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六章最长的一天(4)
    第一二六章最长的一天

    铁狮子的咆哮依旧在教军场上回荡,对面的金枪班诸将却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不管铁狮子如何叫阵,他们都冰冷的如同一块铁,没有任何的反应。

    那个被铁狮子和杨怀玉联手救下来的巡检来到铁狮子身边道:“陛下有令,不可单独出战,必须凑够十人一队才成,胜负以一炷香之后己方坐在马上的人数多寡而定。”

    铁狮子愣住了,忽然指着杨怀玉道:“汝可为某家副将!”

    杨怀玉笑道:“也好,大战之后你我再分胜负!”

    铁狮子哈哈大笑道:“总算在这东京城看到了一条真正的汉子。

    既然如此,你去挑选其余八人,我们合力将这些金块一样的将军砸成金饼子!”

    巡检连忙道:“将军,别人有权力挑选,您和杨将军没资格挑选,只能统带其余八位将门子弟,名单都拟好了。”

    铁狮子接过名单瞅了一眼就看着杨怀玉道:“这是你们的诡计?”

    杨怀玉苦笑道:“没那个资格,到了这一步陛下统管一切。”

    铁狮子眼睛顿时就亮了,认真的问道:“你说这是陛下的安排?”

    杨怀玉点点头道:“绝对是,这样随心所欲的安排,除了陛下之外,别人没这个胆子,也没资格。

    对面的那群人叫做殿前将军,百十万人里面挑出来的猛士,除了陛下之外,谁私自调动谁掉脑袋。”

    铁狮子长笑一声道:“雷霆雨露都是君恩,既然是陛下安排,即便是一群猪我们也要领着他们战胜一群虎豹!

    老子的副将何在?”

    杨怀玉在马上抱拳道:“末将在!”

    铁狮子笑道:“锋矢阵。最强为锋矢,次强为左翼,再次之为右翼,箭法高明者为心,余者为从。

    换兵刃为长铁枪,一击之后立即弃之。以长刀迎敌!”

    杨怀玉遵命之后就纵马来到曹芳等人的面前吼道:“现在都给老子闭嘴,听从老子的安排,有什么恩怨武举过后再说。”

    已经知道结果的曹芳媚笑道:“杨兄,小弟身子弱能不能放中间啊?”

    杨怀玉不理睬曹芳指着林焦川道:“锋矢阵,我为左翼尖角,你为右翼尖角,高兄箭法高超为心,余者为从。”

    高延赞笑着点点头,曹芳呼延寿等人也长出了一口气。既然比武的规则改变了,能和铁狮子这样的悍将分到一队里面,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杨怀玉阴沉着脸道:“都是将门出来的,军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如今,铁狮子为主将,我为副将,诸位可还满意?”

    曹芳点头道:“既然大家伙都没退路了。一路向前就是最好的出路了。

    我曹芳还从没有像今日这般想要扬名立万,只要不死随便主将折腾。不知诸兄以为如何?”

    高延赞和呼延寿左右看看抱拳道:“自然一体遵行主将号令!”

    当别的武举还在乱糟糟的呼朋唤友的时候,以铁狮子为锋矢,一个小小的锋矢阵已经成型。

    为了激励士气,铁狮子咣咣的敲着自己手里的那对锤子,每敲击一下,杨怀玉等人就大吼一声“战!”

    士气可鼓不可泄。当铁狮子敲击了六下之后,不等发令官摇旗子就控制着战马的速度慢慢的向金枪班所在军阵缓缓奔去。

    沉默的金枪班里忽然分出十个人来,为首那位将官面甲上镶嵌着一颗殷红的宝石,曹芳见了之后立刻大吼:“将军,对面的主将是金枪班统领侯凤!”

    “据说是我大宋马槊第一人!”呼延寿赶紧补充。

    铁狮子狞笑道:“痛快。击败他才显爷爷们的本事,马速三,前进!”

    锋矢阵瞬间提速,这群将门子弟的本事不济,但是马术却绝对不是一般大宋兵将能比的。

    在战场上,骑着马逃跑的时候总比两条腿要快的多。

    杨怀玉策动战马,寒风呼呼的从前面扑过来却让他全身都燥热了起来。

    金枪班的人似乎并不是很在意他们,只是摆出一个很随便的雁翎阵,催动着战马缓缓地向对面已经提高马速的铁狮子等人迎了上来。

    铁狮子嘴角已经出现了狞笑,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难道真的以为单凭一己之力就能对付由重铠骑士组成的锋矢阵吗?

    都以为老子吃亏,这些人难道都瞎了?这群将门子弟身上穿着什么样的铠甲都看不见吗?

    有哪一个家伙身上穿的铠甲是你马槊一下子就能捅穿的?

