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九章 瓜熟蒂落
    天心城,大师湖。

    从来守卫森严的大师湖,今天更是如临大敌,层层护卫就像一道道钢铁城墙,把大师湖围得水泄不通。天心城的重要人物,全都聚集于此。

    叶夫人站在湖边,她神情淡然,和往常没什么区别。只有像年听风这样的身边人,才能看到她强自忍耐的激动。

    耗费多年,花费无数人力物力,引发无数争议的大师之光计划,终于到了瓜熟蒂落的时间。

    年听风知道叶夫人为了大师之光付出多少心血。

    从开始到现在,大师之光遭遇无数质疑和反对。若非夫人一力推动,而且是以几乎最强硬的姿态推动,它不可能有今天。

    年听风心中对夫人这一点,也是心悦诚服。大师之光的效果到底如何?能不能真的修炼出大师?即使修炼出大师,大师的实力几何?

    无人知晓。

    面对未知的结果,叶夫人却愿意压上所有的筹码,自始至终没有半点犹豫和动摇,此等意志和决心,便是钢铁男儿又有几人能够做到?

    叶夫人或许有令人诟病的地方,但同样也有令人折服的地方。

    被邀请来的,有的是天心城的高层,有的是长老会的长老,有的是世家家主,但凡是天心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被邀请。

    人们神情各异,有人振奋激动,有人惊疑不定,有人沉默不语,有人窃窃私语。

    叶夫人把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眼中浮现一丝冷意和不屑。

    这些庸碌之辈,哪里明白,从今天开始,一个时代结束,另一个时代开始。

    她注意到身旁的麻士吉身体僵硬,笑着宽慰:“士吉不用紧张,喊他们来就是凑个热闹。即使不是今天,那又如何?喊他们来,他们就必须来。”

    麻士吉勉强一笑,额头不知不觉已经是汗珠细布。

    他确实紧张,按照他的推算,今天就是五行莲蓬座成熟的时间。但是他没想到夫人会喊来这么多人观礼,心中更是紧张。要是日期出了差池,让夫人难堪,后果他不敢想象。

    叶夫人笑了笑,没有再说话,目光远眺湖中一个个巨大的五行莲蓬座。五行莲蓬座光芒闪动,把湖水映照得五彩缤纷,煞是好看。

    年听风忽然轻咦一声,目光投向湖中。

    他的眼睛猛地暴绽一抹精光。

    叶夫人悠然问:“年卿可有什么发现?”

    年听风眼中精光一闪而逝,气机内敛,恭敬道:“属下恭喜夫人。”

    几乎是话音刚落,五彩缤纷的湖面突然所有的光芒消失。失去光芒的湖面,变得漆黑一片。并非如墨汁般的漆黑,而是仿佛虚空般的深沉无光,就像一个深邃不见底的深渊。

    二十五个体积巨大的五行莲蓬座,安静地立在虚无深渊之上。

    人们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他们神情惊恐,因为他们发现周围的元力突然陷入诡异的静止。一些实力稍差的元修,甚至发现体内的元力都无法动弹,无法驱动,他们的身体就像被冻住,无法动弹分毫。他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停顿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转眼间大家恢复如常。

    然而此时,没有人开口,每个人脸上都是惊疑不定。刚才那是怎么回事?难道……大师之光修炼的大师,真的这么厉害?刚才那一瞬间的声势,让那些原本对大师之光心存怀疑之人,变得不确定起来。

    麻士吉消瘦的脸颊陡然升起一抹潮红,就像喝醉了酒一般。

    他强忍心中激动,俯首恭声道:“夫人,请移步湖边。”

    叶夫人矜持地点点头,莲步轻移,走到湖边。

    麻士吉接着道:“请夫人以精血唤醒诸位大师。”

    叶夫人没有说话,伸出雪白如藕的手臂,手掌张开,另外一只手多了一把锋利精巧的匕首。匕首雪亮的锋刃按在雪白柔腻的手臂上,一滴鲜红的血滴沿着刀锋沁出。

    雪白无暇的皮肤上,鲜艳欲滴的鲜血蜿蜒,画面透着一种妖异难言的美感。

    叶夫人脸上的神情异常的平静,更增添一抹震慑人心的力量。

    鲜血滴答落入湖中。

    叶夫人耳畔仿佛听到一声呼唤呢喃,熟悉而陌生,她神情有些怔然。当她仔细听,什么声音都没有。清澈坚定的美眸,在那一瞬间仿佛笼罩一层朦胧的雾气,变得迷离而悠远,不知飞过多少千山万水。

    片刻后,她轻启樱唇,低声呼喊:“小宝,醒醒。”

    啵。

    一座五行莲蓬座响起一声轻响,莲子裸露在外部分,莲子外壳爆裂数块,就像花朵绽放。一个熟悉的少年,露出半截身影。

    当看清那张酷似而熟悉的脸旁,叶夫人娇躯一震,心神失守:“小宝!”

