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全新的剑招
    密集光剑缭绕的冰霜火轰然爆炸,宛如巨大的烟花在天空炸开。一束束冰冷火焰夹杂着光剑,在天空四散激射。

    光剑噼里啪啦像雨点般,穿透山谷激荡的雾气,深深没入泥土里。

    宋小歉脸色一变。

    一团冰霜火爆裂,意味着一位神通强者的陨落。陨落并不让宋小歉心中悲伤,神通强者施展【冰霜火】之后注定陨落,但是在那之前,能够为战部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可是现在……

    剑鸣之声余音未绝,将士们的气血翻腾,脸色苍白。激荡的剑雾就像带着锯齿的波浪,不断消耗全军的防御。若是不小心被卷入剑雾,皮肉就会像冰雪消融般被侵蚀殆尽。

    剑鸣钟把整个山谷的雾气搅动。

    宋小歉的耳朵亦嗡嗡作响,到了此时反而没有多少恐惧,就像濒临绝境的狼,只有拼命一途。

    她紧咬嘴唇,一声不吭,双腿猛地一夹身下的银霜狼。

    她身下的银霜狼极为神骏,神情高傲,浑身洁白如雪,纤尘不染,拥有一双美丽至极的幽蓝瞳孔。它是银霜部所有银霜狼的头狼,和宋小歉心意相通。

    前蹄微微下蹲,它载着宋小歉从队伍中冲出来,朝剑阵中艾辉所在的方位冲去。

    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撕裂雾气。

    狼背上,宋小歉手中长枪枪尖亮起幽幽光芒。

    艾辉此时的感觉太美妙!

    无数剑环绕他的周身,他紧闭双目,山谷每一个细节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遍布山谷的剑阵,成为他最好的主场。

    沉浸在剑胎之中,与光剑之间那种难以言喻的心神相连,让他几乎忘记了这是在战场。

    所有的桎梏,统统消失,他可以肆意挥洒。心念一动,光剑霍然而动。曾经的元力流转,曾今的五府八宫,全都消失。

    这才是剑胎真正的威力吗?

    艾辉又是惊叹又是欣喜,他就像得到一个新玩具的孩童,在探索眼前这个新奇而未知的世界。

    深深没入泥土的光剑微微颤动,猛地挣脱大地的束缚,冲天而起。

    一道道明亮而纤细的光束,从地面喷涌而出。它们异常灵巧,在空中划出曼妙的光痕。就像被惊动的雨燕,又像是充满危险的刺,让人眼花缭乱。

    光痕交织,美不胜收。

    大部分光剑飞向天空另外四团冰霜火,少部分却倏地下沉,如同归海的鲨鱼,潜入雾气之中。

    艾辉注意到正朝自己激射而来的宋小歉,他把天空的冰霜火交给了剑胎。

    之前剑胎都在独自战斗,直到发现无法抗衡敌人,才扑向他。他的剑胎不是无害的绵羊,而是一头凶猛的荒兽。倘若不是剑胎因他神念而生,艾辉觉得自己根本无法驾驭它。

    刚才他已经示范了如何击杀冰霜火,剑胎只需要依葫芦画瓢。艾辉所有会的剑招,剑胎同样娴熟,甚至比艾辉更娴熟。如果说,艾辉的神念是土壤,那么艾辉的剑招就是种子。

    艾辉没想到的是,那颗在他看来弱小贫弱的种子,竟然能够成长到如此惊人的地步,结出如此繁茂的果实。

    剑胎是一头“凶兽”没错,然而现在,它还很幼小,是一头幼兽。一头坐拥庞大得惊人的兵器库,却还不知道如何运用的幼兽。

    而如何战斗,是艾辉最擅长的部分。

    艾辉展示了如何把【北斗】和【烟闪】组合一起破敌,剑胎能够完成得比艾辉更加完美无暇。

    艾辉则能把他的注意力,放在面前的最大威胁宋小歉身上。

    他不敢丝毫小看对方,堂堂银霜部部首,亦是银霜部最强者,实力怎会弱?

    艾辉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他的手掌虚握,如同握着一把看不见的剑。

    他很兴奋。

    挣脱束缚和桎梏的喜悦,和随之而来的酣畅淋漓,是他修炼剑术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未有过的体验。

    遍布山谷的剑阵滋生浓郁的剑雾,在剑之气息如此充沛之地,更是如鱼得水。

    剑胎中,身形动如烟似雾。

    伏在狼背上破雾前冲的宋小歉眼睛里闪动光芒,身形纹丝不动,枪尖的光芒却是骤然变亮。

    眼前雾气斩开,豁然开朗。

    一面圆形剑幕不知何时出现,就这么突然闯入她的视野。

    剑幕上,一把把光剑如鱼儿游动,它们构成一圈圈完美的圆环。阴阳交替的气息荡漾开来,周围的空间变得模糊不清,圆形的剑幕就像一扇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门。

    【三阴三阳大剑环】!

    不过比起艾辉当年创立的【三阴三阳大剑环】要大数倍。

    阴阳交替的气息,晦涩难言,幽深难测。狼背上的宋小歉却并没有多少惊讶,她现在已经笃定,剑阵中的艾辉,就是为了冲击宗师!

