

    眯缝着眼睛道:“不知道邓八爷把地道的事情告诉别人了没有。”

    巧儿笑道:“你的意思是再利用地道偷袭一下孙羊正店?”

    铁心源点点头道:“我很好奇啊,这些倭女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这段时间你注意一下邓八爷以前的部下,以及他的家眷,看看能不能找到一点有趣的东西,如果有,我们就送给官府,看他们怎么办。”

    巧哥笑道:“其实啊,邓八死了没人帮他断案的,他本身就不是宋人,是契丹人从东京带来的汉奴,死在东京如果契丹人不追究的话,就是扔到乱葬岗埋掉的货。

    怎么?你想帮他伸冤?”

    铁心源没有回答他,只是和他一起离开了虎头墩,往皇城街的家里走。

    “我的课业很重,学官每月都要考核一次,只要有一次考核不及格,我的名字就会被挂在学宫门口,让所有人耻笑。

    我是不在乎的,但是我娘在乎啊,她现在就指望这东西活着呢,每月看一次榜单,都会呼朋唤友一起来,如果让他忽然发现红榜上没了我的名字,她一定会发疯。”

    眼看着就要到家了,铁心源幽幽的道。

    “说这些干什么,我也喜欢看你的名字出现在学宫的红榜上,每次都非常的欢喜。”

    铁心源呲着白牙嘿嘿笑道:“所以我快发疯了,当了这么久的乖宝宝,我很想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情。”

    “这样不错啊,你现在是太学生,以后会参加科考,将来会中状元,最不济也该是一个进士,然后娶一个漂亮老婆,然后去做官。” 巧哥儿舔舔嘴唇又道:“确实没有什么鸟意思……”

    铁心源笑道:“想帮我,就帮我看好那个长得像葫芦一样的女人,我极度的想知道哪些个倭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巧哥儿学铁心源的样子耸耸肩膀道:“反正我也闲的没事,你又不许我去找王婆惜,这事就交给我了。

    说实话,城里多得是契丹人,西夏人,高丽人,波斯人,回纥人,交趾人,大食人,没一个是好东西,你干嘛非要盯着没什么屁用的倭人?”

    铁心源笑着挥挥手道:“习惯了。”说完就走进了自己的家。

    今日是太学休沐的日子,不用住在学宫里面,更不用去三槐堂翻看那些晦涩难懂的经文,也是他难得的放松时刻。

    狐狸早早的在院子里迎接铁心源,白狐狸夸张到长了黑胡须,这是铁心源最开心的一个发现。

    它的皮毛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柔软,一些细细的绒毛里面长出来了一些黑灰色的硬毛,抱在怀里很不舒服。

    狐狸是不管这些的,远远地就蹦跶过来,最后扑进铁心源的怀里,不断地嗅着他脖颈里的味道。

    狐狸这是在铁心源的身上确定自己的地盘,当然,一般情况下再确认地盘以后,它会淋上一些尿液,不过,在铁心源身上它不敢,以前这样做过,受到了刻骨铭心的教训。

    十四岁的狐狸已经是老狐狸了,好在铁狐狸的身手依旧矫健。

    探出爪子抓着铁心源的衣衫很自然的蹲在他的肩膀上。

    王柔花等铁心源和狐狸玩闹了一会才出来道:“听说你去了孙羊正店喝酒?”

    铁心源探手拍着狐狸的脑袋道:“俩个人就喝了一瓶梨花白,有巧哥儿在,基本上轮不到我喝。”

    “想喝酒再过几年吧,你身子还没有长成,不宜喝酒。”

    铁心源把狐狸撵下来,搓着手笑道:“刚才喝了一点酒,就吃了几口羊肉,这时候肚子饿的紧了。”

    王柔花莞尔一笑,指着屋子道:“估摸着你快回来了,那里有新包的馄饨,娘给你煮了,吃的饱饱的再睡觉。”

    铁心源知道吃饱了睡觉不是个好习惯,不过啊,吃饱了睡觉,真的好舒坦啊……”(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求推荐票,求月票,今天陪着弟弟去省城为五岁的侄女看病,小孩子得重病真是急死个人,看着孩子可怜,大人却束手无策,比自己得病还让人揪心。

    已经骂了弟弟弟媳一天了,兄弟姐妹们这时候千万,千万看好自家的宝贝,让他们无病无灾的长大成人。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