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五章狐狸带来的麻烦
    第六十五章狐狸带来的麻烦

    什么心里话都只能和狐狸说已经够可怜的了。

    那只该死的狐狸不知为什么一天跑的都不见踪影。

    半夜的时候忽然下起了冬雨,这基本上不算是雨,应该算是天上往下掉冰渣子,寒气袭人的厉害。

    狐狸还是没有回来,铁心源已经有点担心了,来到院子里的时候才发现地上湿漉漉的,柴火棚子上却是半融化的寒冰……

    铁心源蹲在院门底下的那个洞边上等候狐狸,他不明白向来怕冷又懒惰的狐狸怎么肯在这样的日子里乱跑?

    刚才摸了一下这家伙的窝,里面冷冰冰的,不过它藏在窝后面的食物也不见了。

    铁心源挠着头纳闷,难道说这家伙离家出走了?

    “狐狸还是没有回来吗?”

    王柔花举着一盏油灯站在门口问道。

    铁心源摇摇头道:“没有!”

    风把油灯上的火苗吹得胡摇乱晃,王柔花赶紧把灯罩子罩上,不过这么一来院子里的光线就变得朦朦胧胧的。

    一条湿漉漉的大尾巴先钻了进来,紧接着就是狐狸的身子,这家伙不知道在拖着什么东西,很费劲的往院子里倒退。

    好像什么东西卡在洞的那一边了,铁心源连忙打开院门,才发现门外有一个破旧的竹篮子。

    竹篮子里面有几个毛茸茸的东西在蠕动。

    铁心源大喜,回头对母亲道:“娘啊,狐狸下崽子了。”

    王柔花没好气的道:“咱家的狐狸是公的,它能下什么崽子?尽胡说。”

    狐狸见铁心源帮它提篮子了,这才松开嘴,甩着大尾巴急切的看着篮子,甚至用爪子去抓铁心源的衣服。

    铁心源快速的提着篮子进了屋子,狐狸在后面跟着一步不离,这要不是狐狸的崽子才是怪事请。

    “这好像是狗吧?”

    铁心源不确定的问母亲。

    王柔花轻轻地扒拉一下篮子里的小崽子肯定的道:“这本来就是狗。”

    铁心源瞅瞅正在叼着小狗的顶瓜皮一只一只的往自己的窝里送的狐狸又问道:“狐狸能生出狗崽子来?”

    王柔花瞅瞅竹篮子上被烧焦的地方道:“今天麦家胡同走水了,听说整个胡同都被一把火给烧了。

    天寒地冻的人都没地方去,这些狗说不定就是人家丢弃的小狗,既然狐狸能拖回来,就说明大狗也不见了踪影,这些小狗的眼睛都没有睁开,养不活的。”

    “喂牛乳就能活啊。”铁心源见母亲已经给小狗定了命运连忙说道。

    “如果是春夏时节,牛乳还好找,如今已经入冬了,你上哪里去找牛乳?即便是皇家,也不会在冬日里供应牛乳。”

    “奶羊总会有把?”

    “傻儿子啊,冬日里没有草料喂羊,奶羊只吃干草是没办法产奶的,即便是产奶,一冬天下来那只羊也就瘦死了,哪家农户舍得?”

    “那就找奶妈……咚”

    铁心源呲牙咧嘴的揉着脑袋,刚才母亲那一拳头砸的很重。

    “少从那里糟蹋人!”

    “我们给钱啊……哎呀,怎么又打我。”

    “哼哼哼,要是让人家知道你拿人奶去喂狗,信不信明天你就会被开封府拿去治罪?”

    铁心源瞅着那几只不断往狐狸肚皮底下钻找奶吃的小狗对母亲道:“那就只好找有奶的母狗了,你看它们在一只公狐狸肚皮上找奶吃多可怜啊。”

    “你可以先煮点小米,用米油来喂养,至于找有奶的母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找到了,那只母狗也不一定会愿意喂养这些小狗,它自己的孩子还养不过来呢。

    不过,这是你和狐狸哥俩的事情,与为娘无关,反正你最近闲着没事,找点事情做也未尝不可。”

    王柔花说完之后就很不负责任的离开了铁心源的屋子,打着哈欠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有这个古灵精怪的儿子,这点事还用不着她操心。

    冰冷的寒夜里铁心源很想硬着心肠去睡觉,只是受不了狐狸一直瞅着自己的可怜眼神,不得不咬着牙重新拨旺了炉火,找来锅子开始煮小米粥,一想到还要熬出米油,他就想死。

    铁心源宁愿狐狸弄来一只母狗当老婆,也不希望这家伙弄来六只小狗来祸害自己。

    睁着惺忪的睡眼,好不容易熬好了小米粥,把上面的一层米油小心的刮出来,倒进狐狸的食盆里的时候,他才开始痛苦地抓自己的头发,那些小狗根本就没办法自己进食……

    找来一根干净的毛笔,铁心源悲愤的抱着一只小狗,一毛笔一毛笔的给小狗喂食……他准备明天,天一亮就把这些小狗送到笸箩胡同去,交给小妞儿她们去照料,再这么下去,自己恐怕不能永年……

