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二十章 秒杀
    叶夫人看到钟侯军出场,并不感到意外,微笑道:“钟卿果然骁勇,能担重任,光是这份豪勇,便是世间少见。”

    她转过脸,看向湖中,道:“钟卿实力过人,你们谁人出战?”

    湖中诸人一言不发,恍如没有听见。

    小宝神色冷然,就像万年不化的寒冰,晶莹剔透的眸子没有丝毫波动:“桂虎,出战。”

    “是!”

    一道流光从湖中腾空而起,落在众人面前。

    钟侯军瞳孔微微一缩。

    桂虎健壮孔武,一块块钢铁般的肌肉,就像一条条蟒蛇纠缠在一起。随意地舒展身形,肌肉就像蛇群蠕动,让人毫不怀疑其中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更奇异的是,他周身明明有微光流转,可是却没有半点元力波动溢出。

    钟侯军心中惊疑不定。

    桂虎他认识,是个小家族出身,天赋也普通得很。可是如今举手投足间,透着浑然天成的味道,宛如换了一个人。尤其是桂虎眼中的冰冷漠然,没有半点温度,让钟侯军心底有些发寒。

    不光是他,围观众人,无不噤若寒蝉。

    刚才远观还没什么感觉,桂虎走到近处,惊人的压迫感忽倏而至,好似铅云压顶,众人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实力强悍的大师们感觉更为敏锐,脸色微变,桂虎给他们带来极度危险之感。

    大师之光真的这么厉害?

    钟侯军经验老辣,很快稳定心神,气势沉静下来。

    他主动求战,并非一时心血来潮。

    叶夫人对世家的清洗毫不留情,许多以前显赫一时的世家如今都萎靡不振。钟府因为低调收敛,躲过一劫。钟侯军兵人副部首的职务被解除,他都不敢有丝毫怨言。但是他很清楚,如果长时间不展现自己的价值,很快就会被遗忘。

    他需要展现自己的价值,无论是对叶夫人,还是对神之血。

    棋子可以不动,但是不能没有用。

    钟侯军客气道:“请!”

    再蠢的人也知道,这些大师之光的胜利者,将会成为叶夫人的真正嫡系。这些年轻的“大师”们,很快就会走上舞台,他们有着无比光明的未来。

    面对钟侯军的客气,桂虎无动于衷。

    “杀了他。”

    冰冷的声音,从湖心遥遥传来,赫然是小宝。

    钟侯军脸色大变,围观中不少人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浮现一缕怒色。明明只是比试,对方居然公然叫嚣桂虎杀了钟侯军!不少人心中打定主意,待会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小宝话音刚落,桂虎就动了。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钟侯军只觉得眼前一花,桂虎就带着残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好快!

    钟侯军眼角一跳,不敢有半分怠慢,手掌下压,元力波动就像炸开的风暴,轰然四溢。

    元力所化的编钟,罩住他的身形。钟形古朴,上窄下宽,钟身布满形似花鸟的篆文,它们流转不休。

    【大希钟】!

    尽管和凌府这样的顶级世家还有点距离,但是钟府传承亦十分深厚绵长。【大希钟】便是钟府最有名的绝学,其名源于大音希声。据说钟府的祖上并不姓钟,而是在开创【大希钟】之后,才改姓为钟。

    防御强悍是兵人部的特色,但是兵人部的诸多绝学之中,论起防御,唯有部首才能修炼的【兵人】,能够与【大希钟】媲美。即使在五行天,【大希钟】依然是防御最强悍的绝学之一。

    【大希钟】唯一的弱点,是攻击力稍弱。

    当大家看到钟侯军催动【大希钟】,便放心下来。钟侯军的【大希钟】火候极深,又是大师,元力深厚绵长,在场诸人无人有把握能够攻破其防御。

    小宝的残暴和冷酷,激怒了在场各大世家。他们本来就被叶夫人收拾得很厉害,心里憋着怨气。如今这些新出炉的“大师”,竟然公然叫嚣杀人,如果不好好收拾收拾,杀杀他们的威风,世家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得下去?

    大家罕见地同仇敌忾。

    残影之中,桂虎面色没有丝毫波动,他宛如没有生命气息、只知道杀戮的沙偶。

    右手握拳,手腕周围,一道元力环浮现,光芒流转。

    金木水火土,赫然是一个五元环!

    紧接着,一道道五元环,环绕手臂,不断浮现。

    九道流光溢彩的元力环,包裹着桂虎的右臂,狂暴的元力波动没有半点征兆,突然冲天而起。就像出闸猛虎,咆哮怒吼,凶焰滔天。

    钟侯军脸色大变。

    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桂虎挥动拳头。

    拳头带起一蓬流光,就像一只斑斓吊睛猛虎扑杀而至,结结实实轰在大希钟上。

    铛!

