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四十二章 授首
    声音很小,在喧嚣嘈杂的战场,几乎不可闻。

    然而赫连天晓此时,却是感知最敏锐的时候,难言的危险之感浮上心头。他抬起头,看向头顶的天空,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难道敌人的援军抵达?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师雪漫的重云之枪,难道兽营已经被解决?

    方向不对!

    倘若是重云之枪的话,一定是风幕方向赶来,怎么会出现自己的头顶上方?

    而且这声音,好奇怪,就像是隔着什么东西……

    突然停下脚步,仰头看着天空的赫连天晓,让其他将士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不知道部首在干嘛,难道天上有什么不对劲吗?一些将士纷纷抬起头,可是他们瞪大眼睛,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异常。

    战场上方高空深处,清澈高远。

    倘若是白天,这里宛如琉璃般通透,而在夜晚,头顶星辰洒落的光辉,也毫不费力穿透它。狂暴的金风充斥这里的每一寸空间,它们终年未曾停下。这里看不到半点云彩,也不会有水汽的汇集,狂暴的金风把进入这片空域的任何东西撕扯粉碎。

    只有座云鲸这般高踞食物链顶端的强大生物,还有乐不冷这样睥睨世间的强者,才能在高空深处来去自如。

    而今天,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狂暴的金风,没有给它们带来任何障碍。

    数不清的光剑,像一个庞大的发光鱼群,它们伴随轰鸣和炽红的流火,呼啸而至。

    下方是广袤的大地,远处弯曲的地平线被黑暗和星空包裹,视野在这里变得与众不同。激烈的战场微不足道,只不过是一个比针尖还小的光点,忽明忽暗。

    沐浴着柔和的星辉,光剑如拉出一缕缕耀眼的笔直光痕,绚烂得就像流星雨。

    光痕看上去异常的纤细,但是任凭金风何等狂暴,依然无法扯断它们。

    轰鸣声中,光剑开始加速。

    剑尖摩擦产生的炽红流焰变得更加绚烂,就像扬起的长长鲜红绸带,猎猎作响。数以万计的光剑,数以万计的红色流火,数以万计的轰鸣汇集产生的震颤,给这片空寂的空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噗。

    最前方的光剑穿透金风层,在它上方,如同鲜红绸缎的流火在金风中还未消散。

    一把把光剑,穿透金风,出现在它四周。

    震颤人心的轰鸣和绚烂夺目的绸缎流焰都留在金风,它们就像披星戴月,千里跋涉的铁军,在一片沉默中完成最后的集结。

    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光芒如初不见流转,无声之中寒意散逸。

    铮!

    万剑齐鸣,雄浑的剑鸣响彻大地。

    咻咻咻!

    光剑化作一道道流光,激射而下。

    头顶天空骤然一亮,刺得赫连天晓瞳孔一缩,他心脏猛地一跳,那是什么?

    下一刻,浑厚如钟的剑鸣在头顶响起,赫连天晓的脸色变了。

    “小心……”

    他还没来得及提醒其他人,森然剑意就直逼他的头顶天灵盖,刹那间他浑身汗毛直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敢有丝毫迟疑,他的身影幻化成一团黑色烟雾,朝前方扑去。

    赫连天晓的头脑非常清楚,向前才有活路!

    只要冲入对方的防线,和元修混在一起,才能躲过从天而降的攻击。

    他还没有弄清楚头顶上方到底是谁,但是此刻心惊肉跳的感觉,告诉他有多么危险。长久以来的战场形成的直觉,如同身体的本能,往往在他还没有思考清楚之前,就有所预兆。

    然而他刚刚冲出两步,眼角一跳,紧急刹住身形,脸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

    数十把剑出现在前方,它们不知何时出现,竟然没有半点预兆。

    形状很普通的剑,散发着暗淡的红光,就像刚从火炉中取出来。它们开始滴溜溜转动,就像一群灵活的游鱼,相互追逐,构成一个圆形剑幕。

    晦涩难言的气息散发开来,圆形剑幕周围的空间变得模糊不清,

    【三阴三阳大剑环】!

    剑幕阴阳交替,变幻不定。比起对付宋小歉的【三阴三阳大剑环】,在赫连天晓面前的【三阴三阳大剑环】大了数倍,如果说之前犹如一扇门,现在就是一面墙。

    赫连天晓并非震惊于剑幕的变化,而是在这些仿佛烧红了的光剑上,感受到一缕熟悉的气息。

    血灵力的气息。

    不对!是比血灵力更高阶的力量……

    陛下!

    赫连天晓一个激灵,脸上血色褪得干干净净,苍白如纸。任何一位血修,对帝圣的畏惧是烙印在血液里的本能。哪怕是赫连天晓,倘若陛下要取他的性命,除了引颈待戮,他做不出任何其他的反应,甚至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

    但是很快,赫连天晓反应过来,陛下显然不可能,那只有一个可能,圣物!

