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九章乱争(6)
    第一一九章乱争(6)

    见到张恭远之后,铁心源拖着巧儿就离开了福寿巷子。

    刚刚被主人暴揍之后,伤口都未曾痊愈,就忠心耿耿的为主人效劳的人还是不要打交道的比较好。

    张恭远见巧儿和铁心源走了,脸上的笑容就慢慢消失了,重新走进了院子,关好门,对院子里站着的艳丽妇人道:“一会有人来帮你搬家,离开福寿巷吧。”

    妇人万福道:“官人让奴奴去那里,奴奴就去那里。”

    张恭远叹息一声抬手理理女子落下来的一两绺发丝道:“我找了你十年,却没有想到你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悔之,恨之啊。”

    妇人落泪道:“你希望我死掉吗?”

    张恭远摇头道:“看你第一眼,我确实想生生的掐死你,现在,我只想活活的掐死自己,你我二人且活着吧!”

    说完话的张恭远有些意兴阑珊,拿拳头敲敲自己的前额道:“从今后就跟着我过吧,还是以前的老规矩,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半。”

    “夫人那里?”女子有些担心。

    张恭远笑道:“哪来的夫人啊,你去了家里,你就是夫人。

    反正只有你我两人,叫什么都无所谓,当年我为了一口吃食傻不拉几的就成了人家的书童,书童的含义你懂吧?”

    妇人摇摇头道:“我不懂,您也不必给我解释,有你进门看到我的那一刻的神色,我就满足了,即便是被你掐死,我也认了,是我对不住你。”

    张恭远摊开了双腿坐在院子里的一张椅子上懒懒的道:“老天爷给了我一个不算好,也说不上坏的结局。

    就像我的前半生一样,等不到最好的,也没有经受过最坏的。中庸而已。

    收拾东西吧,接你的人快来了,再不走可能会有麻烦。”

    妇人点点头,走进了屋子。张恭远这才打量着这座不算大的院子,觉得看什么都碍眼。 孟铁佛完蛋了,一个下体被剪刀剪掉的还俗和尚,还能有什么作为?

    下一个该谁了?

    铁心源和巧儿坐在马行街边上拴马的栏杆上,一面看着对面的热汤池子。一边小声的谈话。

    “你说是那个家伙干掉了孟铁佛?”巧儿推开一头总是嗅他驴子的脑袋小声问道。

    “你没看见孟铁佛只穿着一条亵裤吗?走一路流一路的血,没看清楚哪里受伤了,不过,看流血的样子受伤不轻啊。”

    “那个烂脑袋的家伙是曹芳的仆人?”

    “应该是,上次在樊楼,曹芳拿棒子敲他,敲得脑袋都烂了这家伙都一声不吭,这样的人在曹家的地位不会很高。”

    “他为什么要帮我们?”

    “谁说他是在帮我们?他是在帮自己的主子曹芳,杨怀玉打不过的人,你以为曹芳能打过?

    我们要干的事情。也是曹芳那群人也必须干的事情。”

    “这么算下来,那群人你弄死我的人,我弄死你的人,最后还有的剩吗?”

    铁心源苦笑一声道:“人总是不缺的,尤其是武艺高强的人,那些高门大户根本就没把这些人的死活放在心里。

    贵贱只是使用一次,用完之后就丢掉这是理所当然的,阴蓄死士这种事一般人做不来,这个罪名一般人也背不起。

    你看着,等孟铁佛这群人消耗光了之后。一定有别的人取代他们,他们的人就在剩余的武举里面,这群所谓的高手,不过是人家放在明面上的棋子而已。”

    巧儿惊叫道:“既然是这样。我们干掉这些人有个屁用。”

    铁心源抽抽鼻子道:“怎么没用,杨大郎打不过铁狮子,跟孟铁佛这些人比起来好像也差点。

    要是不把这些人干掉,杨大郎根本就没有夺魁首的可能。”

    巧儿努力的想了一下道:“说真的,我们干嘛要这样费尽心思的帮杨大郎?今天还差点引火烧身?”

