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二章 胜利在望
    雷霆之剑就像一条巨大的深海鲨鱼,在深沉无边的夜色中无声潜行,等待猎物露出破绽。

    顾轩和石志光很清醒,老大不在,他们需要倍加小心。如果说老大主持的雷霆之剑,是无可匹敌的雄狮,没有老大主持的雷霆之剑,只是一头幼狮。

    从神狼银霜开始冲锋,战场边进入白热化,激烈得令人窒息。

    小山前辈们的【听风有信】,明明壮烈如火,却只余温柔,如风中低吟细语。端木黄昏的【青花缠枝】,染遍了大地,惊艳了苍穹,纷纷扬扬就像夜幕里美梦一场。

    雷霆之剑始终异常安静,安静得就像游离在战场之外的幽灵。

    顾轩和石志光的目光,始终盯着营地里忽明忽暗的地火蛛网。他们见过祖琰和胖师尝试塔炮齐射,当地火蛛网出现时,他们立即意识到胖师和祖琰的意图。

    雷霆之剑悄无声息进入攻击位。

    当祖琰拨动地火蛛网,雷霆之剑骤然发动。

    蜂巢重炮绚丽的炮火齐射是最好的掩护,当光芒散尽,雷霆之剑横空而至,尖锐剑鸣席卷整个战场。一道雪亮而巨大的剑芒,就像一把开天劈地的重剑,瞬间斜斩没入神狼银霜大军中段!

    笼罩战部的血芒刚刚承受蜂巢重炮齐射,正是光芒暗淡、防御锐减之际,雷霆之剑惊人的穿透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暗淡的血芒就像纸糊一般,瞬间支离破碎。

    顾轩和石志光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没敢冲着敌人高手密集之处而去,而是朝着敌人最薄弱的中段腹部。

    雪亮的剑芒照亮夜空,旋即一闪而逝。

    轰鸣而至的雷霆之剑力道万钧,剑芒凌厉,沿途摧枯拉朽,血肉横飞。一位神通血修正在剑芒沿途,来不及发出怒吼,便被霸道、凌厉至极的力量绞成漫天血雨。

    大军被拦腰斩断,一分为二!

    一击得手的雷霆之剑,不敢任何停留,倏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雷霆之剑偷袭的时机选择得非常巧妙,恰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蜂巢重炮齐射所吸引,光芒还未散尽之际。一击得手,立即远遁。

    端木黄昏瞪大眼睛,原本浑然一体的神狼大军,出现一道大约十丈宽的路径,那便是刚才雷霆之剑犁出来的通道。路径之中,无一站立,遍地鲜血断肢,哀嚎声不绝于耳。

    这……这又是什么?

    端木黄昏心中震惊无比,刚刚出关,发现整个世界都变得天翻地覆,如此陌生。敌人如此陌生,就连自己这一方,同样陌生。

    不过他随即微微松一口气,他之前还在担心己方崩溃,如今却发现,原来他们还是有一拼之力。

    大家都成长了很多啊!

    赫连天晓神情有些茫然,大脑一片空白,他还没有从刚才蜂巢重炮齐射的打击中回过神来。蜂巢重炮的齐射威力远超他预估,整个视野白茫茫的一片,他感觉自己就像被狂奔的兽群狠狠撞上,饶是他的战力强悍,也出现一个短暂的失神。

    不过赫连天晓到底是神狼最强者,短暂的失神之后,马上反应过来。他心中震骇莫名,本来以为,双方交战这么多天,塔炮之术他们早就已经摸清楚了底细。

    没想到敌人竟然还藏着杀手锏!

    这是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塔炮杀招,塔炮之间能够产生奇妙的共鸣。正是这种共鸣,令塔炮的威力暴增。

    赫连天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遍地的血肉残肢和不绝于耳的哀嚎,他眯着眼睛置之不顾,仿佛无动于衷。尽管雷霆之剑的偷袭带来的伤亡比蜂巢重炮更大,但是在他眼中,蜂巢重炮齐射带来的威胁要大得多。

    全新的塔炮齐射,就好比一把势大力沉的重锤,恰好克制了神狼的冲锋。

    神狼的冲锋能够把将士的血灵力合而为一,浓郁的血芒笼罩全军,使得他们的防御力大增。敌人的攻击,打在血芒上,会被血芒挡住。正是凭借独特的冲锋,他们在面对元修时往往能够占据上风。

    他们就像是披着厚重盾牌的攻城椎,可以顶着敌人的箭雨前进。可是这种全新的塔炮齐射,好比重锤,它最大的威胁并非是带来的直接伤亡,而是能够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大大延缓他们冲锋的速度。

    心思电转,无数念头和权衡在赫连天晓脑子里转过,他陷入两难的境地。

    散开阵形?他有些犹豫,化整为零说起来容易,可是小股队伍面对元修没有优势。

    尤其是天上还飘着一个端木黄昏。

    端木黄昏实力惊人,远比一般的神通血修要强悍。刚才如同沼泽般的青花,小股战部能不能冲出去,他不确定。一旦被端木黄昏缠住,塔炮散射就会变得非常致命。

    反倒是雷霆之剑,纵然犀利得很,但是一旦散开阵形之后,又能杀几人?