    只要杨家的那个小子和右翼的那个小子能够在第一个照面不损失掉,老子甚至有能力把你们全部干掉。

    铁心源根本就想不到皇帝会临时改变规则,找来了一群金灿灿的人过来当拦路虎。

    很久以前的时候,他在戏剧里面见过这一类的人,他们有的手里拿着斧子,有的扛着金瓜,还有拿着鎏金镗的,一旦出现刺客,这群人嘴里喊着“捉刺客,捉刺客!”

    跑的比谁都快,除非主角出来打跑了贼人,否则他们一定是躲在桌子下面不出来的。

    现在看起来不是这样的,这群人一个个很凶猛。

    铁狮子大吼大叫着把手里的锤子抡的呼呼作响,看他凶神恶煞的样子,胆子但凡小一点的不用作战就被吓跑了。

    可是这群人还有心情相互说笑,直到铁狮子跑过中线之后才慢吞吞的迎了上去。

    铁心源瞅了一眼抱着很长的一根甘蔗啃的巧儿,巧儿也向铁心源看了过来,相互点点头之后就准备看第一轮冲击的结果了。

    赵祯此时没有和王渐谈论音乐,而是开始认真地看场中的较量。

    见铁狮子第一时间就整出一支像模像样的军队,就回头问道:“孟元直,能看出谁占上风吗?”

    孟元直叹息一声道:“侯凤轻敌了。”

    赵祯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惊讶地道:“你是说侯凤会吃亏?”

    孟元直躬身道:“启禀官家,侯凤可能会吃一个大亏,铁狮子的锋矢阵调度得当,现在还能看出一丝丝的同仇敌忾之心来,他的左右两翼,一个是杨怀玉,一个是西北军阵名家之子林焦川。

    这两人的武艺不弱,即便不是侯凤的对手,却也不是侯凤一招面就能拿下的人,一旦侯凤不能结阵,逯战就会立刻会在某一区域内形成以多打少之势,侯凤失败微臣毫不感到惊讶。

    官家且看,铁狮子逯战已经提高马速离开军阵了,他这是利用马速产生的冲力再加上他本身的蛮力,准备一锤轰开侯凤军阵的正面……”

    孟元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教军场中响起两声怒吼……

    铁狮子的战马人立而起,沉重的身子猛地往下砸了下去,与此同时,铁狮子的双锤已经带着风声“呜”的一声也跟着砸了下来。

    正准备一马槊将铁狮子挑下战马的侯凤万万没想到铁狮子的战马竟然向前窜了一大步,和他已经近在咫尺了。

    此时侯凤顾不得伤敌,手里的马槊从刺改成了横扫,双手握着马槊抬臂向上拦截了过去。

    “咯吱”一声响,柔软的马槊枪杆在遇到铁狮子的铁锤之后惨叫着弯曲了下来,侯凤大惊,吐气开声硬硬的将马槊又往上推了半尺。

    铁狮子见自己的第一锤子没有把对手砸倒,很是惊讶,在西夏军中能够硬架自己锤子的人也没几个。

    来不及多想,右手的锤子跟着敲击在左手的锤子上,刚刚弹起来的左手锤子再一次被右手的锤子压迫下狠狠地砸落了下来。

    侯凤本是武术名家,流星赶月这招锤子专用的招数他如何会不知道,知道不能硬架,把马槊斜斜的担在肩头,铁狮子的锤子巨大的力道被斜坡引导走了大部,锤子被马槊杆子引着偏向一边。

    二马一错蹬,侯凤刚刚坐直身子,一杆长铁枪就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怒气勃发的侯凤探出一只手捉住了铁枪用力的往怀里拖拽,却猛然间觉得那杆铁枪轻飘飘的,身子失去了平衡摇晃了一下差点一头栽下战马。

    他单手在战马背上按了一下,身子迅速的脱离了战马,在半空中挥舞着马槊就要将锋矢阵左面的尖角武士挑于马下。

    军阵中心的高延赞手里根本就没有长枪,眼见侯凤竟然凌空飞起,随时待命的长弓就举了起来,手上的白羽箭想都不想的就出手了。

    凤凰一般在空中飞行的侯凤怪叫一声在半空中翻滚了一下避开了那支羽箭,腰眼上猛地一痛,正好看到狞笑着的杨怀玉将蜡枪头捅进了他的腰肋处。

    眼看着侯凤重重的跌落尘埃,赵祯敲着脑门道:“怎么会这样?”

    孟元直面无表情的道:“猛士就该身在危险的地方,才会越发的勇猛。

    留在最安全的东京,一身本事迟早会被这座巨大的温柔乡毁掉的……

    只有战场才会有真正的猛士,宫中的这些猛将不过是披着一层斑斓皮毛的家养猛虎而已……”

    赵祯看了一眼孟元直道:“放虎归山?不妥,不妥!”(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感谢庸尘兄打赏,谢谢。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