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零四章看起来很美
    第一零四章看起来很美

    苏眉打算盘的样子很好看,只是眉头皱的很是厉害,好不容易把面前的一摞子纸张算完之后,一把将算盘上的数字扒拉乱之后,重重的跌在椅子里,绝望的对铁心源道:“我们的钱不够!”

    坐在对面正在看记录的铁心源抬起头道:“还有多大的缺口?”

    “六百贯,最少六百贯。⊙,”

    “怎么会用了这么多钱?我还指望大赚一笔呢。”铁心源皱眉道。

    “怎么可能会赚钱?这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大郎多年的积蓄全部填进去都不够,我多年的积存放进去之后还是有近六百贯的缺口。”

    铁心源把苏眉算好的账本拿过来之后瞅了一眼笑道:“这么多赚钱的消息,你怎么把他们都算进出帐里面去了?”

    “嗯?”苏眉顿时坐不住了,凑到铁心源背后仔细的瞅瞅自己算过的账本,上面全是黑色的出帐,哪里有什么进账。

    “你看啊,东京城的人向来喜欢赌博,扑买,没人敢拿文状元出来对赌,但是武举的魁首就不一样了,每年都有无数的赌庄找出来一些有名的武举开出盘口,听说中间汇聚的金银不下十万贯之多。”

    苏眉愤怒的道:“这些东西我比你清楚,就算是我们押大郎获胜,最后又能拿到几个钱?”

    铁心源无奈的将手头的那张纸放了下来,拍着手上厚厚的一叠关于武举生平的消息道:“这些都是宝贝啊,以前的时候大家押注都是按照赌场排出的胜负比例来瞎买,现在不一样了,有了这些消息,买家就会有选择的将赌注押在自己看好的武举身上,准确性一定会大增的。”

    “可是我们的钱不够多,没办法什么人都买的。”

    苏眉还是非常的愤怒。她的愤怒其实是有道理的,铁心源用花言巧语骗自己和大郎将所有的财物都拿出来,准备找出一些比较厉害的武举出来,然后有针对性的制定对付那家伙的办法。

    谁知道按照铁心源说的筹办了之后才发现,仅仅三天,两人手上的钱财已经快要消耗干净了。

    铁心源揉着眉头无奈的道:“谁要押注了?如果我们不断地押注,而且总是赢的话,你以为那些开赌场的都是吃素的?

    即便是大郎不怕那些赌场的人,但是,如果有人说大郎暗中与赌场勾结。你觉得他还有机会当上武举的魁首吗?”

    苏眉终于安静下来了,瞪着大眼睛准备听铁心源接下来怎么说,如果这家伙说的没有道理,这就扑上去与他不死不休。

    “你看啊,既然东京人喜欢赌,而且也能赌,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些消息印成小册子卖给东京人呢?

    到时候东京城里的赌徒人手一本小册子,我们光是卖这东西就把财发了,谁有功夫去买谁的输赢?

    他们的输赢说实话。关我门屁事,我们要做的就是专门卖小册子,只要把小册子卖到全城,我们就赢了。”

    苏眉听了铁心源的话之后变得有点怕他了。嗫喏了良久才道:“你如果不能发财成为富翁的话,就没有天理了。

    只是我们这样做了之后那些赌场的人就会起坏心思,他们一定会使坏的,会把夺冠最热门的人弄成一个巨大的赔钱货。”

    铁心源笑着朝苏眉挑挑大拇指道:“不愧是苏家的才女。确实有举一反三之能。

    其实我们卖小册子只是为了把水搅浑,只有把水彻底搅浑了我们才有浑水摸鱼的机会,顺利的帮助杨大郎成为魁首。如果那些人都不动弹不去害人,只有咱们一家在害人,岂不是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杨大郎是靠作弊才当上了魁首吗?”

    苏眉低头小声的道:“这样做似乎有些卑劣!”

    铁心源斜着眼睛瞅着苏眉道:“既然你觉得卑劣,为何刚开始的时候你会那么兴奋?”

