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六章 通往地狱
    赫连天晓有些焦急,银霜部还没有进入攻击方位吗?

    他敏锐地察觉到,战场上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赫连天晓从基层一步步擢升上来,对战场局部细节的感知异常敏锐。神狼开始逐渐习惯蜂巢重炮的齐射,但是敌人也在习惯他们的战术。蜂巢重炮的齐射正在发生变化,最直接的结果是伤亡开始增加。尽管增加的幅度不大,然而在赫连天晓眼中,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信号。

    端木黄昏和雷霆之剑,更是像苍蝇一样烦人,神出鬼没。这些可恶的跳蚤比之前更加刁钻狡猾,也让神狼上下越来越觉得麻烦。更可恶的是,端木黄昏似乎开始和雷霆之剑配合。如果不是赫连天晓始终保持警惕,刚才就险些被两者联手冲散一支队伍。

    敌人远比他预想的要难缠。

    按照时间,银霜部应该抵达塔炮联盟的侧翼。

    可是敌人的侧翼,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遇到了什么意外?还是敌人另有布置?

    赫连天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麾下两位大将,烈花血部部首邢山和银霜部部首宋小歉,两人性格截然相反。邢山性烈如火,极具侵略性。宋小歉则冷静如冰,处事不乱。两人各具特色,但是论起信任,赫连天晓更信任宋小歉。

    从认识宋小歉的第一天开始,赫连天晓就没有见过宋小歉干过什么离谱的事情。有的时候赫连天晓自己头脑发热,都是宋小歉帮他拉回来。

    宋小歉一定明白当下的局势是何等危急,迟迟没有发起攻击,一定是遭遇了意外的情况。

    赫连天晓想不明白对方还能有什么后手,不过此时也是思考琢磨的时候。

    摆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等待,等待银霜部对敌人大营侧翼发动攻击,要么直接对敌人大营发起冲击。

    两个方案各有利弊。

    第一种方案等于把所有胜利的希望都压在银霜部上面,那万一银霜部没有抵达营地侧翼怎么办?

    第二种方案他没有十足的把握,就算是能胜利,死伤一定会极其惨重。赫连天晓粗略估计,最终能活下来三分之一就算是幸运。

    面对两难的抉择,赫连天晓决定再等二十息,如果银霜部还未对敌人的侧翼发动攻击,他就率领队伍决死冲锋。

    心中做出决定,赫连天晓便不再犹豫,他恢复冷静,心中默默数着时间。

    塔炮联盟的大营,如火如荼。

    实战远不是平日的训练能够比拟。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如今塔炮联盟的塔炮手们,早就没有半点畏惧和慌张,他们杀红了眼,状若疯癫。蜂巢重炮粗壮而滚烫的炮身散发着惊人的热浪,扭曲周围的空气,它的温度甚至超过地底的熔岩。

    滋滋滋,不时有人被烫伤,但是塔炮手们浑若未觉。

    蜂巢重炮的轰鸣,成为他们耳中最美妙的声音,就连炮身轰击时强大的冲击力,他们都觉得无比酣畅淋漓。每个人都全身心投入,以至于他们的面容看上去扭曲而狰狞。

    塔炮联盟主要的成员大多都是当时从前线溃败退下来,却不愿离开,希望再战的元修。他们从来不缺乏战斗意志,他们渴望战斗,许多人都有赴死之志。

    小山前辈们的【听风有信】,对他们的激励,是旁人难以想象。

    有的嘴里念念有词,等待祖琰的指挥;有的一言不发,脸颊贴着滚烫的炮身,却如同冰山般纹丝不动。

    胖子眯着绿豆大的小眼睛,凶光闪烁,他就像一位狡猾的野兽,在不断寻找敌人的破绽。

    他沉浸在战斗状态之中。

    如今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畏怯懦弱只知道逃跑的胆小鬼,成为大师之后,他脱胎换骨就像换了一个人。不得不说,命运总是如此奇妙。就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自己有一天能够镇定指挥如此多的部属战斗。

    在人们的印象中,胖子很懒。但是只有艾辉这类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胖子确实很懒,但是动脑筋一点都不懒。只不过以前的时候,胖子动的脑袋,往往都用在怎么偷懒上。

