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六章真正的死罪
    八十六章真正的死罪

    都说人死如灯灭。

    人死了万事皆休!

    以前的时候铁心源是这样认为的,现在,他依旧这样认为,就在刚刚,他的这一认知崩塌了……

    就在铁心源重新回到他的犯罪现场准备评估一下猪群对危楼到底造成了多大破坏的时候,他看到了人世间最卑劣,最残酷的一幕。

    老梁破破烂烂的身体被衙役们用绳子穿起来,吊在高高的旗杆上随着寒风慢慢的摇晃,似乎想要挣脱那道绑绳……

    或许在临死之前老梁可能预料到了自己将要面对的后果,所以他就想把自己的尸体烧成飞灰……

    只可惜,他只烧掉了一部分……

    另一部分被开封县的衙役们从瓦砾堆里找了出来,拿水泼洗干净之后吊在旗杆上,据说要曝尸十日!

    他残破的头颅耷拉着,他的雄性象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所有的**都荡然无存!因为在他的身体上没有一丝的遮掩。

    十位高道将一道道的红线连在老梁只剩下骨头的小腿上,嘴里念念有词,身边还有三十六位道士手持桃木剑在一边载歌载舞。

    很久以前,黄帝战胜了蚩尤之后,将他的尸体肢解,头颅留在冀州用火日夜锻造,最后得赤金五十两,四肢送去了东南西北四方边地用来威震蛮夷……

    官府将老梁的尸体挂起来唯一的目的就是用来震慑其他人,比如正在观看瓦砾堆的铁心源。

    原来的猪场的位置上,肥猪的尸体堆积如山,这些已经被妖人污染了的猪肉是不能吃的,于是,一群衙役正在往猪的尸体上泼洒猛火油,一把火过后,下风位十里之内臭不可闻。黑色的浓烟直上九霄。

    六王子赵宗谊疯了……

    王府贴出告示重金悬赏高人出手帮助赵宗谊找回丢失的魂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很多人都去尝试过了,不过出门的时候一个个都惨叫连天,王府的板子打的很重,不在病榻上缠绵个三五月恐怕还走不了路。

    铁心源救不了老梁的尸体,就像铁心源救不了活着的老梁一样,能让铁心源聊以**的就是老梁不用活着经受这些痛苦了。

    事实上大宋官府并不禁止老梁的亲眷半夜去偷偷的把尸体解下来埋掉,却没有人敢去尝试,即便是铁心源也没有这个胆量。

    为了清除倾倒在河道里的危楼,官府出动了非常多的人力。一些没有活计的苦力,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需要赶在河水解冻之前,一点点的将河道清理干净。

    因此,危楼的所在地,再一次变得热闹起来了,就好像这里的工程从来没有停止过一般。

    包子蹲在地上看着铁心源傻笑,他很希望铁心源能够雇佣他,因为清理河道的小吏不愿意使用他。认为他的饭量太大,光是吃饭就能把小吏从包子身上赚到的差价抵个精光。

    铁心源瞅瞅依旧被挂在旗杆上的老梁,叹息了一声,就放弃了雇佣包子的打算。

    老梁是因为有了死志。所以让他去死铁心源并没有多少心里负担,如果让包子这样一个憨人莫名其妙的死在自己的阴谋之下,那么,就如同母亲说的那样。这是真正的罪孽,即便是到了阴曹地府,阎罗王都不会放过有这种罪孽的人的。

    铁心源其实不太害怕阎罗王。他只是比较害怕母亲失望的目光,两辈子人好不容易捞一个母亲,让她伤心失望也是一种莫大的罪孽。

    在铁心源的心中,后者比前者的罪孽要严重的多。

    “驮我逛街,不过这一次你要是再把我的脑袋撞在招牌上,我是绝对不会再给你铜钱买饭吃了。”

    包子欢喜的点点头,一只手拎着铁心源就把他丢在自己的脖子上了,迈开大步就要往外跑,忽然想起铁心源不给铜钱买吃食的警告,立刻就慢下了步伐,小心翼翼的驮着铁心源往马行街走去。

    年关还有一天了,很多的店铺正在抓紧这最后的销售旺季促销,卖布头的伙计敲着巨大的铙钹声嘶力竭的向街上的走来走去的妇人推销布头,铁心源认为敲铙钹这个主意傻透了,耳朵都要被震聋了,谁还有心思购买他的布头。

