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章论好**对女子身材的重要性
    第三章论好**对女子身材的重要性

    被巧儿压得有些惨,这混蛋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豆芽一般的半大,

    而是被无数的美味猪肉给堆砌成了一个膀大腰圆,全身都是腱子肉的彪形大汉了。

    铁心源同样吃了很多的猪肉,整个人看起来依旧精瘦,按照母亲的说法那就是光长心眼不长肉。

    巧儿虐待了铁心源之后就高兴地去了工坊,今天还有两把刀子要交工,没工夫和铁心源继续闹腾。

    铁心源蜷缩在椅子上咳嗽两声,终于回过来气之后,见屋子里已经没人了,就整理一下衣衫,摇着折扇去了西跨院。

    柔儿把糖糖伺候的很好,看着糖糖四仰八叉的躺在躺椅上的样子,铁心源就觉得这妞为一件不着调的**来找自己的麻烦很是没道理,她目前的形象根本就不该给外男看到。

    进门先给表姐王曼施礼道:“姐姐怎么也来了?您的身子一向不好,应该多休憩才对,大日头地下奔波,要是生恙,怎生了得?”

    王曼咳嗽一声道:“不打紧,大夫说我这是寒症,多散发一下有好处。”

    糖糖阴阳怪气的道:“少假惺惺的,李巧欺负了人家农妇,你是怎么和稀泥的?”

    铁心源笑道:“巧哥少年心性,一时昏了头做错了事情,我们自然是尽力赔偿人家,给了一头牛!‘

    糖糖听到铁心源解决事情的方式就是一头牛,立刻尖叫道:“人家的贞洁就值一头牛?你这是在仗势欺人。”

    铁心源坐下端起菜瓜汁子喝了一口就放下了,里面没加蜂蜜,一股子生菜的味道。

    “没仗势,也没欺人。”

    “没有?你家的一头牛好值钱哟!‘

    “不这么办怎么办?按照《宋刑统》上的律条分派?

    和奸不成,巧儿最多被脊杖三十,发配两百里一年,京东路都出不了。这和在东京有什么区别?

    那个女子的罪名可就重喽,她可是要被裸身游街的,然后也要挨三十大板,最后发配两百里的。

    如果他们的族长觉得这女子丢了全族的脸面,放笼子里丢水塘淹死都有可能。

    你现在还觉得我赔偿了一头牛是在仗势欺人吗?

    糖糖,《宋刑统》你也是读过的,当年我对背书最是讨厌,为了记住书里的律条,可是挨过舅公的板子的,你可一直都是好学生。这本书你应该很熟悉吧?”

    糖糖跺跺脚道:“那本破书里面除了和离是对女子有利的之外,剩下的哪一条,哪一章不是祸害女子的?

    算你处理的好,现在,我们就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休想巧言搪塞。

    我不告官,我只告诉我爷爷。”

    铁心源拿扇子敲敲脑袋满面愁容的道:“这比告官狠多了,糖糖,咱们不能不讲理吧?那天是你喊我去你那里下棋的……”

    “住口。进门前不知道让丫鬟禀报一声吗?”

    “你把我堵在被窝里的时候还少吗?我难道就没有书童吗?”

    王曼见两人又开始争论了,连忙道:“源哥儿,你就低低头,给糖糖道歉好了。”

    “谁要他一个登徒子道歉!”

    “这就过了啊。你骂我就骂我,不要跟着宋玉那个自以为英俊的混蛋去侮辱人家登徒子啊,人家登徒子和自己的丑老婆生了八个孩子关他宋玉屁事,骂了人家一千多年。

    你还帮着人家接着骂。人家登徒子冤不冤啊。”

    王曼揉着眉心道:“你看了也就看了,都说非礼勿视,你别过头去糖糖也没有那么生气。你为何在死盯着人家的**看,事情放在哪个小娘子身上,都会生气的。”

    铁心源努力的想了一下道:“那件肚兜上面绣着两只黑色的肥鸭子,图案比较奇特,我就多看了一眼。”

    糖糖的一张小脸顿时就变成了铁青色,抓起茶壶就砸向铁心源,口里怒吼道:“姓铁的,我和你拼了!”

    铁心源接住飞过来的茶壶放在桌子上吼道:“叫唤什么?听我把话说完。”

    糖糖被铁心源的怒吼镇住了,心头又是委屈又是恼怒眼看着豆大的泪珠唉眼眶里盘旋,就要掉下来了。

    铁心源把自己的手帕递给糖糖,糖糖抓过来的丢的远远地,铁心源也不理会,自顾自的拿扇子敲着脑袋道:“人为什么会穿衣?”

    王曼怒道:“自然是为了遮羞。”

    铁心源摇摇头道:“错了,上古时期,礼仪未定,人伦未分,**坦身是为常事,人们连羞耻之心尚未有,何来的遮羞一说?”