    “我以为是在玩……”

    “哈哈,这本身就是一场游戏啊,我们就是在玩啊,只不过是吧那些达官贵人们的游戏变成我们的游戏而已。

    这么些年以来,你看看那些武举魁首,有哪一个是有真正的本事的人?十年里五场武举,有两次武举魁首都姓石,两场武举魁首姓曹,只有一场是大宋猛将葛霸的儿子葛怀敏,也只有这一位武举魁首,虽然不会领兵,却至少尽到了一位军人的职责战死在了沙场上。”

    苏眉四处瞅瞅小声的道:“石守信的子孙,和曹彬的子孙难道信不得?他们家可是将门啊,说不得。”

    铁心源笑道:“放心,自从太祖杯酒释兵权之后,这两家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血气之勇了,至于武举魁首不过是这几家为了保持自己身为将门的颜面故意弄出来的而已。

    太祖爷养猪的策略已经成功了,用荣华富贵硬是将一头头猛虎的孩子养成了肥猪。

    国家内部安定了,但是却没有了向外扩张的本钱,这才是太宗几次北伐失败的真正原因。

    怎么样?这样的大义足够让你去帮助大郎成为武举魁首了吧,那个人你我都清楚,他是真的想继承父祖的志向,一心想为大宋戌边。

    有他这样的人在边关,我们至少可以睡个安稳觉。”

    苏眉笑道:“既然你用大道理说服了我,我这就去找人印刷这些小册子,然后让咱们雇佣来的那些闲汉把这些册子全部卖给东京人。”

    铁心源阻止了苏眉道:“明日就是武举遴选的第一天,所有该来的武举已经基本上来了,那些闲汉已经没有用处了,裁汰掉大部分,只留下一些机灵的,帮助我们打探城里的消息。

    至于册子,你直接高价卖给印刷作坊也就是了,东京城里有多少家,你就卖给多少家,你不要自己出面,就像是雇佣那些闲汉一样通过面生的家丁去找中人也就是了。

    相信我,那些蚂蝗一样擅于吸血的中人,一定会帮你把这些册子卖出一个高价的。”

    苏眉笑的很是开心,这是她自己第一次把自己当成一个大人来操办一件事,如果能够成功,这会让她得意很久。

    苏眉走到门口又退回来了,有些为难的看着铁心源。

    铁心源叹了口气道:“一位将军最重要的是一往无前的意志,这件事你就藏在心底永远都不要告诉大郎,让他认为是自己的努力才取得了最后的成功,这一点至关重要。”

    说完话之后抬头看见苏眉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的模样,稍微沉思了一下又道:

    “很久以前,有一位将军把自己的幸运羽箭传给了儿子,告诉他只要上了战场带着这只箭就能逢凶化吉,战无不胜,却不允许他使用这支箭。

    于是他的儿子就带着这只箭上了战场,果然,他无数次历经了险境都能努力求活,只是最后一次,在一场激烈的厮杀中,他明明已经将要获得胜利了,为了感激那支幸运的羽箭,就把镶嵌在箭囊上的那支羽箭拔了出来,没想到那支羽箭竟然是一支断箭。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敌人的羽箭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咽喉……

    当他同样和他在一起作战的父亲闻讯来给他收拾尸体的时候,发现儿子手里握着那支断箭。

    痛不欲生的老将军埋怨儿子忘记了勇气真正的来源,却把希望寄托在一支没有生命的羽箭上,这是何其的愚蠢啊。”

    苏眉道:“你说的这番话的意思是说,不能告诉大郎他的魁首是我们通过作弊才让他当上的?”

    铁心源皱眉道:“我们的作用不是帮他作弊,而是防止别人对他作弊,尽量的保证让他在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里作战。

    给他一支折不断的铁箭,也给他一个永远都不会熄灭的希望之火。这是我们身为朋友能为他做的极限,毕竟,将来要上战场的是他,不是我们这群人。”

    看着苏眉诺大的一个姑娘蹦蹦跳跳的从屋子里出去之后,铁心源脸上的笑意立刻就没了,转过头瞅着正在木工房里苦练吹箭绝技的小巧儿苦笑一声道:“这番话能骗的了谁啊。”

    说着话抖抖手上的纸张叹息一声道:“不说别的,光是这位兴化军中的猛士,就够杨大郎喝一壶的。

    老曹家连军中这样的猛士都弄来给曹芳铺路了,天知道别的几家还能弄出什么样的高手出来。”

    水珠儿瞅瞅自言自语的铁心源不敢说话,他今天被先生收拾的很惨,不握笔的左手肿的就像是一个小馒头,他本来想求求源哥儿,问问他自己是不是不用去学堂了,苏眉姐姐教的很好。

    却发现了源哥儿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想了好久,抹掉一把眼泪,背上书包咬着牙去了学堂。

    路过天井的时候,他看到刚刚从城外荒僻的道观回来的杨怀玉正坐在屋檐下面闭目沉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知道此时的杨怀玉看起来非常的像一尊泥菩萨。

    水珠儿也不敢向杨怀玉求情,小小的孩子带着一股子近似悲愤的情绪走上了自己的求学之路。(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