    眼看着一位妇人怀里抱的孩子被铙钹声吓哭了,妇人怎么哄都无济于事,暴怒的妇人丈夫揪着伙计按在地上就是一顿猛揍,旁边还有大声叫好的。

    鼻青脸肿的伙计从地上爬起来之后,鼻血都不擦就笑嘻嘻的朝四周打躬作揖,甚至要求刚刚揍他的那个汉子必须要买他的一些布头,否则就告官。

    大街上的一幕幕闹剧非常的有意思,铁心源看得都有些流连忘返了,买了一大包桂花糕,往自己的嘴里塞一个,然后再往包子的嘴里塞两个,桂花糕很干,吃的口渴了,两人就来到香饮子店,铁心源要一杯香梨汤,至于包子,则需要一锅红豆汤才能解渴。

    包子的肩头很是宽厚,坐上去很是平稳,最让铁心源喜欢的就是包子的头发很干净,非常的干净,浓密的头发里散发着皂角的味道,连头皮都没有一片。

    一个孩子坐在一个巨人的肩膀上,没人看那个孩子,全把注意力放在巨人身上了,一些骑在自己父亲脖子上的小孩子羡慕的看着铁心源,恨自己父亲为什么不长那么高,对于铁心源一伸手就能从人家二楼的台子上偷走绢花的行为羡慕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包子一点都不在乎铁心源往他头发上插花的举动,对于今天逛街这趟活计他非常的满意,不但自己的嘴从来没有闲过,就连从未喝过的红豆汤都喝了一大锅。

    热热的灌肠一点都不好吃,铁心源甚至看到里面有一团淡绿色的可疑物体,包子是不嫌弃的,不论铁心源往他的嘴里塞什么东西他都会很快的吃光,这让铁心源的购买**得到了极大地提升。

    不知不觉的包子的手上就提着无数用荷叶包裹麻绳系起来的大小包裹,甚至还有一只流着油的坛子鸡……

    烤的鹌鹑也不好吃,包子却非常的喜欢,于是铁心源一口气就买了五只,包子一口一个很快就消灭干净了。

    借着包子不知疲倦的双腿,铁心源不但走了半个东京城,甚至借助包子魁梧的身材走进赌场,抛掷了好几把骰子,运气好极了,一下子就赢了一百多个铜子,两人赢了钱出来的时候,小小赌场的花胳膊竟然不敢阻拦。

    瓦市子里面两个只在胯下勒了一块白布的美艳妇人光着膀子在台子上相互搏斗,很是没意思,其实就是一个把另外一个身上最后一点遮羞布扯掉的过程。

    至于另外一个,在铁心源往台子上丢了一把铜子之后,她就自己解开了,还来了一个漂亮的大劈叉,引来群狼此起彼伏的嚎叫。

    这一切都是在铁心源捂住包子眼睛之后干的事情,生怕自己今日的无赖举动会坏了包子纯洁的心灵。

    眼看着钱就要花完了,铁心源把剩下的两百个铜钱全部装进了包子的口袋,把自己今天胡乱购买的所有东西也都送给了包子,让包子在皇城街口把自己放下来,然后就笑着和包子告别了。

    口袋里没有一文钱了,荷包里的那一小块银子也花干净了,看着自己空落落的荷包,铁心源感到满意极了,钱包就像自己的心一样空,这就对了。

    皇城街到了冬日的傍晚时分,往往是一个人都看不见的,那些朱门大户家的大门都是紧闭的,小户人家的大门也是紧闭的。

    铁心源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忽然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并且将手里最后的一块香糖果子丢进了皇城的范围之内。

    狐狸从门底下的狗洞里钻了出来,站在大门口像狗一样的吐着舌头宠溺的看着铁心源。

    这让铁心源的鼻子有些发酸,紧走两步抱着狐狸,把脸埋进狐狸蓬松的银色长毛里面,喃喃的道:“他们怎么能够如此的惩罚一个死人?他们怎么能够如此的惩罚一个死人?”

    狐狸不会说话,只是嘤嘤的低声安慰着伤心的铁心源。

    “你今天一天跑到哪里去了?”母亲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铁心源把脸从狐狸的毛里面抬起来笑道:“孩儿还从来没有逛过东京城,今日没有课业,孩儿就雇佣了包子请他驮着我逛了一遍城。”

    王柔花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儿子,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就皱着眉头道:“这些娘知道,小花娘去马行街药铺抓药的时候看见包子驮着你逛街啦,娘只是好奇,平日里要你陪着娘逛街,就像是要杀你一般,今天哪来的雅兴自己逛街了?”

    说完又看看儿子空空的双手道:“好像什么都没买嘛。”

    铁心源干笑道:“孩儿就是随便看看!”

    “随便看看?随便看看就走进了瓦市子?今日你要是不给娘说清楚你去瓦市子都看见了什么,这一关恐怕过不去!”

    刚刚还满脸笑容的王柔花转瞬间就变脸了,一把揪住铁心源的耳朵就打开家门走了进去……(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发布了,求首订,求帮助,万分感激。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