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七章大手笔
    第五十七章大手笔

    张青得意的拍拍胸口道:“放眼东四市子,有谁不知道我菜园子张青的大名,我家的青蒜……”

    铁心源没空听张青自吹自擂,他眼睛骨碌碌的转着到处找孙二娘的身影……既然菜园子张青都出现了,孙二娘恐怕也不会太远了。

    事实证明铁心源想多了,一个柔柔的妇人怀抱一个小小的孩子轻轻地走了过来,站在一边看张青口沫横飞的向王柔花吹嘘自家的好菜。

    小小的孩子长得很是瘦弱,猴子一般的趴在母亲的怀抱里好奇的看着铁心源。

    张青看到妇人出来了,诺大的一条汉子立刻就把腰弯了下来,柔声对妇人道:“怎么出来了?画儿是最见不得风的。”

    妇人低声道:“总是留在屋子里也不好,你去照顾客人吧。”

    小妇人的样貌很是出彩,至少铁心源是这样认为的,如果这个妇人是张青的老婆的话,这会彻底改变他对孙二娘的看法。

    张青搓着手对王柔花道:“铁家的,您如果看上了我家的青蒜和冬葱,我这就帮你挖出来,你也看见了,我浑家和孩子的身体不好,需要拿钱买药,青蒜的价格真的不算高啊。”

    王柔花走到妇人身边,拿手指逗弄一下孩子,握着孩子小小的手掌对妇人道:“这是产后没有恢复好啊。”

    妇人笑道:“自幼身子就弱,生这个小不点算是过了一遭鬼门关。只是我的身子弱,也就拖累孩子没了吃食。”

    王柔花笑道:“奶水养大的孩子并不多啊,庄户人家的孩子耐长,有点米油就能像小树一般长高。”

    妇人只是笑笑,算是回答了。

    张青焦急的问道:“铁家的,你可是拿定主意了?”

    王柔花笑道:“张大哥种的这么好的菜,我如果再挑三拣四的未免就没了人情,就按照我们约定的价格,劳烦张大哥每日往店铺里送青蒜和冬葱各五十斤,时间不得过午。”

    铁心源眼见母亲和张青交割了第一日的菜钱,也看到张青把刚刚挖出来的青蒜,冬葱装上了马车,唯一不明白的是母亲的神情。

    自从见到那个妇人出来,母亲的表情就变了,不是变得苍白了,而是变得有些阴冷。

    原本准备要收一些豆角,油菜,莴苣一类的东西晒干菜的,母亲却赶着马车回了东京城。

    “娘,您认识那个姨姨?”

    王柔花嗯了一声,继续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阵子,眼看马车就要进东京城了,王柔花才对铁心源道:我们明日回你外家。”

    铁心源皱眉道:“您不是说我们这一辈子都不踏进那座府邸的吗?怎么改变主意了?因为那个不认识的姨姨?”

    王柔花停下马车往城门口放着的笸箩里面丢了三文进城钱,然后就用手牵着辔头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进了东京。

    回到店铺王柔花将青蒜和冬葱卸下来之后,没有在店铺停留,而是带着铁心源回到了家里。

    母亲做的午饭没有放盐,铁心源吃了两口就放下了饭碗,王柔花却一连吃了两大碗,似乎在和谁置气。

    铁心源私下里以为母亲是触景伤情了,那个张青和他老婆的状况非常像爹娘当年,所以才会伤感。

    “你那个姨姨不打算给我们母子活路了。”

    说这话的时候,王柔花手里正握着菜刀给狐狸切肉吃,只看她青筋暴跳的右手,狐狸都一缩脖子钻进了桌子底下,他很担心自己会被女主人一刀砍在脖子上。

    “那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不对头?”

    “哼,那个女人很小的时候就被大伯从家里驱赶出来了,听说后来被族人给沉塘了,她没有见过我,可是我却是见过她的。”

    铁心源笑道:“您以为今天您遇到故人,不算是一个意外?”

    王柔花用力的把肉塞进狐狸的嘴巴,恶狠狠的道:“儿子,你见过死人复活吗?你见过已经被丢进池塘活活淹死的人会死而复生吗?”

    铁心源点点头道:“人死了不能复生,如果母亲以为今天的事情都是人家故意设计的,那么,那个中人就该死。

    对了,娘啊,那个女人当初是犯了什么错才被人家沉塘的?算了,您不想说就不说,孩儿猜到几分了。”

    “这事和你二舅舅有些关联……”王柔花说的非常干练。

    “这是多大的事情啊,就算是二舅舅和她有染,不过是以丫鬟,给点钱打发走也就是了,您为何如此焦急?”

    “她是你舅爷房里的人。”

    ……

    铁心源不打算继续听母亲说当年王府里的事情了,母亲说的越多,她就会越发的尴尬,他觉得自己还是去废园比较好,杨怀玉他们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废园练武才对。

    大家族里出这样的事情并不稀罕,一个诺大的后院子里,只有三五个男人,然后就是百十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日夜在一起生活难免会出一些古怪的事情。

    谁都知道大宅门里肮脏,早就见怪不怪了,只要掩饰的好一点,大家谁会去追究?

    铁心源觉得这事和自己以及母亲的关系不大,菜园子张青种的一手的好菜,只要他不贪墨自家的银钱,不以次充好,张青那里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供货商。

    看张青对待他老婆的模样,应该是很恩爱的一对才好,不论那个女人是不是死里逃生,只要好好的过日子,把人家揭穿才是道德有污点的人才干的事情。

    “娘啊,您还是忘了这件事吧,咱们家和张青他们家的关系就是一个卖菜,一个买菜,如果您非要把这件事情弄复杂了,后果才难以预料,别人不说,我们就不说,别人即便是说了,咱们也不说,您还想行善积德的保佑我长大吧?”

    王柔花苦笑道:“儿子,你不知道这里面的勾连,一旦此事被揭穿,王家就完了,即便是陛下那里不追究,王家三槐堂百年的声誉就全毁掉了。

    一旦这事发了,家里的长辈们一定会发疯的,而我们因为和那个女人有了接触,不论是不是我们告密的,我们母子都会成为王家打击的第一个目标。”

    “所以您打算回府把这事去告诉舅爷,好让舅爷再把那个可怜的女子活活弄死?

    这样干了,您恐怕一辈子都开心不起来。”

    “你的意思是让为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那是自然,既然您说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认识那个妇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铁心源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中的凶险,他只是不愿意去理会那个肮脏的王家,即便是自己的外祖父家,他依然对那些人没有什么好感。

    母亲当年该是受了多么大的委屈,才会一个人跳进黄河里?也不知道是遭受了什么样的虐待,才会放着王家富贵的日子不过,甘愿跟着爹爹一起打铁。

    所以铁心源以为不管王家遭受了什么样的报应都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铁心源还是想知道那个中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他找到的菜农恰恰就是张青呢?为什么和自己家合作好好的菜农会突然拒绝向店里供应菜蔬呢?

    看样子,这是一个很大的阴谋,这好像已经超越了母亲和王玉姨姨之间的那点恩怨了。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