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四章 狂暴剑阵
    沉浸在剑胎日益凛冽精纯的艾辉,并不知道外面局势是何等的危险。

    如今的剑胎,和之前可谓天壤之别。

    它们盘旋纠缠,就像两团涌动的密集鱼群,令人称奇的是,每一把小剑形状都大不相同。有的如同一泓秋水,光华凛冽;有的微弯如钩,好似一轮弯月;有的钝剑无锋,仿佛历经风霜侵蚀;还有的只有半边剑刃,剑尖有鱼钩一样的倒钩……

    艾辉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众多形状的剑。

    当他的心神落在某把小剑上,此剑的用法玄机,不言自明,就像溪水般从他的心头流淌而过。剑胎就像是剑的万花筒,更像是包含万千剑典的绝世剑典。

    艾辉从来没有如此过瘾。

    研习剑术,艾辉好似盲人在黑暗中摸索。当世剑术没落,修真时代遗留的剑典在元力时代早就失去真传,失去威力。他很多时候,只能连蒙带猜,不断尝试。

    他无人请教,许多理解也无法印证,甚至他折腾出来的剑胎,残缺不齐,就像一棵畸形的植物。

    但是,汲取了神之血的力量,这棵畸形残缺的植物,疯狂生长,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残缺畸形之处不知不觉已然痊愈。

    上古魔神之血,真是不可思议!

    剑胎不断强大,也日趋完美,呈现在艾辉面前的是一个前所未有、丰富多彩的世界。

    他如饥似渴地从中汲取所有的营养,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机会。

    随着万千剑道真义被理解、吸收,剑胎的威势也变得愈发汹涌澎湃。

    如果艾辉此时抬头看天空的烈日,一定会发现,霸道无比的烈日,此刻气息衰弱许多。就连那恍如实质的金色光柱,那碾压般的毁灭气息,在呼啸涌动的剑胎面前,都变得黯淡无力许多。

    迸溅的金芒越来越多,它们就像金色的雾气,茫茫一片。

    艾辉从奇妙的状态中脱离,他很快察觉到异常,金雾导出的速度在变慢。他仔细感知片刻,找到原因。

    剑阵里没有血肉,缺乏媒介,神性杂质和长剑融合的速度变慢了许多。

    艾辉沉吟,按照平日里的时间规律,楼兰他们之前应该往剑阵里补充血肉才对。

    莫非……外面出了状况?

    *********

    只要翻过山岭,就能攻击敌人阵地的侧翼。银霜上下没有一丝犹豫,身后蜂巢重炮的轰鸣不绝于耳,每一次齐射地面都能感受到强烈的震动。

    他们必须抓紧时间,此时,任何一点时间都异常珍贵。

    山岭不算高,地势也不陡峭,一路没有遭遇任何阻碍,轻松得就像郊游。宋小歉放下心来,这也说明了对方并没有想到营地会遭遇袭击,否则一定会在这个位置有所布置。

    本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夜袭战,变成一场拉锯战。敌人的顽强和层出不穷的手段,让神狼上下都有些疑神疑鬼,怀疑敌人是不是早有准备。

    顺利翻上山岭,能够看到远处的塔炮阵地亮起的火光。蜂巢重炮齐射的火光,站在远处旁观更加震撼,整齐有如光栅,元力共鸣产生的波动,就像无形的涟漪,在夜色中异常醒目。

    短暂的震撼之后,银霜上下齐齐松一口气,紧绷的心弦松弛下来。

    宋小歉正准备下令大家向塔炮阵地前进,就在此时,忽然有人惊呼:“快看,那是什么?”

    宋小歉心中一个激灵,她现在最怕的就是听到这样的惊呼,因为这往往意味着出现新的变故。

    惊呼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纷纷循声望去,下一刻,惊呼声和倒抽冷气声此起彼伏。

    “那是什么?”

    “天啊!这是什么?”

    刚才他们的注意力,都被远处塔炮阵地齐射炮火吸引,没有注意到他们脚下的山谷——山谷不深,底部地势平坦,是个典型的小盆地。

    然而,此时山谷内的场景,却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撼。一把把长剑,倒插在山谷底部的泥土里,剑尖直指天空。它们交错纵横,看似杂乱无章,又隐约蕴含某种规律。

    但是它们数量之多,数也数不清,密密麻麻,布满整个山谷,俨然是一片剑的森林!

    饶是宋小歉素来冷静,此刻也不禁心中骇然,头皮发麻一阵。

    眼前的画面实在太壮观!数十万把、也许百万把长剑插满山谷,带来的视觉冲击无以伦比,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进入了一座修真时代某个大剑修门派的遗址。

    它们无声直指天空,宋小歉知道,这些数不清的长剑,是布置的剑阵。

    而森然涌动的剑意,就像浑身长满锋锐鳞片的巨龙,在剑之森林中低啸盘旋。

    这里……到底是什么?

