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四章最长的一天(2)
    第一二四章最长的一天(2)

    赵祯在侍卫找来的椅子上坐下,滔滔不绝的向王渐说起八音,却对近在咫尺的将要开始的武举漠不关心。

    “如果这个小子真的能够重新拟定出八个音阶,那么仅仅凭借这一点,青史留名并非难事啊。”

    王渐回头瞅瞅将要出战的两个武举,回头见皇帝说的兴起,就继续弯着腰听皇帝滔滔不绝的讲述自从《周礼.春官.大师》记载了八音之后,音乐因此而产生的各种各样的变化。 铁心源并不知道自己送了一个八音盒之后就勾起了皇帝对音律最浓厚的兴趣。

    第一次见到骑士坐在战马上飞驰的英姿,确实看得他神思飞驰,两条腿不由自主的将包子当成了战马想要拍打两下,害的包子只好探出一只手紧紧地箍住他的双腿,然后用一只手握着甘蔗继续吃。

    雕翎箭一一的从骑士的弯弓中飞射了出去,一旦正中靶子,则会引来无数的欢呼声,一旦羽箭脱靶,无数叹息的声音就会从四面八方涌向已经紧张无比的骑士耳朵。

    眼看着刚才射箭射的很好的一位骑士后面的三支箭纷纷脱靶之后,铁心源叹息了一口气,骑射乃是很重要的一条考核项目,出生于贫民小户人家的子弟很难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脑子不被外面恐怖的压力所左右。

    这一点上,将门子弟的表现就好的太多了,曹芳这种败类即便是有六支剪脱靶了,箭靶上只有三支松松垮垮的羽箭,他也能振臂欢呼出来,好歹过关了,即便是被全天下人鄙视,他也是过关了的。

    呼延寿表现的比曹芳强一点,箭靶上好歹插着五支羽箭。看样子这该是他最好的成绩,他家的仆役和家将一起振臂为少郎君欢呼,即便是身边不认识的人也被他们胁迫着一起大叫,不叫唤的话,砸破鼻子也要叫唤。

    于是呼延寿的欢呼声中夹杂着一大片惨叫声。

    杨怀玉出场的时候,还没有开始射箭就先引来一长串的欢呼声,在这些将门子弟中,他是绝对的明星。

    也只有他是真正凭真本事击败了对手出现在这个殿试场面上的。

    将军神射有很多的传说,且不说后羿射日那种比洲际核弹还要强上亿万倍的存在。

    仅仅是汉将军李广的林暗草惊风就足够后人膜拜良久的了。

    薛仁贵有没有三箭定天山这事有待考证,但是大将军狄青确实用三箭射死了三个最强壮的契丹人。从而赢得一场战争,这是有据可查的。

    战马兜着圈子在校场狂奔,迎面的风将杨怀玉猩红的披风刮的猎猎作响,就在战马将将奔驰到白色的测距线附近时。

    杨怀玉扭身发射回马箭,一瞬间,三支箭如同流星一般直奔箭靶,铎,铎,铎三支羽箭几乎不分先后的钉在箭靶上。羽箭射进箭靶半尺有余。

    “好!”铁心源第一个欢呼了出来,紧接着山崩海啸一般的欢呼声就在教军场蔓延开来。

    杨怀玉在欢呼声中并未停下战马的脚步,战马依旧带着他向前狂奔,此时三支羽箭又一次出现在杨怀玉的弓上。只是一个呼吸间,大弓再一次被拉满了。

    三支羽箭在百姓的欢呼声中呈品字形再一次飞向箭靶。

    当三支箭稳稳的钉在箭靶上的时候,正在向王渐解说金、石、丝、竹、匏、土、革、木这八音对音阶标高的要求的赵祯被百姓的欢呼声吸引了过去。

    正好看到杨怀玉在距离箭靶最远处射出三箭的英姿。

    遂笑着点点头道:“杨文广把儿子教的不错,这才算是有点真本事的将门虎子。

    那个杨怀玉能夺得魁首。看来不是胡说八道啊。”

    王渐笑着附和道:“刚才这三箭恐怕神射营的人都没有几个人能射的出来。”

    赵祯笑道:“他本来就是皇城副使,武艺高出神射营的人不奇怪。

    既然他这么想去边关建功立业,朕没理由挡着这样的少年人。就遂了他的意给他五百善战之士,看他能够立下何等的战功!”

    “陛下,曹……”

    “闭嘴,朕看见了,九中其三,他射出的那几支箭能杀敌吗?

    杨怀玉这样悍将朕给他五百精兵是恩典,曹芳那样的草包,朕给他五百精兵就是在坑杀朕的悍卒。

    如果不是看在他们对朕一片忠心的份上,你以为朕不知晓是谁杀了那些武举的吗?

