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章少年人的烦恼
    第二章,少年人的烦恼

    铁心源绕过大路,爬墙进入了庄子。

    翻过墙之后,他就对庄子的外墙很不满意,自己不过是在墙根放了半截枯树干就轻易地跳墙进来了,那些传说中的飞贼岂不是会如履平地?

    以前去关中的时候,看到好多人家在墙头种植了仙人掌,这东西能够有效地防止飞贼入侵,不过在大宋,找不到一片仙人掌的叶片。

    至于玻璃碴子?

    那东西会招来更多的飞贼。

    东边的院子里闹哄哄的,不知道在吵什么,反正糖糖尖利的嗓门似乎要刺破房顶,这种情况下,还是不去为妙。

    直接去了西面院子,西面的院子里住着六个乖巧的妹子,在那里或许能够得到片刻的安宁。

    柔妹妹性子自然是柔和的,身段长得也苗条,一手裁缝手艺最招铁心源喜欢,除了长着两颗龅牙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挑剔的。

    铁心源才进屋子,柔妹子就用掸子小心的把他身上的草叶子和尘土掸掉。

    他才半躺在软榻上,柔娘就已经端来了好吃的糕点和冰凉的果汁,喝了一口,味道不错,新上市的菜瓜榨汁之后加上蜂蜜之后味道很迷人。

    铁心源瞅瞅柔娘半翻着的嘴巴叹息一声道:“虎牙长得太长了,我们想办法帮你拔掉吧,虽说以后吃东西会困难些,对你将来却很有帮助。”

    柔娘摇摇头道:“爹娘就是因为这个才丢掉我不要的,柔娘要是也嫌弃自己的牙齿,就真的没活路了。”

    铁心源拿手挑起柔娘圆润的下巴懊悔的道:“当初教你们自强自立,看来是教错了。

    家里的几个妹子都是因为多少有些残疾才会被爹娘不要的,当初只想让你们一个个都坚强的活下来,所以才教会你们自强自立,以及各种手艺。

    现在你们一个个执拗的不回头了,终究会耽误了姻缘,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柔娘听源哥儿说起自己的亲事,就有些不自在。从旁边的竹篓里取过一件短褂子,低着头缝衣服不做声。

    “朱家庄的朱三已经被巧哥打掉了满嘴牙,现在吃饭只能喝稀粥,你不用再躲在家里了。放心,没人敢说你半个不字。”

    看到柔娘伤心的样子,铁心源都想再次冲到朱家庄把朱三拖出来再揍一顿,这样好的女子配他一个猪头,挑三拣四的也就罢了。竟然敢四处散播谣言,说柔娘长得跟吃人的夜叉一个模样,这就让人难以忍受了。

    柔娘摇摇头道:“哥哥弟弟们对我好,我是知道的,柔娘这辈子不想嫁人了,只要哥哥弟弟们不嫌弃,就在庄子里过活一生也就是了,不嫁人也快活。”

    铁心源摇头道:“胡说八道,女孩子总要嫁人的,朱三只是不知道你的好罢了。

    这里是你的家。你爱住到什么时候是你自己的事,所有的家财都有你一份,这已经写进契约里的,谁敢撵你走?

    既然不喜欢出去,那就留家里,总有好男人能够看到你的长处,用最漂亮的马车来迎娶你。”

    柔娘只是低头一笑,似乎并不是很在意朱三的事情,处处透着大气。

    吃了两块点心之后铁心源拿手指指东边的院子道:“他们在吵什么?”

    柔娘皱眉道:“巧哥儿今天去找王婆惜了,刘二癞子找上门来来了。被福哥儿他们吓唬了一下,现在躺地上不起来,说命不要了,也要讨一个公道。”

    铁心源摇摇头道:“道理上站不住脚啊。巧哥什么时候沾上这个臭毛病的?”

    柔娘有些恼怒的道:“还不是人家开始称呼他为李大官人的时候。”

    铁心源笑道:“古人果不我欺,大官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东西。

    巧哥准备怎么办?打死李二癞子然后把王婆惜抢过来?”

    “我没你那么下作!”身材高大的巧哥从门外一步跨进来,没好气的对铁心源说。

    铁心源大笑道:“哎呀呀,你这事不下作还有什么事情下作?”

    巧哥一把夺过铁心源手里的果汁大大喝了一口道:“总比那些偷看女子**的龌龊鬼好吧,哥哥我至少敢作敢当。”

    铁心源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咳嗽了很久才艰难的指着东院问道:“是糖糖亲口说的?她这是聪明还是愚蠢?

