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一章怎么就不响呢
    第九十一章怎么就不响呢

    随着母亲到了街上,铁心源就知道自己的阴谋失败了。+,

    骄傲的东京城如同以往一样在傲慢的运转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更没有因为某个人的阴谋而变得阴郁起来。

    阴谋之所以被称之为阴谋,就是只能在暗地里活动,绝对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所以啊,铁心源只能小心翼翼的从行人的心情以及谈话中提及王府的密集程度来判断一下自己的阴谋到底成功了没有。

    阴谋家一击不中就该远遁千里,跑去现场查看后果的人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好下场。

    铁心源去看了危楼现场之后,就被老梁的尸体给刺激的想要再一次狠狠地报复王府了,这也是一种失败。

    带着一张狰狞面孔干坏事的人其实不可怕,人家只要看看你的脸就知道你要干什么了。

    所以阴谋家一般都是带着一张童稚天真的面孔去干坏事的,铁心源就瞪着一双无知的大眼睛认真的倾听旁边喝羊肉汤的客人说王府昨晚的杂耍盛况。

    “擅翻筋斗的小红衣那手翻肚亮脐一出手就让王府上下赞不绝口,啧啧,那肚皮白的,比熬好的猪油都白,府里的老管家一出手就是五贯钱的赏赐,那铜钱就像下雨一般……“

    ”俺听说张相鱼昨晚演大变活人的时候砸场子了?”

    “其实砸的不太严重,都四更天了,王府里的尊贵人都休憩去了,就剩下一群丫鬟仆役们在看。

    听说张相鱼进府的时候得罪了门子,因此就给他安排了一个不好的时间变戏法,你想啊,那个时候谁有心思看呐。”

    一群说话的人说的兴高采烈,完全不顾铁心源的心情。

    坐在对面吃饭的王柔花拿手拍一下儿子的脑门道:“不是你要进来喝羊肉汤的吗。干嘛一口都不动?总是翻白眼干甚?”

    铁心源只好低下头啜饮羊肉汤,往日吃起来味道不错的羊肉汤今天吃起来苦涩无比,隐隐约约还有些汽油味道从汤里冒出来。

    平静的喝汤吃肉的外皮底下,一个面目狰狞的孩子七窍冒烟的跳着脚咆哮——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王柔花惊恐的看着儿子一言不发的吃掉了一巨碗羊肉汤,又不动声色的吃掉了一个大胡饼,就在他把手伸向另外一个胡饼的时候,她赶紧给拦下来了。

    “你今天怎么这么能吃?吃坏了怎么办?”

    铁心源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脸上习惯性浮起一丝笑容,艰难的道:“确实吃的有点多了。”

    为了怕儿子撑着,香饮子店里铁心源又喝了一大碗消食的山楂水。肚皮鼓腾地皮球一样就和王柔花一起去了太学后面的文庙。

    去文庙就要穿过太学,铁心源不太喜欢太学,主要是这里有很多人认识自己,也就是说有很多人受过自己的骗。

    人这种东西很奇怪,当别人对自己有恩的时候,我们一般很快就会忘记掉,假如别人和自己有仇,那么这个别人的音容笑貌乃至毛发鼻孔我们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首先认出铁心源的是太学里看门的门子,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苍头。今天去文庙的人多,大多数都是父母带着自家正在蒙学进学的孩子,所以老门子见到每一个孩子进门的时候都会笑眯眯的摸摸孩子的脑袋,笑呵呵的朝孩子父母笑道:“小相公进太学了。恭喜,恭喜。”

    这话是吉祥话,每个父母都爱听,那些不管自家流鼻涕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进太学的料的父母都会或多。或少的往门子放在长条凳子上的笸箩里丢上几个铜钱。

    老门子今天的收获很不错,小笸箩里的铜钱都快要装满了,所以老门子少了一颗牙齿的嘴巴笑的都合不拢了。

    当王柔花带着挺胸腆肚的儿子走进太学的时候。门子习惯性地探出手摸摸铁心源的圆脑壳道:“小相公进太学喽……”还故意把声音拖得老长,因为穿着讲究的王柔花一看就是一个有钱的。

    王柔花笑的很是开心,准备从袖笼里摸出一块碎银子打赏一下这个识情知趣老门子,刚才那一声让王柔花很是满意。

    却不料老门子在看清楚了呲着牙傻笑的铁心源之后脸色大变,抱起自己的小笸箩快速的进了门房,警惕的站在门口看着铁心源母子。

    能在太学门口行骗的都是高人,能把老山长惊动的骗子更是高人中的高人。

    老门子至今还记得那些受骗的太学生们争相恐后的把钱亲手送给这个小骗子的场景。

    自己只有不多的一点养老钱,可不敢被小骗子给骗走了。

    王柔花悻悻的拖着铁心源进了太学,那个老门子真是看不起人,自己难道会少了他的那几文钱?

