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七章最长的一天(5)
    第一二六章最长的一天

    老虎一般是以两种形态存在于世的。⊙,

    一种是啸傲山林,肃杀于百兽之间,另一种则是被拴上铁链,取悦于宫闱之内。

    野生的老虎虽然爪牙锋利,所向无敌,但是啊,野心难驯的不好控制。

    因此,赵祯就退而求其次,找到野生猛虎之后,就立刻给它拴上铁链,最后慢慢的驯养,战力虽然差了一点,也好过它在野外东游西荡。

    赵祯看着侯凤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羞愤欲死的带着一身的尘土准备继续冲杀,就对孟元直道:“整训金枪班责负孟卿!”

    孟元直躬身道:“请容许微臣带金枪班走一遭西北边地。”

    赵祯叹口气道:“去吧,去吧,镇殿将军不能总是输给一群纨绔子,时间长了,人家就对朕没了敬畏之心。”

    铁狮子带着他的锋矢阵并没有因为挑飞了侯凤有任何的停顿,一头扎进了侯凤麾下的战群。

    铁狮子的双锤终于展现了它威猛无畴的一面,不论那个金枪班的将军,遇到铁锤之后勉强对战一招,身形不稳之际,就被随即而来的铁枪和羽箭在身上留下四五个白点。

    一个照面就战损了三人,这让金枪班的将军不得不认真面对铁狮子统带的锋矢阵。

    侯凤被番子簇拥着不得不离开教军场,在这之前,他将怒火全部发泄在了铁狮子的身上,至于那些疯狂咆哮欢呼的将门子弟他似乎没有看见。

    时香不过刚刚点燃,只燃烧了一寸多长,认真起来的金枪班将军们并不好对付。

    他们避开了正面的铁狮子,绕到锋矢阵的后面才发起攻击。

    在曹芳被人家活捉之后,铁狮子就下令散开锋矢阵,自己抡着锤子直奔那个活捉曹芳的家伙。

    原本想要提着曹芳绕场一周示威的殿前将军,这个想法刚刚起来。因为手里拎着一个人行动不便,就被铁狮子一锤敲在护心镜上,张嘴吐出一口血,摇摇晃晃的从战马上面栽了下去。

    曹芳骑在那个受伤的殿前将军的身上,用戴着铁护手的拳头硬是生生的接连揍了那个无力反抗的殿前将军十几拳才罢手。

    当番子要求他离场的时候,曹芳指着自己怒道:“老子全身上下一个白点都没有,如何能下场?

    赶紧的,把爷爷的坐骑找回来,回头去府里领赏钱。”

    番子不知所措的瞅着巡检,看不到巡检有什么指示。立刻就笑嘻嘻的把曹芳的坐骑找了回来,趴在地上当了上马凳……

    重新上马的曹芳大呼小叫的跟在铁狮子后面追逐的那些殿前将军东奔西跑的。

    杨怀玉正和一位将军厮杀的难解难分,正要将铁枪横扫准备化解危机的时候,却看见那个将军飞了起来,紧接着那个将军就被一杆铁枪捅在地上。

    抬头看时,这才发现铁狮子一锤子砸翻了那个将军之后已经回马去救援被人家追的到处乱跑的高延赞他们。

    杨怀玉怵然一惊,这才想起自己这群人是在团体作战。

    看到曹芳已经把地上的那个将军捅的全身都是白点子,就连忙道:“去帮林焦川他们。”

    曹芳装出一副很忙碌的样子道:“弄死他我就去……”

    当寒风将时香上的最后一点火头吹熄之后,巡检敲响了金锣。鸣金收兵。

    铁狮子并没有第一时间停下厮杀,而是一锤子逼退了一个发疯的殿前将军之后缓缓地后退,杨怀玉也收拢了剩余的伙伴,重新结阵在铁狮子背后。缓缓地退回本阵。

    十个伙伴只剩下六个,高延赞,呼延寿林焦川全部阵亡,倒是曹芳这个家伙趾高气扬的坐在战马上。正在向别人胡吹他刚刚弄死了三个敌人云云。

    满身都是白点子的高延赞和呼延寿等人回归之后,高延赞看着铁狮子道:“逯将军,如果你能和我们一起去边关。只要在三年之内,你能保我们安然无恙,将来你愿意去那里,我们都会倾尽全力助你。”

    铁狮子叹口气道:“诸位少郎君,西贼凶狠,如果诸位能够不去边城,最好不要去,这才是保命之道。

    乱军之中,咫尺就是天涯,好水川一战,我兄弟距我不足百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西贼分尸,连一个全尸都抢不回来。

    诸位小郎君性命金贵,逯战那里敢打这个包票……”

    呼延寿懊恼的道:“家父也说过,只要上了战场,谁能顾得了谁啊。

    当年太宗皇帝在乱军中还不是一样和护卫亲兵失散了?最后乘坐驴车才能回来。”

    曹芳幽幽的道:“不去恐怕是不成了。”

    高延赞怒道:“去就去,我爹,杨大郎他爹,呼延他爹不都在外面领兵吗?