    铁心源转过头看看巧儿有些恼怒的道: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就你这个性子。迟早会被包拯绑在台子上砍脑袋。

    这两年我们年纪小,没人会注意我们,等过几年我们年纪大了,自然就会闯出更大的祸事来。

    到了那个时候,杨大郎就是你的救命稻草,有他在,至少能把你砍头的罪名变成流放八千里。

    不管流放多远,总有办法回来的,脑袋要是被砍掉了,我是没法子帮你接上。”

    “我觉得我不会被砍脑袋,倒是你干的事情没一件是不掉脑袋的。”

    铁心源呵呵笑道:“习惯了。”

    巧儿的一句话,让铁心源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是一个当坏蛋的料,总能遇到一些需要费很大力气才能解决的事情。

    大事情自然是要用非常手段来解决才好,只是宗正府没有被火烧掉,总让他觉得心里的念头不够通达。

    最近听说宗正府的热水池子里面已经不能洗澡了,因为洗过澡的人都说洗完了比不洗还要脏,而且还有一股子说不上来的味道会粘在身上,好些天都去不掉。

    一想到宗正府里满是汽油味道的美人,铁心源就很想笑出来。

    现在,这件案子已经彻底的成了无头案子,过了这么多天,宗正府的人即便是挖开了热水渠找到了汽油桶子,也不可能找到把油桶塞他们家水道里的人了。

    巧儿拿肩膀碰碰胡思乱想的铁心源道:“杨家的老供奉不会真的是进热汤池泡澡去了吧?这么久都没有动静。”

    “再等等,那三个老家伙都是老兵痞,指望他们杀人可能难了点,但是论到害人,这三个经验丰富的老家伙一定比我们强十倍。

    即便他们在热水池子里没机会坑死雷猛,我们在外面还是有机会偷袭的。”

    巧儿见铁心源这么说,就继续耐着性子等雷猛,或者那三个老兵从池子里的出来。

    雷猛应该是最后一个比较容易坑死的高手了,一旦铁狮子,龙川,孟铁佛这些人遇袭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剩下的那些人一定会找地方躲起来,不到殿试开始,是不会出来的。

    就在巧儿第一百次把那头对他很感兴趣的驴子推开的时候,三位刚刚泡完热水池子显得神清气爽的的老兵从对面的热汤池里走了出来,三人笑意盈盈的,看样子已经得手了。

    “这两个小子有孝心啊,还知道专门在这里等爷爷,走,爷爷带你们去吃桂花糕。”

    胖老兵笑眯眯的喊铁心源和巧儿一起去对面的茶楼喝茶,吃点心。

    “您三位得手了?”巧儿连声问道。

    瘦老兵怒道:“什么得手了?爷爷们只是去身子发寒,去泡了一个热水澡,找人把脚底板的鸡眼一类的东西打折干净,开春之后要走一趟凤州。”

    “去接老太君的生辰纲?”

    “那是自然,即便是折家也没有比老太君辈分更高的人了,开春就是老太君的九十整寿,庆州,秦凤路,汾州,雁门关都有生辰纲运回来,爷爷们有的忙了。”

    铁心源听杨怀玉说过这件事,他还说一旦他成亲之后,还要带着苏眉去一趟凤州拜见自己的父亲。

    五个人坐在茶楼的二楼,喝茶吃点心,听老兵们说一些陈年旧事,三老两个少年人显得其乐融融。

    一壶茶都没有喝完,就看家两个热水池子的伙计急匆匆的一头钻进了不远处的医馆。

    铁心源瞅了一眼胖老兵,胖老兵笑道:“可能有人看见爷爷们又是拔火罐,又是针灸的模样舒坦,也想舒坦一下,结果身子骨不够好,抗不下来,这事经常有莫要大惊小怪,睡一觉就好。”

    “谁给他做的针灸?用银针还是竹针?” 胖老兵笑道:“瘸子见针灸大夫忙不过来,就随手帮了人家一把,他又不是大夫,没有银针那种金贵东西,只好用竹针了。

    请你们喝茶的钱,就是人家给的赏钱,人家满意着呢。”

    瘸腿老兵笑道:“久病成医,为了让老夫的这条腿松快一下,平日里没少扎针,没想到这次还能赚钱。

    多吃点,这是爷爷第一次凭手艺赚钱,吃的少了可不成。”

    巧儿笑嘻嘻的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糕点吞下去之后笑道:“别被人家人出来,去官府告你庸医行医。”

    瘸腿老兵笑道:“乖孙唉,教你一个乖,这世道都是以衣冠取人,大家都脱得光溜溜的时候反倒认不清楚谁是谁了。

    那家伙泡池子泡的久了,浑身筋骨酸软,趴在软榻上半梦半醒的等大夫给他松筋骨,老夫的手艺不差,他自然没什么感觉。”

    巧儿瞪大了眼睛摇头道:“小子以后要是去了热汤池子,一定要睁大了眼睛看清楚人,免得人家把带毒的竹针扎在身上都不知道。

    您老人家到底给他扎了多少针?”

    瘸腿老兵捋捋胡须道:“人的后背上有督脉穴位,夹脊穴位,足太阳膀胱经穴位,奇穴等百十个穴位,人家付了钱,老夫自然是要照顾周到……”

    铁心源和巧儿闻言,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送到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