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二一章即将远去的自由时光
    第一二一章即将远去的自由时光

    心头乱糟糟的,不知不觉中,铁心源来到了宗正府所在的御街上。

    那根红色的柱子就像立在流水中的巨石,轻易地将滚动的人流自动分成了两股。

    铁心源不用费力动弹,就被汹涌的人潮给挤到右面去了。

    左面的道路上满是拉着砖石的马车,排成很长的一队,等候从侧门进入宗正府。

    等铁心源从这条不足两里地长的街道上穿过去之后,就已经从来往的百姓闲谈中知道了宗正府到底想要盖什么样的房子了。

    一个月前,宗正府水池里养的千年不败的荷花全部枯萎了,经查,完全是因为朱雀火大盛,地气燥热出油导致的。

    按照龙虎天师的说法,冬日荷花盛开本就违反天条,一两年还不打紧,宗正府的荷花连续几十年的盛开,青龙甲乙木旺盛至极,这就让府里的朱雀火无从宣泄,日积月累之下就成了朱雀燎天之势,草木枯萎乃是朱雀火正在形成的表现。

    火势燥烈,如同洪水,只可疏导,不宜拦截,必须做法泄掉田土里的油气,才能达到阴阳相济,五行平衡,从而重新催发田土的生机,最后才能形成草木欣欣向荣的局面。

    如今,府里的工匠正在引走荷花池的水,准备在荷花池子里修建一座祭坛。

    铁心源很想知道龙虎天师如何来把混在泥地里的油气抽走,如果真的可行,这会颠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自从看见一车车的木炭准备运进宗正府以后,铁心源很快就知道龙虎大法师到底准备干什么了。

    这个时候铁心源一点都不想在御街上逗留了。

    火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也最干净的东西,据说它有净化功能,不论是罪孽深重的杀才,还是阅尽人世的混蛋,只要丢进火里,最后都会变成纯净的碳。

    就是不知道火遇见汽油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宗正府的大门上贴着黄色的符篆。这是龙虎法师借助天地之力的手段,旁边还有一张红纸,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四个大字——正阳大吉!

    汹涌的人流都是去看大法师做法的,听说大法师每做一次法事。凡是身处道场的人,都会受到一次净化,尤其是动用南方丙丁火的时候……

    有罪孽的人才期望受到净化,像铁心源这种心地通透的如同出水的白莲一般的人物,自然是不需要被净化。

    他此时只想跑的远远地。万一水道里面还没有泄露的汽油被丙丁火点燃之后,那种净化实在是太令人痛苦了。

    铁心源总是看不够东京的黄昏,在一轮昏黄的太阳底下,不管是钟鼓楼的飞檐,还是皇宫门前高耸的盼君归,和盼君出,亦或是阴影拖得老长的日晷,都被阳光涂成了暗黄色,给他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看得久了。就让人生出一种想要行五体投拜大礼的冲动。

    有这样的感觉并不好,铁心源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把心底里的喜悦强加给了自己看到的各种物事身上。

    对他来说,崇拜这些辉煌的物件,远比崇拜某个人来的容易。

    干坏事成功后的窃喜一直包围着他,直到踏进家门,那种喜悦的感觉才慢慢消失了。

    一个青袍老人就那样大刺刺的坐在桌子前面喝茶,母亲就候在边上,两个人小声的说着话。

    “源儿,过来拜见外祖父!”王柔花喜孜孜的朝铁心源招手。

    青衣老人放下手里的茶碗。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温柔的瞅着站在门前的铁心源。

    这就该是自己的外祖父王冲了。

    铁心源放下书包,紧走两步拜倒在青衣老人的膝下道:“孙儿铁心源给祖父请安。”

    王冲没有让铁心源第一时间起来,而是转过头看着王柔花有些哽咽的道:“不错。不错,这些年,你把这孩子教的很好。”

    王柔花含泪道:“孩儿当年贪玩未曾好好进学,没学到家学,怕教坏了他,从现在起。就要请您老人家教导他了。”

    王冲笑道:“王家的土地肥沃,是一个能长出好苗子来的地方,如今,我们不缺少肥沃的土地,唯独缺少可以长成参天大树的幼苗,能不能成材,还要看他自己的本质。”

    铁心源很乖的跪在地上一声不吭,只是面带笑容仔细的倾听母亲和外公的对话。

    他要从这些对话里来确定自己进入王家之后的立场。

    原以为母亲会心生怨愤,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一回事,母亲对外公好像没有什么怨气,也不是为了能让自己进学在忍气吞声。

