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八章没来由的因果关系
    第九十七章没来由的因果关系

    铁心源笑笑不答,只是把那个绣了寿桃的褡裢从背包里取出来放在单远行的面前。∈↗,

    单远行对福寿洞的了解早就超越了很多人,见到那个绣着福寿洞标志寿桃的褡裢脸色终于变了,拿在手里摩挲良久才道:“你是小孩子,即便是你有甘罗的才华,区寄的智慧,想要和福寿洞作对,恐怕会连累你的母亲。

    福寿洞就是东京城藏污纳垢之所,老夫曾经多次上书开封县衙,多次去开封府衙请求官府出面铲除这颗毒瘤,结果一事无成。

    你一个小小的孩子,又有什么办法来铲除福寿洞呢?”

    铁心源摇摇头道:“没有铲除福寿洞的打算,只是在街头看到崔屠户被人生生的打死了,就把这个褡裢收回来了,唯恐一些心中有贪念的人把这里的银钱拿走,那样的话,付钱的那家人很可能就等不到自己的亲人回来了。”

    单远行把褡裢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串满是绳结的绳子递给铁心源道:“如果你能解开这串绳结的含义,老夫就去。”

    铁心源皱着眉头接过绳子,瞅着上面大大小小不下二十个绳结的绳子道:“结绳记事?”

    单远行笑着点点头,指指绳子道:“福寿洞里纵横交错,里面堪称是另外的一重天地,如果不能解开绳结的秘密,没人能够轻易地走进福寿洞和那些污烂人完成交易。”

    铁心源皱眉道:“东京城地势不高,只要有大洪水或者大雨的时候,这座城市就会严重的内涝。

    自从王贲决水灌大梁之后,历朝历代以来只要敌军不能攻占开封,就会掘开黄河水,鸿沟水来将这座城池淹掉,如今的开封城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建城了。

    开封城堪称城下有城,有一些奇怪的地方不足为奇。但是我不相信那些污烂人有向深处探索的勇气和智慧。

    所以,我认为,他们的活动范围不可能超越《东京营造》以及《法式》这两本书记载的范围。

    污烂人的智慧普遍不高,在纵横交错的地下行走,必须有一个可以对照的目标,我觉得这根绳结其实就是告诉你如何走进福寿洞的钥匙。

    只要能够一一的破解每一个绳结代表的含义,那么,福寿洞也就没有什么秘密了。”

    单远行把绳结放在桌子上,转身回到了屋子里,不一会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红布包,打开红布包之后,里面赫然也是一根满是绳结的绳子,只是绳子上的绳结没有崔屠夫的这根多。

    铁心源把两根绳子并排放在桌子上笑道:“您发现了没有?这两根绳子上的绳结没有任何的变化,您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两根绳结都是出自一人之手,只是时间不同罢了。”

    单远行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这是五年前老夫杀了一个污烂人之后从他的身上获取的。”

    铁心源吓了一跳,抬头看看这位将两只手都塞进袖子里面看着天空的老冬烘。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还有杀人的勇气。

    “您不该说的。”

    “无妨,老夫如今已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杀人这种事情有什么不能说的,难道说官府还会来追究老夫杀人的罪行不成?”

    铁心源不想和一个杀人犯多少话。把两条绳子一股脑的塞进自己的背包里,然后拱手道:“小子这就回去参研一下这两根绳子,这样的东西应该还难不倒小子。”

    单远行笑道:“上苍其实从来就没有公平过,有的人会含着金钥匙出世。有人一生出来就是天潢贵胄,像你这种天授智慧的人更是百十年难得一见,好好珍惜。莫要浪费了老天的眷顾。”

    铁心源指指自己的脑袋笑着问道:“您就不感到奇怪?还是说您以前见过比我还要聪慧的孩子?”

