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三章猪拱危楼(2)
    第八十三章猪拱危楼2

    铁心源的眼珠子叽里咕噜的乱转,想要找一个合适的藏身之所。

    他能控制事情何时开始,却没有办法控制事情的发展。

    三百多头已经发疯的猪会产生多么大的冲击力,根本就不再铁心源的算计之内。

    此时,房间里的人也感觉到了不妥,何押司竖起耳朵倾听了一阵奇怪的道:“京师之中不许纵马狂奔,更不要说大规模骑兵冲阵了,这是那只禁军如此肆意胡为?

    不成,老夫要出去看看,制止他们。”

    眼看着何押司打开了大门,铁心源惊恐的拖着母亲上了台阶,只见何押司刚刚打开大门,一头肥硕至极的黑猪就嘶鸣着冲了进来,一嘴就把何押司拱翻在地,然后踩着何押司的身体就往大厅里窜。

    刘管事大叫一声,虎跳起来就骑在这头肥猪的背上,双手揪着猪耳朵希望能把这头猪赶出去,如果让它进了大厅,自己也就不用活了。猪背上忽然有了人,那头黑猪嗷的一声就乱蹦了起来,刘管事双腿用力的夹着猪肚子,身子贴在猪背上,即便是嘴也狠狠地咬着一撮猪鬃,只希望自己不要被猪掀下来。

    眼看着刘管事骑在猪背上奋勇和猪作战,管账的账房拎起一个秤砣狠狠地砸在猪身上,那头猪嘶嚎一声,回头凶猛的给了账房先生一嘴,眼看着账房先生的袍子就被扯了下来,再一抬头,一嘴拱翻账房先生,然后就背着刘管事一头撞烂了花门,冲进了小厅,账房先生怒吼着从地上爬起来,拎着秤砣勇猛的追杀了下去。

    西水门的街坊们不约而同的把身子紧紧地贴在墙壁上,这头猪的眼睛红的吓人看样子像是发疯了。

    这样的猪招惹不得,当初老梁杀猪的时候,一刀子没把猪杀死,那头红眼睛的猪身上带着一把刀跑了半个东京城才力竭而死。

    王柔花尖叫一声,紧紧地抱住了儿子,因为她发现又有一颗肥硕的猪头挑开门帘子从外面呼哧呼哧的闯了进来。

    皮匠大着胆子想要把那头猪轰出去,却被老苟一把拉住道:“不关我们的事情,保命要紧。”

    那头猪进来之后长长的猪鼻子上下翻飞着到处乱嗅,铁心源的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很担心自己身上还有蘑菇粉的味道。

    好在那头猪四处嗅嗅之后,满意的在偏厅光洁的木地板上拉了一泡屎,清理完身体里的存货之后,哼哼哼的就沿着前面那头猪撞碎的花门进了小厅。

    好一阵子都没有猪嘴掀门帘子了,事情好像已然过去,众人稍微松了一口气,准备快点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铁心源明显的感到整座危楼都震了一下,只听大门那边传来一声轰响,紧接着就是无数女眷尖叫的声音,那声音就仿佛女人在最绝望的时候又发现来了一个更加凶恶的匪徒一般,嚎叫声惨绝人寰,让人不忍卒听。

    铁心源悄悄地掀开帷幕朝那边偷看一眼,眼睛都要凸出来了,立刻就把帷幕合上了,毕竟那样的场景他看了不好。老梁那家伙竟然骑在那头猪王的背上如同骑士一般疯狂的在大厅里追逐那些衣着华丽的仕女,一会扯落一位仕女的幕离,在人家脸上摸一把,一会扯掉一位仕女的裙子,哈哈大笑着要去抓人家身上仅剩的红肚兜……光溜溜的女子已经有三四个,一个个顾不得掩饰羞处,嚎叫着东躲西藏。仕女和士子们越是狼狈,老梁就越发的兴奋,张嘴大吼一声,如同战阵上威风凛凛的大将军。那头猪王跑不快,却仗着皮糙肉厚,庞大的身体如同坦克一般的将大厅里的杯盘碗盏桌子撞得稀巴烂,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大地依旧在震颤……

    就在猪王的身后,还有无数的猪正沿着那个土坡冲锋了下来……

    老苟通过撞烂的花门也看见猪群正在冲锋,大喊一声:“猪吃人了……”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可怜刚刚被猪撞晕的何押司才起身又被老苟一脚踩在下面,想要怒骂,立刻就有无数双脚踩在了他的身上……

    王柔花也有些惊惶,抱着儿子连声道:“怎么办啊,怎么办啊,那些猪是不是来报仇的?咱家吃了那么多……”

    话音未落,刚刚跑出去的那群街坊又发一声喊冲了进来,跑在最前面的老苟大声朝王柔花喊道:“铁娘子,快把你儿子抱紧了,百十头猪杀过来了……”