    我们现在去,好好见识一下,没死的话,这一辈子的富贵就到手了,过几年要是玩的胆气都没了,这辈子还有个屁的长进。”

    曹芳忽然乐了,指着场子里的那群到处乱飞的武举道:“殿前将军们这次真的发怒了,天啊,枪杆子真的是在往干骨头上招呼啊。”

    教军场里哀声一片,无数的武举倒在地上翻滚,殿前将军们都清楚揍什么地方才能让敌人最痛楚。

    铁心源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教军场了,眼睛看着场子里面的斗殴,耳朵却竖得老高,不放过任何一丝奇怪的声音。

    正阳大吉。

    也就是说龙虎**师准备在正午的时候开始接引离火来烧宗正府。

    今天就是一个好日子,否则至阳至刚的武举也不会挑选今日作为殿试的时间了。

    眼看着武举选拔已经过半,正午时分依旧没有到来。

    巧儿挤到包子的身边,攀着包子的身体爬上他的后背,把嘴凑在铁心源的耳边道:“他们开始挖热水渠了……”

    “桶子被发现了没有?”

    “福儿说那些人是从杏树林子里开挖的,所有的石板全部被揭开了,接下来就要挖荷花池了。”

    铁心源低声道:“要福儿回来,那里发生了任何事情都跟我们无关,即便是宗正府发现了桶子,也和我们无关。”

    “我想去看看……”

    “闭嘴,看武举……”

    赵祯终于离开了场下,在侍卫的簇拥下懒洋洋的走上了高台。

    他上了高台,别人的身子就必须矮下去半截。

    不过铁心源一时半会从包子的脖子上下不来,更加来不及跪拜。

    于是,他就很自然的被侍卫从包子的脖子上拎下来,送到王渐的身边。

    “帝王出,万民拜,你怎么就例外了?”王渐特有的尖嗓门说起讽刺的话,显得格外的想让人揍他。

    “我下不来,再说了,我已经在包子脖子上跪拜了,你没看见我的膝盖都弯着。”

    王渐瞅瞅懒洋洋的坐在高台上的赵祯,讥笑道:“那也算?”

    “尊敬陛下我们应该从心底里尊敬,放在膝盖上实在是有些不妥。”

    “呸!”

    王渐一口口水喷过来,然后就转过头去看他的皇帝陛下,对这样的狡辩他从来是不理会的,如果硬要理会的话,他一般都会把那人的脑袋砍下来。

    “马上就要去三槐堂就读了?”

    铁心源擦擦脑门上的唾沫,觉得很是恶心,对王渐这种表示亲热的方式实在是接受不了。

    “拜过圣人先师之后就去。”

    “三槐堂啊,那可是东京城里数一数二的读书之地,如果不是你家和王家有渊源,你哪来的资格去那里读书,小猴子的运气总是不错。

    说说,你那个八音盒是怎么定音的,一拍比一拍高出来的音高是怎么定的?”

    铁心源摇摇头道:“随便弄的,觉得好听就那么做了。

    您也知道,就是一排小柱子拨动簧片发出来的声音,小孩子的玩意,您不必在意,我吹柳笛都比那个好听。

    八音盒只是胜在奇巧而已。”

    王渐将手塞袖子里笑道:“奇巧淫技啊,谁都看不起奇巧淫技,却不知这个小小的八音盒就能为咱大宋省下几千贯钱的岁币。

    今年给契丹的五十万绢银可让陛下头疼了,小子,你还有什么好东西没有?如果有就献上来,再给国家省点国帑。

    官家如今晚上连羊肉汤都舍不得喝了,唉,这让我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铁心源眼睛转了一下道:“给契丹的绢银自然是要给的,我们干嘛不等出了国境之后再派人抢回来?铁狮子干这事就很合适啊。”

    “呸!”王渐对铁心源的馊主意用一口口水做了终结。

    台子上跪着很多人,包括铁狮子和杨怀玉,皇帝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根马鞭,正没头没脸的抽打铁狮子。

    铁狮子却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一个劲的拿脑袋撞地,看起来很是委屈的样子。

    王渐看皇帝神威,看得眼睛里都冒星星了,回头嫌弃的看看铁心源道:“看到了没有?这就是随意攀附豪门的下场。

    好好地勇士,就好好地替陛下守好国门,陛下自然会看见你干的一切事情,我大宋何时亏负过功臣?

    好好地五品都监不做,却跑来争夺一个武状元,也不嫌丢人……”

    王渐说的兴起,却发现铁心源似乎心不在焉,眼睛直愣愣的瞅着城里。

    于是他也转过头去,只见一道又粗又大的黑色烟柱腾空而起,看方向,竟然是皇城!(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