    单远行有些痛苦地道:“你会遇到的。”

    单远行没头没脸的说了一句话,然后就继续坐在磨刀石前面磨刀,这一次这个老家伙用来磨刀的润滑剂竟然是那瓶子梨花白,自己喝一口,然

    后往刀子上喷一口,似乎在和那把刀子对饮。

    等候在门外的小巧儿见铁心源出来了,就凑到跟前问道:“那个老家伙答应了没有?我打赌那个老家伙根本就不敢去福寿洞。

    左右乡邻们都说他是害怕了,整日里光磨刀不干正事,以前还有借口说老娘没死,闺女没嫁,现在没借口了也不见他拎着刀子杀进福寿洞,你找他其实是找错人了。”

    铁心源咬着牙齿道:“我忽然发现你越长越傻了。”

    “没错啊,我决定以后不去想事情了,反正有你帮着想,与其我费尽心思想出来的主意被你掀翻,我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想,这样省事一些,免得我总是干错事,你总是不高兴。”

    铁心源眨巴两下眼睛道:“以后还是要想的,即便是被我否定掉,你也要多想。”

    小巧儿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一下笑道:“那我可就想了,这是你说的。”

    铁心源点点头道:“没错,是我说的。”

    小巧儿抓抓头皮了。”

    “说说。”

    “你说担心那个邓八爷会委托福寿洞的人追索我们,所以才要把崔屠夫弄进大牢,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如今,崔屠夫已经按你说的连尸体都进了大牢。

    我们应该没有危险了吧,你干嘛还要这么多事?”

    铁心源摇头道:“事情没你说的那么简单,一旦沾染上因果,很可能就如同跗骨之蛆挥之不去。

    你看啊,事情的起因是你偷酒,然后我们就需要保护你,所以才把崔屠户给弄死了,弄死了崔屠户我们就沾染上了一条人命的因果,这个因果没结束呢,崔屠夫的褡裢里面有一个人的救命银钱,如果这些银钱没有送到福寿洞,那个人就会死掉。

    你看,你的行为从偷酒变成了人命,我们想要了结因果,就要把钱还给福寿洞,把人赎出来,然后事情才能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要不然啊,事情发展到最后,归根结底还是要赔人家一条性命的,很可能就是拿你的命去偿还,这就叫做因果报应。”

    铁心源说完之后见小巧儿一脸的不屑之意,遂笑道:“我知道说这些你可能听不进去,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慢慢地看人世间的变化,你自己会慢慢体悟到这席话的道理的。

    年纪越老的人就越是相信这一套,等到你老的走不动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金玉良言。”

    告别了小巧儿,铁心源就来到了枣冢巷子自家的店铺。

    店铺其实还不算是开业,因为有了酿酒牌子,所以家里的店铺里面也开始卖酒了,卖的酒水不算好,数量也不多,所以没有引起那些大酒楼的在意,倒是有很多酒楼想要依附在七哥汤饼店的门下,做自营的酒水生意。

    大宋的酒水专卖很是缺德,官府垄断着所有的酒曲,私人想要酿酒就必须去官府花大价钱买酒曲子,私人只要私藏酒曲十斤以上,立刻就会被发配到三千里以外的岭南,在那里可以自己酿酒,然后给自己喝。

    七哥汤饼店著名的汤饼,必须要等到大年初八过来之后才会开张,否则对来年的庄稼不利。

    铁心源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和出处,老娘也不给解释,于是他也就不问,一问老娘就会发火,所以,别人家的汤饼店卖汤饼卖得热火朝天的,自家的汤饼店现在主营的却是香肠和小菜以及酒水。

    香肠这东西放上个十天半个月的才会好吃,现在开始吃的香肠都是最早一批熏制的,想唱的腊味还没有出来,吃这样的香肠其实就跟吃一般的蒸肉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口感和滋味要比蒸肉好一点罢了。

    “留德合商号的掌柜找到咱们家来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咱家有制造牌子,非要把咱家的店铺和他家的店铺合在一起经营,咱家占四成,他家占六成,儿子,你觉得如何?”

    王柔花坐在高高的柜台后面俯视着刚刚走进店铺的儿子道。

    “留德合是咱们枣冢巷子上最大的一家店铺,听说他家的生意在太原,淮中,京东西路都有分店,算是首屈一指的买卖,如果咱家和留德合一起合营的话,其实我们什么都不用管人家最高兴,三五年之后咱家家财万贯一点都不奇怪。”

    铁心源把背包丢在桌子上笑着回答。

    王柔花不用看就知道儿子不愿意,制造牌子是儿子拿回来的,他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母子二人也不在乎那点钱财,更不缺那点钱财,没必要把皇帝的赏赐拿去变成钱钞。

    如果那个牌子只是自家用,没关系,估计可以往下传百十年都不成问题,只要不弄得全大宋的私人酒水都是从这块牌子里出去的,那么,只要大宋王朝还在,这块牌子就会永远有用,因为这是皇帝给民间一家一户的赏赐恩典,可以万世不移的。(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