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剑胎的变化
    艾辉始终在密切关注剑胎的变化。

    短短的数日,剑胎发生巨大的变化。从最开始的雾状,逐渐变成拖着烟雾的剑尖,再到阴阳之分,再化作阴阳鱼。如今剑胎已经看不到雾气,宛如绸缎般虚幻的剑身,也逐渐凝实。

    一把把形状各异的小剑,汇集在一起,就像一个庞大的鱼群。

    更奇妙的是,无论什么形状的小剑,都有一模一样阴阳两把。阴阳剑群泾渭分明,却又相互缠绕,不断旋转。

    不断有细碎的金色碎芒迸溅,它们在空中浮浮沉沉,就像水中的蜉蝣。

    旋转不休的阴阳剑胎就像不断旋转的漩涡,产生的吸力拖出一缕缕细长的金色雾带,就像一条条透明金色的绸缎,系在剑胎上。

    剑胎壮大的速度让艾辉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也让他感受到远古魔神的强大。尽管只是一个无名的魔神,在历史默默无名,艾辉到现在都无法找到它的名字。可是,遗留下的血滴,过了这么多年,其中所蕴含的精神烙印依然如此强大,如此坚不可摧!

    如果不是楼兰他们的支援,剑胎绝对无法取得现在这般的优势。不断涌入的剑之气息,带来阴阳之分,让剑雾变得更加凝实,一把把寒光闪烁的小剑游动起来,比之前的声势壮大不知多少倍。

    剑胎粉碎金光,也粉碎了魔神在神血之内留下的精神烙印,被粉碎的精神烙印,抹去了魔神的意志,成为剑胎的养分和食物。

    它们就是那一道道宛如金色绸缎的雾气。

    被吸入剑胎之中,形状各异的小剑,就像贪婪的鱼儿,不断吸收这些滋补的金色雾气。

    金色雾气渗透进小剑,灰色的剑身,开始出现金属光泽。

    凌厉凛冽的气息,就像涟漪般,一波波向四周扩散。

    哪怕在血色光柱之中,艾辉依然能够感受到仿佛剑尖抵在眉心的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剑胎绞碎的金芒越来越多,剑胎的气息,以惊人的速度攀升。

    沉浸在纯粹而凛冽的剑意之中,艾辉心神通明,好似剑胎和他的心神血肉浑然一体。他能够感受每一把小剑快速成长的欢愉,它们散发着各种不同的气息。

    每一把小剑的气息都截然不同,有的霸道,有的纯净,有的温柔,有的暴戾。艾辉从来没有想过,世上竟然有这么多种不同的剑之气息,简直称得上包罗万象。每一种剑之气息,都是如此独到,它们如此截然不同,泾渭分明。可是它们之间却又如此和谐,浑然一体,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冲突。

    领略千奇百怪的剑之气息,艾辉沉醉其中。

    剑胎的根基,是他的精气神,如今剑胎的壮大,他的精气神也在急速地增多。修炼剑胎的残篇上,那些晦涩的文字,流水般从他的心中流过。艾辉仿若醍醐灌顶,以前不明所以的内容,如今却是恍然大悟。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当艾辉从沉醉中醒转,他顿时大吃一惊。

    目光所及,金色雾气弥漫,到处都是,占据他视野中的每个角落。金色雾气浓郁得艾辉连金色光柱都有些看不清。

    艾辉定了定心神,片刻之后,方明白过来。

    剑胎只能够吸收神血之中魔神的精神烙印部分,神血里面其他的成分,对于剑胎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然而在神血之中,魔神的精神烙印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神血之中和血肉相关的一部分,渗透进艾辉的身体血肉,滋养艾辉的身体。

    除却这两部分,神血还蕴含着其他神秘的力量。而就是这剩下的部分,艾辉无法吸收,它们聚集在他体内,四处飘荡。

    魔神的力量远远超出艾辉如今的认知,让他生出敬畏之心。

    他的血肉和剑胎,吸收的只是神血的一小部分力量。

    当艾辉看清金雾的范围,心中立即生出警惕。好不容易他把体内各种奇怪而强大的力量理顺,照现在的趋势,只要等神之血被剑胎彻底消灭,自己将会迎来胜利。

    成分不明的金雾,将会成为新的隐患。随着金雾越来越多,就会越危险。

    之前的教训无比深刻,不熟悉的力量,绝度不能轻易地放入体内。

    冷静下来的艾辉,丝毫不觊觎未知金雾中可能蕴含的力量。他开始寻思着,怎么才能把这些金雾排出体外?对他而言,剑胎和血肉吸收的神血,足以让他的力量发生蜕变。

    当下他可没有时间慢慢去参悟这些未知成分。

    就在此时,丝丝缕缕的剑之气息,从外面涌入艾辉的身体。随着艾辉的精气神不断壮大,他能够清晰地感知到外界连绵不绝的剑阵。

    他灵机一动,能不能把这些未知的金雾,导入剑阵?