    沉闷震颤的爆音,让在场诸人耳朵嗡地一下,几乎听不见任何声音。

    钟内的钟侯军神情闪过一丝恍惚,但是很快就清醒过来,强自稳定体内翻腾的气血。等他看清楚面前的钟身,瞳孔再次一缩。大希钟上,竟然……竟然有一丝裂纹!

    怎么、怎么可能?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从来没有看过,大希钟会出现裂缝。

    铛!

    又是一拳,轰在刚才的裂缝处。

    桂虎出拳的速度看上去并不快,起码不会让人觉得快如闪电,每一拳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同样清楚的,还有大希钟钟身的裂纹。

    铛铛铛!

    桂虎不知疲倦,每一拳都轰在同一位置,裂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扩大。

    狂暴的元力波动环绕桂虎周身,更恐怖的是,它们竟然凝而不散,盘旋在桂虎四周,随着桂虎每一拳而荡漾波动。

    钟侯军体内的气血翻腾,终于忍不住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喷在大希钟上,大希钟光芒暴涨。

    就在此时,桂虎没有半点波动的眸子陡然亮起湛然光芒,忽然化拳为掌,印在大希钟裂缝位置。

    他周身环绕的元力波动倏地消失,方圆百丈内的元力瞬间被抽空,环绕在他手臂的九道元力环合而为一,环绕在他手掌周围,印在大希钟上。

    咔嚓。

    桂虎的手掌仿佛没有遇到半点阻力,毫不费力地穿透大希钟,拍在钟侯军的胸口。

    桂虎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腾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重新落在湖中的莲蓬座上。

    一片死寂。

    钟侯军呆呆低头,看着胸口一个清晰可见的五行元力环。

    元力环流转不休,五种元力循环交替,始而往复。

    他的身体开始龟裂,就像是泥塑在龟裂,交错纵横的裂纹蛛网般密布全身。妖异斑斓的光芒,从龟裂处喷薄而出。

    光芒愈发强烈刺目,钟侯军开始消融,像冰块般消融。

    钟侯军扯动嘴巴,想说什么,但是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呼。

    光芒中他模糊的身形彻底消融,化作虚无。

    斑斓的光芒迅速暗淡,直至消失不见。

    全场依然一片死寂。

    每个人都不敢相信眼前,桂虎如此轻松击杀钟侯军?桂虎竟然敢真的杀了钟侯军?大师之光真的如此强大?

    巨大的冲击瞬间摧毁他们心中所有的防线。

    年听风也愣住了。

    啪啪啪。

    轻轻的鼓掌声打破寂静。

    众人木然抬头望去,却是叶夫人。

    叶夫人满脸赞赏:“小虎的进步真大。还记得刚到叶府的时候,还是一个顽童,现在已经是栋梁之才,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她没有看四周如丧考妣的世家和大师们,就好似当他们是空气。

    她面对大师湖,注视着一道道肃然而立的身影,这些年的艰辛和酸楚翻上心头,唏嘘感慨之后,化作万丈豪气。

    她成功了。

    所有的谋划,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最好的汇报。

    她终于掌握了只属于她的力量,如此强大的力量。

    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包裹着她,前所未有的信心注入她的体内,言语在此时,实在过于无力。

    哪怕是豪言壮语,她亦不屑多言。

    从今天起,她真正开始掌握自己的命运。也是从今天开始,她终于有资格踏上角逐这个世界的舞台。

    这仅仅是第一步,大师之光的第一期,未来会有源源不断的大师,加入她的麾下,为她征战。

    于她而言,她的人生开始了新的篇章。于世界而言,亦翻开了新的篇章。

    她淡淡道:“都散了吧。”

    无人敢言,他们低垂头颅,带着惊恐,沉默离开。

    叶夫人莫名地又开心一点,她之前用尽手段,世家敢怒不敢言,但是她能感受到底下有暗流在涌动。但是今天,看到这些离开的背影,她知道所有的暗流,已经被抹杀殆尽。

    这些家伙最后一点心气,都被摧毁。

    真是可怜。

    她摇摇头,不再想这些。她轻声道:“小宝,过来。”

    小宝没有迟疑,腾空而起,落在她面前。

    看着小宝淡漠冰冷的眸子,刚才的刺眼之感消失,叶夫人觉得无比的安全感,她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她的目光迷惘,伸出手掌,摸着小宝的脸颊,轻声呢喃:“妈妈以后都靠你保护了。”

    小宝无动于衷,就像没有生命的雕塑。

    叶夫人的目光恢复清明,她收回手掌,平静开口:“现在有两件事,要你们去办。”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