    天亮的时候,王柔花伸着懒腰从里间走出来,先是瞅瞅缩在狐狸肚皮底下呼呼大睡的小狗,再看看睡得不省人事的儿子,哈哈笑两声,洗漱过后就离开了家。

    “嘟,嘟,嘟……”

    小公主今天吹哨子吹得很是卖力,小脸都被挣的通红,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铁心源才裹着一床小被子走了出来无奈的看着公主。

    “哈,懒虫啊,现在都还没起床,我都上完教授的课了。”

    “我家先生的脑袋被瓦片砸烂了,估计好些天都不能上学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给你父皇准备的千秋节礼物已经开始制作了,我保证,你父皇一定会喜欢的。”

    小姑娘高兴地拍着手道:“好啊,好啊,金色的铠甲父皇一定会非常喜欢,母妃也不会怪我乱花钱了。

    你知道不?母妃今天要查看我的嫁妆匣子被我胡混过去了。”

    铁心源黑着脸道:“我以为你自己能做主的。”

    小公主笑道:“母妃要是再问起,我就说丢了,无论如何也不会把你招出来的。”

    “那样的话服侍你的宫女和嬷嬷可就倒霉了。”

    “不会的,我会保护小珠子她们的,喂,狐狸,你好啊?”

    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拽被子,铁心源低头一看,只见狐狸又在拽自己了,不用说,狐狸窝里的那群狗大爷们又饿了。

    “喂,臭狐狸,你干嘛不理睬我。”小公主趴在垛口上努力地把身子往外探,铁心源很担心她会掉下来,好在,有一个小宫女在后面死死地抱着她,这才让铁心源放心一点。

    “咱们的狐狸大爷昨晚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了六只狗崽子,我煮米汤刮米油喂了它们一晚上……我快要困死了……”

    “小狗?”小公主的眼睛顿时瞪的老大,伸着胖胖的小手急迫的道:“你家真好玩啊,我家就没有这种好事,快啊,赶紧抱出来给我看看。”

    铁心源的眼睛忽然一亮,抬头问小公主:“你家有牛乳没有,小狗太小了,吃不了别的。”

    小公主得意的张大了嘴巴,甚至能看到她的颤动的小舌头:“有啊,有啊,有很多,父皇的那份都赏赐给我了,我有好多,喝不完的。”

    铁心源腹诽了一句奢侈,然后就跑进屋子里,把六只小狗统统都放进一个篮子,见狐狸也跳进去了,只好吃力的拖着它们从屋子里出来。

    一条丝带早就垂下来了,铁心源把丝带系好,狐狸和小狗就被公主和宫女们给拖上去了。

    铁心源就听上面轰的一声似乎炸了锅,不用说,城墙上面的那些公主,宫女们都欢喜的失去理智了。

    “能给我一只吗?”小公主带着无限渴求的目光根本就容不得铁心源拒绝。

    “你确定皇宫里允许你养狗?”

    小公主眼中的欢喜之色慢慢地褪去了,揉捏着手帕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皇宫里可以养狸猫,却不许养狗,这是后宫中的厉禁!

    铁心源笑道:“没关系啊,我家可以养狗啊,你喜欢哪一只尽管挑出来,放在我家里,你只要每天过来喂它们几遍就好啊,只要你喜欢,你每天都能见到它们。”

    小公主立刻破涕为笑,不好意思的擦着眼角道:“我这就让小珠儿去拿牛乳过来,那里面可是加了蜂糖的。”

    早饭都没吃的铁心源忍不住舔舔嘴唇,小公主立刻防备的警告铁心源道:“不能给你喝,牛乳是小狗的食物。”

    “我不喝!”铁心源没好气的道:“你最好找些干净毛笔蘸着牛乳喂小狗,拿指头喂小狗实在是太痒了。”

    “知道了。”小公主见目标达成,丝毫不理睬城墙下面的铁心源,忙着照看小狗去了。

    铁心源打了一个哈欠,重新把被子裹好进屋子里睡觉去了,虽然冬雨已经不下了,可是寒气如同刀子一般凌厉,小公主裹得就像是一个圆球,自己可没有那些装备,还是回到有炉子的屋子里去睡觉比较好。

    往炉子里丢了几块石炭,听着烟囱里传来呼呼的响声,铁心源满意的重新躺了下去,小巧儿的手艺不错,冬日里有了这样的铁炉子,立刻就温暖如春了,皇宫里的地龙也不过如此吧?

    不对,皇宫里的地龙已经好久都不烧了,听说皇帝为了省钱,半夜里连一碗羊肉汤都舍不得喝如何会允许宫里烧那种耗费惊人的地龙?

    这东西是不是也该给小公主一个?免得她晚上睡觉的时候中了炭气,那可是要命的东西啊,听说不论是皇宫还是普通百姓家冬日里为了取暖,可没少被炭气弄死几个啊。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