    说着话就窜到铁心源和王柔花所在的转角楼梯上,和王柔花一起紧紧地缩到里面,给外面的人留下足够大的空间。

    将将站稳,就听喀拉一声响,危楼雕刻精美的侧门就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黑压压的一群猪如同洪水般的冲进了偏厅,百十个粉红色的猪鼻齐齐的四处乱嗅,最前面的那头猪似乎不耐烦留在这个拥挤的空间里,一鼻子拱翻沉重的矮几,然后一刻都不停留的就沿着碎裂的花门又冲进了小厅,估计等小厅装不下的时候,那群猪就会拱开小厅和大厅的连接处进入大厅。刘管事和账房先生惊恐的叫声从小厅里面传了出来,彪悍的刘管事踩在猪背上如同飞檐走壁,就在他准备飞跃上转角楼梯的时候,一头不算大的从桌子上猪凌空飞了过来,将他一头撞倒。近在咫尺的皮匠甚至能够刘管事骨骼断裂的声音,眼看着刘管事重重的跌入猪群,想要伸手去拉,不知为何又把手收了回来,闭上眼睛不理睬刘管事凄厉的哀求声。皮匠闭上了眼睛,其余人也把眼睛闭的死死地,胆子小一点的还把耳朵也堵上了。屋子里面的猪太多了,百十头猪在狭小的空间里狂怒的乱窜,无数只猪蹄踩在刘管事的身上,只是转瞬间的事情,刘管事就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等猪群一部分进了大厅之后,刘管事残破的如同烂布娃娃般的身体才显露出来。至于账房先生,自从进了小厅之后就再也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

    王柔花闭着眼睛不敢看下面,只听咔嚓一声响,粗壮的楼梯支柱被猪群给挤断了,所有人大叫一声,紧紧地抓住了身边任何能够抓住的东西。

    短短的时间,众人如同经历了漫长的煎熬,眼前的黑色洪流好像才不见了。

    大家刚刚从破损的楼梯上下来,又有一头肥猪哼哼着慢慢悠悠的从门外进来,踩着地上的碎肉,低头吞咽了几口血肉,把一根不知道是何押司的手臂骨还是什么地方的骨头咬得咯吱咯吱的作响,或许觉得这种食物不合胃口,随口丢弃,伸出鼻子四处乱嗅,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似乎带着笑意瞅着站在拐角楼梯上的众人。人吃猪不奇怪,一旦到了猪吃人,就让人浑身的寒毛都竖立起来了,谁都没想到,平日里蠢蠢的,只会被人吃的这种动物,这时候竟然是如此的可怕。这头猪见没人理会它,在破损的楼梯上蹭蹭痒痒,然后就沿着猪群离开的方向走了。

    铁心源看得清楚,这是一头并未发疯的猪,

    屋子里腥臭难闻至极,原本躺在地上的何押司已经不见了,刘管事的尸体蜷缩在墙角,嘴巴张的很大,似乎还在哀求大家救救他,地上散落着几块碎肉以及两条青色的肠子,鲜血糊满地板。

    众人顾不上大厅小厅里传来的惨叫,连滚带爬的跑出危楼,远远地站在高坡上这才算是安心一点。

    老苟问候了所有街坊,见一个不少的站在这里,然后就把手里提着的装钱的簇新的麻布袋子放在王柔花脚下道:“现在,可以看热闹了。”

    皮匠从怀里掏出一小坛子酒喝了一口递给老苟笑道:“你看看,有的地方已经起火了。”

    老苟痛快的灌了一口酒大笑道:“烧掉才好!”

    王柔花皱眉道:“我们还是报官比较好,楼子里面还有好多人呢,再说我们如果不报官的话,见死不救不救的罪名可就落在我们头上了,到时候我们是要和老梁连坐的。”

    老苟和皮匠与街坊们商量了一下,都觉得王柔花说的在理,就拜托老苟和皮匠去报官,其余人继续留在原地看热闹。

    冲进的是猪,又不是老虎,只要避开了,什么事都不会有,人总比猪灵巧一些吧。

    这就是大家现在的心态,当然,如果危楼管事没有干那么多的缺德事情,大家自然不会这样坐着看热闹,而是四处找人来驱赶这些发疯的猪了。

    铁心源一句话都不说,这时候自己还是保持低调比较好,如果被母亲知道这场惨剧是她儿子一手导演的,一定会活活的剥下他的一层皮。

    老梁从猪王的背上掉了下来,又被七八头肥猪从身上踩过去之后,身上能动弹的地方只剩下一只右手了。

    即便如此,老梁依旧笑的声嘶力竭,他看见往日高高在上的儒者丢了帽子,高不可攀的仕女破了纱裙,自命不凡的勋贵屁滚尿流,不可一世的皇族惨叫连连。

    他一边笑一边呕血,直到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才一把推翻了一个孔雀灯,看着孔雀灯里面的油慢慢地流出来,然后被灯芯点燃,这才舒坦的躺在危楼光可鉴人的漆皮地板上,喃喃自语道:“真他娘的痛快啊……。”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