    不成。这事必须说明白,老子要是再跑,淫贼的名声就背定了。”

    巧哥鄙夷的翻了一个白眼道:“放心,就我一人知道,哦,现在柔儿也知道了。”

    铁心源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开始呢,只有三个人知道,现在你知道了,就表示整个东京人都快要知道了。

    必须解决,怎么,你不走?顺便把你的污烂事一起解决了。”

    走到门口的铁心源攀着门框问巧哥。

    万般无奈的巧哥,闷哼一声站起来推着铁心源向东边的院子走去。

    柔儿见铁心源出面了,终于松了一口气,想要笑,想起自己的龅牙,又赶紧用力的闭上了嘴巴,掏出一面铜镜仔细的打量自己的龅牙,考虑要不要让源哥儿和巧哥把自己的两颗快要露出来的大虎牙拔掉。

    走进了东面的院子,铁心源先朝就要发怒的糖糖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见糖糖她们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就坐在椅子上看着满地打滚的刘二癞子和坐地上哭泣的王婆惜道:“三贯钱吧,这事了结如何?”

    王婆惜哭的更大声了,刘二癞子却一骨碌爬起来,揪着王婆惜的头发把她的脸仰起来道:“源哥儿,我这花一样的老婆,三贯钱就要打发掉我?”

    铁心源无奈的道:“既然大家不谈礼仪开始谈钱了,那就就事论事吧,你觉得你老婆应该值多少钱?说出来,好商量,都是邻居,出了这样的事情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刘二癞子瞅瞅面孔都抽起来的巧哥道:“一头牛……”

    巧哥大怒道:“刚才老子给你十贯钱你都不愿意,现在就要一头牛?”

    李二癞子蹭的一下就躲到铁心源的背后道:“拿了你的十贯钱,我刘二还有命吗?只要源哥儿赔我一头牛,我刘二就认了,从此再也不提这事。”

    铁心源苦笑一声,朝刘二挑挑大拇指道:“这个夏天眼看着就要大旱了,都说斥日炎炎似火烧,公子王孙把扇摇,公子王孙的日子好过,农夫的日子可就难熬了。

    我们都是种地的农夫,地里的庄稼就是一家人的性命啊。

    你家劳力少,老婆又是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十几亩田地你一个人挑水恐怕应付不过来。

    这年景,正是依仗牲口出力的时候,你就算是手里拿着钱也买不到牛。

    你能想到这个法子估计也是被逼无奈了,既然你下了血本,我兄弟又自愿上套,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一头牛,我答应你了。”

    说着话就从桌子上拿过笔墨纸砚,很快就写好了一封短信,吹干了墨迹之后折成一个方胜递给刘二癞子道:“下回家里有事,直接过来,都是乡邻能帮的一定会帮,不要把事情弄得一地鸡毛的,好看啊?”

    刘二癞子指着方胜呐呐的道:“这……” 铁心源笑道:“你拿给西水门的冯屠户,官家市面上已经没有牛了,他们手里还有一些,拿我的信就能领一头牛回来,早点去,免得没了壮牛。”

    刘二癞子抱抱拳就快步离开了铁家的庄子,连老婆都忘记领走了,王婆惜从地上站起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巧哥,跟着刘二癞子就离开了院子。

    巧哥翻着白眼道:“你既然知道人家是在陷害我,干嘛还要给他一头牛?”

    铁心源哼了一声道:“你都把人家剥光了,想必便宜也占了不少,可以了,你李大官人难道还会少一头牛使唤?

    都大官人了,自然要有大官人的做派和风度,是吧,李大官人?”

    巧哥儿被铁心源左一句大官人,右一句大官人说的面红耳赤,拍一下桌子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解决自己的龌龊事。

    糖糖可不是你用一头牛就能哄骗过去的,他爷爷又被陛下任命为黄门侍郎,一般的东西可瞧不上眼。

    嘿嘿,糖糖也不是公主那个软性子,三两句好话,或者扮可怜就能让她饶过你。”

    铁心源摇摇手里的折扇笑道:“我自有办法,这么多年下来,你难道还没有感受到我们两人之间的差距吗?”

    说到这里,猛地一收折扇,用戏腔唱道:“我好比是天边的鸾凤落梧桐,你好似泥里的土鳖烂泥游。”

    巧哥冷笑道:“鸾凤?土鳖?嘿嘿,你这只鸾凤有多少次是我这个土鳖把你从水火里捞出来的?”

    铁心源嫌弃的瞅瞅巧哥道:“皇帝还有三个乞丐朋友呢。”

    巧哥大喊一声,窜了起来,沉重的身子乌云盖顶一般的向铁心源压了下来……

    论吵嘴,一百个巧哥也不是铁心源的对手,论斗殴,十个铁心源绑起来也不是巧哥的对手。

    福儿,玲儿,水珠儿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说着说着就动手的场面,早就提不起观看的兴趣了,全都扭身就走,该干什么就去干自己的事情。(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求月票,求推荐。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