    一位能够冲击宗师的强者,所用的手段又岂会那么容易看透?

    但是这丝毫不能动摇她的决心,她的身体俯下更低,枪尖的光芒散逸着冰冷彻骨的寒意,银霜头狼狼蹄落下,雪花朵朵。

    连人带枪狠狠撞上三阴三阳大剑环。

    叮!

    清脆的冰裂声,剑环破碎迸溅,黯淡无光的光剑四下乱飞。

    飞出去的光剑上遍布银霜,散发着寒气,就像从冰山中取出来。

    眼前视野再次豁然,但是宋小歉瞳孔再次收缩。

    在她前方,一面【三阴三阳大剑环】的圆形剑幕不知何时出现。

    她明白过来,后面一定还有更多的剑幕在等着她。她不仅没有半分挫败之感,反而胸中蓦地升起万丈豪气,策狼狂奔,端抢平举,来吧!

    一道白色的冰霜闪电,不断撞击一面面圆形剑幕。

    叮叮叮!

    冰裂声不绝于耳,清脆悦耳。

    二十丈内,十三道【三阴三阳大剑环】!

    胜负执念抛脑后,生死存亡放他处,她心无杂念,只有一个念头,往前冲!

    余音未绝的剑鸣和激荡不休的雾气被她甩在身后,头顶上方冰霜火爆裂的轰鸣在她耳畔回荡,冰冷的光芒照亮她伏在狼背上的身影,照亮她前方的路途,还有前方剑阵中央艾辉的身影明暗不定。

    当冲破最后一面剑幕,视野豁然开朗,艾辉的身影不过是二十丈外!

    宋小歉浑身鲜血淋漓,神骏高傲的银霜头狼遍体鳞伤,一人一狼,冷若冰霜。

    迎接她们的,是悄无声息而至的六道弯月。

    艾辉赞叹敬佩宋小歉的勇敢果决,巾帼不让须眉,但是手下没有半点留情。

    他能够动用的光剑数量在不断增加。

    掉落地面的黯淡光剑发出滋滋声,表面银霜正在消融,露出明亮的光斑,光斑在扩散。光剑蕴含神血之力,比冰霜的血灵力等阶更高,它们正在挣脱冰霜的束缚。

    六道光剑组成一轮弯月,六道弯月在空中划出玄奥难测的轨迹,带着凛冽的杀机,无声而至。

    大概是长期处在弱小的境地,艾辉不喜欢那些光芒绚烂声势赫赫的杀招,他更青睐那些更加隐蔽更加不引人注意的杀招。

    【六道月】!

    和艾辉以前的【六道月】比起来,现在的【六道月】有着脱胎换骨的变化。

    六道弯月冷光湛然,似真似幻。

    狼背上傲然而立的宋小歉忽然一笑,透明的火焰从她身上升腾而起。身下的银霜头狼头颅骄傲地高高扬起,同样透明的火焰从沾满鲜血的雪白毛发中升腾而起。

    【冰霜火】!

    天空的冰霜火全都熄灭,夜色下剑阵遍地的山谷,唯有这团冰冷的火光。

    冰霜火顺着长枪蔓延,整个长枪都在燃烧。

    宋小歉昂起头,猛地一夹狼腹,银霜头狼迎着六道弯月一跃而起,举枪刺出!

    一声悠扬的狼哞。

    还未从剑鸣钟中挣脱的银霜将士们如梦初醒,然后看到伤心欲绝的一幕。

    宋小歉和她的银霜头狼带着冰冷的火焰,和破空而至的六道弯月毫无花巧地撞在一起。

    “不!”

    银霜将士们撕心裂肺的嚎叫响彻山谷。

    轰!

    冰霜火四下飞溅,冷月崩裂。

    空中一人一狼的身影依然挺立,尽管冰霜火暗淡许多,长枪只剩下半截。

    还没等银霜将士松一口气,不知从何而来的漫天红纱,落在宋小歉肩头,就像给她披上一件淡红的薄纱披肩,美不胜收。

    那是……

    银霜将士们瞪大眼睛流露出无尽的恐惧。

    一缕红色火焰升腾而起,混杂着冰冷的透明火焰,形成美丽而妖异的一幕。

    【飞火扬纱落】!

    和以前【飞火扬纱落】硬碰硬相比,如今这招没有半点烟火气,轻柔无力,有着不真实的美。光剑蕴含的神血之力,滋生的火焰温度奇高,更胜数筹。

    红色的火焰包裹着一人一狼,如同包裹着一座冰山。

    冰山渐渐消融,一人一狼的身影,渐渐变淡,直至虚无。

    宛如轻纱的火焰从而天而降,隐约可闻一声叹息。

    银霜将士泪流满面。

    更多的光剑早已聚集在山谷的上方,它们就像纪律森严的军队,无声排列,整整齐齐。

    艾辉没有叹息,对于敌人,他有敬佩没有怜悯。

    光剑倾泻而下!

    一道宛如碎瓷般的瀑布从天而降,仿佛从九天之外的银河倒灌而下,啸音从尖锐变成轰鸣。

    【碎瓷剑】!

    怒吼声、咒骂声汇集成一股声浪,仿佛要把山谷掀翻。

    声浪渐悄。

    零星可闻。

    归于寂静。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