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一二章龙虎会京师(8)
    第一一二章龙虎会京师

    “梁师孟一拳把龙川的鼻子打爆了,血飙出来老高了。”

    铁心源指指楼下正在争斗的两人,对正在含情脉脉相望的忘乎所以的两人道。

    杨怀玉把一碟子乳酪推到铁心源的面前,继续话。

    铁心源吃了一大口乳酪,又指着楼下道:“龙川发威了,他竟然扯下梁师孟的一绺头发,梁师孟痛的惨叫声了。”

    苏眉瞟了铁心源一眼,把自己面前的那杯一口没喝的茉莉香饮子也推给了铁心源。

    天知道他们之间那来那么多的废话要说,刚刚还慷慨激昂想要马革裹尸的杨怀玉转瞬间就忘记了的志向,看他目前的模样,醉死在温柔乡大概都会含笑九泉。

    铁心源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矫情了。

    武人在大宋社会之所以会成为猴子一样的存在,实在是武人自己造成的。

    自从董卓领兵进入了东汉都城的那一刻起,武将的身上就已经被深深地镌刻上了野心家的影子。

    而后一个个膀大腰圆的野心家就出现了,然后就让整个华夏陷入了两次恐怖的危机之中,因此,大宋百姓们从心底里看不起这群祸害是有道理的。

    每年大宋金明池阅兵搞得像是杂耍,也是有道理的,要的就是让大家忘记兵戈带给人间的伤害……

    两个斗殴到两败俱伤的人被抬走了,地上流了很多的血,樊楼的伙计往鲜血上倒了一些炉灰然后清扫一下,那片满是血迹的花砖地板上就重新变得干干净净。

    曹八也在樊楼上,惊疑不定的瞅着杨怀玉和苏眉,到了最后他竟然走过来拍着杨怀玉的肩膀道:“杨兄携如花美眷坐高楼观两雄争斗真是风流快活啊。”

    没看见杨怀玉是怎么出拳的。只看见曹八整个人都被杨怀玉一拳给揍得飞了起来,身子重重的掉在桌子上,痛苦的全身都缩成一团,打翻了无数的杯盘碗碟。

    杨怀玉揍完人之后潇洒的整理一下外袍,邀请苏眉和他一起出去,至于铁心源早就跑到楼道口了。

    主子们的争斗。仆役们是不敢过来插手的,一旦插手,杨怀玉很可能会下死手。

    打曹八一拳可以,这是泄愤,殴打的过于严重了,他妈妈就会杀过来带着一群家将殴打杨怀玉。

    当然,到了这个时候,杨文广和曹八的爸爸见面的时候还是会一团和气,笑呵呵的一起继续捞取大宋朝给予武将的好处。

    听起来就像是孩子间的玩笑。不过,这就是纨绔们的生活准则。

    在大宋,将门是一个高度抱团取暖的群体,如果不加入将门这个诺大的自保组织,下场就不会很好。

    就会像赫赫有名的猛将狄青一般,被弄去真定路当了一个副总管,只因为鞭笞了一个羞辱他的歌妓,就被他的上司韩琦以暴虐不当的罪名。一刀砍了他的心腹猛将焦用。

    原本要走的杨怀玉和苏眉,在揍了曹八之后竟然不走了。害的铁心源也只好回来坐在桌子边上,心头惴惴不安的等候曹八将要到来的报复。

    一声长笑从曹八摔倒的那个桌子上传过来,这家伙喘均匀了气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大笑。

    明明被杨怀玉一拳揍的眼泪鼻涕都下来了,脸上却带着痛苦地微笑。

    “我们之间的恩怨是不是了了?”曹八顾不得鼻涕过河,站起来就问。

    杨怀玉端起铁心源喝过的香饮子润润喉咙道:“还有两拳!什么时候见到了什么时候打。”

    “杨大,你别过份。爷爷是什么身份,被你揍一拳已经是恩典了……”

    杨怀玉瞅了曹八一眼道:“如果你揍了我一顿,哪怕是揍的很重,我还一拳这事也就过去了。

    你这一回过份了,给畜生身上装机关让它发狂。老子自信就算是骑上去也受不了伤,可是发狂的畜生是没理智的,万一狂奔起来伤到别的人命事情就大了。

    所以说曹八,你这次很过分,如果不是考虑到伯父伯母和我爹娘的情义,我杀你的心都有。”

    曹八沉默了一会,朝身后招招手,一个穿着澜衫中年文士走了过来。

    曹八狞笑着对杨怀玉道:“主意是这个污烂人出的,我当着你的面给你一个交代。”

    那个穿着澜衫留着短须的白面文士笑着走了过来,朝杨怀玉拱手道:“学生河北张恭远见过少郎君。”