    上半身赤裸的少年缓缓张开眼睛,曾今眼中的迷茫和呆滞消失不见,如今变成如同水晶般的清澈晶莹。在这双眼睛里,看不到半点温暖,只有肃杀漠然。

    小宝宛如换了一个人,除了脸型酷似,没有太大的改变,他的身材变得完美无缺,就像出自最杰出的雕刻家之手。

    他周身环绕着一道五彩斑斓的光带,金木水火土,赫然是五行环!

    啵啵啵。

    一声声轻响,一颗颗莲子外壳纷纷爆裂,宛如一朵朵鲜花绽放。

    一道道身影呈现在大家面前。

    大师湖边,安静若死,没有一点声音,空气几乎凝固,连一缕微风都没有。

    莲蓬座上一个个赤裸伫立的身影,散发着难以形容的气势。

    他们的身体各不相同,但都是如此完美,每一个细节都仿佛经过雕刻大师的精心雕琢。他们的眼睛,都是如出一辙的清澈晶莹,也是如出一辙的冷漠肃杀。

    有人开始紧张地舔嘴唇,更多的人是浑身发冷,全身僵硬。

    包括年听风。

    他从来没有看过如此诡异的一幕,数百个一模一样的人。他心中生出强烈的错觉,好似眼前几百个人是复制出来的。

    他们太相似了!

    高矮胖瘦有差异,但是他们的气质,散发的气息,冷漠无波的眼神,以及身体找不到任何瑕疵的完美,全都环绕着一道光芒流转的五行环,都让他们看上去像是复制品。

    气质相似他遇到过很多,比如中央三部,出自一个战部的战士,往往都有类似的气质。但是,那仅仅是相似,而眼前的这群人,给他的感觉是一模一样。

    年听风心中发寒,莫名的恐惧升腾而起,他不敢多想。

    莲蓬座上的所有,同时张开手掌,同时轻轻一挥,环绕在他们周身的五行环,便没入他们的手掌背,化作一个指头大小的五行环印记。

    动作整齐划一,宛如一人。

    叶夫人怔怔地看着小宝,小宝的目光冰冷,没有任何波动。她能够感受到自己和小宝之间,有一缕若有若无的心神相连。

    “恭喜夫人!恭喜夫人!”

    叶夫人回过神来,转脸望去,麻士吉脸上激动无比。

    麻士吉连忙道:“属下刚才数了下,总共孕育成形大师三百一十六位!大大超出预期!上次夫人来的时候,是三百六十人,只有四十四人没有成功!当时我们保守预计,能有两百位大师,就非常成功。没想到足足三百一十六位!恭喜夫人!恭喜夫人!”

    叶夫人神情恢复如常,展颜道:“都是士吉的功劳!士吉为了大师之光,殚精竭虑,呕心沥血,我都看在眼里。论功行赏,士吉首功!”

    麻士吉连连摇头,感激道:“若非夫人赏识,属下还不知道沦落天涯何处。夫人把如此重任托付属下,属下唯有肝脑涂地,才能报效夫人知遇之恩!”

    叶夫人满意笑道:“赏赐的事待会再说,士吉能立下如此旷世奇功,不重赏也说不过去。现在士吉给各位介绍一下咱们新出炉的大师。”

    麻士吉眼睛一转,恭声道:“属下口说无凭,夫人何不让一位大师演示一二?”

    叶夫人闻言颔首:“士吉所言有理。”

    她转过脸,环视四周,扬声问道:“可有大师愿意试一试?若能胜出,赏元丹三枚!”

    人群之中,顿时一阵骚动。

    如今市面上,元丹可是罕见的好东西,有钱也买不到。夫人一出手就是三枚元丹,许多人不由怦然心动。

    有人喊:“夫人,不知是哪种属性的元丹?”

    叶夫人心情不错,也不生气,笑吟吟道:“任何属性都可。”

    人群顿时就兴奋了。

    一名中年人站出来,恭敬道:“夫人,小人愿意一试。”

    本来跃跃欲试的其他人,看清楚此人,顿时安静下来。此人龙行虎步,神态威严,颇有几分不怒而威之色。

    钟侯军,钟府当今最强高手。虽然世家如今早就没有当年的气候,钟府也早就没落许久,但是依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钟侯军曾经是兵人部副部首,很有可能接管兵人部,没想到后来被铁兵人横插一刀。连唯一仅有的副部首之位都失去,钟府如今更加没落。

    许多人都知道,钟侯军只怕心中愤懑憋屈。

    大家看到钟侯军出场,自然知道有好戏看了,其他人纷纷闭嘴。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