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章铁心源的原谅
    第四十章铁心源的原谅

    杨怀玉已经快要被口水淹死了。

    胡子拉碴,一头乱发的杨怀玉带着一身酒臭冲进七哥汤饼店的时候,好多人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杨文广的老婆很多,子女也很多,不一定非要扶持一个酒鬼窝囊废成为将来的家主,有多项选择,这在大家族里非常的常见。

    铁心源帮着母亲把一碗汤饼端过去之后,杨怀玉就立刻狼吞虎咽起来,从头到尾头都没有抬过。

    吃完了饭,杨怀玉一摸衣袖僵住了。

    王柔花赶紧上前道:“快回去洗澡换衣服,臭死个人,酒醒了再过来,一身酒臭也吃不出我家汤饼的好滋味。”

    杨怀玉臊红了脸,朝王柔花拱拱手就准备离开。

    “那天为什么不立刻杀了细封思梦?”

    “杀不了!”杨怀玉有些僵硬的回答。

    “你背后的弓箭是吃素的?我听说你可以挽四担弓,连开一十二下面不改色气不喘,想来你的箭术应该不差。”

    “杀了又如何,功劳还是被你家的狐狸抢走了,大家也喜欢看着你家狐狸立功。”

    “不对,你要是没有那么多的私心杂念,一见面就杀了细封思梦,你的功劳谁都抢不走。

    是你想的太多,因此,你输了一点都不奇怪,也因此东京人说你连一只狐狸都不如也不奇怪,当然了,你老婆没了就更加的不奇怪了。”

    杨怀玉抬起头来,死死地盯着铁心源道:“换个地方说话!”

    “你打算干掉我?”

    “要想弄死你,早就下手了。”

    铁心源朝母亲笑笑,就和杨怀玉一起来到甜水井的边上。

    “我打算离开东京城……”杨怀玉沉声道。

    “嗤”铁心源笑了一声,不言语了。

    “你在耻笑于我?”

    “让我帮你想想啊,你的打算是这样的,你准备孤身离开东京城,然后去大宋战事最激烈的西北边陲投军,然后在疆场上杀出一个赫赫威名来,然后衣锦还乡。

    这其实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你准备让看轻你的爹娘,祖母看看他们的孩子是如何的有本事,也顺便让你那个执意要退婚的未婚妻好好的后悔一下,是这样的吧?”

    杨怀玉的眼睛有些发亮,连声道:“这样难道不好吗?好男儿自当横行天下。”

    铁心源苦笑道:“算了吧,你这么干,只会让你爹娘没了儿子,你祖母少了一个孙儿,至于苏家小娘子,恐怕连你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从细封思梦身上就能看出来西贼有多难打了,你去了西北边陲之后,没了父亲的庇护,在那里你就是一个冲锋陷阵的贼配军。

    攻城的时候你需要先上,用命去消耗人家的滚木礌石,等人家的滚木礌石消耗的差不多了,你们先期攻城的贼配军还能剩下几个?

    就算是你活下来了,人家看你本事不错,从今往后,军中最苦,最危险的活计都是你的。

    就算你杨怀玉命大,活下来了,我问你,一个贼配军有资格获得军功吗?你的战功难道不是阶级,官营,将主这些人的吗?

    你凭什么衣锦还乡?”

    “狄青,狄帅……”

    “你可拉倒吧,全大宋能从贼配军起来当主帅的人就他一个,如果连他都没有,底层的军卒还有什么作战的意志?

    人家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所以才会有现在的荣光。

    天地人三样你一样都不占,我可不认为你有从战场上活下来的命。还是留在东京算了。”

    杨怀玉似乎挨了当头一棒,颓然的一屁股坐在甜水井的井沿上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道:“怎么连小孩子都这么说啊。”

    铁心源奇怪的道:“还有谁这样对你说过?”

    “包叔父!”

    “哦,那就不奇怪了,那个人精都这样说,你干嘛还想跑去边关?受不了别人说你老婆没了?”

    “那倒不是问题,我也觉得自己配不上苏眉,现在她要退婚,我反而松了一口气。”

    “咦?”