    既然他们想为国分忧,那就先击败带御器械班直再说。”

    (带御器械——真宗朝事,北宋40万禁军,但是却只有3000侍卫,只有6个“带御器械”。

    按照禁军的标准,则是全国成年强壮男子,每40万中挑选出1个,接近7万个中挑选一个。

    是真正的“万里挑一”的高手。

    据说太祖时代,一番邦进供一只老虎,太祖下令喂一只羊腿,老虎吞噬过快,结果被羊骨头卡住咽喉。一个侍卫伸手入虎嘴把羊骨取出,而自己毫发无伤。

    一次皇宫最高的大殿顶上有一只漂亮的小鸟,太祖有意试探这些侍卫的武艺,问谁可以抓下来,不许弄伤鸟。

    结果一侍卫应身而出,攀缘走壁,把小鸟擒获。看着无不心惊肉跳。——取自铁血论坛)

    王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声道:“陛下开恩啊,带御器械全大宋都只有八人,而且他们出手从不容情,这些将门子弟虽然胡闹了些,对陛下忠心一片,万一折损在带御器械班直手中,有伤陛下仁慈。”

    赵祯长出了一口气道:“算了,那就金枪班直吧,用带御器械实在是有些欺负人,你说是不是啊,孟元直?”

    一个精瘦的汉子从皇帝身后走出来躬身道:“大伴说的极是,杨怀玉此子武艺已经小成,微臣十个照面之内可夺其兵,十五个照面可以夺其命,至于余者,不论也罢。

    唯有铁狮子逯战,微臣不敢说必胜!”

    赵祯轻笑道:“逯战乃是千军猛士,自然是与众不同的,就因为他出身野人,所以才不能位列带御器械。

    这个人朕一直在看,身为带御器械不仅仅需要的是勇猛,更需要无可挑剔的忠诚。

    他在西军中屡受排挤,不得已才来京师重新为自己闯一条生路,

    高延赞何德何能可以驱使这样的猛士?” 王渐听皇帝这样说猛地一愣,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倒是孟元直笑道:“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心,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逯战已经掉入了泥坑,陛下一张旨意就能把他提上九重天,磨消掉了野人气的逯战,正和陛下使用。”

    王渐这才回过神来,小声道:“官家要把铁狮子补录进带御器械?”

    赵祯笑道:“六品官进五品官,以他的战功已是足够了。

    对于武人,朕要的是孤臣,不是什么有根底的干臣,唯有如此,他才能为朕所用。”

    孟元直和王渐一起躬身齐乎:“陛下英明。”

    赵祯继续笑着道:“王渐,你就莫要操那些闲心了,来,我们继续说八音的事情……”。

    相比皇帝的云淡风轻,铁心源在这个上午喊哑了嗓子。

    不仅仅是杨怀玉有上好的表现,铁狮子也给了他极为震撼的视觉体验。

    怎么都想不到一位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在战马上是那样的灵活,虽然满身的包看起来潦倒了一些,巨弓发射出来的巨箭竟然撕裂了箭靶,这让铁心源如何不为铁狮子欢呼。

    一个潦倒的武人,在这个竞技场上焕发出了最夺目的光彩,即便是这时候铁狮子满身的伤,在这些已经被现场气氛弄得疯掉了的宋人眼中,是如此的威严。

    “包子,把你的甘蔗给我一点。”口干舌燥的铁心源终于感觉到口渴了。

    “你手里不是有一截子吗?干嘛要我的?”已经吃了两根甘蔗的包子很自然的非常珍惜剩下的那一根。

    “我就想要你手里的。这些甘蔗是我买的。”

    “胡说,是巧哥儿送给我的,送你的在你手上,好了,我给你一截。”

    包子可能想到巧哥儿和铁心源之间的关系,其不情愿地拗断了甘蔗,给了铁心源很短的一截子。

    铁心源狠狠地咬了一口甘蔗,榨干里面的水分吐掉渣滓之后怒道:“以后谁要是再敢说你是傻子,我就抽他,猴子都没有你精。”

    包子裂开嘴笑道:“俺娘也是这么说的,源哥儿,你说我能找到一个漂亮媳妇不?”

    “肯定能,这不用说。”铁心源嚼着甘蔗随意的敷衍道。

    又有一截甘蔗递了过来,铁心源拿到手刚要问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大方,就听包子嘿嘿笑道:“我也觉得我能娶到一个漂亮媳妇……”

    铁心源忽然觉得包子其实活的很是幸福,不但有老母可以孝敬,也有传说中的漂亮媳妇可以幻想,再加上还有自己这种傻蛋总是给他供应美食……(未完待续。)

    ps:  晚了十几分钟,好歹兄弟补出来了……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