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吃草
    “听风有信”的嘶喊在夜色中还未消散,远处塔炮联盟营地内,一道火光伴随轰鸣巨响冲天而起,宛如火山喷发。

    火山尊者!

    三颗巨大的岩浆火球,飞上天空,在夜幕划出燃烧的轨迹,像从天而降的陨石,迎面朝那片奔腾的血色怒涛呼啸砸去。

    赫连天晓没有半点减速的意思,仿佛没有看到。

    侧翼的宋小歉高喝:“弓箭手!”

    两旁的银霜部弓箭手,动作划一,也不取箭,拉开空弦。只见周围寒气汇集,一根晶莹剔透的冰箭,浮现在弓弦上。漂亮的冰霜箭尾,像是放大的雪花。

    “放!”

    宋小歉一声令下,绷,数千弓弦声动,如同一声。数千道冰冷晶莹的流光冲天而起,留下纤细明亮的光痕,就像会发光的蚕丝。天空好似有一张无形手掌,让这些明亮的丝线缠绕旋转,汇集成一道美丽闪亮的冰风暴。

    岩浆火球和冰风暴狠狠撞在一起。

    轰。

    无数岩浆流火炸开,在空中绽放出美丽的烟花,下一刻,被爆裂的银霜寒气冻结,所有的美丽和光芒都瞬间隐去。火焰之花变成冰霜之花,炽红的岩浆变成结满冰霜的岩石,它们像雨点般落地,摔得粉碎。

    重云之枪驻守的镇神峰,光芒昏暗,激战了一天的士兵们都在抓紧时间休息。但是师雪漫的营帐,灯火通明,他们聚集在一起,讨论明天的战斗。

    忽然,师雪漫猛地抬头,心神剧震。

    好强烈的元力波动!

    日夜呼啸不断的金风风幕,不仅会掩盖大部分的声音,还会掩盖绝大部分的元力波动。但是这股元力波动,如此强烈,连金风风幕都无法掩盖!

    元力波动的方位……后方!

    她的脸色陡然大变。

    不光是她,此刻其他人也感受到这股惊人的元力波动。它实在太强烈,就像黑夜中的太阳,毫不费力就能捕捉到。

    “有敌人!”

    凄厉的警报陡然响起,负责值夜的将士急掠而来:“报!发现大量敌人!”

    大家冲出营帐。

    远处天边,无数宽背蝠鱼汇集的洪流,正在朝这边高速飞来。

    天空宽背蝠鱼的数量让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他们毫不怀疑,敌人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战斗。不对,是所有的兽营,神狼银霜呢?在哪?

    想到刚才那股惊人的元力波动,大家脸上血色瞬间变得苍白。

    敌人是怎么突破风幕?

    三座镇神峰的光芒倏地变得明亮,兵人部和天锋部都被惊动。

    师雪漫用力咬着嘴唇,几乎要把嘴唇咬破。从来没有哪一刻,让她如此恐惧,如此绝望!前方如同潮水的兽营,仿佛随时能把他们吞噬。

    冷静,冷静!

    她第一反应就是催动镇神峰,返身去救艾辉他们,但是她知道来不及。

    而且一旦撤退,敌人蜂拥而至,天锋兵人绝对抵达不住,防线瞬间支离破碎,大家反而都逃不了。她熟谙军旅,知道撤退的难度比拼死抵抗更难。撤退稍有不慎,就会形成溃败。

    如果是艾辉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会怎么办?

    师雪漫精神一振,艾辉所遇到过比这更艰难的情况,他也没有绝望放弃,自己又怎么能放弃?更何况,艾辉那么妖孽的家伙,怎么会这么容易死?

    是啊,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容易死?

    祸害都要遗千年啊!

    师雪漫慌乱一扫而空,心绪平静下来,她形势的判断更加清晰。今天如果艾辉死了,后方也完了,那防线三部也活不了。而他们防线被突破,后方的人也一样活不了。

    要么一起生,要么一起死。

    这么一想,她最后一点恐惧也消失。

    不顾同伴独自逃命这种事情,北海师家人可做不出来!

    她迅速做出决断:“钱代祖琰,你们去支援塔炮联盟!”

    胖子早就按捺不住,一想到艾辉会遇到危险,他就无心战斗。他佩服师雪漫,因为师雪漫讲大是大非,这样的人值得尊敬。他没有大是大非,他就是一个幸运活下来的胖子,他就那么一点小是小非。

    在他心目中,所有人都没艾辉重要。

    胖子和祖琰火急离去。

    恢复冷静的师雪漫展现出她的果断。她很清楚,此时后方需要的近战力量,能够抵挡神狼银霜,获得喘息之机。但是她更清楚,她现在聚集人手,再返身支援,绝对来不及。

    她判断,敌人应该是开始冲锋!