    曹八从摇摇欲坠的桌子上卸下来一根桌子腿悄无声息的来到张恭远的身后,一棒子就敲在张恭远的脑袋上。

    只是一棒子,血就从张恭远戴着的帽子边上流了出来。张恭远挨了一棒子身体晃荡了两下,还是咬着牙站在原地。

    曹八手里的棒子又重重的敲在他的肩背上,看得出来,这一棒子敲得很重,张恭远的身子打了一个趔趄,双手扶着桌子才没有倒下去,任由曹八敲鼓一样的用棒子敲打他的后背。

    曹八见杨怀玉不做声,眼中凶芒爆射,一棒子敲在张恭远的腿弯上。

    张恭远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脸上已经没有半点血色。

    杨怀玉起身往桌子上丢了一块银子,就带着苏眉,铁心源准备离开。

    路过曹八身边的时候,长叹一口气道:“曹八,你刚才要是硬挺着再挨我两拳,我还敬你是一条敢做敢当的汉子,现在你这样迁怒于下人,虽然免了两拳,却让我杨老大着实看你不起。

    好了,从今后你我二人除了在长辈面前可以称兄道弟之外,就不要说话了。”

    曹八笑道:“我不参加武举这总行了吧?杨大,这个情分够偿还你了吧?”

    杨怀玉大笑道:“这恐怕由不得你了,你以为就你知道陛下那封还没有颁布的旨意吗?老子也知道。

    你等着,到了西北边地之后谁是好汉谁是孬种才会一一的展现出来。

    曹八,你少拿我作伐,你不参加武举是因为你害怕去西北边陲丢掉老命,可不关我杨怀玉任何事。

    这一次你就算是拿到了魁首,哈哈哈,也要去边地走一遭。

    我不信你还能像以前的几位魁首那样,不用去边地,只需要在护军营里挂个名领粮饷混日子。

    陛下可就在上面看着呐!“

    杨怀玉把话说完就带着苏眉和铁心源离开了,只留下一个恨不得把棒子敲在自己头上的曹八。

    满脸是血的张恭远挣扎着站起来对曹八道:“少郎君,杨怀玉比我们想象的精明,苦肉计行不通,真是可惜了。”

    曹八丢掉桌子腿一屁股坐地上道:“我们什么都预料到了,就是没有预料到陛下这一次会如此的愤怒,我姐姐说陛下在后宫暴跳如雷,没人敢上前说一句为我们解脱的话。

    还说西北地我是走定了……很可能还要面临最恐怖的境遇。

    元衡,这一次辛苦你了。”

    张恭远虚弱的道:“这不算什么,少郎君客气了,以我之见,杨怀玉的路子其实不错,少郎君也能走走的。

    陛下难得看中武举,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少郎君在边地熬过三年,回来之后必定会高升,再加上郎君在后面发力,少郎君非常有可能出任要职。

    不像您现在,即便是出仕了,也不过是勋衔,如今东京城中有勋衔的功勋之后多如牛毛,何日才能出头啊。”

    曹芳**一声道:“这个道理我也知道,可是一想到要去边地,我浑身的汗毛都能竖起来,那些荒蛮之地岂是我们能去的?”

    张恭远把身子继续靠近曹芳一些,低声道:“少郎君忘记了您祖上是怎么起来的?当初老祖宗东征西讨的什么苦头没吃过?

    就是因为老祖宗吃够了苦头,才有曹家现在的荣耀。

    富贵不过三代这句话可不是说说的,而是无数豪门高第用血泪总结出来的一句话。

    曹家的富贵到了郎君手上就已经三代了,少郎君您身为第四代,眼看着将门的权势已经渐渐式微,难道就没有一点危机吗?”

    曹芳仰面朝天躺在地上,随手一棒子打跑了过来看他的伙计,痛苦地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之后道:“可是去了西北地,真的有可能会没命啊,要是没了命,再大的官我们也没命去当啊。

    杨怀玉那个混蛋和我们不同,他在武功上可是真的下过苦功的,我这些年尽他娘的胡混了,要是真上了战场,就是被西夏人捉去当奴隶的命。”

    张恭远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少郎君难道认为郎君只会让你一个人去边地吗?您难道认为没有家将护卫,主母舍得让您去边地送死?”

    曹芳叹息一声道:“作茧自缚啊,现在即便是不去西北边地也不成了,咱们必须将铁狮子笼络过来。

    在东京我们是天老爷,但是啊,一旦上了战场,铁狮子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张恭远将曹芳扶起来拍着自己的胸脯道:“铁狮子这种人很好对付,他想要的不过是光宗耀祖,想要凭借一身的武艺为妻儿博一个好出身。

    既然有所求,那就有弱点,高家对他过于苛刻了,少郎君只要放低身姿,礼贤下士,这种人就一定会为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

    这件事尽管交给学生去做,少郎君在必要的时候出面就成。”

    曹芳点点头道:“三天,三天后就是真正的大比之时,我要在那个时候看到成效。”(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