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剑胎壮大
    血眼幻境之中,神之血和剑胎的交锋没有半点停歇的苗头。

    经过十万剑阵滋养之后,剑胎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原本剑胎呈现雾气状,笼罩地宫,就像盘旋涌动的灰色乌云。如今这片乌云,里面隐约可见无数剑刃涌动。剑刃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剑尖闪动耀眼锋利的光芒,恍如实质。然而只有剑尖数寸最为凝实,剑尖后的剑身,开始变淡模糊,再往后一点,还是袅袅雾状。

    它们拖着长长的烟雾,就像一条条巴掌大小,身形扁平的绸缎鱼。

    剑胎如今盘旋涌动的威势更加惊人,战斗力也有着明显的增强。

    艾辉观察得很仔细,尽管双方的交锋依然处在一个平衡状态,但是金色光柱被绞碎的碎芒明显比之前要多不少。涌动盘旋的剑刃,就像可怖的食人鱼群,它们锋利的牙齿,前赴后继,不知疲倦,不断在金色光柱上撕咬。

    这样的变化,让艾辉惊叹不已。

    剑胎在他心中,始终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轻纱,难以窥见其真面目。剑胎对所有和剑有关之物都会有所反应,非常神奇。便是面对霸道绝伦的神之血,都不落下风。

    转念一想,艾辉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

    自己体内的神之血数量不多,艾辉估摸着大概三分之一滴到四分之一滴。如果是整整一滴,艾辉觉得就算有剑胎,现在自己也已经完了。

    他心中有些好奇,一千块从哪里得到的神之血?

    他觉得最大的可能是帝圣赏赐。可是,帝圣为什么要赏赐一千块神之血?神之血如此珍贵之物,帝圣绝对不会随便赏赐。

    而且……帝圣已经不需要神之血了吗?

    艾辉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点荒诞。神之血是他目前发现等阶最高的力量,就算剑胎也只是和它平分秋色。比神之血更强的力量,会是什么模样?

    如今艾辉对力量的认知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变化。

    倘若说,大师是元修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路,那么构建属于自己的元力环,将是大师下一个目标。譬如生木枝,譬如雷霆,都是元力环,而且都是五行元力环。

    这一点,无疑是最困难,也是最具有欺骗性。

    普通的元修,从修炼单一元力开始,一路晋升大师,经历重重困难。也使得许多人的思维早就固定僵化,把单一元力奉为圭臬。殊不知,需要更进一步,单一元力需要朝五行元力进化。

    牧首会的混沌元力,反而在这方面更有优势。

    更神奇的是,大师们构建的五行元力环,表现出来的往往不是五行元力。比如生木枝,再比如雷霆,在人们眼中,生木枝是木元力,雷霆或许有人能想到水元力,但是谁又能想到,它们都是结构复杂精巧的五行元力环。

    如果不是神之血,艾辉也很难领悟。

    五行元力环,是大师的第二层境界。

    宗师呢?也是五行元力环吗?艾辉不知道,他没见过宗师,无法判断。但是陆辰的生木枝,其五行元力环结构已经非常精巧,玄奥异常,然而陆辰不是宗师。自己误打误撞,炼成雷霆,也没成宗师。

    宗师是能够和帝圣平分秋色的人物,那宗师的力量,也一定是和神之血同级别的力量。

    在元力的体系中,构建能够与神之血抗衡的力量,真是了不起。连艾辉的雷霆,在神之血的照射下,都灰飞烟灭。剑胎是个怪胎,艾辉暂时还不清楚它是如何构成。

    理顺其中的高低,艾辉形成一套自己的判断。

    第一阶段是大师。

    第二阶段是领悟五行元力环,在这个阶段,也有差别。比如,雷霆就要胜过生木枝。有没有比生木枝更简单的五行元力环?艾辉觉得有。有没有比雷霆更复杂的五行元力环?艾辉也觉得有。

    第三个阶段,就是宗师之力和神之血、剑胎。

    倘若帝圣把神之血赏赐给佘妤,难道帝圣找到比神之血更高阶的力量?还有比神之血更高阶的力量吗?

    艾辉有些茫然,生木枝的五行元力环他惊叹莫名,雷霆的结构他觉得匪夷所思,神之血让他心生敬畏,剑胎是一笔糊涂账,但是源自神秘而强大的剑修,他心生向往。

    比神之血更高阶的力量?他无法想象。

    好吧,艾辉觉得自己越想越离谱,这么遥远的事情,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

    他摇摇头,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正在交锋的剑胎和神之血上。

    目光落在正在激烈碰撞的双方,注意到金色光柱不断被削下点点金色碎芒。对粗壮、恍如实质的金色光柱而言,这一点点金色碎屑实在微不足道。照这个速度,双方得僵持多久?

