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七章乱争(4)
    第一一七章乱争(4)

    铁心源才不会去给别人当炮灰呢,即便是为了杨怀玉也不成。※%※%,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错误道理铁心源上辈子就了解的非常透彻。

    瘸腿老兵在床上躺了三天才恢复过来,据说现在还是全身酸痛的不愿意动弹。

    铁心源是不管这些的,他们拿了养家的供奉银子就该帮着杨怀玉出力,这一点没什么好说的。

    小巧儿,小福儿,小玲儿都是自家人,哪有让自家人陷入危局然后成全别人的道理?

    帮朋友都是顺手帮一下的事情,谁会两肋插刀的去玩命帮朋友?

    铁心源的理念是帮自家人的时候才能拼命,帮外人必须是在自己立于不败之地的时候才有的一种善行。

    大宋是一个为朋友两肋插刀行为盛行的一个时代。

    太祖赵匡胤当初就为柴世宗两肋插刀了不止一次,最后插着插着柴家的江山就变声赵家的江山了。

    所以,赵家皇帝从不相信什么两肋插刀,万一插得深了一些,就会捅破心肺,从而变成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最后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所以赵家从不相信什么忠臣,他们只相信共同的利益,于是大宋成了皇帝与士大夫共天下的这样一个美丽的虚幻的格局。

    曹芳心灰意冷的回到家里之后,一大早就被父亲叫到书房里面谈话。

    对于书桌后面的那个男人,曹芳从心底里感到敬畏。

    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老草包竟然能够在纷乱的朝堂上混的风生水起,就这一条就足够曹芳膜拜了。

    “咱们曹家人从不说自己是聪明人,因为那样不好,当然了,咱们家里这两代也没有出过出类拔萃的人也是原因。”

    曹彰对儿子在教军场上的一举一动都是清楚的。所以一见到儿子,就开始安慰他。

    曹芳羞愧的道:“孩儿确实无用,连几道普通的题目都答不上来,还需要劳动父亲……”

    曹彰截断儿子的话道:“那三道题给你爹爹我,我也答不上来。

    我曹家已经过了依靠才华才能够享受荣华富贵的阶段。

    现在,皇家需要的是曹家的忠诚和牺牲。不需要曹家子弟的才华,这一点你必须牢牢地记住。”

    曹芳疑惑的道:“咱家在武举场上作弊了,陛下会不高兴的。”

    曹彰笑道:“你这傻孩子,难道你认为陛下找不到杜绝作弊的办法吗?

    我们能够作弊这就说明陛下允许我们作弊,尤其是在颁布了那样严厉的旨意之后。”

    这句话把曹芳绕糊涂了,坐在父亲面前道:“还请大人明示。”

    曹彰嘿嘿笑道:“儿子,你现在作弊要争取的是一个怎样的结果呢?”

    曹芳叹口气道:“去西北边地送命的结果。”

    曹彰笑道:“是啊,在陛下需要的时候我曹家亲族为了争取一个为陛下送命的机会,不惜用上所有不光彩的手段。这不是忠心,忠诚,什么是忠心和忠诚?”

    曹芳恍然大悟道:“高延赞派人干掉龙川就是这个道理?”

    曹彰笑道:“没错,我们这些将门只需要不择手段的去争取一个机会,至于合不合适,能不能让陛下满意,那就是陛下的事情了。

    陛下如果需要猛将,他自然会知道这次武举场上到底谁才是真正合格的猛将。陛下如果需要敢死之士,他自然会知道谁才是他最合格的死士。”

    曹芳接话道:“也就是说。不论我们干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影响陛下接下来的安排?陛下现在与其说是在举行武举,不如说是在看我们这些人的举动?”

    “没错,如果我们有好处的时候一窝蜂的扑上去,没好处,甚至有危险的时候呼啦啦的跑光了。你让陛下如何看待我们?

    儿子,这样的家丁恐怕连你都不会喜欢吧?”

    “这样的家丁孩儿一般会让他去清理茅厕,绝对不会容忍他出现在我的面前。

    可是,爹啊,去西北地真的很危险啊。孩儿好害怕去见那些野兽一样的西贼。”

    曹彰苦笑一声道:“再恐怖你也要去,哪怕是见了西贼尿在裤子里你也不能转身就跑,还要嚎叫着扑上去,即便是上去了,一刀就被人家给结果掉了,你也只能向前不能向后,儿啊,记住了,你没有任何后退的理由。

    你要是跑了,咱们家就惨了,当年爹爹在澶州城头的时候也是你这岁数,虽然怕的要死,恨不得把全力主张先帝去澶州的寇准撕成碎片,可是爹爹一句抱怨话都没说,在契丹人的箭雨中举着大盾防御,一步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哨位。

