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二十四章 神血和剑
    面阔重眉的杨先勇,正在汇报这几天的战况。

    第一兽营被消耗得厉害,超过七成的伤亡,宣告基本失去战斗力。杨先勇心中有些不甘,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对面的敌人实在太稳。

    “塔炮的攻击强度,每天都在递增。属下怀疑,塔炮联盟很有可能加入到战斗。我们现在突防变得越来越困难,对方的塔炮火焰非常密集,甚至能够打出类似【塔炮之墙】的效果。宽背蝠鱼的突击阵型只要稍微薄弱一些,就会全军覆没。敌人的雪熔岩似乎非常充裕,他们的攻击比之前更加肆意,没有顾忌,没有半点节约雪熔岩的意思。”

    赫连天晓闻言,赞叹道:“松间谷这些人实在厉害。雪熔岩是甲等火液,价值昂贵。他们如此挥霍,一定是找到了大规模炼制的办法。到现在为止,只怕也没有多少人知道松间谷的真正底细。”

    杨先勇犹豫了一下,接着禀报:“属下这些天还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

    “是。每场战斗之后,对方就会把宽背蝠鱼的尸体全都搜集一空。以前他们都是用雪熔岩把尸体焚烧殆尽,以免瘟疫爆发。属下觉得有些反常。”

    赫连天晓露出意外之色,沉吟道:“只搜集宽背蝠鱼的尸体?”

    “是。战士的尸体,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处理。”

    宋小歉开口道:“莫非是想研究宽背蝠鱼?”

    赫连天晓点点头:“有可能,大概是研究某些对付宽背蝠鱼的毒烟之类。反正他们总不会是想炼成血修。”

    后面这句话,引起大家的哄笑。

    有人附和道:“他们若是想变成血修,不如投降,咱们的方法又安全,效果又好。”

    赫连天晓展颜一笑,温声对兽营诸人道:“我知道你们的伤亡很大,也遇到了很大的苦难。但是这场攻坚战,是你死我活之战,我们别无退路。不要心疼伤亡,多想想办法,上次霜蝗草的办法就非常有效,差点成功了。我相信你们的实力!好好去准备明天的战斗吧。”

    四位兽营部首对视一眼,齐声应命:“是!”

    待诸将鱼贯从营帐中退出,只剩下宋小歉和赫连天晓两人。

    赫连天晓的脸色阴沉下来,冷哼道:“对面搜集宽背蝠鱼的尸体,只怕有大动作。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你那边的进度怎么样?”

    宋小歉恭声道:“属下已经找到办法,现在实验的效果不错。完善一下,就能投入战斗。”

    赫连天晓沉声道:“需要多久?”

    宋小歉一咬牙:“三天!最多三天!属下愿意立下军令状!”

    赫连天晓重重点头:“好,我给你三天!”

    他的神情随即放缓许多,语气温和:“不要怪我催你,现在每一天,都是用人命堆出来的。如果兽营消耗完了,我们还找不到方法,那我只能带人上了。”

    宋小歉掷地有声:“三天,属下一定能完成!”

    赫连天晓挥挥手:“去吧。”

    待营帐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脸上露出疲倦之色。他们遭遇的阻力在不断增大,敌人越打越强。对面成长的速度,让他感到一丝恐惧。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一只战部,有着如此惊人的成长速度。

    其实不用杨先勇汇报,这些天的战斗,他都看在眼中。

    他们的伤亡在迅速增加,推进的难度也在急剧增加。虽然杨先勇他们想出不少办法,但是却总是被敌人破解,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

    就在此时,忽然外面响起喧哗,一名护卫走进营帐,满脸兴奋:“大人,贺部首派探哨送来的信!”

    贺南山?

    赫连天晓精神一振,难道他们救下了叶帅和南宫宫主?

    他坐直身体,接过信件。

    拆开信件,逐字逐句浏览而过,他眼中露出震撼和骇然之色。

    佘妤!圣物!

    当他看到,各路大军数日后将至,他脸上露出喜色。但是很快,他脸上的喜色渐渐淡去,露出一丝挣扎。

    山谷。

    啪地一声,一把光剑崩碎,化作一蓬金色的碎芒。这些碎芒并不消散,而是像是闻到腥味般,倏地没入附近的长剑之内。

    “又碎了一把!”

    山岭上顾轩满是肉痛,虽然不知道这些光剑究竟有多厉害,但是本能地觉得它们的不凡。

    他蓦地转头,对其他队员怒吼:“血祭,快点!”

    其他队员连忙把准备好的血肉洒落在剑阵之中。

    刚刚吸入金色碎芒的长剑,遇到血肉就像遇到烈火一般,倏地亮起耀眼的光芒,就好似从炉火中烧得通红。

    师雪漫姜维等人亲眼目睹这一幕,也目瞪口呆。

    “还真的会碎啊?”

