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二章火爆的东京城
    第一二二章火爆的东京城

    一个七岁的小女孩给一个八岁的小男孩送一个小东西怎么就成了定情信物?

    小公主当然不会认为这是什么定情信物的,铁心源有一个成人的心智自然也不会这样认为。↖↖,

    好好地一段美好回忆硬是被那些心地肮脏的大人们给毁掉了。

    铁心源上辈子在烂泥坑里打滚了一辈子,受伤害早就成了家常便饭,即便是在严厉的打击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场毛毛雨。

    小公主就不同了,如果把荷包送还给她,还不知道她会有多伤心呢。

    听母亲说的严重,铁心源只是笑笑,母亲真正的意思不过是希望自己远离公主,别弄得将来真的给她娶一个公主儿媳妇回来。

    这是一种病,一种专属于母亲才能得的一种妄想症。

    身为母亲,从自己的儿子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别人家的小姑娘在她眼中就只有两类人,一种是能变成自己儿媳妇的人,另一种是长成这样绝对不能成为自己儿媳妇的人。

    躺在自己的床上,瞅着天花板暗自盘算,不知道杨怀玉能不能在这样乱糟糟的环境里夺取武举魁首,也不知道龙虎**师的南方丙丁火能不能一举烧掉宗正府。

    不过这两件事情都在向积极地一面发展,能否达到自己预期的目标,全看老天是怎么安排了。

    第二天,铁心源留在家里陪着狐狸看了一整天的书,狐狸吃饭的时候还陪着了好一阵的闲话。

    谈话的内容就是关于七只狗狗的去留问题,那些杀才已经被公主养的胃口刁钻无比。

    即便是丢给它们肉骨头,那些狗也只是上前闻闻,然后就抬着脑袋等主人给它们把骨头上的肉撕下来。再把骨头里面的骨髓捅出来放在盘子里它们才肯动嘴。

    在小公主眼中,这是听话,乖巧,懂礼仪的一种好行为。

    在铁心源的眼中,这些狗已经被公主给养成废物了,一只狗连磕骨头的本事都没了。那还叫做狗吗?

    炊饼不泡肉汤,根本就不吃,要知道农户家的狗一般都是吃屎长大的!

    就这样的废物,公主生怕铁心源给抢走了,小脸纠结了好久才答应给铁心源一只。

    即便如此,还表现出一副只要你敢答应,随时就大哭的样子。

    天啊,谁会要这些长得肥肥的废物?

    为了不伤公主的心,铁心源表现的痛苦无比。最后以不忍心让那些小狗狗分开,拒绝了公主的好意。

    “我以后每天会带狗狗们来这里看你,这样你每天都能见到它们了。”

    公主觉得铁心源很可怜。

    “我记得后宫里面不许养狗的。”铁心源小声的提醒一下这位爱心泛滥的公主,那些狗如果被皇宫侍卫们放锅里面炖了,小公主一定会发疯的。

    “我已经长大了,要搬去公主苑的,过些天父皇还要给我加封号,不能住在后宫里。”

    公主说的很是开心。

    “公主苑?那是什么东西?在哪?”铁心源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连忙发问,大宋皇帝有把闺女送去道观带发修行的习惯。她千万别是被送去了一个奇怪的道观里面。

    小公主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铁心源道:“公主苑就在御花园的边上,就在我以前住的紫竹轩的旁边,和后宫隔着一道高墙。

    等我的公主府建成之后,我还要搬出皇宫住到公主府里面去,到时候你就能去我家做客了。”

    对于这些封建皇朝的典章制度铁心源是真的不懂,还以为公主只有到了出嫁之后才会搬去公主府。没想到一旦公主有了封号,就会离开皇宫。

    “不过我不想离开皇宫,父皇和母妃都住在这里,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去公主府,父皇已经答应我了。我在皇宫里面喜欢住多久就住多久。

    这可是父皇最喜欢最疼爱的女儿才有的恩典哟!”

    听公主喋喋不休的吹嘘了半个时辰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之后,铁心源撇撇嘴巴,重新回到房间里面看书。

    八岁之后就到了学《礼》的时候了,也就是这个时代的青春期教育和性启蒙的时候。

    当然,这是豪门子弟才有的特殊教育,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他们对性产生误解,避免成为龙阳君一类的人物。

    当然,理学的内容包罗万象,自然不像铁心源理解的那么肤浅,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也是理学的重要的一部分内容。

