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四章来自邓八爷的威胁
    第九十四章来自邓八爷的威胁

    看到铁心源笑的灿烂,杨怀玉本能的把身子往后缩缩,倒是苏眉向前走了一步拦住铁心源道:“有话直说。△,”

    铁心源不解的问道:“就是恭喜一下您二位……”

    苏眉冷笑道:“你不是觉得我会阻碍大郎上进吗?”

    铁心源大笑道:“那是以前啊,你总是躲在深闺里我们见不到,自然不了解你的为人,很自然的就把你和吴婆婆家的女儿想到一块去了。

    都是一样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都是一样的娇娘子,都有一个不错的家世,也自然会有一颗嫌贫爱富再加上眼高手低的性格了。

    苏娘子,你说说,吴婆婆家的闺女那种人能娶么?”

    苏眉皱着眉头道:“以前你不知道本娘子的为人,那就既往不咎现在清楚了,为何还是对我不理不睬的?

    只要我一说话,你就跑?”

    铁心源憋气涨红了脸蛋之后才羞涩的道:“没法子,我看到漂亮的小娘子就脸红,话也说不利索,因此不跑等着出丑啊?”

    苏眉咯咯笑了两声,然后那张满是笑意的脸立刻就变得冷若冰霜,回头瞅着杨怀玉霸道的道:“等一会不论他提出什么要求你都不许答应。”

    杨怀玉笑着连连点头,还朝铁心源摊摊手,表示无能为力,一副很没出息的样子。

    铁心源叹口气道:“我听人说凡是井台处,必有人歌柳词,很是羡慕啊,所以自己也作了一首长短句,想请二位品鉴一下,谁知道你们连这点脸面都不给,气死我了。”

    杨怀玉是老实人心中有些不忍,刚要说话就被苏眉给拦住了。撇撇嘴嘲讽道:“念出来听听。”

    铁心源勃然大怒道:“什么叫做念出来听听,人家那些妓子为了听柳词……”

    苏眉怒叫一声道:“你敢胡说八道?”

    吼完了之后竟然不顾自己大家闺秀的身份,按住铁心源就没头没脸的乱揍,暴虐的本性暴露无遗。

    铁心源身子矮小,打不过苏眉,只能抱着脑袋蹲地上,等苏眉出够了气之后停了手才站起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过是想说人家妓子往往会用美酒相待,话都不许人家说完你就揍我。”

    苏眉山大王一样的挑挑大拇指道:“别以为本娘子不会揍人,告诉你。我从小是被我爹爹当男孩子养的,我几位堂兄都打不过我,你这么丁点的小孩子给我当点心都不够!”

    杨怀玉见铁心源头发散乱的样子有些内疚,张嘴道:“好啊,苏眉喜欢听长短句,你想怎样才能念出来给我们听?”

    苏眉奸笑道:”我知道他要念什么,听好了,一只绿蛤蟆,坐在池塘中。人来他不惊,一按一蹦跶!”

    铁心源凄凉的朝杨怀玉挥挥手,一边整理着乱发,一面戚声念道:“寻寻觅觅。冷冷清清……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风急……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

    铁心源一边悲惨的念着李清照的词,一边数着脚下的步数,对于苏眉这种女子来说。钱财,权势就是一个大笑话,这个死女人在乎的就是壮硕的英雄好汉和伤风悲秋的才子,听起来很矛盾,其实很真实。

    杨怀玉并不是她梦寐以求的夫君,只不过是在某一个时刻被那家伙撼动芳心而已,如果把杨怀玉的头砍掉,安上柳三变的脑袋,估计这个女人会欢喜的疯掉。

    如果李清照的词还不能让她发狂,铁心源就觉得那个绝世才女白白在人世来了一遭。

    “呀——”

    走到第九步的时候苏眉果然有了反应,铁心源得意的回过头来,却被一双暴着青筋的小手给掐着脖子使劲的摇晃……

    “快说,你是怎么写出来的?啊,啊,快说,不说我就继续揍你。”

    铁心源相信,如果不是杨怀玉帮自己的话,自己绝对会被那个臭婆娘给掐死,在听到李清照的词后,那个女人真的疯了……

    直到现在铁心源才明白一个道理,绝对不能和女人混的很熟,尤其是和漂亮的女人更是如此。

    如果能在相对陌生的时候共度**就绝对不要错过,陌生的时候那些女子个个温婉动人,即便是一低头,一拂袖都充满人间最美好的感觉,犹如身处天上人间。

    一旦熟悉之后,那些女人身上的毛病就会像落潮之后的海滩一样**裸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苏眉向来有名门闺秀之称,不但才华过人,更难得的是还写的一手好字,铁心源在被掐的眼冒金星的时候才突然领悟到,人家为什么会夸奖苏眉是才女,是书法家,却绝口不提性格了。

    一个写字据说已经有了柳公权三分神遂的女人就绝对不算是女子,柳公权的书法是出了名的钢筋铁骨,钢筋铁骨的女子还叫女子吗?

