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二章猪拱危楼(1)
    第八十二章猪拱危楼

    谁都救不了老梁。

    至少铁心源救不了老梁,开封县衙要置老梁于死地,铁心源看不出有什么能够帮助老梁脱离险境的法子。

    如果老梁是平民百姓,他还可以四处求告,在大宋这个名声比生命利益重要的时代里,他可能会找到可以帮助他的人。

    就像铁心源家,虽然会被人家把地强行买走,至少会获得一个表面上的公平,这是勋贵们的游戏法则,不能把良善百姓彻底的给逼迫到铤而走险的地步,这是很多勋贵们必须遵守的一个行为法则。

    超越了这个行为法则之后,就会有人跳出来维护勋贵们的根本利益,比如包拯等人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老梁没有任何可能获得高层人士的帮助,因为他是一个城狐社鼠,这样的人历来是士大夫们最唾弃的一群人。

    官府拿老梁这样的人开刀,不论有没有道理,士大夫们都是举双手赞成的。

    城狐社鼠只有和官府相勾结才有生存的土壤,这种勾结在地方上很常见,但是,在大宋京城,真正的官员不会正眼看一下屠户帮的。

    虽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儒和侠客在这个平台上是对等的,儒发自骨子里的骄傲,还是看不起任何以体力吃饭的家伙。

    既然铁心源帮不了老梁,那么就帮助这个已经彻底绝望的老汉痛痛快快的死去,在狂欢中死去对他很难说是一个悲剧。

    铁心源在老梁的疯狂大笑中离开了猪场,临走之前,亲手把那颗最大的药丸子塞进了猪王的嘴巴,这点东西对猪王来说,根本就不用嚼,糖豆一般的东西一口就吞下去了。

    老卒把热水倒进了澡桶,笑眯眯的看着脱得光溜溜的铁心源进了澡桶,取出一把猪鬃刷子准备把这个脏乎乎的皮猴子好好洗洗。

    铁心源满意极了,被老卒抹上皂角水从头到脚的给刷了一遍,从水里出来的时候,全身通红,如同一只煮熟的虾子一般冒着热气。

    躺在竹床上,把脑袋垂在床前把头发往干里的烤的时候,老卒坐在火盆边上絮絮叨叨的说起先帝时期的往事。

    昨晚睡得很晚,铁心源打算小睡一会。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老卒不知去了那里,铁心源换上干净衣衫,又取出一个小小的葫芦,用油纸包了小心的揣进怀里,帮老卒关好大门,就直奔枣冢巷子,危楼给的请柬上说的很清楚,日暮时分有薄酒相邀。

    母亲已经等候了好一阵子,见铁心源姗姗来迟,埋怨了两句,母子二人就乘着马车直奔危楼。

    西水门很久都没有这样热闹了,到处都是衣冠楚楚的士人和仕女,他们或者相伴而行,或者拱手作揖,指着灯火辉煌的危楼一遍又一遍的念叨着危楼高百尺这样的千古名句。

    老梁粗豪的声音伴着猪群饥饿的嘶鸣声从猪场的位置传来。

    “小娘子的腿子白哦,

    哥哥我摸不够,

    白日无心把活干啊,

    日头总是不偏西。

    忽然来了一片云啊,

    哥哥就往屋里钻——

    哥哥就往屋里钻——

    站在危楼前面迎客的六王子赵宗谊皱眉对身边的管事道:“让那个疯子闭嘴,也让那些猪闭嘴。”

    管事躬身道:“殿下,让那只老狗闭嘴容易让猪群闭嘴就难了,如今那些猪已经是开封府的财物,小的不好下手。”

    赵宗谊笑着迎进来了一位客人,回头对管事的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我的话不说两遍。”

    管事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连忙躬身离去。

    王柔花和铁心源自然是没有资格走大门的,和一群西水门的街坊们站在侧门上,等候伢人一个个的点名进去。

    老梁的歌声自然也传到了王柔花的耳朵,她叹了口气道:“梁老哥这一次恐怕熬不过去了。”

    眼睛红红的粮店掌柜的凄声道:“我们又何尝能够熬的过去?这粮店是祖上传下来的产业,没想到败在我手里了,老梁不过是先死罢了,我随后就来……”

    王柔花闭上了眼睛,好一阵子才睁开眼睛道:“苟掌柜,钱钞我这里还有一些,如果需要就过来拿。”

    苟掌柜哈哈苦笑道:“好我的铁娘子嘞,如果真的需要钱钞老汉自然会厚着脸皮求到府上去,可是粮行不同于其它行当,每块地方都有各自的地盘,牙行早就分派好了,我老苟除了继续在西水门开店,别的哪里都不会允许我开店的,没活路了。”

    就在众人叫苦连天的时候,管事走了过来恶狠狠的瞅着西水门的街坊道:“老子不管你们出了门之后是死是活,如果那个敢在危楼里面哭闹,打死无算!”

