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残酷战场
    光剑颤动,倏地挣脱泥土,破空而去,在夜色中留下一道醒目异常的弧线光痕。

    铮铮铮!

    清越的剑鸣不绝于耳。

    光剑纷纷挣脱泥土,化作剑光,朝银霜部激射而去。

    刹那间,光剑如雨。

    从第一把光剑飞起,到剑光如雨,只不过眨眼的功夫,但是宋小歉的注意力始终落在剑阵中央那些光剑上,没有丝毫分神,剑光来势奇快,她不敢小瞧,高喝:“飞墙!”

    银霜部将士早就箭在弦上,闻令同时张弓。

    嘣!

    弓弦震荡,一蓬密集箭雨飞出,好似泼洒出一瓢凉水。

    银色的箭矢离开弓弦之后,箭身迅速生出一层白色的冰霜,转眼间冰霜变厚、膨胀,变成一根冰棱。

    冰棱以惊人的速度生长变大,于是战场上出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

    箭雨宛如吹气般膨胀,从冰棱变成冰块,冰块彼此融合相连,化作一面巨大的冰墙。

    这面高度超过十丈,宽度超过四十丈,厚度超过三丈的巨大冰墙,挟着低沉的啸音,仿佛山岳压顶般轰然向前飞去。它就像一只身形巨大的荒兽,闯入了丛林,所过之处摧枯拉朽,沿途的长剑根本无法阻挡冰墙分毫,断剑残片就像雨点般朝四周激射。

    【飞墙】的损耗要比单纯的【冰墙】大许多,但是看到效果,宋小歉还是非常满意的。

    更重要的是,【飞墙】能够掩护他们继续冲锋。

    无数次的实战证明,冲锋只要失去速度,就是死路一条。

    只要能够保持冲锋的速度,宋小歉坚信,除非对方已经晋升大师,他们一旦冲到跟前,就是对方的死期。

    就在此时,她听到噗地一声轻响,神经立即紧绷起来。

    光剑击中冰墙!

    她的瞳孔骤然收缩,面前的冰墙上骤然出现一个明亮的光点。

    下一刻,密密麻麻的光点浮现在冰墙上,宛如一颗颗闪耀的星辰。

    “小心……”

    宋小歉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光点倏地光芒暴涨,锋锐凛冽直逼眉间的剑意倏地喷薄激射而出,在它们身后,冰墙啪地炸成冰屑碎末。如此庞大的冰墙炸成粉碎的场面壮观至极,宛如雪山发生雪崩扬起的粉尘。

    然而宋小歉已经顾不上这些。

    剑光就像一道闪电,瞬间撕裂夜空,没入银霜部之中!

    笼罩全军的白色光芒脆弱如纸,无法阻挡剑光分毫,如同烧红了的铁剑,光剑灼伤她的视野,留下凌厉的光痕好似要切开夜幕。

    噗噗噗!

    不用扭头看,宋小歉都知道,那是光剑毫不费力地洞穿将士身体的声音。

    啪,眼角余光被突然一团爆裂飞溅的血肉占据,一名士兵的脑袋被光剑击中。

    宋小歉心如铁石,没有丝毫波澜。也许在战后她会感伤,在战斗中,她却冷静得近乎冷酷。

    战斗哪有不死人的?

    一波攻击,就倒下了一百多人!

    如此恐怖的打击,宋小歉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还是他们先用了【飞墙】阻挡之后,对方依然造成如此大的伤亡,但是她并没觉得意外,她知道他们将面对的是一个什么级别的对手,或者说是一个怪物。

    第一波攻击,印证了宋小歉的部分猜测。

    神血!

    她现在百分百肯定,对方拥有神血。否则的话,绝对无法如此轻易洞穿全军的防御。

    血修的等阶森严,并不仅仅表现在权力和地位上,还表现在力量的压制上。这也是为何红魔鬼刚刚血炼完成,就能够获得令人瞩目的地位。

    同样是血灵力,高等阶对低等阶是全方位的压制,尽管只是刚刚完成血炼,但是红魔鬼注定成为神国最强的几人之一。

    神国最强之人是谁,帝圣陛下!

    源自圣物神血的力量,是神国最强的力量,没有之一。

    其他将士以为能够造成如此大的伤害,是对方强大,只有宋小歉知道,除了对方实力深不可测,神血之力对血灵力的克制作用,才是他们伤亡惨重的根本原因。

    神国圣物,成为银霜伤亡惨重的最大元凶,不得不说充满讽刺。

    宋小歉不知道对方到底从哪里获得的神血,此时除了顶着伤亡向前冲,别无他法。

    清越的剑鸣和狼蹄践的轰隆声交织在一起。

    一把把光剑不断挣脱泥土,化作一道道耀眼炽目的剑光,没入银霜之中。

    银霜部每前进一步,都有人倒下,但是冲锋的势头没有半点削弱。

    从狼背上跌落的将士,来不及发出哀嚎,就被后面的同伴踩得粉碎。

    血肉被践踏进泥土之中,染红了大地。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些血肉悄无声息地消失,就仿佛被什么吞噬一般。