    如果委屈母亲才能获得一个求学的机会,铁心源认为自己不如野生野长算了。

    上辈子储存的知识,足够他应对大宋社会的风云变幻。

    从外公的话里可以听出来自己的好日子算是到头了,恐怕从自己踏进王家的那一天起,再想随心所欲的胡作非为恐怕不可能了。

    再见,我亲爱的狐狸,再见,我视若珍宝的蘑菇,再见我的蟾酥,再见,我的吹箭,再见,我即将爆炸的汽油,再见,我沆瀣一气的小伙伴们……

    “三天,三天后蒙学就要开了,源儿,做好准备吧,王家蒙学虽然只是一个启蒙之地,却也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

    你想要立大志,成大业,先从王家蒙学开始吧。

    祖父这次来只是看你一眼,看看你眸子中是不是还有呱呱坠地之时的那股子灵气。

    现在,外公很满意。“

    王冲探手摸摸铁心源圆滚滚的脑袋,然后把一个包裹放在他的手里,就起身离开了铁家,王柔花和铁心源一直送到大街上,眼见王冲乘坐马车离开了,才回到家里。

    吃过晚饭,王柔花看着正在翻包裹的儿子道:“这几天不要出门,好好地在家里温课,要是去了蒙学比不过别的孩子,哈哈,丢的可是你这个神童的脸。”

    铁心源瞅瞅母亲忐忑不安的脸笑道:“王家蒙学有什么特别的吗?”

    王柔花听到儿子问起蒙学,脸上的骄傲之色却怎么都掩饰不住,咳嗽一声道:“当年的时候啊,陛下都是在三槐堂里求学的……”

    “这么说,三槐堂里面有凤子龙孙?”

    “没有,藩王没资格送孩子进三槐堂,王家也不会收藩王家的孩子。

    既然已经成藩王了,那就老老实实地守着爵位混吃等死,要那么高的学问做什么?”

    “那您说陛下曾经求学三槐堂。”

    “那可不一样,当时祖公还在,太后对陛下又过于苛刻,先帝就把陛下送来王家求学,学了整整三年,也算是护佑了陛下三年。

    你祖公说了,这种事情干一次就够,干的多了就是祸害,从那以后,王家三槐堂就再也没有收过藩王家的孩子。

    倒是世家,大族的孩子在三槐堂里面很多,你外公说的考验指的就是他们。”

    铁心源脑子里忽然出现了曹芳挥动棒子揍人的场面,不由自主的问道:“能动拳脚对付他们不?”

    “作死啊,好好地学堂你要当教军场吗?你看看这些天那些武人们都是什么样的德行?无缘无故的把石狮子丢到街上,莫名其妙的死的满世界都是,还一个比一个死的龌龊。

    朝廷文试的时候哪里出过这些污烂事情?就算是制科也没听说谁把谁的脑袋打烂。”

    脑袋上挨了一巴掌的铁心源彻底不说话了,母亲说的都是事实,虽然这里面有好多事情都是自己做的,但是啊,算在武人头上也没有什么错处。

    铁心源收好了外公送的那一套文具,却见母亲把一个小小的盒子递了过来,笑道:“公主托我送给你的,打开看看!”

    铁心源见母亲的好奇心已经到了无法克制的边缘,就打开了木头盒子。

    “荷包啊——”

    王柔花拖长了音调把话说得阴阳怪气的。 “荷包绣的不错。”铁心源拿起荷包上下翻检了一遍,觉得花花绿绿的很好看。

    “好什么啊,荷叶上的经络绣的七扭八歪,粉色的荷花绣成了大红色,一寸百针才是好绣活,你数数,这一寸有十针吗?

    不过,既然是公主送的,倒也难能可贵,儿子,你真的打算娶公主?”

    铁心源把荷包重新放进盒子里道:“给了一个荷包我就能娶公主?您想多了。”

    王柔花阴声道:“十年之后你要是拿着这个荷包去敲开封府的升堂鼓,说不定真的可以娶一个公主回来。”

    “开封府管得了皇家?”

    “管不了,但是公主的名声就毁了……” 铁心源叹息一声道:“看样子这东西是公主偷偷的拿给我的,她的那些嬷嬷和宫女都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会活活吓死的。

    不对啊,我听瓦市子里的说书先生说,送了绣鞋才会被人家认为是妇德不修啊。”

    王柔花摸摸铁心源的脑袋道:“儿子,把荷包还给公主吧,这对她不好,对你也不好,你今年已经八岁了,过了可以随意进出闺阁的年龄了……”(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