    难道是自己的衣衫出了问题?遂回头问儿子:“源儿,娘头上的簪子还在吧?”

    铁心源仔细的看看王柔花肯定的点点头道:“娘貌美如花,妆容没有问题,牙齿上也没有韭菜叶子,两支簪子都在,簪子上的珍珠坠子也在,没问题。”

    儿子从来不说假话这一点王柔花是知道的。

    既然不是自己有问题,那么,有问题的就一定是这个小兔崽子。

    王柔花不动声色的道:“源儿以前来过太学玩耍吗?”

    “没有!”铁心源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般,自己来太学的时候一般都是来赚钱的,谁有功夫玩耍。

    王柔花看不出什么破绽,就带着铁心源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小径向太学后门走去。

    不知道门子是怎么传递消息的,不管王柔花母子走到哪里,身后总有一个青衣小帽的太学仆役跟在后面,一步都不离开。

    而那些在太学里进出的太学生在看到铁心源之后,无不吓了一跳,还有好多咬牙切齿的想要动手擒拿铁心源。

    王柔花越走,眉头就皱的越发厉害,警惕的看着周围,她总觉得那些太学生好像对自己母子不太友善,都是读书人,怎么连起码的礼仪都没有呢?

    在走进太学二进堂的时候,看到一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太学生也冲着自己母子瞪眼睛。

    遂施礼道:“这位学兄,因何对我母子如此冷眼相待?难道说我儿愚鲁不堪造就,进入太学还委屈了太学不成?”

    那个太学生还礼道:“夫人此言差矣,令郎天资聪颖,他日年长之后能进太学在下毫不怀疑这一点。”

    王柔花纳闷的道:“既然如此,为何进了太学之后我们感受不到任何的善意呢?”

    那个太学生瞅着铁心源道:“夫人谬误了,太学生虽然不至于个个都是谆谆君子,大部分却都是善良之辈,山长曾经说过,这世间有一些人天生就是吃肉才能活下去,有些人只需要吃草就能活。

    吃肉的那类人把吃肉看作天经地义,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如何战胜那些吃草的,最终把吃草的人吃掉。

    晚生自问自己乃是吃青草就能活的那类人,遇到令郎这种喜欢吃肉幼兽自然要有些反应的。”

    说完之后,就很有礼貌的向王柔花拱拱手,而后冲着铁心源抖抖袍子,带着一身的吃草骄傲气息转身走了。

    王柔花气急败坏的瞅着铁心源道:“你到底干了什么?”

    铁心源呲着白牙憨厚的摇摇头。

    王柔花揪着铁心源的脸蛋怒道:“说清楚!你只要这样傻笑,就绝对有瞒着我干的坏事!”

    铁心源好不容易挣脱母亲的手委屈的道:“孩儿和太学生们下棋,他们一个个都败了,就只好把气撒在孩儿身上。”

    王柔花愣了一下追问道:“就这些?”

    铁心源脾气上来了,咆哮着道:“就这些!不信你再问问那些太学生,听听他们怎么说。”

    王柔花听儿子这么说,估计事情也就该是这副模样,这孩子今年有一段时间似乎迷上了象戏,家里至今还有一副象戏就是明证。

    不过她还是问道:“你确定这些太学生都不是你的对手?刚刚还说自己没来过太学,你是从哪里跟太学生下象戏的?”

    “大门口,孩儿找不到下棋的好对手,就在太学门口摆了摊子挑战太学生,这里的人都是大宋有名的聪明人,不来这里去那里。

    刚才我也没骗您啊,我真的没有进过太学。”

    不知为何,听儿子一番解释过后,本来有些心虚的王柔花顿时觉得腰杆子上多了几分力道,身子不由自主的挺拔了许多。

    再牵着儿子行走在太学里,看着别人指指点点的模样,痛心疾首的表情心情竟然格外的舒畅,别人的表情越发的痛苦,她的心情就越好。

    吃草的竟然敢指着吃肉的指指点点,完全是不自量力不知死活的表现,想到这里,王柔花觉得儿子今天吃了很多的羊肉是很有道理的。

    “今天回家之后,娘昨晚卤的猪蹄子就该好了,我们回家多吃几只,不要理睬那些吃草的。”

    铁心源笑着点点头,母子二人昂首挺胸的在别人鄙视,或者愤怒的目光中穿过了整个太学,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巍峨的文庙门口。(未完待续。)

    ps:  第三章送到,继续恳求月票,请您在看的愉快的同时赏赐孑与一张用不完的月票,孑与感激不尽。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