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八章住在**上的赵允让
    第九十八章住在汽油弹上的赵允让

    铁心源一直都想去赵允让家看看,顺便看看这位王爷到底有什么样的鸿运笼罩竟然能避开自己和小巧儿的算计。『≤『≤,

    一直以来,铁心源很不服气气运的说法,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的皇帝有鸿运加身这么可笑的说法。

    之所以没有烧掉赵允让家,唯一的原因就是自己的计划不够周密。

    今天无意中接到了赵家老二邀请苏眉去他家游玩的邀请笺,铁心源那颗想要去赵家看看的心就再也无法遏制了。

    在大宋权贵家,只要有孩子成年,不论男女都会举办几次这样的游园宴会,给年轻人一个接触的机会,看看能不能从这些家世相当的人中间找到合适的伴侣。

    富贵人家的孩子有这样的经历,无疑会让无数贫民小户人家的孩子们羡慕,总觉得先认识然后再入洞房比自己先洞房然后才认识要强一百倍,一千倍。

    苏眉绝对不会这样认为的,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物件,被家人摆上台子,然后被无数色迷迷的男人瞅来瞅去的让人无奈。

    这话明显是口不应心。

    当苏眉坐着苏家的豪华马车来接铁心源一起去赵家的时候,铁心源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苏眉。

    苏眉懒懒的扫视了一眼铁心源道:“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铁心源道:“我在体验杨大郎这时候的心情,刚刚我发现那家伙的脸都要抽成包子了。”

    “这是一场很正常的宴会啊,他难受什么?”

    “他觉得把属于自己的肉包子亲手送到一群虎视眈眈的恶狗群里后果难料,所以恋恋不舍一些也是能理解的。”

    苏眉抬手就拍了铁心源一爪子,然后整理一下身上的褙子,把黄色的丝带缠绕在胳膊上坐直了身子得意的问道:“这么说我现在很美喽?”

    “那是自然,你算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了,当然。比我娘差一点,皇宫里的女子都没有你漂亮。”

    苏眉得意的半眯着眼睛笑道:“说话都能说出错误来,也不知道你这个神童是拿什么来骗人的。既然我已经是最美的女子了,为何还会比你娘差一点呢?

    另外啊,不要把我和皇宫里的那些可怜虫相比较。”

    铁心源连忙点点头,和这个女人在一起久了之后,她身上什么臭毛病都出来了,动不动抬手打人就是其中的一种,看她家丫鬟习以为常的样子就知道在苏家她也是这样的德行。

    空长了一个美女的外表,却没有美女的实质内涵。让人丧气,杨大郎娶到这样的老婆一定是上辈子没干什么好事。

    马车很快就到了赵家,以前总是从外面看,看的最多的就是那道青砖砌成的高墙,高墙很高大,几乎快要赶上皇城的城墙了。

    即便铁心源不是赵祯最忠贞的臣子,也从心底对汝南王家的跋扈有些不满,包拯那些人不满的原因是偺越,铁心源不满的原因就只有**裸的嫉妒了。

    宗正府的亭台楼阁极多。三步一景,五步一观已经不足以描述此处的盛景,然而,对这样的人造景观。铁心源从上辈子就很是厌烦。

    权力来自于人,而不是来自于这些建筑和景观。

    真正的帝王居住的地方才叫做皇宫,不信?那让李世民,赵匡胤住在茅草棚子里。在那里他们依旧可以对天下事一言而决。

    过了照壁之后就看到了赵宗朴,赵家的老二,和赵家老六赵宗谊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说赵宗谊还处于少年轻狂的境地。那么赵宗朴早已是沉稳的如同一座山一般。

    稳当当的站在那里,刀砍斧凿一般棱角分明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和煦的微笑,穿的极为简单,却能看的出来是经过仔细搭配过的,头发一丝不漏的全部被束进了紫金冠,大气至极。

    铁心源不佩服他面对苏眉这种戴着幕离的美少女可以做到亲切有加,而是佩服他面对十几个连幕离都不戴的长相各异的贵女基本上都能做到一视同仁。

    这种能力是皇家雨露均沾原则下的最有代表性的一种能力,听说唯有不独宠一人,皇帝才能保证自己庞大的后宫妃子群不会出现混乱,地势坤厚德载物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见了赵宗朴,铁心源不得不叹息杨怀玉的命运多舛,如果苏眉想在他和赵宗朴之间挑选一个人当丈夫,杨怀玉基本上没有半点的机会。

    光看赵宗朴跳起来帮一位心机女去抓飞走的丝帕的时候就凄楚的看出来,那家伙身手了得。

    不是所有人都能微笑着跳起来,攀住高处的树枝,然后就把身子提起来蹲在树干上,取到丝帕之后再轻松地从三层楼高的地方跳下来,再把丝帕还给那个脸上长了很多白麻子此时已经变成红麻子的贵女。

    “猴子比他利索多了!”