    铁心源闻声惊讶的重新打量一下这个家伙。

    这家伙似乎还没有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至少心地还算是善良。

    “其实啊,你想要苏眉当老婆也不是没可能,就看你能付出多大的代价了。”

    “我什么都愿意付出……”杨怀玉急急地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铁心源还只是一个孩子。

    铁心源笑的嘎嘎的,瞅着面红耳赤的杨怀玉道:“其实你武功不错,苏家的围墙也不是多高,他们家你也熟悉,如果你选择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住嘴!”杨怀玉扑上来紧紧地捂住铁心源的嘴。从他惊惶的神情来看,铁心源以为这家伙真的有去侵犯苏家小娘子的心。

    好不容易从杨怀玉的魔爪里脱出来,铁心源恼怒的道:“谁要你去做那些龌龊事情了,我只是要你半夜去找苏家小娘子,只要你们两个见面,然后被一个多嘴的人看见就成了。

    等那个多嘴的把事情传扬出去之后,苏家小娘子不嫁你都不成了。”

    杨怀玉痛苦地摇摇头道:“苏家的仆役下人都是忠贞之辈,再说,这样做了,苏眉会恨我一辈子。”

    听杨怀玉这样说,铁心源据笃定的认为,这家伙依旧是一个王八蛋,如果真的为苏眉着想,就不会先说苏家仆役忠贞不忠贞了,也就是说在他看来,没有机会,如果有机会,很难说这家伙不会这样做。

    “忠贞?人之所以忠贞,是因为背叛的代价太高,如果你能让苏家的某一个仆役忽视掉背叛的代价,这事就成了八成!我估计你收买苏家仆役的价钱可能不会超过十贯钱!”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道理的?”

    杨怀玉跟见鬼一样的看着铁心源。

    铁心源随便把插在口袋里的书拿出来晃晃道:“我不过是把你喝酒,玩闹,颓废,伤感的时间都拿来看书了而已,有时间多看看书,书里面什么都有,不管什么问题,书中都有答案,当然,前提是你必须选对书看才成。”

    “你是怎么看书的,怎么从中找答案的?”杨怀玉对这一点很是好奇。

    “我比较简单,一般是先想出答案之后,再去翻书,如果找到了同样的答案,我就确认这本书是本好书,如果找不到答案,继续找,总有符合我想法的书籍,如果实在没有,那就是做学问的人还没有写出来。”

    听了铁心源恬不知耻的话之后,杨怀玉苦笑道:“在大宋名为神童的人很多,我见过的都不少,他们或者专于诗词,或者专于伦理,或者专于奇思妙想,像你这样专于诡诈之道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出的主意确实是个好主意,我刚才都有些心动了,可是想来想去,老子还是不能干。

    老子的祖宗战死在金沙滩都不愿意学李陵那样苟且,所以老子也不准备苟且,现在就已经被苏眉看不起了,如果再那样做,老子还能做人嘛?

    没了就没了,了不起娶一个农妇过日子说不定会更加的逍遥些。不管怎么样,我都谢谢你帮我出主意,你家的饭钱我明日会带过来,不赊欠。”

    铁心源笑了,拍拍甜水井的沿子道:“好汉子,我算是原谅你了。不过啊,你不打算听听我给你出的第二个主意吗?”

    杨怀玉笑道:“如果是阴损的主意,不说也罢,老子已经把面子丢光了,骨子里的那点骄傲还不想丢掉。”

    铁心源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今年上元节后朝廷开印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吗?”

    杨怀玉摇摇头道:“不知道。”

    铁心源惋惜的瞅着杨怀玉道:“你从来就没有想过去争夺一下武状元吗?”

    杨怀玉嗤的笑了一声道:“老子是将门,用不着去和别人抢那个苦哈哈的武状元,再说了,老子现在虽然是贼配军,可是过了今年之后,老子的爵位还在,起点比武状元的起点高多了。”

    铁心源笑道:“最看不起你们这些将门子弟的纨绔嘴脸,自以为家世渊源就可以看不起朝廷得开科取士?

    如果你们将门真的能够担负起守卫边疆的重任,陛下何必再去取士?何必非要从寒门中简拔可用之士?

    好水川一战过后,陛下恐怕对你们将门失望透顶了吧?细封思梦事件就能看出来,陛下明知道狐狸咬不死细封思梦,却依旧把荣耀给了一只狐狸,不许你们从中占去任何的便宜。

    我敢肯定,你如果死死地抱着你的那个破爵位不放,你这辈子就这点出息了。

    如果你抛弃你往日的爵位,加了锁厅试,不论你能不能取得武状元,陛下也一定会对另眼相看。

    傻瓜啊,想想啊,你有家世,又有武艺,说是丢弃了那个不值钱的爵位,其实反道让你没了桎楛。

    武状元再不值钱,也是从千军万马里杀出来的真正好汉,在目前的情形下,受到陛下重用乃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你喜欢在东京城里当禁军,还是喜欢去军州当都虞候?”

    PS:撒泼打滚求@推荐票,求收藏,被人家追上,并且超越是一种痛苦,求帮忙啊。孑与拜上。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