    忽然间,她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难道这才是敌人隐藏的真正大杀招?如此众多的长剑,需要消耗的人力物力,绝对是天文数字!

    师雪漫他们动用如此恐怖的人力物力,在图谋什么?

    “快看山谷中间!”

    其实不用招呼,大家的目光早就被山谷中央吸引。山谷中央的剑和其他地方截然不同,它们就像刚刚从火炉中取出的剑胚,在夜色中十分醒目。

    蜂巢重炮齐射的光芒不时照亮夜幕,掩盖了山谷里这些忽明忽暗的光剑。

    宋小歉忽然瞪大眼睛,冰霜般的脸庞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光剑的气息……

    其他将士也察觉到异样,惊呼不断。

    “是血修吗?怎么感觉是我们的人?”

    “是啊!难道他们也开始修炼血灵力了?”

    “好像有点不一样。”

    “是不一样!”

    银霜将士们惊疑不定,光剑散发的气息,让他们感觉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将士们的疑惑宋小歉听在耳中,她没有开口。其他的将士觉得熟悉又陌生,但是她不会,因为她见过类似的气息!

    陛下!

    陛下召集群臣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她有幸能够位列期间。也就是那一次,她才深刻地明白,陛下是何等的强大,只是展露一丝气息,天下臣服!

    那一次给宋小歉留下极为难以磨灭的印象。

    光剑的气息当然比不上陛下,陛下的气息是何等浩瀚无边,宛如汪洋大海般深不可测,令人无法生出半分反抗之心。可是黯淡微弱许多,宋小歉却非常肯定,两者极为相似。

    难道是叶帅?

    这个想法在宋小歉脑海中一闪而逝,但是立即被她否定。神畏裁决再怎么厉害,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己方紧追不舍之下,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把叶帅偷运到风幕后方。

    她想到了另一个可能,圣物!

    传言中陛下的力量,就是来自神之血的无上圣物,远古神祇的血滴。

    难道元修也得到了神血?

    “剑阵里面有人!”

    忽明忽暗的一圈光剑中央,隐约可见躺着一个人。

    不少人下意识地吞着口水,他们口干舌燥。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于骇人,上百万把长剑布置成的超大规模剑阵,而在剑阵的中央,竟然有一个人!

    难道这座令人难以置信的庞大剑阵,竟然是为了一个人布置的?

    什么人能够动用如此海量的人力物力?而如果这么海量的人力物力,汇集在一个人身上……

    几乎所有人脑海中都会不自主地蹦出相同的两个字——宗师!

    只有可能是宗师!

    宋小歉心中做出同样的判断,她心神剧震,一些疑惑的地方,此时也豁然开朗。

    超大规模的剑阵能够孕育宗师吗?只怕不能,可是倘若再加上神血呢?

    重云之枪等等都是幌子,都是敌人拖延时间的手段,敌人真正的杀招是这座剑阵,是这座剑阵内正在孕育的宗师!

    她的脸上罕见地露出犹豫之色。

    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们现在应该马上向塔炮阵地侧翼发起冲击,可是当她知道敌人有可能正在孕育一位宗师的时候,她的想法顿时发生动摇。

    宗师无上!

    一位宗师的诞生,足以改变整个天下的形势。

    宋小歉一咬牙,心中作出决断,冷声下令:“冲垮剑阵!”

    和敌人有可能诞生一位宗师比起来,他们如今这场战斗的胜负完全不值一提。就算神狼覆灭,双方力量的态势依然不会发生本质的变化。

    然而,倘若元修再次诞生一位宗师,他们之前所有的优势都将化作乌有。双方力量的对比,将从血修压倒性的优势,变成双方整体均势,血修只有局部的小优势。

    无论如何,也要冲垮剑阵!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元修再次诞生一位宗师!

    不用宋小歉明说,其他将士们也意识到这一点。

    山岭上的银霜,如同一道雪白的洪流,顺着山岭轰然而下。从山顶往山谷冲锋,占尽地势之利,银霜上下一心,气势锐不可当!

    远处,蜂巢重炮齐射的轰鸣此时都被银霜狼的狼蹄声淹没。

    山谷震动,长剑颤抖。

    宋小歉心中如同冰雪般冷静,一旦作出决断,她便再无一丝犹豫。

    白色的光芒笼罩银霜部将士,包裹着银霜狼的狼蹄,它们如同一道流动的锋刃,狠狠撞入剑阵之中。

    所过之处,长剑就像枯枝般折断,断剑碎片四下乱飞。

    眨眼间,剑阵就被犁出一道数十丈的伤痕。

    就在此时,艾辉身边的一把光剑轻轻颤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