    铁心源酸溜溜的对站在身边看赵宗朴显摆的苏眉道。

    苏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不愿意在这里多加停留,在一个青衣小婢的带领下直接去了二门处。

    今天的聚会就在荷花池。

    赵允让家的大门很大,规矩很多,苏眉款款而行,虽然没有左右顾盼,却依旧媚态顿生,看样子她是赵家今天主要的考察对象,才进了二门,顿时就有一大群婆子,丫鬟们围拢过来,一个蓝衫蓝裙的中年妇人一看就是一个干练的人。

    三两句话就把苏眉一行人安排的妥妥帖帖,即便是铁心源都被两个婆子用一架小抬椅给架在肩上,跟在苏眉乘坐的软轿后面。

    苏眉把身子依靠在软枕上,慵懒的听着那个蓝衣妇人介绍府里的各处景致,不时地把目光投向似乎百无聊赖,其实胸中早就打鼓的铁心源,她发现,铁心源目光的落点很是奇怪,他不看那些美丽的飞檐,以及各种美丽的漆画,相比这些,他好像更加关注府里无处不在的喷水兽头,似乎那才是这座府邸的精华所在。

    “你看的很准啊,咱们东京城地势平坦,东京贵人府宅中可以挂喷水兽头的地方并不多,宗正府最有名的的景致就是流水。

    因为有热泉,所以在这个冬日里,尤其是清晨,太阳刚刚出来,热泉水汽蒸腾,我们能看到东京难得一见的云遮霞蔚的奇景。

    如果是夏日,水珠喷溅,还会有小小的彩虹留在府宅上面久久不去……”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把水含在嘴里朝天上喷,多喷几次也能出现彩虹,你小时候没玩过?”

    苏眉笑着摇头。

    这个该死的女人只要到了这种场合就会立刻化身为矜持的大家闺秀,脾气好的一谈糊涂。

    旁边伺候的蓝衣妇人奇怪的看看铁心源,她一时半会没有弄懂铁心源和苏眉到底是什么关系,一个小孩子竟然可以丝毫不给苏家小娘子半分颜面,而苏家小娘子却总是大度的不加怪罪。

    于是笑着问苏眉:“苏娘子,这位小公子也是府上的少爷?”

    苏眉娇笑道:“我家可没有这么大的福气有这样一位神童,人家今天过来是来找柳先生晦气的。

    要知道人家可是陛下金口玉言论断的神童,脾气很坏,你们万万可不要怠慢了,否则这位小少爷发起脾气来,一把火点了宗正府都有可能,你们还不敢进他家去抓他,他家可是陛下唯一的邻居呢,皇城顶上的弩箭不但护佑皇城,还顺便护佑他们家。”

    蓝衣妇人掩着嘴嗤嗤笑道:“这可就是贵人了,奴家一定会尽力照顾好的,随时随地手里抱着水瓶准备灭火,可不敢疏忽……”

    和一个婆子吵嘴的事情铁心源自然是不肯干的,如果苏眉不点破自己的来龙去脉,那还可以仗着自己是小孩子占点便宜,如今都他娘的成神童了,自然要有神童的样子,保持一定的神秘感是必须的,如果让人家说自己这个神童名不副实,那就是在质疑皇帝的眼光了。

    自己倒霉不说,说不定还会害到别人,到了现在,铁心源对皇权的恐怖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深刻的认知。

    在蓝衣妇人喋喋不休的介绍声中,苏眉一行人终于进了后花园。

    才堪堪走进后花园,这里的温度就急剧上升,花园里到处都是小桥流水,淡淡的热气缓缓地从水流里面升上来,轻雾一样的笼罩在水面上,堪称人间仙境。

    奇怪的是这里似乎到处都燃着熏香炉,以至于整个后花园都香气四溢,这一点很是奇怪,如果说没有点熏香之前的后花园就是一位清水芙蓉般的女子那般可人。

    点了熏香之后后花园就立刻变成一位成熟妖艳的贵妇了。

    虽说这两种感觉犹如秋菊夏兰各胜擅场,铁心源脸上却浮现出一股子很奇怪的笑容。

    熏香怎么可能掩盖的住汽油挥发性的气味?

    蓝衣妇人见苏眉也皱起眉头,遂干笑道:“小娘子见笑了,这些日子也不知道怎么了,热泉里总是有一股子油味,请了大匠看过之后说,这是地气挥发,过些日子就无事了。”(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