    契丹人退走之后,爹爹大病了一场。”

    听完父亲的教诲之后,曹芳就回到了房间,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自己根本就没有退路,只有咬着牙把这条不归路走到黑,尽量走的漂亮一些。

    张恭远来的时候,曹芳已经拟定好名单了,把名单递给张恭远道:“想办法让这些人不要出现在后天的教军场上。”

    脑袋上还包着白布的张恭远看了一眼名单小声的道:“雷猛这人是要面对铁狮子的,咱们不用管他,霍北山将会遇到孟铁佛,马彦要和杨怀玉作战的,您会遇到林焦川。

    这五个人和您都在一起,咱们还需要阻拦这几个人就成了。

    霍北山在京城有家人,孟铁佛好色如命,马彦有军职,这三个人都好对付,唯独杨怀玉和林焦川不好对付。”

    曹芳摇头道:“其实就是一个杨怀玉而已,林焦川他算什么东西,老子就算是坑了他,他也只能忍着。

    你去找杨怀玉好好说说,能不能不要让我在教军场上过于难堪了。”

    张恭远思量了一下道:“樊楼的大厨以前是从咱家出去的,少郎君不如写个帖子拿给他,要他去找一下杨怀玉,听说杨怀玉的母亲已经去苏家定下了婚期。

    咱们吃点亏,找最好的厨子给杨怀玉操办婚宴,颜面给他长足,想来他不会太为难少郎君的。”

    曹芳点点头示意张恭远去办事,自己则转回书房,叹一口气,从书架上取下好久没有翻过的《武经》认真看了起来……

    水珠儿从门外面捡回来一个漂亮的篮子,篮子里面装满了各色水果,不说别的,光是最上面,那两颗黄澄澄的梨子看着就让人垂涎三尺。

    水珠儿那里忍得住,抓起一个小点的梨子狠狠地一口就咬了下去,香甜的汁水从嘴里溢出来的时候,水珠儿快要幸福的晕过去了。

    一边吃一边拖着硕大的篮子进了院子,好不容易清空了嘴巴之后就大声的呼唤家里的人出来吃果子。

    几个女孩子以及小玲儿,小福儿这些人哪里忍得住,一人抱着一颗果子就开始啃。

    小巧儿和杨怀玉最后从屋子里出来,水珠儿把剩下的两颗梨子递给了他们。

    杨怀玉笑道:“难得能把梨子藏到现在,这得有很深的果窖才成。”

    正准备吃梨子的小巧儿心头忽然打了一个突,急忙问水珠儿:“这些果子是谁送来的?”

    水珠儿丢掉梨核指指门外道:“不知道是谁送来的,我开门的时候就发现篮子在外面,然后我就拖进来了。”

    小巧儿和杨怀玉对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开始从别的孩子手上抢果子。

    几个小点的孩子和女孩子手里的果子没了,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就听小巧儿怒吼道:“谁让你们胡乱吃来路不明的东西的?快吐掉,这些果子有毒。”

    小玲儿,小福儿几个大点的孩子极为有见地,一个个开始抠嗓子眼催吐。

    ,从马桶里舀了一碗脏水暴跳如雷的给几个小的一人灌了一大口。

    然后就看见满院子都是呕吐的人……

    杨怀玉的眼睛已经有些发红了,如同拉磨的驴子一般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咆哮道:“别让老子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干的,老子一定把他撕碎了喂狗。”

    折腾了快半个时辰,孩子们终于没有东西可以呕吐了,一个个软趴趴的待在那里不动弹了。

    吃果子吃的最多的水珠儿裤子被小巧儿给扒掉了,可怜兮兮的坐在马桶上等待腹泻的降临。

    “千万不要是毒药啊。”小巧儿的汗水混着泪水哗哗的往下流。

    “大夫马上就来,幸好我们发现的早,大部分药性都应该吐出来了。

    如果发现的晚,即便是烈性泻药,也不是这些小人能够承受的。”杨怀玉匆匆的回来之后看了看狼藉的院子叹口气道。

    “我不管了,我今天就要行动了,老子才不管到底是谁干的,老子这就要把他们全部都干掉。”小巧儿跳起三尺高,拿起棍子就要往外冲。

    杨怀玉一把拉住他道:“你有什么本事去害别人?等源哥儿回来之后我们再做计较。”

    “嘿嘿,你知道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任人宰割的雏鸡?你要是知道我们干的事情会被活活吓死的,源哥儿,等源哥儿回来,他下手只会更加狠毒!

    你在家看好他们,等大夫来,我一刻都忍不住了。”

    小巧儿挣开杨怀玉的手,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送到,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