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塔炮共鸣
    赫连天晓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无数次战斗的淬炼,让他对危险有着异乎寻常的直觉。

    不过他并没有慌乱,也没有犹豫。

    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背水一战最重要的勇气和果敢。纷乱复杂而又危急的局面,想着万无一失,只会与机会失之交臂。一鼓而下远比想着不犯错误,更能够让敌人感受到压力。

    重新整顿集结的队伍,安静肃杀。

    他们完成集结,敌人也完成准备,双方似乎重新回到一个起点,但是赫连天晓确信优势依然在自己手上。

    塔炮联盟仓促组成的防线,和三座镇神峰精心打造、重云之枪镇守的防线相比,孱弱如纸,到处都是破绽漏洞。

    神狼的利爪,已经按在敌人柔软的腹部上,只需要轻轻一划,就能够给猎物开膛破肚。

    也许会被猎物临死前咬一口,但是和即将享受的胜利果实相比,不值一提。

    赫连天晓神情冷静扬起右手:“准备。”

    而就在同时,与他遥遥相望的胖子睁开眼睛,绿豆大的眼睛微微眯起,盯着前方森然严整的敌人。他吐掉口水,调整了一下肩膀上重炮的位置,闷声喊:“准备。”

    三丈外,祖琰闭上眼睛,他的头发无风自动,长发飞扬。呼,红色的火焰,沿着他飞扬的长发蔓延,拖曳出长长的焰舌。他的呼吸节奏平稳,每一次吸气和呼吸,笼罩营地的地火蛛网,都会随之一暗一亮。

    塔炮手们神情有些紧张,他们修炼过这招。

    但是次数非常少,只有两次。

    好在修炼的内容并不复杂,他们只需要跟上节奏。

    祖琰的呼吸节奏,通过地火蛛网,传递到每一座塔炮。宁静而平缓的呼吸,似乎有一种感染力,原本有些慌乱的塔炮手渐渐稳定平静下来。

    轰隆。

    地面颤动。

    大家心头一震,一些塔炮手的呼吸节奏明显有些慌乱。尽管他们参加过防线的轮换,但是像这样直面敌人冲锋,还是第一次。

    地火蛛网呼吸节奏没有半点变化,依然和刚才一样平缓悠长。

    轰隆轰隆。

    地面震动得更厉害,地动山摇。

    塔炮手们口干舌燥,有些慌乱。对面的敌人如同潮水般,正在轰然朝他们扑来,足以碾压一切的威势,就像山峰压顶。

    胖子的沉喝很及时响起:“闭上眼睛,跟上节奏。”

    许多塔炮手强自闭上眼睛,开始下意识地调整自己的呼吸。渐渐,耳畔的轰鸣好似变得模糊,悠长的呼吸就像巨兽缓缓浮出水面,紧紧攥住他们所有的心神。

    他们的大脑依然一片空白,慌乱、紧张、恐惧混杂在一起,他们的身体却开始进入熟悉的状态。

    日常修炼中,他们每天都会经历这样的状态。魔鬼般的修炼强度,总是让他们失去思考能力,在一次次机械的重复中,每一个动作都成为他们的本能。

    什么是本能?越是危急越是恐惧,越会下意识做出的行为,就是本能。

    他们恍如溺水之人,而耳畔悠长平缓的呼吸,是他们能抓住的唯一一根稻草。

    神狼银霜大军的阵形森严密集,浓郁的血光,笼罩整个队伍。队伍中的神通血修,纷纷发出怒吼,召唤出自己的神通。有些神通血修外貌发生惊人的变化,远古荒兽的气息,弥漫开来。有的神通血修身体亮起一道道明亮复杂的血纹,这些血纹迅速融入整个队伍的血芒之中,就像红色怒涛中漂浮的水草。

    此时没有任何保留,除了能够提高防御力的【玄水龟血纹】、【赤练蛇血鳞纹】等等,就连此时用处不大的【神鹰眼血纹】之类,也一股脑放出来。

    背水一战!

    在神部和血部,神通血修是其中的核心,所有的战术都围绕着他们来布置。个人实力强大的神通强者是最好的先锋,能够在焦灼的战场撕开对方的防线,单点突破。而那些并不以个人实力见长的神通强者,则往往拥有出色的辅助血纹,能够给队伍带来巨大的提升。

    尽管知道密集的阵形,容易带来大伤害,但是密集的阵形之下,血芒会更浓郁,各种血纹的加持,防御能力大增。

    如果是刚才的冲锋状态,赫连天晓会命令全军散开,化作几十股。全速冲锋之下,即使人数不多的小队,都能够形成强大的战斗力,成为一把锋利的刀。失去速度之后,小股队伍威力锐减,赫连天晓不确定他们能否撼动敌人的防线。

    轰隆,轰隆。

    神狼部满编万人,银霜部满编五千人,虽然有所伤亡,但是大军依然保持着大约一万两千人左右的规模。

    中间的神狼部,就像一把沉重的血色重剑。分布两翼的银霜部,则是这把重剑的寒光闪烁的锋刃。

    神狼队员们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嚎叫,脖子青筋爆绽,全身肌肉因为兴奋而战栗,体内的血灵力跟随着队伍的血芒而共鸣。他们听不见自己的嚎叫,所有的声音都被轰隆巨响和周围的怒吼淹没,全身的鲜血都在燃烧。

    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的脚步!