    几乎是他心念一动,剑胎中万千小剑齐声轰鸣。

    山谷旁的山岭上,雷霆之剑的队员们东倒西歪躺着。每个人都疲惫不堪,有些队员都陷入沉睡,鼾声如雷。他们实在太疲倦,这些天布设了多少剑阵?他们早就不记得,他们只知道不断地布设剑阵,没日没夜。除了布设剑阵,他们还需要把前线搜集的血兽血肉,祭炼剑阵。

    最新一批长剑还没有出炉,前线今天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他们得到宝贵的休息时间,所有人都瘫在地上。

    顾轩的状况要一点,他虽然也是满脸倦容,但是还能支撑住。

    他有些出神地注视着山谷内密密麻麻的剑阵。

    身边的石志光嘟囔:“不知道老大什么时候会醒过来?老大不在,心里好没底啊。”

    顾轩回过神来,道:“快了。”

    石志光眼前一亮:“真的吗?”

    顾轩语气肯定:“真的!你仔细看,老大吞噬剑阵的速度,比以前要快很多。而且是越来越快。”

    石志光不是傻子,之前只是没有注意,得到顾轩的提醒,顿时两眼放光:“没错没错!老大吃剑阵真的越来越厉害,我们都快布设不过来了。”

    他锤子般的拳头猛地往掌心一砸,兴奋道:“等老大醒过来,带着我们杀个十进十出!让他们见识我们雷霆之剑的厉害!”

    上次在神狼大营冲阵,他到现在都在回味,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顾轩也是深有同感地点头。

    不过他年纪更大,为人也更加成熟,想到的更多。他知道前线这些天战斗都很激烈,对面每天都在变着花样,大家的神经都高度紧绷。到目前为止,尽管每天的战斗都很激烈,前线还是相当的稳定,但是不知为何,顾轩心中总是有一丝不安。

    大概是因为老大不在吧。

    老大在的时候,大家就像有了主心骨一般。而老大不在,不管做什么,大家心里都没底。

    顾轩转念一想,又心安理得。因为他发现,不光是雷霆之剑,就连师部首他们,也是一样。连师部首那么厉害的人,都对老大唯首是瞻,自己这样的小人物,那不是理所当然么?

    这一刻,他浑然忘记自己是雷霆之剑的副部首。

    他刚才对石志光说的话,并非随口瞎说,而是认真观察之后的结果。

    老大快醒了!

    就在此时,忽然山谷传来一声轰鸣。

    顾轩和石志光吓一跳,连滚带爬起来。

    山谷内万剑齐鸣,嗡嗡颤动。

    剑鸣汇集成一股洪流,震慑人心,脚下的地面都仿佛在震动。

    顾轩等人先是一惊,旋即大喜,这么大的声势,难道老大要醒了?

    很快,大家发现不对劲。

    “快看血祭剑阵!”

    其他人闻言,连忙循着方向看去。所谓血祭剑阵,就是用血兽血肉祭炼过的剑阵。楼兰发现,血肉祭炼过的剑阵,对艾辉的帮助更大。

    其实大家也不知道该怎么血祭剑阵,只是把前线收集到的血兽血肉洒落进剑阵。然后他们发现,艾辉似乎确实更喜欢血祭剑阵,血祭剑阵往往刚布设好,就会被老大吞噬。

    刚才他们布设的血祭剑阵,是两个时辰前,送来的一批血兽血肉。

    血祭剑阵忽然亮起微微的金光,洒落剑阵的血肉,就像沙子吸水般被剑阵吸干。剑阵内长剑剑身沾染的鲜血,也被长剑吸收消失。

    眨眼间,剑阵内的血迹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铮!

    一声清脆的剑鸣,忽然剑阵内一把长剑透射出一束金色的光芒。

    铮铮铮!

    剑鸣声不绝于耳,剑阵内每一把长剑,都透射一道恍如实质的金色光束。这些金色光束剔透晶莹,笔直如剑,它们纵横交错,笼罩剑阵。

    啪地一声轻响,一把长剑的剑身忽然剥落指甲盖大小的一片碎片,碎片还未落地,便化作飞灰。

    啪啪啪。

    剑身就像墙壁上风蚀的壁画,大片大片剥落。

    剥落的碎片,化作一缕缕飞烟,消散在空中。

    当最后一声爆音停止,最后一缕飞烟消散,呈现在大家眼前的,是奇异的一幕。

    剑阵笼罩着浓郁的金光,一把把光剑插在地面,它们通体明亮耀眼,就像刚刚出熔炉中取出的剑胚,冲天而起的剑气,交错纵横。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