    铁心源说的这些话已经涉及到学问的层面了,出身于诗书礼仪之家的王曼和糖糖自然也就变得认真起来,三槐堂从不允许学生不尊重学问。

    “对我们来说,衣衫最重要的功能是遮羞,保证自己的尊严,对上古祖宗来说,衣服只有一个功能,那就是保暖。”

    王曼板着脸道:“这是很简单的道理,用不着你多说,我和糖糖都是懂的。”

    铁心源继续在屋子里游走,边走边道:“羞耻之心是我们在有智慧后才产生的第一个真实的感觉。

    我听西边来的番人说,上帝最早造人的时候制造了一个男人,后来又用男人的肋骨制造了女人,然后就让这一男一女生活在乐园里,他们没有智慧,像野兽一样在乐园里过着没心没肺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那个女子不小心吃到了智慧之果,于是那个男人和女人都就有了智慧。

    有了智慧之后他们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来了树叶,穿在身上,据说,这是羞耻心最最早的来源。”

    听铁心源喋喋不休的讲述与自己**无关的话题,糖糖几次都要站起来直接诘问,都被王曼给按在椅子上,继续听铁心源说废话。

    “衣服的功能都是我们的祖宗后来不断开发出来的,到了我们现在。官家依靠冠冕来显示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威。

    官员依靠不同颜色的袍服来证明自己官位的大笑,男女也大多依靠衣衫来粗略的分别男女,很多时候,衣服其余的功能掩盖了它本来的保暖功能。

    从最开始醒悟的羞耻心,道现在的虚荣心都是依靠衣服来展现的。

    我之所以会盯着糖糖的**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女子的**,看了之后才发现,你们女子真的好笨,连自己的贴身之物都不知道改进一下,别的衣衫几千年下来都不知道变化了多少次。唯有你们的**几百年都不知道变化一下。”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铁心源用扇子遮着脸,偷看了一下糖糖和王曼,发现她们都在想,已经被自己成功的带进沟里去了。

    为了趁热打铁,铁心源清清嗓子继续道:“衣服是人穿的,怎么舒服,怎么漂亮,怎么符合礼仪怎么来就对了。

    女子的身体和男子不同。自然要有别于男子的服饰,至于怎么弄出一套符合你们女子身体的**出来,柔儿可是有不同的看法哟,你们不妨问问柔儿。

    柔儿很早就想弄出一整套最适合女子贴身穿的**。可是啊,那个笨丫头好几年都没有成功,你们两个是女子中的佼佼者,不妨一起参详一下。想出来一个好办法,弄出一个新样子。

    我保证一旦你们你弄出新奇的**出来,比你们读八百本书都有用。”

    王曼本来就不希望糖糖再去找铁心源的麻烦。在她看来,这就是糖糖在故意找铁心源的事,即便是没有**风波,说不定还会生出鞋子风波一类的事情。

    她三年前就嫁人了,夫君在阳曲做官,因为身体不好才回京城调养的,当惯了主母的人,小儿女的心思如何能逃过她的法眼。

    铁心源刚才的一番话彻底的提醒了她,如果真的能弄出一种新颖舒适的**出来,未必不是一条财路。

    所以她就拉着糖糖小声的问柔儿,这些年她到底弄出什么东西来了。

    柔儿从床底下拖出一根藤箱,为难的瞅瞅瞪大了眼睛等着看的铁心源。

    糖糖眼珠子里迸出鹰一般凌厉的眼神,指指大门道:“滚出去!”

    铁心源干笑两声,摇着折扇出了门,刚刚出来,就听见屋子里发出好几声惊叹声,估计是被柔娘用烤软了的柳条编织的胸衣龙骨震惊了。

    这东西是两年前,铁心源为了家里几个丑妹子能够好好地嫁人,想出来的财源,只是后来发现柔儿她们实在是没法子独立把这桩生意做起来,今日正好拉王曼和糖糖下水。

    有她们两个带头,这东西很快就能在购买力最强大的贵妇群里兴盛开来,要是依靠柔儿她们几个要长相没长相,要名声没名声的臭丫头,这桩生意会成为一个大笑话的。

    来到工坊找到巧儿的时候,这家伙正在把一柄刀子不断地塞进绿鲨鱼皮刀鞘里,试验拔刀的灵敏性。

    巧儿见铁心源进来了,就拔出刀子,拿拇指左右扒拉着刀锋,看看刀子有没有变钝,嘴里漫不经心的道:“淫贼的帽子没扣你头上吧?”

    铁心源笑道:“我本不是淫贼,谁能把这顶帽子强加在我的头上?

    放心吧,处理好了。”

    巧儿挑挑大拇指道:“你总是这么有办法,佩服,佩服。”

    铁心源笑道:“马屁从你嘴里说出来别有一番风味,说吧,什么事情?”

    巧儿抽抽鼻子道:“孙羊正店的邓八爷还记得吧?”

    铁心源皱着眉头道:“这人不好对付。”

    巧儿嘿嘿笑道:“昨天死了,四肢的筋骨全部被打断,胸腹上连中五刀,每一道伤口下面正好看见一道内腑,心肝脾肺肾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继续求月票,求推荐,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