    而那股强烈得令人心悸的元力波动,让她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些关于中央三部的秘辛。

    无法弥补后方的劣势,那就扩大后方已经拥有的优势,这便是她的决断。

    倘若胖子祖琰赶到时,战局已经结束,塔炮联盟已经崩溃,那谁去也没有用。而倘若两人抵达时,战局没有结束,意味着双方在僵持,他们俩就能大大增强塔炮联盟的力量。

    防线面临的压力虽然很大,但是师雪漫依然有信心抵挡。

    在生机渺茫的乱局上,师雪漫赌上最后一点希望。

    尽人事听天命。

    柯宁疯狂地呼喊,让士兵们进入塔炮。

    强烈的恐惧笼罩他的身心,他感到窒息,呼吸不过来。但是他知道,此刻任何一点时间,都是同伴用鲜血换来的。

    远处天空的一群人,他们浑身被强烈的光芒笼罩。远远望去,就像一个个飘浮在天空的孔明灯。

    小山前辈们……

    不知道为什么,柯宁的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尖锐的呼啸从他头顶掠过,耀眼炽亮的剑芒,划破漆黑的夜幕。

    雷霆之剑!

    柯宁猛地一跃而起,扯着喉咙怒吼:“塔炮手,进入塔炮!塔炮手,进入塔炮!”

    营地里,人影晃动,每一个人的眼睛充满血丝,状若疯狂。

    远处,奔腾的洪流踏碎大地,也是远处,闪耀的光芒照亮夜幕。

    天空像孔明灯一样飘浮的光团,散发出的恐怖波动,让赫连天晓脸色第一次发生变化。他猛地想起来,一个流传许久却颇为隐秘的传说。

    传言中,中央三部当初肩负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保证长老会不被宗师所控制。所以中央三部经过数代人的呕心沥血,创出能够伤害宗师的禁忌杀招!

    赫连天晓心中一突,难道这个传言是真的?

    天空中,被光芒笼罩的听风部将士之间,浮现一道道交错纵横的光束。光束刚刚出现时,暗淡无光,仿佛虚影,但是很快就变得明亮。

    它在不断变得更亮!

    赫连天晓忽然发现,起风了!

    不对,这是周围的元力,都在被天空那些该死的家伙抽走。

    赫连天晓怒吼:“射落他们!”

    宋小歉闻言高喝:“弓箭手!”

    银霜部所有的弓箭手同时张弓,整齐划一。

    “放!”

    和刚才如出一辙的冰风暴再次腾空而起,呼啸扑向天空那些光束相连的身影。

    眼看冰风暴就要把那些飘浮的身影吞噬,就在此时,一根青花缠枝凭空出现。

    娇弱的青花缠枝面对呼啸狂暴的冰风暴纹丝不动,它一出现,便以惊人的速度蔓延生长。缠枝青花就魔鬼的藤蔓,转眼间,便化作一面青花缠枝墙。

    数以千计的冰箭矢汇集的冰风暴,重重轰在青花缠枝墙上。

    青花缠枝墙泛起层层涟漪,明亮的光芒沿着缠枝扩散,整面墙上的青花缠枝纹都被点亮,构成一道绝美的花卷,美得让人难人挪开目光。

    一个消瘦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战场上空。

    白衣如雪,长发飞扬,略显苍白的脸色把那张俊逸的脸庞映衬得更加精致,额头的青花纹,增添几分神秘。

    他的神情清冷,异常高傲。头顶漆黑深沉的夜幕,就像黑色的羽翼,插在他的背上。

    赫连天晓的瞳孔再次收缩,端木黄昏!

    端木黄昏出关了?

    端木黄昏闭关久久不能出关,早就不是新消息,没想到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关。出关有没什么,按照正常状态,端木黄昏即使出关,那也只是刚刚晋升大师,不足为虑。

    一个大师放在当下战场,能够发挥什么作用?

    可是,就刚刚那面青花缠枝墙,便让赫连天晓意识到,端木黄昏的实力远超一般的大师。

    这家伙的实力,怎会如此之强?

    赫连天晓心中惊疑不定,但是他很快稳住心神,就算比一般大师强又如何?没到宗师,就不可能阻挡他们的冲锋!

    他们是神狼!

    赫连天晓的目光重新锁定正在不断拉近的敌人大营,那才是他们这次攻击的首要目标。至于这些苍蝇,等攻陷塔炮大营,再慢慢一个个收拾不迟!

    “一出关就遇到这么吵闹的场面,我其实是不太高兴的。”

    头顶响起端木黄昏令人讨厌的声音。清冷傲慢高高在上,声音不大,但是整个战场都能清晰地听到,听风部疯狂抽取元力,仿佛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他傲慢得就像神祇般,俯瞰地面,伸出手掌。

    手掌上,漂浮着一段青花缠枝。

    青花缠枝很短,很普通,没有光华闪耀,也没有惊人的波动,却有着类似青草的鲜嫩欲滴。

    “有狼自远方来,当盛情款待。不过听说狼是吃肉的,今天不好意思,只能请你们吃草了。”

    话音刚落,他就把手掌心的青花缠枝朝地面的血色洪流,轻轻一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