    黄皮匠涩声道:“刘管事您行行好,贵手再抬抬,俺家的店铺折价十六贯钱实在是太少了,那可是足足一亩地啊。就算是按照城外草市子上的荒地卖,也能卖个十贯钱。”

    刘管事冷笑道:“你家店铺的位置将来是要种花木的,既然是种花木的,不按照荒地买,难道还要按照闹市区的铺面买卖不成?

    少罗嗦,你,铁娘子,老苟,花婆子,何良武你们先进去,去账房先生那里签了地契买卖,伢人,保人,县衙的押司都在,一次把事情办好,要是那个胆敢出岔子,老子的拳脚不饶人。”

    就在刘管事大发淫威的时候,铁心源来到刘管事的背后,取出那个小葫芦,轻轻地往这家伙的靴子里面倒了一点蘑菇粉……

    跟在老娘后面随着刘管事进了侧门,一进门就吓了一跳,只见满脸是血的老梁被一根绳子捆的像粽子一样的倒在地上,嘴里依旧怒骂不休,一个劲的喊着王府一定会有报应的。

    一个彪悍的家丁重重的一脚就踢在老梁的嘴上,老梁吐出一口血同时也吐出来好几颗牙齿。

    即便是如此,老梁嘴里喷着血依旧怒骂不休。

    王柔花陪着笑脸朝刘管事施礼道:“刘管事,您也是西水门的老街坊了,老梁嘴臭您是知道的,教训一下就算了,就当是看在我们这群老街坊的面子上。”

    刘管事颠颠王柔花顺手送上的钱袋子,笑着对王柔花道:“铁娘子,你家有神童,将来难免会出人头地,你也会有封诰命的一天,你的话不可不听。

    罢了,就先饶了这老狗一遭。”

    刘管事大方的挥挥手,那些家丁就提着老梁将他丢出门外。

    铁心源跑了出去,没看见那些凶恶的家丁,连忙给老梁解开了绳子,老梁吐一口血小声道:“可靠吗?”

    铁心源小声道:“多活一会,你就能多痛快一分。”

    说话的功夫,就听猪场那边传来一声极为高亢的猪鸣,铁心源和老梁顿时就精神一振。

    老梁呵呵笑了两声,推开铁心源的手,趴在地上就艰难的向正门位置爬去,一边爬一边笑……

    猪场那边传来的猪叫声越来越高亢,铁心源身上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三两步就窜进了危楼,避开那些端着盘子的伙计和仕女,沿着一圈圈的楼梯快速的冲上了最高一层。

    正门的楼梯上有伙计守着,最尊贵的客人都在这里,好在这里有很多的帷幔,铁心源身子小钻进帷幔之后根本就不显眼。

    帷幔后面有一个小小的梯子,梯子的尽头就是危楼的楼顶,铁心源爬过一根横梁最后抱住一根巨大的柱子,掏出小葫芦,将所有的蘑菇粉都沿着柱子散了下去,这根柱子名叫通天柱,从一楼贯穿到七楼,算是这栋楼的定海神针,同样的柱子有七根,按照洛水先生的描述,对应了北斗七星的形状。

    趴在这里往下看,细细的蘑菇粉就像微尘一般纷纷扬扬的被来往的人流送到了危楼的每一个角落。

    铁心源长吁了一口气,这才慢慢地沿着横梁往回爬,不小心看了一眼下面,头晕目眩的赶紧抱住横梁,下面层层叠叠的楼层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螺旋柱子看得人头晕。

    一点点的挪到梯子跟前,再沿着帷幕来到楼梯口,挂在嗓子眼上的那颗心才完全落了下来。

    推开一扇向着猪场的窗户,铁心源再一次听到了那些猪发出的震耳欲聋的鸣叫声。

    猪的鸣叫声自然也惊扰了楼里面的贵客,赵宗谊牙齿都要咬碎了,匆匆的出了房间,二话不说就给了守在楼梯上的刘管事两记耳光,然后压低了声音道:“你是怎么处理那里的事情的?”

    刘管事连忙道:“小的把那个唱歌的贼配军给绑了,腿也打断了,还派人给那些猪喂了猪食,刚才都不叫唤了,不知现在为何又叫起来了,小的这就下去再看看。”

    铁心源悄悄地来到了母亲他们所在的偏厅,见母亲的脚跟前丢着一个簇新的麻布袋子,看样子自家卖地的钱就在这里了。

    “娘?咱家的地已经卖掉了吗?”

    王柔花恨恨的瞅了一眼坐在桌子后面的开封县的何押司道:“那个家伙小声对娘说,只要娘愿意给他五贯钱,他就能把咱家的地价再抬高三分。这些钱是娘从皮匠手里借来的。”

    铁心源吁了一口气,无意中瞅见桌子上的茶杯里面的水微微泛起了涟漪。PS:继续求@推荐票继续求收藏,顺便推一下老友的书——重生之悠闲v叶雷阳重新回到了填报志愿的那一天,他不想出人头地,不想飞黄腾达,他只是想悠闲的度过自己的人生,悠闲的陪着那些生命中重要的人慢慢变老<a href="http://.qidian./Bk/3645816.aspx" rel="nofollow" target="_blank">http://.qidian./Bk/3645816.aspx</a>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