    谁得到了神血?

    怎么会有神血沦落到元修之手?

    无数念头在他脑海中闪电掠过,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见,几道寒光闪现,心头再次升起危险之感。

    几道形如弯月的剑芒,交错纷飞,电射而至。它们的弧线复杂诡异,难以捉摸,赫然是艾辉的【六道月】!

    该死!

    赫连天晓目光一冷,黑雾笼罩的骨掌凌空一拍。

    恰是六道剑芒交错的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汹涌而至,六道剑芒顿时崩飞。

    明明一击得手,赫连天晓心却往下一沉,他知道刚才自己的担忧成真。敌人一定是得到了圣物!刚才那六道剑芒,明显对他的血灵力有压制效果。

    宋小歉的银霜部……

    他此时才幡然醒悟,银霜部为何迟迟没有进攻敌人的侧翼。他脸上露出惨然之色,银霜部只怕已经全军覆没。

    隔着剑幕,钱代已经仰面而倒,剩下的塔炮手显然慌了手脚。塔炮手们对突如其来的支援没有半点准备,甚至忘了趁机收割他们的生命。

    咫尺天涯,真是咫尺天涯啊!

    赫连天晓反而平静下来,当他察觉到光剑上的神血气息,他便知道此战再无半点胜算。松间派最厉害的剑修只有一个人,艾辉!

    是艾辉吗?一定是了,除了艾辉,还能有谁?

    赫连天晓不知道艾辉是从哪里得到的神血,但是他知道,拥有神血之力的艾辉,再也不是六神部能够抗衡的。

    能够对付艾辉的,只有陛下,或者同样拥有神血之力的佘妤。

    赫连天晓在心中感慨世事无常。

    头顶的天空,光如雨下,大地被照亮。

    赫连天晓心中唏嘘,觉得造化弄人。只差一点,是的,只差一点,自己就成功了。只可惜,敌人也是一群值得尊敬的对手啊。

    剑光如同瀑布般从天而降,尖锐的嘶鸣摄人心魄,宛如破碎瓷片的不规则剑芒,有着特殊的美感。

    他不知道这就是艾辉自创的【碎瓷剑】。

    但是如今的【碎瓷剑】气象大不相同,以前是碎瓷拼凑而成的剑芒,而如今是碎瓷构成的洪流瀑布,从天而降,笼罩方圆数里。

    无处可躲,无处可逃。

    赫连天晓绝望地看着剑芒没入将士们的体内,一道道血柱飙射。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倒下,血流成河,染红了他的视野。

    他忽然仰起头,放声大笑。

    “哈哈哈,艾辉,神血之力可好用?你们元修穷途末路,神修才是未来!是不是?是不是?”

    最后两句“是不是”他声嘶力竭,面容狰狞。

    剑芒如同雨点而下。

    赫连天晓周身的黑雾剧烈翻腾,里面哀嚎、尖叫声不绝于耳,它们竭力抵挡剑芒,但是剑芒就好似烧红的铁剑插入冻结的牛油之中,毫不费力。

    噗噗噗,血花绽放。

    他没有逃跑,即使他有能力逃跑。把所有人丢在这,自己像个丧家之犬逃跑,苟延残喘地活在这个世界?

    那比死亡更痛苦!

    他心中有无尽的悔意,贪功冒进导致全军覆没,他也没脸活下来。他心中也有释然,他们已尽力,胜利近在咫尺,造化弄人。

    深入敌营,却死在神血之力之下,多么讽刺。

    赫连天晓狂笑:“神血,果然是我神之血!多么纯正的我神之血!”

    他倔强地挺立,全身无数血洞,鲜血汩汩而流。

    尸横遍野,几乎眨眼间,他周围再也没有站立的同伴。地上哀嚎声渐悄,抽搐的身影也渐渐一动不动。他们的身体上,旁边的地面,插满光剑。

    当他看到,光剑正在贪婪地吸收鲜血和血肉,赫连天晓先是一呆,紧接着放声大笑:“艾辉,原来你已经是神修!吸食血肉,我辈中人!好好好!我神国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吸食血肉,那一定是血修!

    即使在神国,也只有那些极少数修炼特别残忍霸道功法的血修,才需要吸食血肉。

    原来艾辉是血修!

    赫连天晓笑得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他觉得这太荒诞了,太可笑了。

    拼命赶来的楼兰听到赫连天晓的狂笑,他忽然觉得这个人有点可怜,生出一丝恻隐之心,将死之人……

    啪,意识开始变得模糊的赫连天晓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他强自鼓起最后一丝余力,睁开眼睛。

    在他面前,飘着一排沙字。

    “你猜错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