    “真的哎。”

    他们听说了艾辉这边的古怪变化,专门趁着休战的时候,跑过来看热闹。

    始终密切关注艾辉变化的楼兰,对艾辉身体每一丝变化,都了如指掌。他解释道:“这些金色雾气是艾辉无法吸收的神血,艾辉必须把它们排出体外,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变成血修。”

    桑芷君满脸好奇:“神血是真正的神的血滴吗?”

    师雪漫忽然开口:“查不到神血的来历,是不是神的血滴,很难判断。但是现在能肯定的是,每一滴神血都蕴含非常惊人的力量。神血最早被神之血发现,并且成为神之血的圣物,传承至今。”

    她到底是出身世家,知道许多鲜为人知的秘辛。

    桑芷君更加好奇:“艾辉身上怎么有神血?”

    神之血的圣物,那一定珍贵无比,怎么会出现在艾辉身上?

    楼兰向大家介绍了关于生灭花祭术的事情,让大家不由露出动容之色。如此诡异难测的生灭花祭术,简直闻所未闻。而且想到,艾辉身上带着这么重的伤,却始终像正常人一样,不露分毫,让人敬佩。

    只有胖子两眼放光,啧啧羡慕:“阿辉这运气,真是没办法!受个伤都能搞来圣物!这可是圣物,肯定很贵吧?”

    在他看来,艾辉简直就是在路上捡了个大礼包。

    没人理他。

    楼兰继续解释:“艾辉无法吸收的这部分神血,被导入到剑阵。但是普通的长剑,无法承受霸道强悍的神血,一般都会爆裂崩碎。但是神血对血肉非常敏感,血祭过的剑阵,能够吸收一部分神血。”

    桑芷君睁大眼睛:“那岂不是炼成神剑?”

    楼兰身旁的何瞎子冷不丁开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转向何瞎子身上。

    何瞎子淡淡道:“神血在重新塑造长剑。神血对剑的影响,非常奇特,和我们已知所有的炼制兵器方法都完全不同。可惜,还称不上神剑,因为这些长剑的质地太普通。如果是天兵,能够吸收更多的神血,那才能孕育出真正的神兵。”

    姜维有些疑惑地问:“那我们为什么炼制一些质地更好的剑?”

    何瞎子道:“来不及。炼制一把天兵所需要的时间很长,而且还需要大量的珍贵材料。我们的材料虽然很多,但是能够用来炼制天兵的材料,并不多。”

    胖子插嘴道:“几把天兵还是能炼制出来吧?”

    “几把有什么用?”何瞎子毫不客气道:“起码一百把才行。”

    一百把天兵……

    大家听到这话,顿时没了脾气。

    师雪漫问:“需要多少长剑才能承受这些神血?”

    她希望艾辉能够早点醒过来,只有体内这些无法吸收的神血排出体外,艾辉才能够醒来。光剑散发的气息十分霸道凶悍,如果无法排出体外,可想而知会对艾辉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何瞎子淡淡道:“十万把吧。”

    大家被这个数字吓一跳,只有胖子没心没肺:“还好还好,肯定够。”

    姜维问另一个问题:“如果这十万把都变成神剑,威力如何?”

    “我刚才说过,它们还称不上神剑。”何瞎子接着道:“虽然限于质地,每一把长剑只能够吸收非常细微的神血。但是毕竟是神血,依然能够让这些长剑脱胎换骨,威力大涨。”

    他想了一下,继续道:“单把长剑比天兵要差一点,但是应该有其他神奇之处。”

    此时远远不断的金光,以艾辉为中心,向剑阵四周蔓延。不断有长剑无法承受神血而爆裂,但是整个山谷的长剑,就好似点亮的灯光一般。

    当夜幕降临,密密麻麻的光剑,就像给山谷铺满灯笼,美不胜收。

    大家却无暇欣赏此等美景。

    何瞎子要继续炼制长剑,艾辉需要更多的长剑来替他分担神血。

    师雪漫胖子他们,要回到前线准备迎接明天的战斗。

    顾轩他们还在忙着继续往山谷里布设剑阵。

    无人注意到,在鱼骨头上的松间谷,那片郁郁葱葱的竹林,飘零如剑的竹叶之中,一个消瘦俊逸的少年,身下的青花纹正在逐渐淡去。

    竹林里的空气仿佛凝固,时间好似停止,飘零的剑竹叶,静止在半空中。

    一枚小巧而精致的菱形青花纹,在少年雪白无瑕的眉心,悄无声息浮现。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