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二十八章 青花青花
    青色缠枝轻柔无力地坠落大地,就像一根青色羽毛。

    “青花青花,载我韶华。缠枝缠枝,赠我琼瓜。”

    端木黄昏曼声吟唱悦耳好听。

    青花以惊人的速度向四周蔓延,就像青色的地毯,在向四周扩散。

    赫连天晓觉得头顶端木黄昏的声音就像苍蝇一样讨厌。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刚才他的判断非常正确。

    端木黄昏的实力,远超出一般的大师!

    作为曾经五行天最顶级的豪门之一,如今翡翠森最具影响力的家族,端木家是神国一直非常重视收集情报的目标。端木家的【青花】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修真时代,据说灵感来自瓷器的青花纹。端木家的【青花】施展起来,确实印证了这个说法。

    青花缠枝是端木家绝学【青花】之中,最常见最普通的招式。

    可是端木黄昏的【青花缠枝】完全不同,它再也不是单薄扁平的青花纹,而是一根活生生的缠枝幼苗,鲜艳欲滴。

    他从地面感受到阻力。

    神狼一旦发起冲锋,所有神狼将士血灵力融为一体。莫说区区小草,便是一座山峰在他面前,赫连天晓都有把握把它撞得粉碎!

    可是,赫连天晓无比清晰地感受到阻力,来自柔嫩无比的青花的阻力!

    他感觉仿佛掉进了泥沼之中,无处不在的阻力,冲锋的势头明显滞涩。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对冲锋来说,速度和气势最为关键,一旦他们失去速度,他们便会失去任何威力。再沉重的重斧,挥舞不起来,也劈不开木头。

    必须摆脱这样的境地!

    赫连天晓大喝:“银霜掩护!”

    宋小歉没有半点迟疑,断然下令:“银霜踏雪!”

    在战场,银霜的作用就护住神狼的侧翼,在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掩护神狼。这是银霜部的使命和职责。

    两侧狂奔的银霜狼,狼蹄的雾气变得愈发浓重。

    哗啦哗啦!

    在他们面前,一条冰雪长廊拔地而起,并且向前方延伸。

    神狼部一跃而上,沿着冰雪长廊继续向前突进!

    无处不在的阻力消失,神狼又恢复之前的威势。

    天空夜幕下的端木黄昏俯瞰此幕,撇了撇嘴,开口曼声吟唱。

    “将军铁马,美人未嫁。青花依旧,老了韶华。”

    满山遍野的青花缠枝突然整齐绽放,一朵朵娇艳的青色花朵怒放,原本的草海瞬间变成花海。当端木黄昏吟唱到“当年桃花”时,所有的青色花朵蓬地爆裂,无数青色的花瓣,笼罩整个战场,四下飞舞!

    散发着微光的青色花瓣,像雪花般纷纷扬扬飞舞,无边无际,宛如美人在轻唱着凄艳而绝美的歌。

    赫连天晓瞪大眼睛,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是什么大师之道?

    这是木修的手段?

    怎么可能?

    神狼的威势陡然一滞,将士们的心神受到影响,连一向奔腾如河流的血灵力,此时都呈现出运转不畅的迹象。

    如此匪夷所思的招式,如此恐怖的青花,怎么可能出自一位刚刚晋升的大师之手?

    真他妈见鬼了!

    赫连天晓险些破口大骂,他必须先破了这招青花缠枝,否则就算他们能冲到敌人大营,士气低落,威势全无,那又有何用?

    可是眼下,时间才是最重要最关键的因素!

    对方想方设法地阻挠,就是想拖延时间,为大营赢得胜利的机会。

    赫连天晓心知肚明,却无可奈何。本来以为能够一鼓而下,没想到半路里不断杀出程咬金,一个接一个,他心里憋着一股邪火。

    尤其看到端木黄昏那番装腔作势、高高在上的模样,撩拨得赫连天晓心头邪火更盛。

    什么时候,一个区区大师,就敢在堂堂神狼面前装神弄鬼?

    桃花你个去死!

    忍无可忍的赫连天晓蓦地怒喝:“杀!”

    他猛地扬起手中的弯刀,朝天空的端木黄昏一斩。

    神狼将士齐声怒吼:“杀!”

    鲜艳闪亮的红色刀光滚滚,宛如泛起的红色血浪,带起凄厉的尖啸,就像从血海挣脱的厉鬼,朝天空的端木黄昏扑去。

    刀芒飞升天空,凄厉的尖啸反而消失,整个战场所有的声音全都消失,突然变得异常安静凝重。

    青色花瓣飞舞,仿佛受到吸引,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

    噗噗噗。

    青色花瓣刚刚靠近恐怖的刀芒,就纷纷爆裂,碎成一蓬青色碎芒。地面的青花缠枝疯狂成长,纠缠成一道道青花缠枝墙,但是在血色刀芒面前,就像纸糊般脆弱。

    血色刀芒横掠长空,狠狠击中端木黄昏!

    白衣飘扬的端木黄昏轰然炸成一蓬青色碎芒,余势未绝的血色刀芒没入夜空。

    赫连天晓眼角一跳,被耍了!