    继续保持阵形冲锋?可以无视天空的端木黄昏,但是塔炮齐射加上雷霆之剑的组合,又让赫连天晓感到棘手。

    敌人不仅实力超出他的预期,手段之多样,也让他生出防不胜防之感。

    眼角的余光瞥见对面塔炮阵地的火网正在变亮,赫连天晓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决断。

    身影一闪,他出现在宋小歉身边,咬牙道:“两部分开,我带着神狼朝前冲,你带银霜攻击对面阵地侧翼。”

    宋小歉来不及回答,震耳欲聋的齐射轰鸣响起,骤然亮起的光芒再次把黑夜照得亮如白昼。

    宋小歉和赫连天晓浑身一震,巨大的力量让宋小歉胸口一闷。

    队伍最前方的数百人,消失不见。

    这次齐射,共鸣的塔炮更多,威力也更加惊人。一旦被直接击中,血修就像直接蒸发,连发出哀嚎的机会都没有。

    尖锐的剑鸣如同附骨之疽,雷霆之剑就像黑夜中的幽灵,忽倏而至。一路摧枯拉朽,血肉横飞的场面再次出现。

    宋小歉从赫连天晓眼中看到罕见的焦急和心疼。假如只有雷霆之剑,根本不足以攻破神狼的防御,更不要说带来如此巨大的伤亡。但是雷霆之剑抓住塔炮齐射后神狼防御最虚弱的时机,却能够带来惨重的伤亡。

    情况危急,她没有时间废话,沉声应道:“是!”

    接着她振臂举枪高喊:“银霜,跟上!”

    只见分列两翼的银霜部,就像流动的水银,朝宋小歉所在方位汇集。而赫连天晓也趁着这段时间,把神狼重新分成三队。每一队大约两千多人,两千人的队伍,保证他们能够抵挡端木黄昏的青花。而分成三队之后,对敌方阵地施加的压力也大大增加。

    完成重新集结的银色,就像一轮雪亮的圆月弯刀,划出一个巨大而曼妙的弧线,迂回朝阵地的右侧飞掠而去。

    分成三队的神狼,也趁机对塔炮阵地发起猛烈的攻击。他们彼此拉开距离,就像三根锋锐的箭头,从不同的方位,向塔炮联盟的阵地悍然直扑而去。

    神狼将士心中憋着一口气。

    原本他们以为一边倒的战斗,双方的角色颠倒,反而是他们被压制,而且是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都被压制。他们强悍的战斗力,竟然无法发挥半点作用,心中窝火得很。

    赫连天晓的决定,重新扭转了战局。

    地火塔炮的攻击依然猛烈,雷霆之剑依然神出鬼没,端木黄昏的青花还是那么烦不胜烦,但是神狼推进速度大大增加。

    塔炮联盟面临的压力剧增,敌人变得狡猾许多,不仅兵分三路,而且冲锋的路线也不再是直来直往,而是交替掩护,更加飘忽。

    转向侧翼的银霜部,才是致命的杀招,无论是胖子还是祖琰,都是如芒在背。

    但是战况激烈无比,他们已经无暇去管侧翼。阵地正面轮番突进的三支神狼将士,都异常的凶狠,悍不畏死。神狼将士们,开始逐渐习惯了塔炮齐射、雷霆之剑和端木黄昏的各种手段。

    他们变得更有耐心,从开始的抵抗塔炮齐射,到轮番引诱塔炮齐射。雷霆之剑差点掉入敌人的陷阱之中,如果不是石志光反应快,他们只怕无法冲出陷阱。反倒是端木黄昏给神狼制造了不少的麻烦,他非常灵活,青花笼罩的范围非常大。尤其是出手的时机异常刁钻,每次都在神狼队形变换之际出手,防不胜防。

    但是对赫连天晓来说,端木黄昏只不过是一只令人心烦的苍蝇。

    神狼人员的损失并没有停止,相反,死伤持续不断。但是赫连天晓清楚地意识到,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向他们这一边倾斜。一个重要的证据,就是塔炮齐射再也没有打出前几轮那样的巨大战果。

    一轮塔炮齐射,如今只能带来几十人的伤亡,在赫连天晓看来,这是完全能够承受的损失。

    三支队伍,就像三条滑不留手的泥鳅,不断交替掩护,吸引塔炮联盟的火力。

    赫连天晓没有直接全军压上,那容易给对方可乘之机。塔炮齐射、雷霆之剑和端木黄昏,三者构建的防线,赫连天晓此时已经不敢有半点轻视。

    他在等待银霜完成包抄,那才是决定胜负的时候。

    银霜部此时早已脱离了敌人塔炮的射程,轰鸣声被他们甩在身后。

    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子,一道山岭阻挡了他们的去路。说是山岭,其实不高,更像是一个小土坡。

    翻过这座山岭,继续往前,就能够直接插入敌人阵地的侧翼。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