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六章龙虎会京师(2)
    第一零六章龙虎会京师(2)

    铁心源拱手笑道:“雕虫小技自然不会被您老放在心上,您请进屋喝茶,另外两位供奉爷爷相比也回来了,我们正好见识一下,东京城里都来了那些真正的英雄好汉。『『,”

    瘸腿老兵回头看看站在他十步之遥的小玲儿,指着小玲儿嘴里叼着的短管子道:“声东击西用的不错,武器飞行毫无破空之声,尤其是天色昏暗之时使用令人防不胜防,只可惜威力太小了。

    即便是竹刺上面有毒,效用也不大,说到底,那根竹刺太小了,对老夫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寻常人三倍的药量,休想令老夫躺下。

    你将要对付的那些人也同样如此。”

    铁心源笑道:“您老说的没错,下次小子改进之后,还请您老品鉴一下。”

    瘸腿老兵叹息一声,摇着头进入了房间,自从见识了铁心源的后备手段之后,他非常的失望。

    走进屋子之后,胖瘦两位老兵正围着火炉喝茶,两人低声的谈论着今天的收获,脸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铁心源从桌案上取过一支杨怀玉用来定时的时香点燃后插在香炉里。

    胖瘦两位老兵见瘸腿老兵进来了就连忙问道:“来的果然是铁狮子?”

    瘸腿老兵点点头道:“不止有铁狮子,还有林焦川,就是林海园的儿子,今天出现在了高联升老店,你们那里如何?”

    “雷猛,霍北山这两个老不要脸的都已经是宗师了竟然也参加了这次的武举,还有贺州龙川,沧州孟铁佛,河北马彦,盖州拳师梁师孟,新化军中神射手扑天雕颖文。就这,还不算呼延家的小公子呼延寿,曹家亲枝曹芳,石家亲枝石仲,高家嫡系子高延赞。

    老夫甚至听说连久不出世的郑世家都出来了,这都是要干什么?不过一个小小的武举魁首而已,到顶一个从七品官位,怎么引来这么多的虎狼来抢?”

    胖胖的老兵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连珠炮的从嘴里冒出无数个人名之后愤怒的吼道。

    感到有些燥热的瘸腿老兵扯开脖领子沉声道:“往年的一个武举魁首根本就不算什么,除非是某一个将门想给家中从子之类的亲眷安置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才会对武举下手。寒门子弟多少还有一丝丝的机会。

    这一回豪门如此作为,难道是要把武举的官职名额都拿走才算是满意吗?”

    瘦老兵阴测测的道:“只怕是今年的武举不简单啊!如果是一块臭肉,或许会引来野狗垂涎,如果是一头肥牛,那么狮子,老虎,豹子,蛟龙巨蟒全过来就不稀奇了。”

    瘸腿老兵喘着粗气问道:“今年的武举到底和往年有什么不同?”

    苏眉娇笑着从外面走进来帮着三位老汉倒了茶水笑道:“三川口之战折损了刘平、石元孙,延州之战折损了夏世平。好水川之战折损了任福,葛怀敏,打了三场大战,一场输的比一场惨。陛下定然是有了新的想法,估计重点就在今年的武举魁首上,所以引来群狼相争一点都不奇怪。”

    胖老兵看着苏眉满怀期待的道:“这是苏先生的看法吗?”

    苏眉笑道:“是我家祖宗的看法,老人家今天一大早就跺着拐杖说陛下的心思暴露的太早了。”

    瘦老兵叹息一声道:“大郎这一次能入三甲。就算是祖宗保佑了。这群人的实力太强大了。”

    铁心源笑道:“那可不见得哦,您三位刚刚说的那些著名的拳师,都不是来当魁首的。他们是来给自家主子开路的,如果我们能够想办法让大郎避开那些拳师,专心致志的对付呼延寿,曹芳,石仲,高延赞这些人,你们说大郎的赢面大不大?”

    瘸腿老兵喘息一阵子笑道:“如果是那样的话,大郎再不争气,也是这些将门子弟中最出类拔萃的人,不论是呼延寿还是高延赞都不是大郎的五合之敌,至于曹芳和石仲那两个人不过是懂得一点拳脚的读书人而已。”

    铁心源笑着对苏眉道:“既然陛下很看重这次武举考试,那么,这些将门做的这些动作恐怕瞒不过陛下的,既然陛下需要的是真正的可以持干戈护卫国家的猛士,那么曹芳,石仲这些人恐怕有苦头吃了。

    武举延期三日举行,恐怕就是陛下在思量对策,既然明日是第一天遴选,我们看看是什么场面就晓得陛下的意图了。”

    胖老兵惊喜的道:“你是说陛下会把那些前来助拳的人全部撵出武举遴选?”

