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三章龙虎会京师(9)
    第一一三章龙虎会京师

    皇帝的旨意如同一道惊雷在东京城头炸响,这一道惊雷坑死了无数英雄好汉。

    以前大家想着只要帮助自己的主子登上魁首位置之后就可以全身而退,拿着一笔赏赐回家开镖局的开镖局,开武馆的开武馆,变身盗匪的变身盗匪,当山大王的继续当自己的山大王。

    现在不成了,当进京的武举们知道自己必须走一趟西北边陲之后,东京城一片哗然。

    大家都是奔着荣华富贵来的,谁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想着去西北边地保家卫国。

    现在荣华富贵还看不到影子,去西北边地和西夏擒生军作战却迫在眉睫了。

    一些觉得情况不妙的武举想连夜出东京城,走到城门口才发现,这里的戒备已经极为森严了,捧日军军卒扳着一张脸,铁面无私的厉害,不管是好话说尽还是金银贿赂都不能从他们手里撬开一丝丝的缝隙。

    事实证明,只要开封府认真办事了,东京城就是一个固若金汤的巨型堡垒。

    架在城头的八牛弩总能在夜黑风高的晚上射死一些想要绑着绳子偷越城关的人。

    被捧日军捉到的一些武举,包拯根本就等不到天明,就开刀问斩了,人头悬挂在城门口,让任何一个路过城门的人都感觉阴森森的,进入东京城,如同进了地狱。

    砍头没什么好说的,偷越城关本身就是严重的不能再严重的罪行了,不论在哪朝哪代都是斩立决的不赦大罪。

    王柔花看着自家被翻得乱糟糟的青菜怒骂道:“出城搜查也就是了,怎么进城也搜查?冬日里的青菜本来就娇嫩,被他们胡乱搜查一番,这还能吃吗?”

    顾大嫂赶紧捂住王柔花的嘴巴道:“铁娘子啊。可不敢胡说八道,我在开封府任差的侄子说了,给孙羊正店送菜的农户就多了一句嘴,就被捧日军的那群丘八用枪杆子当场揍了三十军棍,别说菜了,连拉车的牛都被那些人拉去给杀了吃肉。

    现在捧日军的丘八凶恶的很。咱们家店铺可不敢招惹。”

    说着话还不停的努嘴巴,店里就有五六个正在吃猪肉和汤饼的军卒。

    王柔花丢下手里的烂菜叹息一口气道:“看样子只能做菜粥了。韭菜挑选出来活上鸡蛋包馄饨吧,还指望这一茬冬菜卖个好价钱呢,现在全完蛋了。”

    说完话气话,就和顾大嫂她们一起开始收拾这些已经被蹂躏的稀烂的青菜,这可是金贵东西,万万不敢浪费了……

    从城门口数完人头回来的铁心源在吃了一大碗加足了浇头的汤饼才觉得人生实在是完美无缺了。

    上一次看老梁被人家挂起来,给了他心灵上极大地冲击。

    如果这件事和自己无关,别人死成什么样子都能笑呵呵的看下去。

    问题是自己是老梁的同谋。如果事发,自己也一定会被人家挂在旗杆上风干了等过年。

    因此心中就会产生愤怒,悲伤,甚至同病相怜的感觉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这些不想为国捐躯的武举被包拯砍掉了脑袋,铁心源就感受不到任何的悲伤,甚至饶有兴趣的观察了那些表情各异的死人头之后,还有胃口吃一大碗汤饼。

    当然,他不会承认自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之所以会心情不错,就是因为和他一起去看死人脑袋的人是彻底没有心肺的小巧儿。

    看完死人脑袋之后还能用勺子挖猪脑子吃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更何况小巧儿还一边吃一边对顾大嫂的小儿子讲述死人脑袋的模样。

    听得脸色发白的王柔花狠狠的抽了小巧儿一笤帚之后。才让他闭上了嘴巴。

    杨怀玉吃汤饼的时候喜欢加多多的醋,这主要和他祖居河东是有关系的,那个地方的水酿不出来好酒,却能酿出风味绝佳的醋出来,所以那个地方的人喜欢喝醋,胜过喝酒。

    他心情最好的时候就会喝醋。所以当铁心源看到他抱着醋壶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心情一定是极好的。

    一个人去边关实在是太寂寞,现在不担心了,东京将门子弟这一次全部陷进皇帝布置下的陷阱里面去了,将来大家一起出关的时候。场面一定极为壮观。

    “将门子弟就算是死在塞外,也不敢轻易逃走,所以啊,曹八他们即便是胆子再小,也要硬着头皮出关,否则,他们的家声就会毁于一旦,当一个将门没了家声,也就不必在大宋混了。”

    苏眉吃了一口瘦猪肉,叹息一声道:“明知道那些将门子弟去了边塞就是送死的命,陛下何苦非要逼着他们去呢。”