    对方的防线越来越近,他们甚至能够看清楚对面阵地里塔炮手们紧闭的眼睛。

    血修们更是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咧嘴狞笑。

    一群软蛋!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竟然害怕到闭上眼睛的敌人。就凭这么一群软蛋,也像阻挡他们的步伐?

    痴心妄想!

    嗯?那是什么?

    对方整个阵地升腾起一道道火线,这些火线交错纵横,编制城一个巨大的火焰蜘蛛网。

    一位看上去身形瘦弱脸色苍白的少年,站在火网的正中心。他的脚下升腾的火焰,几乎吞噬他半个身子,又像是一件华丽炫目的长袍。

    那是……祖琰!

    烈花血部全军覆没,让神狼上下大为震动。也是从那时开始,祖琰进入他们的视野,尽管他是乐不冷的弟子这一点似乎更显赫。

    祖琰忽然睁开眼睛,右手微微扬起。

    笼罩整个阵地的地火蛛网无声一荡,宛如他轻轻拨动琴弦。

    不知为何,赫连天晓心神也不由一颤。

    几乎同时,阵地上的蜂巢重炮,轰然齐鸣。

    刺目炽亮的光芒,瞬间让他们的眼前白茫茫一片,震耳的轰鸣声,淹没了所有的声音。最前排的战士,只觉得身躯一震,仿若撞上一堵墙,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失去知觉。

    天空的端木黄昏目睹这炫目华丽至极的一幕。

    密密麻麻的光柱,如同细密整齐的光栅,梳理着黑夜。又如同一面墙,和红色的怒涛迎面相撞。端木黄昏看得分明,轰然奔腾的血色潮水,就如同撞上了坚硬的礁石,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停顿。

    在一瞬间,和炮火直接接触的血芒就像冰雪般消融,附近的十多名血修来不及发出哀嚎便成人家蒸发消失。

    紧接着炽烈的光团爆裂,黑夜中仿佛出现一个太阳,亮如白昼。

    端木黄昏不得不眯起眼睛,他心中骇然。

    这是……塔炮吗?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的塔炮已经发展到如此厉害的地步吗?刚刚出关就遭遇敌人夜袭,一心对付血修的端木黄昏,无暇细看阵地上塔炮。

    眼前绚烂而恐怖的炮火,颠覆了他对塔炮的认知。

    明明只不过闭了个关……怎么感觉世界都变了模样?

    地火蛛网中间控制节奏的那个是祖琰?晋升大师了?那个眼熟的胖子……居然也是大师了?端木黄昏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到处乱滚。

    等等,炮火……细密整齐如光栅的炮火……

    端木黄昏猛地睁大眼睛,它们竟然在共鸣!

    尽管只有差不多一半的炮火形成共鸣,可是……塔炮也可以共鸣?

    真是见鬼!

    端木黄昏差点脱口骂出来,眼前的一切怎么都这么陌生?敌人的战部强大得让他震惊,血修战部都这么厉害吗?听风部慷慨赴死他也是一头雾水,听风部不是和叶夫人的人吗?塔炮变粗变大了,胖子都变大师了。

    端木黄昏忽然有点慌张,不会自己闭关了好几年吧?

    当光芒散尽,视野恢复如常,时间仿佛定格。

    汹涌如同潮水的大军笼罩的浓郁血芒变得暗淡许多,血芒中的血修神情茫然,有些士兵的嘴角溢出鲜血。笼罩全军的血芒能够保护大家,同样也会把遭受的攻击分散到所有人。在以前,这是他们面对血修巨大的优势,能让他们可以无视敌人的攻击。

    但是这次,刚才那轮炮火,就像一把势大力沉重锤,硬生生止住他们的冲锋。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敌人能够发动如此惊人的攻击,这不符合常理。

    更可怖的是,队伍的最前方出现形状如同梳子般整齐的缺口。

    旁观的端木黄昏眼睛闪过一道精光,他明白为什么。

    共鸣!塔炮的共鸣!

    用地火蛛网来控制节奏,引导塔炮形成共鸣,真是天才的想法!祖琰,不能小看啊!

    忽然,端木黄昏猛地抬头,他的目光投向深沉的夜幕之中,瞳孔骤然收缩。

    一点幽光,在夜幕中一闪而逝。

    下一刻,一道寒光,宛如开天巨剑,横空而至!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