    这世界上,只有那些看起来柔柔的,摸起来软软的女子才叫做女子!苏眉根本就不算。

    从迷醉疯狂中醒过来的苏眉很不好意思,拿袖子遮着脸躲在目瞪口呆的杨怀玉身后。

    “孙羊正店,梨花白三瓶!”

    豪爽的杨怀玉大笑道:“好啊,好啊,我也早就想喝梨花白了,就是你我去了人家不理会,这还要眉儿出马,听说苏家老爷爷在那里还有一些藏酒。”

    苏眉勉强的道:“阿爷在那里的藏酒也不多了,我上回帮着阿爷去取的时候只剩下四坛子了。

    先说好,我今日失态差点伤了源哥儿,给源哥儿三瓶就当是赔罪,大郎只能喝两瓶,要是再多,阿爷那里就不好了交代了。”

    铁心源揉揉自己的喉咙点点头道:“不错,不错,我很满意。”

    看着杨怀玉和苏眉以及那个小丫鬟又回到马车上去了,铁心源叹了口气重新回到小巧儿的床边道:“我去清理首尾。你好好的在家睡觉,想喝梨花白了,咱们有三瓶。”

    铁心源走后,小巧儿依旧醉的不省人事,只是眼角的泪水小溪一般的从脸上滑落,很快就濡湿了枕头。

    孙羊正店的彩门显得比上一次还要雄伟,只是多了一道栏杆,人们上高台的时候多少有个可以借力的地方。

    这是王怀礼摔跤之后带来的变化。

    即便是过年,孙羊正店依旧人头涌涌,不过。人多的地方依旧是彩楼边上,高台里面有丝竹之音传来,让里面显得格外的幽静。

    能上高台者,非富即贵,铁心源瞅着一个胖大的老汉在两个青衣小婢的搀扶下喘着粗气上了高台。

    一到高台就指着守在门口迎宾的掌柜的道:“老邓啊,喝你一口酒真是不易,你这是要活活累死老夫啊。”

    孙羊正店掌柜邓八爷为人极为四海,见邱翁说笑,遂拱手道:“邱翁见笑了。邓某也知道立下高台上下极为不易,这不是前不久还有一位从这里滚下去了差点要了半条命。

    可是立高台乃是东翁的主意,老邓也只好遵从了,没说的。下回邱翁来了说一声,我邓八一定下楼把您背上来。”

    邱翁笑道:“老夫的存酒还稳妥吧?”

    邓八爷眼中闪过一丝寒芒笑道:“那是自然,您请进店,今日店里可有契丹美食碳烤全羊。您不可不尝尝。”

    铁心源跟在杨怀玉和苏眉的身后,从上了高台,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那位邓八爷。

    刚才他不自然的应对。全部落在了铁心源的眼中,心中不由得长叹一声,小巧儿他们两次进入人家的酒库没有被捉住,实在是万幸。

    邓八爷把邱翁迎进去之后就笑吟吟的来到苏眉面前道:“小娘子今日可是来为苏翁取酒的?”

    即便是面对一个商贾,苏眉还是盈盈下拜道:“苏眉今日来却是来偷酒的。”

    邓八爷愣了一下,立刻笑道:“看你身边这位郎君器宇不凡,定是中的未婚夫婿了,好,好,端的是一表人才。

    老夫就是不明白,小眉儿打算如何偷酒?先告诉老夫,老夫也好支开酒保,为小眉儿行方便。”

    苏眉娇笑道:“您的酒眉儿可不敢打主意。”

    邓八爷嘿嘿笑道:“看样子你的主意是打到你阿爷的头上去了,哎呀呀,女生向外,古人果不欺我。”

    铁心源一面听着邓八爷妙语连珠的讲解,一面暗暗发愁,邓八爷这种笑面虎才是最难对付的,这家伙连苏眉都怀疑,遑论其它了。

    铁心源甚至能够想到,那条连接到酒窖里的下水道如今恐怕早已是布满了明桩暗哨,如果小巧儿他们还不知道收敛的话,后果根本就不敢想象。

    前面自己想的还是简单了,小巧儿他们如果落在这人手里,死亡估计是最仁慈的结果。

    也不知道小巧儿他们还有没有露出别的马脚啊——

    铁心源这一刻心乱如麻,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彻底的把这件事解决掉,只是该从何下手呢?

    心里想事情,眼睛就顾不上看人了,一不小心就被一个蓝衫汉子撞了个四仰八叉。

    杨怀玉大怒,一把揪住汉子的衣领道:“你是怎么走路的?连孩子都撞吗?”

    蓝衣汉子连连作揖道:“实在是匆忙没看见,请仁兄见谅。”

    人家已然道歉,杨怀玉只好悻悻的松开手,从地上搀扶起铁心源,紧走两步去追赶已经走远的苏眉。

    铁心源却不断的回过头去疑惑的瞅着那个蓝衣汉子,眉头锁的很紧。(未完待续。)

    ps:  第三章奉上,祝您读书愉快,只是月票榜上咱们已经被人超过了,第一成了第三,不过不要去管他,我们今天收入一千七百票,这是很好的成绩,谢谢大家,祝大家渡过愉快的一天。

    另外……如果还有月票的话还能不能给我一张啊,拜求。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