    王柔花坐到苏眉的边上,把一碟子凉拌好的青菜放在苏眉面前道:“姑娘家的少吃点肉,多吃点菜。

    少管点男人的事情,多想些女儿家的心思,男人的心是操不完的,你想他,念他,怜惜他,他们的心却硬的如同铁石一般。

    打仗那里有不死人的,打仗打的就是人命,那一方死的人多,那一方输,即便是赢得一方,也好不到那里去,杀敌一万自损三千这是常理。

    我宁愿自家的男人好好地留在身边,也不愿意他去边关生生的把性命丢掉。

    源儿将来如果敢去边关,我就先把他的腿给打折,养他一辈子都成。”

    铁心源笑道:“不会的,孩儿最看不起抡着刀子砍来砍去的那种战争。”

    杨怀玉笑道:“万事不由人计较,你现在想的和你日后要面对的环境往往会有极大地差别,来,先不说这些,喝口醋,哥哥我祝愿你这一生无病无灾到百年。”

    铁心源提起醋壶和杨怀玉干了一口醋笑道:“明日你就要开始在你的武举路上征伐了,我祝愿你一路上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不知不觉两人就干掉了一壶醋,杨怀玉长笑一声就牵着苏眉的手离开了汤饼店。小巧儿也跟着走了,他今晚要为杨怀玉准备明日教军场厮杀的兵刃,铠甲,以及战马。

    眼瞅着三人走远了,铁心源吐着酸水对母亲道:“您是老母鸡,孩儿就是您羽翼下的一只小鸡。自然是您去那里,孩儿就跟随到那里,咱们母子的心是通的。

    您就不要把对孩儿的要求强加在杨怀玉身上,他对战场的渴望,已经超越了他对生命的珍惜程度。

    这世上不能少了这种人,不论我们身在何处都不会安稳的。”

    王柔花瞟了儿子一眼道:“当娘的都是这么想的,谁甘心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孩子跑去边关被人家活活的砍死?

    别拿你那些不值钱的道理来说娘,娘就是不愿意看着你上什么战场,不论为了什么道理都不成。”

    铁心源忽然笑了。他发现和母亲说战争其实就是一种错误,母亲是诞育生命的,战争是毁灭生命的,这两者就像冰炭一般不能同炉。

    岳母那种有着高尚情操的母亲之所以能够名垂青史,最大的原因就是数量太少了。

    不过也不错,母亲是一只母鸡,是一只母狐狸,养育出来的孩子自然就是一只雏鸡。一只幼狐,没道理像岳母那样诞育处一只金翅大鹏鸟出来。

    今晚的杨怀玉需要绝对的安静。所以铁心源不打算去打扰他。

    小巧儿会把他照顾的很好的,听说杨家也派来了很多仆役供杨怀玉使唤。

    就算是杨怀玉一怒之下离开了家,一旦上了教军场,他依旧是杨家的老大。

    小福儿,小玲儿已经离开了笸箩巷子,他们都有目标需要追踪。在明天一整天的时间里,他们必须保证不让自己的目标离开自己十步以外。

    回到家里的时候,狐狸却站在城墙上往下叫唤,城头趴了一大堆小狗的脑袋,最边上是一颗漂亮的小脑袋。看到铁心源回来之后高兴地用力吹哨子。

    “你回来了?”铁心源收拾起自己纷乱的心思抬头笑道。

    “是啊,我回来了,一点都不喜欢景福宫,那里也一点都不好玩,冷冷清清的,半夜还有狼叫唤……”

    “陛下驻跸的地方怎么会有狼?”

    “有的,有的,听说父皇担心扰民,不允许大军将防卫圈子放置到十里以外……

    对了,我没有给你找到漂亮的野鸡毛,父皇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猎,整日里躲在景福宫里不出来……”

    铁心源笑道:“等着,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原本打算等你生辰到了之后再送给你,既然你不开心,我现在就送给你。”

    小公主眼见铁心源就要走进屋子急忙叫道:“不要,还是等到我生辰的时候你再给我,我可以等。”

    “没关系,现在给你,等你生辰到了我再给你弄别的礼物。”

    “不行,礼物很贵,你家很穷……”

    “胡说,谁说我家穷了?当然,和你家比起来所有的人都是穷鬼。”

    小公主踮着脚尖满怀期望的瞅着铁心源走进了屋子,很是期待铁心源的礼物。

    等铁心源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手上拎着一个小木头盒子,这个盒子制作的极为精细,外表却看不出有多珍贵来。

    铁心源咱在城墙下面,打开了盒子,只见盒子里有一个木头雕刻的穿着宫装的小美人,他扭动了盒子边上的机括,那个宫装小美人就开始旋转,如同在跳舞,随着小美人不停地转动,盒子里发出极为优美的音乐,叮叮咚咚的如同泉水流过满是鹅卵石的小溪……(未完待续。)

    ps:  丢失了上千万字才积累下来的词库,孑与损失惨重……花了大量时间找了无数高手都没能找回来……看来,只有重新积累了……求怜悯,一个作家没了词库……要死啊………………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