    塔炮联盟的营地居高临下,银霜部的转移胖子尽收眼底,赫连天晓的意图,他猜得八九不离十。

    不过那个方向……

    嘿嘿,胖子心中冷笑。

    胖子对艾辉的信任,彻头彻尾、发自内心的完全盲目。无论是艾辉受伤,还是中毒,胖子都不相信有人能干掉艾辉。假如有一天艾辉死了,胖子觉得艾辉棺材埋的地方一定可以镇鬼。

    对方等不到的话,一定会拼死反扑。

    那就是鱼死网破的时候。

    呸呸呸,胖爷还没活够呢。

    胖子发现敌人变得更加滑溜,显然是打算拖时间。他灵机一动,一边安排部分蜂巢重炮齐射,一边安排部分蜂巢重炮的塔炮手们开始轮换,获得宝贵的休息机会。

    胖子的安排很小心,就连赫连天晓都没有注意到,蜂巢重炮的齐射数量悄然降低许多。

    胖子眯着绿豆眼,等待决战的时机到来。

    山谷剑阵之中,战斗异常激烈。

    密密麻麻的剑阵,如今到处都是一片狼藉,露出断剑的茬口。数不清的光剑,在空中以惊人的速度飞舞,宛如一道道闪电。它们的速度奇快绝伦,在空中拖出长长的光痕,就像飞舞的光带。但是光带的数量太多,缠绕在银霜部周围,不时从银霜部之中一穿而过。

    噗噗噗。

    血花爆裂的声音,就像来自地狱的乐章。每次奏响,都会有人落地。

    银霜部陷入混乱之中,他们无暇顾及自己的同伴,惊慌失措地防备着不知道会从哪里钻出来的光剑。能够阻挡蜂巢重炮齐射的防御光芒,在这些细小的光剑面前,脆弱得就像纸一样。

    任何防御招式,都无法阻挡光剑。光剑就像死神的镰刀,在无情收割着他们的生命,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无助。

    为什么会这样?

    一些头脑机灵的将士,忽然想到刚才他们察觉到剑阵的气息和血灵力有些相似,脸色变得苍白。

    他们隐约猜到一些,心中恐惧更甚。

    宋小歉的厉喝忽然响起:“冰霜火!”

    听到命令的银霜将士,齐齐一愣,冰霜火……

    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命令意味着什么,尤其是那些神通强者,他们是保存最完好的力量。在整体防御无法发挥作用的时候,个人的实力能够帮助他们更好的活下来。

    冰霜火啊……

    一名神通强者怒吼一声,呼,浑身忽然升腾起透明的火焰。随着火焰的吞吐,惊人的寒意,轰然爆发。

    他胯下的银霜狼仰首嚎叫,雪白得纤尘不染的毛发燃起冰冷的火焰。

    就在此时危险逼近,一把光剑贴着地面悄无声息,目标是他胯下的银霜狼腹部。一把从后方激射而至,目标他的后脑。另一把以极为刁钻的角度,擦着另一名战士的身体呼啸而至。

    神通强者脸上浮现狞笑和轻蔑。

    呼,冷焰吞吐,寒意扩散。

    贴地飞行的光剑染上一层冰霜,哐当掉在地上,像离开水面的鱼儿拼命挣扎,动弹了两下便寂然不动。另外两把光剑,如出一辙,剑身布满冰霜,失去灵性,坠落在地。

    其他神通强者纷纷怒吼,施展【冰霜火】。

    冰霜火,银霜部的拼命杀招,唯有神通强者才能施展。生出的火焰,极为寒冷,能够冻结万物。可是一旦施展,神通强者的生命都会成为它的燃料。

    在生命燃烧殆尽之前,他们却是空前强大!

    一名浑身冰霜火的神通强者咆哮一声,忽然腾空而起,挣脱无数光剑编织的光网!

    在他身后,另外四名神通强者跟着冲出剑光光网!

    五人的目光,牢牢锁定剑阵正中心的身影。他们倏地在空中炸开,划出五道弧线,宛如花朵盛开,从不同的方向扑向剑阵中央的身影。

    剑鸣声轰然大作!

    密密麻麻的光剑,倏地分成五道光剑洪流,朝空中的五人追去!

    其他银霜将士只觉得压力一轻,周围的视野恢复如常,他们终于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光剑的速度快如闪电,很快就追上了五位神通强者。它们紧紧缠住五人,眼花缭乱的光痕环绕在他们周围,淹没他们的身形,宛如五个光束编织的光球。

    噼里啪啦,不断有光剑坠落,有如雨下。

    不断有光剑从剑阵四面八方飞起,朝五个光球激射而去。

    为什么光剑越来越多?

    宋小歉有些疑惑不解,她眼角余光瞥见地面,不由一呆。她本来以为尸横遍野的场面没有出现,虽然也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断剑,但是没有半点血迹,那些战死将士们的尸体呢?

    她脸色倏地变得苍白。

    剑阵中孕育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不,是魔鬼!吞噬血肉的魔鬼!

    从未有过的恐惧笼罩她的身心,就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掌紧紧攥住她的心脏,她喘不过气来。

    剑阵中央那个在密密麻麻剑阵中的身影隐隐约约,看上去似乎很年轻。

    面前已经是一片坦途,是通往地狱吗?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