    忽然,艾辉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

    剑胎内的剑尖在和神之血光柱的碰撞中粉碎,化作雾气,重新没入剑胎之中。那神之血光柱被绞碎的碎芒,到哪里去了?

    重新回到神之血?不对……

    艾辉瞪大眼睛,四下搜寻。

    “今天就这么多了。”

    姜维神色透着一分疲倦,白天的战斗非常激烈,敌人的手段层出不穷,他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敌人越来越狡猾,手段也在不断变化,他们的战果反而不如之前。

    总共十三头宽背蝠鱼的尸体。

    当得知需要血肉来祭炼剑阵,姜维他们每天都会把前线的宽背蝠鱼尸体运来。雷霆之剑的队员们纷纷上前搬运,把宽背蝠鱼切成一块块,洒落剑阵之中。

    剑阵如今小有规模。

    站在山岭上,俯瞰山谷,气象大不相同。密密麻麻的剑阵,就像钢铁丛林,弥漫着危险而凛冽的气息,雾气在不断滋生弥漫,许多角落都被遮蔽,难以看清。

    雾气在山谷剑阵之中盘旋,就像一个笼罩山谷的巨大漩涡,而漩涡的中心便是艾辉。

    源源不断的雾气,涌入艾辉的身体。

    剑阵之中,不断传来噗噗的轻响,那是长剑化作飞灰崩散的声音。

    “现在山谷有多少剑?”

    “到目前为止,是三十二万六千六百四十九把。”

    “真是惊人啊,艾辉上辈子是专门吃剑的吗?”

    “楼兰也这么觉得呢。”

    姜维露出一丝期待之色:“真的有用吗?”

    楼兰认真回答:“姜维,有用的。血肉祭炼的效果显著,能够让剑阵的威力提升五成以上,而且能让剑的气息发生奇妙的变化,能产生一丝灵性。虽然很微弱,但是弥足珍贵。所有的剑阵里面,我们发现阴阳剑阵的效果最好。”

    姜维随即问:“艾辉什么时候能醒?”

    楼兰摇头:“楼兰不知道。”

    姜维注视着山谷,密密麻麻剑阵中心沉睡不醒的艾辉,由衷道:“真希望艾辉能早些醒过来。”

    楼兰充满憧憬地嗯了一声:“是啊。”

    血眼幻境。

    艾辉终于弄清楚金色光柱的碎芒去哪了。

    一部分被剑胎吸收,一部分融入他的身体,剩下的一部分,则化作淡淡的金色雾气,四处弥漫。

    艾辉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剑胎和自己的血肉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他很难描述这些变化,但是知道这些变化对自己有着绝大的好处。

    最明显之处,干涸枯裂的血肉正在痊愈。这让艾辉喜出望外,自从用雷霆对抗螟蛉果之后,艾辉的身体就变得千疮百孔,脆弱如纸。之后各种力量在他体内冲突,他的身体也变成惨烈的战场,完全看不大痊愈的希望。

    没想到金色碎芒还有这样的功效!

    而剑胎的变化更加复杂,暂时艾辉还无法判断出,剑胎的变化是好是坏。但是吸收金色碎芒之后,剑胎面对神之血,似乎变得更加从容。

    在停顿了两天之后,剑之气息又开始源源不断地输送。艾辉知道,一定是外面的楼兰他们,在想办法帮助自己。

    艾辉心中感动,无论什么时候,哪怕再艰难,大家都绝对不会放弃他。

    源源不断涌入的剑之气息,迅速壮大剑胎。

    艾辉发现不同之处,这次的剑之气息不仅比上次更加凝实强大,而且还多了许多的变化。多了微弱的灵性,还有阴阳之分。

    莫非是剑阵?

    艾辉一下子就猜个八九不离十,对剑阵和剑的理解,当下很少有人能够超过他。涌入的剑之气息数量惊人,可想而知,楼兰他们布设的剑阵规模只怕很大。

    艾辉还不知道,为了救他,楼兰要打造百万剑阵。

    他估摸着,几千上万把长剑吧。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会被吓得呆住。

    新涌入的剑之气息,对剑胎产生巨大的影响。剑胎那密密麻麻游动的剑尖,不仅变得更加灵动,而且开始逐渐分成两团。一为阴,一为阳,首尾相连,盘旋纠缠。

    当艾辉看到时大吃一惊,这不就是阴阳鱼吗?

    变化之后的剑胎,威力开始逐步提升,金色的光柱碾落的碎芒开始增加。金色碎芒不断被剑胎和血肉吸收,而无法吸收的那部分,化作飘荡的金色雾气,也从稀薄无物,变得能够明显可见。

    空中高悬的烈日看上去没有丝毫变化,金色光柱依然霸道如常,但是艾辉却看到胜利的希望。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