    血眼幻境中,无处不在的浓郁金雾,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

    艾辉注意到异常,略一沉吟,心中明了。

    金雾是神血内他无法吸收的部分,他打算通过剑阵导出。然而普通的长剑无法承受如此霸道的力量,纷纷破碎。后来用血兽的血肉做媒介,才让这些质地普通的长剑,能够汲取微弱的神血之力,淬炼成光剑。

    但是血兽的血肉是通过前线战场获得,数量有限,更多的神血之力无法导出。

    谁都没有想过血修的尸体,毕竟大家都是人类,这等挑战道德底线的事情还是无法做出来。

    因为金雾无法导出而惊醒的艾辉,只时猜测外面可能有情况。

    可是当银霜部冲入剑阵,他就立即察觉。

    还没有等他做出反应,剑胎感受到威胁,自发运转,然后艾辉就看到光剑如雨的绚丽场景。

    剑阵吞噬敌人血肉,也让艾辉感到猝不及防。

    还没有等他有任何反应,之前无处宣泄的金雾,骤然变淡了许多。

    而几乎与此同时,剑阵的角落,一把把长剑透射出恍如实质的光芒。长剑剑身的表面开始剥落,露出里面通体泛光的光剑。

    清越的剑鸣再次响起,刚刚出炉的光剑纷纷腾空而起,朝敌人激射而去。

    血修血肉的效果比血兽好太多。

    之前送进剑阵的是宽背蝠鱼的血肉,宽背蝠鱼是兽营所用的低阶血兽。而如今剑阵内的血肉,是血修和银霜狼的血肉,银霜狼是血部坐骑,比宽背蝠鱼等阶高得多。至于血修,更不是血兽可比。

    艾辉心底有些发寒。

    神血真是怪物,不到一滴的神血,自己吸收的部分,补足了剑胎,使其焕发新生,脱胎换骨。而剩下的部分,如果没有血肉,他甚至无法排出体外。

    它吞噬所有一切血肉,不管是人还是野兽。

    倘若说神血缔造了如今的神国,开创了血修体系。艾辉怀疑,在需要的时候,拥有神血的血修,能够吞噬其他血修来补充自身。

    神血展现出来的特性,实在令人生畏。

    艾辉越来越相信,神血就是梦境里那位魔神之血,因为它的力量充满了粗犷、原始、冷酷、狡诈、野兽般的弱肉强食。

    这也是为何艾辉一点都不喜欢神血的力量,它没有任何温情。艾辉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个冷酷的家伙,对别人的死活毫不在意。

    他也从来没有什么道德洁癖,只要能够变强,他愿意尝试任何办法。可即使如此,神血的某些特性,还是让他感到厌恶。

    比如,在濒临死亡的时候,会把自己的同伴抓过来吞噬。

    他宁愿死,也不愿做出那样的事情。

    幸好,那些力量被他排出体外,他不会变成一位血修。

    艾辉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巨大血眼。

    感谢绷带。

    哎,又想起师父师娘了……

    战况危急的时刻,艾辉的思绪却有些飘忽,莫名忧伤。

    直到眼前的金雾,骤然又变淡了许多,艾辉回过神来,又有一批血修成为光剑的养分。

    到现在,他都是个旁观者。

    剑胎主导了战斗的节奏。

    焕然一新的剑胎,正在向艾辉展示它的强大。

    宋小歉感觉他们就像冲进了一群马蜂之中。

    他们眼前什么都看不见,完全被纵横交错的光束笼罩,那是无数光剑在他们周围飞舞形成的网!

    宋小歉忽然扬起手中的长枪,恰好挡住一道奇快无比的剑光。

    铛,一声脆响,枪尖暴绽一团火星。

    宋小歉掌心一热,手中的长枪几乎握不住。

    光剑弹飞出去,但是宋小歉还是注意到,光剑毫发未损。

    光剑蕴含的神血之力极为微弱,但正是这缕微弱的神血之力,让宋小歉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她的损耗比平时远远高了数倍。

    再这么下去,迟早要被攻破。

    更让她感到恐惧的是,光剑的数量越来越多,而且是以极其惊人的速度在激增。四周全都是,数也数不清,它们划出一道道醒目耀眼的光痕,就如同一根根光束,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他们仿佛陷入泥潭,取得的战果仅仅只是前进一百丈。

    身边将士不断倒下,宋小歉再也无法保持波澜不兴的心境,她开始变得焦急起来。

    她尝试过几乎所有她能想到的办法,但是都没有半点效果。

    还活着的银霜将士,只剩下大约一半。一百丈的距离,他们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手,这样的伤亡速度,从来没有过。

    前方还有一百丈。

    她注意到,其将士们脸上开始露出恐惧的神情。

    只有一百丈,最后的一百丈!

    她目光决然。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