    前面的部分,也就是教性教育的那一部分章节的人,都是从皇宫中因为年纪大了被遣送出宫的妇人,也叫做宫妇。

    在学习的过程中,她们往往都是这些少年子最亲密的人。

    这个过程只有半年不到,然后这个宫妇就会消失在少年人的生活中……

    请宫妇需要很大的门路和财力,据杨怀玉说,宫妇走的时候,他把积存的所有钱财都送给了那个叫做红缨的宫妇。

    看得出来,这家伙直到现在都在怀念那个妇人。

    王柔花不喜欢宫妇,一点都不喜欢,即便是父亲提到了要请宫妇的话语,她也断然拒绝了。

    她一点都不喜欢家里多一个行为诡异,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妇人。

    铁心源本人倒是很想见识一下大宋性启蒙教育的,虽说他的脑海里面曾经有过无数活色生香肢体交缠的女人,他还是很想见识一下,当然,教他这部分知识起不到任何积极的意义,只会把他教的更坏。

    傍晚的时候王柔花才从店铺回来了,如今铁家的店铺不但做午市和晚市,顾大嫂她们为了多赚一些钱,提出来做夜市。

    铁家的汤饼铺子生意极度兴隆,只做午市和晚市有些可惜了,为了不影响掌柜的回家照看天才儿子,顾大嫂她们自发的将营业时间拖到了后半夜。

    当然,她们的工钱也多了一倍。

    河道已经开始解冻了,河面的坚冰上布满了马蜂窝一样的白色孔洞,再有十天,那些覆盖在河面上的坚冰就会完全消失,紧接着就是垂杨吐绿,青草发芽的美好时节了。

    “今年的春韭早了半个月上市,娘给你包了你最喜欢吃的韭菜鸡蛋馅的馄饨,多吃一点啊。”

    王柔花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在煤炉子上煮饺子的时候还有心情唱几句。

    铁心源端着大碗吃饺子的时候实在忍不住了问道:“娘,您今天很高兴啊。”

    王柔花探出一根食指摇摆着道:“这你就不晓得了吧,咱们家只有妇孺,再加上住在皇城边上阴气很重。

    今日遇到龙虎**师在御街边上踩着炭火做法,娘花了五百文才弄到了一个好位置,被**师引来的阳火烤了一下,浑身都舒坦。”

    听了母亲的话,铁心源吃到嘴里的饺子都掉出来,急忙丢下饭碗拉住母亲的手道:“娘,喜欢烤炭火,孩儿给您点炉子,没必要去大街上,您看您一头的灰尘,孩儿这就烧水伺候您洗头。”

    王柔花拉住铁心源道:“别去了,晚上娘自己洗,你这傻孩子,龙虎**师引来的离火是炭火能比的吗?

    你没看见啊,**师手一张,挥挥大袖子,那种透明的火就从碳缝里钻出来了,开始白白的,后来就变成淡蓝色了,最后引着了炭火,才开始有炭灰的。”

    “您明天还去吗?”铁心源紧张的问道。

    “唉,娘倒是想去,可是明天龙虎**师就要进宗正府替人家做法事。我们都进不去。

    不过今天啊,那个龙虎**师也是在敷衍了事,请来的南方离火就那么一丢丢,剩下的就用炭火充数,还不是看见我们给的钱少吗? 这些道士都是见钱眼看的货色,一身的好本事不知道造富万民……”

    听母亲没机会去烤火了,铁心源的心立刻就放下来了,韭菜鸡蛋馅的饺子吃起来最是鲜香,如果里面再放点虾皮蘸着醋吃就更好了。

    “火烧旺地啊,宗正府在东京横行霸道的,那些道士还为虎作伥,你看着,等明日龙虎**师用火把宗正府烧上一遍之后,人家的人丁,福运就更加的强了。”

    嘴里咬着饺子的铁心源含糊的问道:“怎么烧?用火把整个宗正府都烧一遍吗?”

    “是啊,那些火很奇怪的,只烧污秽的东西,却不会烧到家什,还有一股子酒香。”

    这就明白了,那个道士竟然弄出来了酒精,只是把酒精的作用给弄混了,那家伙如果知道酒精有消炎降温的作用,一定舍不得拿酒精来点火。

    大宋社会时不时的出现一些后世才有的东西铁心源一点都不奇怪,毕竟这是一个商业大繁荣,求道之心泛滥的时代,道士们在丹药炉子里弄出点稀奇东西是非常有可能的。

    只是很多时候他们不了解自己弄出来的东西是不是有用,只在很小的圈子里流行,时间长了之后就逐渐被人遗忘掉,各种书籍上也没有关于那些东西的记载。

    王柔花见儿子低着头吃饺子不说话,叹息一声道:“明天东京城可热闹了,你如果在家里闷得慌,就去教军场看杨大郎能不能夺取魁首,只是一定要请包子护着你。”

    铁心源笑道:“孩儿正有此心,明天的东京城恐怕将是东京城最火热的一天。”(未完待续。)

    ps:  不说屁话来解释昨天为什么只有一章了,今天补上,这是唯一能让大家少点怨言的方式。求原谅。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