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八章最长的一天(6)
    第一二七章最长的一天

    “天啊,龙虎**师真的借来了南方丙丁火……天啊……是不是火势太大了?”

    王渐连忙抓住铁心源问道:“什么龙虎**师,什么南方丙丁火?”

    “宗正府今天有一场**事,请来了龙虎**师,龙虎**师要在今日正午阳气最猛烈的时候引来南方丙丁火,烧除宗正府里所有的污秽之气……”

    “你说烧着的是宗正府?他们是在做法事?”王渐脸上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下来,一来他没有听到皇城的警钟响起,二来,宗正府着火关他屁事。●⌒,

    很快,就有侍卫前来禀报,和铁心源说的一般无二。

    王渐就走上高台,对正在给武举们训话的赵祯低语了几句,赵祯原本紧锁的眉头也就松开了。

    “你们总是埋怨说朝廷不重视武举,韩琦一句东华门唱名方为英雄就让你们对武事裹足不前了……”

    宗正府终于着火了,铁心源也就不再去管那一档子事情了,只要回去之后问一下宗正府着火大小,此事就算完全过去了。

    赵允让拆了自己的房子,自己弄垮了他的危楼,又烧了他的家,现在算是扯平了,铁心源才没有多少心情去管赵允让到底是一个忠臣还是一个奸臣。

    铁心源不在意,王渐也不在意,皇帝更加的不在意了,普通的火灾而已,更何况这是发生在白日,伤亡不会有的,最多损失一些钱财罢了。

    不管是皇帝还是王渐都会信什么龙虎**师借来了南方丙丁火这样的屁话。

    于是,武举继续进行。

    不过人数少了很多,剩下的人连二十个都没有。

    不过,这二十个人,如果皇帝要他们现在去自杀。估计他们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尤其是铁狮子,这一刻拎着锤子站在皇帝身后,虎视眈眈的望着任何一个靠近皇帝的人,但凡有人敢对皇帝有丝毫的不敬,他的锤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砸下来。

    赵祯的胆子真的很大,竟然准备一个刚刚见了第一面的杀星拎着锤子站在自己的身后,就这一点,就足矣让铁狮子为他肝脑涂地了。

    “曹芳啊,你觉得你应该在这二十三位武举中名列第几?”

    曹芳应声出列单膝跪地道:“微臣以为,那要看微臣和谁在一个队伍里了。

    如果自己一人。那么微臣垫底最正常不过了,如果微臣与铁狮子在一起,微臣就能名列第十。

    如果微臣站在陛下的背后,微臣将会所向无敌。”

    赵祯从椅子上很没样子的仰过头去看着铁狮子逯战道:“听听,听听,你差就差在这里,苦没少吃,力没少下,血没少流。结果却很不如人意。

    最后弄得自己连立锥之地都没了。

    朕说过,军队是一个整体,一两个人的骁勇善战对朕来说没有意义。

    只有大宋军队整体强大了,朕才算是真正的强大。”

    逯战眼看着就要跪下去。赵祯怒道:“武人就不要多跪,跪的多了骨头都就软了,朕要软骨头何用?”

    铁狮子努力的把身子挺直,大眼睛里的泪花夺眶而出。掉在虬须上亮晶晶的。

    赵祯转过头又看着剩余的武举道:“看样子没人能强的过逯战了吧,既然如此,朕就要宣布逯战为魁首。你们有谁不服?”

    杨怀玉从左侧站出来抱拳道:“启禀陛下,末将不服,逯战能不能成为魁首,先打败末将再说。”

    赵祯站起身子拿拳头在杨怀玉的铠甲上敲了一拳道:“你有什么依仗?难道想要依仗兵甲利器吗?”

    杨怀玉退后一步躬身道:“肉搏,臣不是逯战将军的对手,但是微臣身为武将,兵甲利器也是战力的一种。

    逯战将军没有这些,这只能说明他认为自己的个人战力已经足够了,不用借助外力就能所向无敌了。

    微臣不这样看,身为将军,微臣会利用所有能利用的武力,只求打败对手。

    家父曾经说过,战场上讲究的就是无理,谁讲道理谁是傻瓜!”

    赵祯哈哈大笑道:“还真是将门虎子啊,逯战,人家不服你,你该如何?”

    逯战狞笑道:“末将会打到他服服贴贴。”

    赵祯笑道:“那你可要小心了,人家背后可是有高明的匠师帮忙的,武器铠甲一定有古怪,你小心了。

    另外啊,人家刚才那顿废话也没白说,打赢了你人家是魁首,被你打败了,人家是榜眼,里外都不吃亏。”

    只要不和文臣在一起,赵祯的话语就变得随意而恶毒,听得一句话都插不上的枢密使庞籍连连皱眉。

    杨怀玉跨上了那匹黑马,高大的黑马原地踏步了两下,就缓缓地走向教军场中心位置,阳光从他的背后照射过来,将他衬托的高大而威武。

    赵祯哈哈笑道:“还真是不客气,风从他的背后吹过来,阳光也从他的背后照过来,看样子逯战不但要顶风作战,还要提防阳光耀眼才行啊。”