    铁心源笑而不答,反而转过身瞅着用力搓脸的瘸腿老兵道:“半柱香烧完了,您这时候应该感到全身酸痛,脖颈上如同火烧一般难受了吧?这个时候的您还能打过杨大郎吗?”

    瘸腿老兵咳嗽一声,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这是什么毒物,怎么会如此的霸道?老夫的呼吸极为不顺畅。如同伤风一般全身无力。”

    铁心源取出紫草熬制的汁液,小心的将紫色的汁液涂抹在瘸腿老兵脖颈的伤口上,轻声道:“蟾酥而已。”

    瘸腿老兵纳闷的道:“此物倒也常见,往日牙痛之时不是没有吃过,为何这次会让老夫如此难受?”

    瘸腿老兵问这个问题就让铁心源没法子回答了,难道告诉他为了让粘稠的蟾酥以最快的速度和血液混在一起,自己特意给里面添加了酒精充当润滑剂和催化剂吗?

    大宋是一个秘方横行的世界,张婆婆家的肉饼里面添加了什么神秘的东西外人从不知道,只知道同样的肉饼,她家的就鲜美无比。

    铁家的汤饼为什么就比别人家的吃起来爽滑,劲道?王柔花从不告诉别人她给面粉里面添加鸡蛋这回事。

    很自然的,大宋的蟾酥不少,一般大家都把蟾酥用来治病,有谁会像铁心源这样把治病的东西拿来害人?

    这也是秘方!

    “只要杨大郎能在敌人手里坚持半柱香的时间,我保证他就能够横扫整个武科举子!

    如果在近距离发射的话,还可以在竹针后面拴上细细的蚕丝,射中之后还有机会收回来,当然,我认为没有收回来的必要。

    只有让所有人知道大家在相互算计,把池子里的水彻底的搅浑,我们才能全身而退。”

    胖瘦两位老兵看看铁心源不约而同的站起来,搀扶着瘸腿老兵就走,他们觉得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就很可能会把铁心源一把掐死。

    铁心源看着远去的老兵皱着眉头问苏眉:“这三个老家伙不会坏了我们的事情吧?”

    “不会,他们死都不会!”

    苏眉回答的非常干脆,一点都不犹豫。

    铁心源想想这个时代的风潮,也就认可的点点头。

    “总共卖了七十三家印书铺子,铜板家的印书铺子是白送,钱总算是收回来,还多了五百六十一贯钱。”

    铁心源摇摇头道:“钱是你和杨大郎的,我一文都没出,所以没必要跟我报账。”

    说着话又把手里的小册子递给苏眉道:“现在把这东西再卖一遍,记住了一定要高价,要快,我估计等到两天之后这东西就一文不值了,能卖点钱就卖点钱,别浪费了。”

    苏眉笑道:“印书坊的人可没有那么傻,卖过一次的东西还怎么卖第二次?”

    铁心源道:“这是更加详细的版本,上面还专门收录了几位供奉爷爷找到的绝对高手,如果能找画师将他们的容貌画下来,一定会轰动京城的。”

    苏眉并不高兴,尖着嗓子道:“你是来赚钱的,还是来帮着大郎夺取武举魁首的?不要再玩了。”

    铁心源把新编的小册子拍到苏眉的手上道:“我从不和钱以及别人的前途开玩笑,相信我吧,现在谋划什么都不到时候,只有等到陛下颁布了新的武举规则之后,我们才能在陛下规定的范围内好好的谋划。

    如果胆敢跨越陛下的规则,我保证,不论是谁都会死的比猪还要惨,这就叫做上位者的控制。”

    苏眉走了之后,铁心源就去了小巧儿的房间,正好家里五个会吹箭的人都在那里,一个个嘴上叼着一根光滑的吹管,显得很是得意。

    只有小巧儿身边靠着一根三尺长的吹管,显得格外的有气势。

    吹管越长,吹箭的威力就越大,射程也就更远,准确性也越高,因此小玲儿他们只能在近距离偷袭,而远距离的偷袭就完全要靠小巧儿自己来了。

    隔壁的院子里,杨怀玉正在赤手空拳的轰击一根木头柱子,他的力量是如此之大,每轰击一拳,就有砰的一声爆响传来。

    以前的时候他总是击打的很轻,很密集,听起来就像是乡间烧竹子的声音,现在他有了很大的改变。

    小巧儿一直在听,良久之后才对铁心源道:“杨大郎真是太勤奋了,我好像比不上他。”

    铁心源笑道:“他不是勤奋,是在害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胖瘦两位老爷爷恐怕已经多嘴的把他将要面对的对手是谁告诉他了吧?”(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