    一大片飞舞的青色花瓣在小山他们身后悄然汇集成一个青花缠枝绣球。砰,青花缠枝绣球碎裂,青花碎芒飞舞,脸色苍白的端木黄昏露出身形,他心有余悸。

    好险!

    要不是刚才他就留了个心眼,肯定要被那一刀轰动粉身碎骨。汇集了神狼将士的全力一击,他绝对挡不住。不仅挡不住,就连被锁定了,逃脱的可能性都非常小。

    不过他察觉到这些听风将士气息变得越来越恐怖,胆气顿时一壮,抬头挺胸,踏空而行。白衣飘飘,丰神俊朗,好似神仙中人。

    “青花青花……”

    端木黄昏刚喊了一句,还没来得及发动,便看到赫连天晓手中的刀要扬起。端木黄昏心肝一颤,暗骂了一声,啪地再次化作飞舞的青花瓣,消散在花海之中。

    雷霆之剑上,顾轩他们正在耐心寻找机会。

    神狼现在气势雄浑,不是没有艾辉主持的雷霆之剑能够冲阵的。刚才那记恐怖的刀芒,更是让他们所有人为之色变。不过看到端木黄昏躲过一劫,大家心头顿时松一口气。

    “完了完了,端木黄昏闭关闭成了郁鸣秋!都开始念诗了!”

    “韶华我懂,穷瓜是什么瓜?吃了就变穷吗?难怪傍晚一直这么穷!老大肯定不会吃!”

    “敢给老大穷瓜肯定要被一巴掌拍死!对了,那个将军是谁?”

    “管他什么将军呢!重点是美人!傍晚什么时候有美人了?”

    “难道傍晚其实说的是自己?”

    “哦,好像也说得通……”

    七嘴八舌的调侃声在雷霆之剑不断响起,嘴上调侃,大家心里对傍晚都惊叹无比,刚刚出关就这么厉害!他们知道,面对神狼血色洪流,想要阻挡片刻,是何等不容易!

    不知不觉,心中的恐惧和绝望早就消失不见,他们胸臆间激荡着的,是与敌一战的豪情。

    听风有信的壮烈,火山轰鸣的燃烧,青花缠枝的凄艳。

    无人退缩,无人惜命,前赴后继,万众一心。

    身为其中一员,怎能不自豪?怎能不骄傲?

    人生在世,本不过一战啊!

    不负此生。

    心情激荡的顾轩强自让自己镇定,老大不在,雷霆之剑的指挥由他指挥。

    他低喝一声:“都闭嘴!”

    雷霆之剑立即安静下来,大家神情认真,内心激荡不休,闪闪发光的眼睛是遮掩不住的战意。身体的疲倦不翼而飞,他们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力,因为他们的胸膛里有一团熊熊烈火在燃烧。但是他们还需要蛰伏,他们要等到机会,给敌人致命一击的机会。

    顾轩低声道:“志光,斜切到侧面。小山前辈他们一发动,我们就顺势切入!”

    石志光瓮声回应,手掌以和体型完全不相称的细腻轻轻催动剑柄,他的眼睛就像夜晚的星辰,粗豪大脸上却是沉静如水。

    雷霆之剑队员们的目光,紧紧盯着小山他们。

    不光是雷霆之剑,整个战场的目光,都被小山他们吸引。

    因为元力波动实在太强烈,吞噬席卷了方圆数百里的元力,何等喷薄汹汹涌!之前像孔明灯一样的光团此刻明亮炽目,宛如一个个高悬的太阳。它们散发着白晃晃的刺目光芒,把黑夜照得亮如白昼。

    光团之中,隐约可见的一道道身影。

    身影一点点变得模糊。

    赫连天晓感受到天空恐怖的波动,但是他没有抬头,只是率领队伍疯狂突进。他害怕自己一抬头,就会不自主地对天空发起攻击!

    极度危险的感觉笼罩他全身,让他感到心惊肉跳。

    当下最好的选择,就是冲入敌营。

    一旦冲入敌营,再强大的杀招,也会面临敌我难分的局面。

    敌人所有的手段,都不过是为了拖延他们的脚步,越是这样越不能停留!

    到现在为止,敌人所有的手段全都施展出来。

    看到在视野中不断放大、近在咫尺的大营,赫连天晓心中激动。

    烦人的青花再次席卷而来,但是这次,赫连天晓丝毫不为所动。这次青花比上次要弱得多,更何况他们现在的气势已经起来,无人能够阻拦他们。

    重斧一旦被挥动,就是摧枯拉朽!

    就在此时,天空重新变暗。

    嗯?

    赫连天晓下意识抬头,天空的太阳消失不见,他们周围的景色消失不见,微微的风声环绕在他们四周。

    风声很细微,但是赫连天晓却汗毛直竖。

    他猛地扬起手臂,厉声高喝:“停!”

    巨大的惯性把地面犁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泥土飞溅。神狼银霜硬生生停住,大家惊疑不定地四下张望。

    什么都看不到,入耳的只有风声,微微的风声,温柔得令人害怕。

    听风有信,如约而至。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