    庞籍闷哼一声道:“如果身为将门子弟的杨怀玉连这一点都想不到,老夫倒要问问杨文广是怎么教儿子的。”

    逯战跨上了一匹枣红马,单锤一指杨怀玉道:“很好,你可以上来了。”

    杨怀玉大笑一声道:“正有此意。”话说完就催动战马向逯战狂奔过来,不知为何,一股尘土自战马的肚皮底下飞扬出来,风卷着这股细尘土转瞬间就向对面的逯战笼罩了过去。杨怀玉停下马,手里的马槊已经换上了一张长弓,三支羽箭只是在长弓上一闪,就追上滚滚的尘土直奔铁狮子的心窝。

    “哎呀,杨家小子还真是阴险。”赵祯没有料到两人的对战这才开始,杨怀玉就使出杀招来了。

    曹芳目瞪口呆的看着杨怀玉呐呐自语道:“该放石灰的,该放石灰的……老子怎么就想不到?枉我还经常使用石灰……”

    烟尘过后,灰头土脸的逯战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他单手抓着三支箭。露出白牙齿大笑道:“小子,如果你就这点本事那就认输吧。

    遍地作战之时,历来都是烟尘滚滚的,讲究的就是一个耳力,如果连听风的本事老子都没有,如何当得起西军第一好汉?”

    杨怀玉有些失落的道:“有人对我说过,既然已经当了小人就该把小人当到底,刚才只射你三箭是我的错,应该连珠箭发,而且要射你的战马。

    你没了战马我至少可以换一个平局。”

    铁狮子笑道:“有了这样的感悟。你在边地活命的可能提高了至少三成,小子,拿出你的本事来,让我真正见识一下将门。”

    杨怀玉见铁狮子追过来了,拨转马头就跑,大黑马不愧是西域异种,奔跑的速度极快,铁狮子在后面哇哇大叫却无论如何也追不上。

    教军场里的百姓哄然大笑,指着杨怀玉大笑不已。

    铁狮子追过兵器架的时候。俯身从兵器架子上取过一面皮盾,在手里旋转两下怒喝一声就投掷了出去。

    巨大的皮盾如同乌云一般的笼罩过来,杨怀玉来不及躲闪,左手的长刀狠狠地向皮盾砍了过去。只听裂帛一声响,皮盾竟然被他的长刀劈为两半,轰隆两声砸在战马的两侧,声势极为惊人。

    来不及收刀子。铁狮子那张狰狞的面孔就出现在杨怀玉的身边,两只锤子呜的一声就搂头砸了下来。

    杨怀玉知道铁狮子的锤子接不得,一旦没了先机。那家伙会一锤子一锤子的砸下来,直到把自己钉进泥土里。

    长刀往上一撩,立刻斩断了自己的披风,猩红色的披风就被风吹的罩向铁狮子,隔绝了他的视线。

    锤子砸空了,杨怀玉躺在战马背上,马槊刁钻的从自己面前滑过刺向了斗篷中心。

    马槊刺空了,杨怀玉大叫一声不好,马槊想都不想的就向自己的左上方挺了上去,只听一声闷响,一只铁锤正好砸在马槊上,将马槊砸的弯曲了下来。

    大黑马嘶鸣一声,向前快速的冲出一步,这才让杨怀玉没有挨上第二锤子。

    第一锤子的力量马槊都没有消掉,粗大的马槊在手里弹跳不休,几欲脱手而去。

    好不容易控住战马,铁狮子已经嘿嘿冷笑着站在杨怀玉的前面,舞动着锤子道:“没法子跑了?那就好好作战,刚才那几下子不错,换了旁人已经被干掉了。”

    杨怀玉一声不吭,挺着马槊就直刺铁狮子,铁狮子嘿嘿一笑,两只铁锤往中间一合,竟然生生的夹住了马槊,在两只铁锤来回碰撞两下,马槊被生生的砸断了。

    杨怀玉大吼一声竟然推着半截马槊杆子直刺铁狮子的面门。

    铁狮子轻易地拨开了马槊,小腹处却传来一阵剧痛,低头看时,自己的腹部竟然插着一支明晃晃的铁箭。

    虽然没了箭头,却依旧入肉半分。

    这一次杨怀玉没有给铁狮子任何喘息的功夫,丢掉马槊之后,长刀匹练一般砍了下来,直趋铁狮子中空的襟怀。

    当啷一声,战刀砍在铁锤上弹跳了起来,另外一只锤子带着一股狂风捣在了杨怀玉的链子甲上,只见杨怀玉的身子朝后倒去,链子甲泛出波浪一般的抖动,力量被消掉之后杨怀玉手里已经握着一只手弩,三支没羽箭铮的一声就离开手弩,铁狮子只来的及躲开一支,其余两支几乎不分先后的钉在他的左臂上。

    杨怀玉张嘴吐出一口血,从怀里掏出一把粉末想都不想的就填进了嘴里……

    铁心源叹口气对王渐道:“打疯了,这是不死不休啊,你能想办法让铁狮子跑路吗?”

    王渐傲然道:“铁狮子不会跑!”

    “那你就看着他们两人同归于尽吧。”铁心源有些后悔给了杨怀玉蘑菇粉。(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