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剑雾
    何欢带着满心的疑惑回到天锋部。

    楼兰带着艾辉,出现在山谷。

    顾轩提着一包不知道什么东西,匆匆而至。

    他解释道:“不是听说剑阵加血引效果更好吗?我刚刚去前线,那里很多宽背蝠鱼的血肉。我弄了一点回来试试。反正就试一个剑阵,应该问题不大吧?”

    顾轩不太确定地看着楼兰。

    楼兰嗯嗯地点头:“试试吧,楼兰也不确定呢,顺序放在最后。”

    顾轩松一口气,他也怕自己好心做坏事。

    他们这次要试验的是到底哪一种剑阵,对艾辉的帮助最大。如今艾辉体内只剩下剑胎和神之血两种力量,而他们要帮助艾辉战胜神之血。

    之前的北斗剑阵,已经证明了楼兰的想法有用,而他们现在做的是哪一种剑阵对艾辉的帮助最大。顾轩他们早就尝试,不同的剑阵,对艾辉的帮助有着细微的差别。

    尽管差别很细微,但是因为帮助本身就很细微,因此不同的剑阵效果的差别还是非常大。他们要找到效果最好并且消耗长剑数量最少的剑阵。每一座剑阵的背后,是相应的人力物力。

    如何在当下的人力物力之下,给予艾辉最大的帮助。

    聪明的楼兰,折服大家。

    楼兰托着艾辉,小心地把艾辉放置在山谷的中央。

    然后他迅速回到旁边的山岭上,双目红光闪烁,仔细观察记录山谷内的每一个变化。在他体内,【子夜】沙核的运转速度开始不断地提升。

    其他人屏息静气,大气都不敢喘,他们盯着山谷内的艾辉。

    艾辉安静地躺在山谷谷底,在他上方,雾气飘动,数不清的长剑游弋。

    时间仿佛停滞不前。

    一切看上去是如此的安静,安静得令人心慌。

    难道没用?

    一些队员脸上开始露出紧张的神情,他们忙碌了一晚上,对山谷这些剑阵抱着很大的期望。

    胆小的队员忍不住捂住眼睛,他们不敢看。

    血眼幻境之中的艾辉,蓦地惊醒。

    眼前的神之血和剑胎之间的争斗,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争斗还是如此激烈,没有丝毫减弱的趋势,但是时间长了,艾辉也觉得有些麻木了。

    他什么都做不了。

    之前有几缕微弱的剑意涌入,让剑胎略有补充。

    艾辉猜测肯定是楼兰在想办法,但是很显然,效果微弱。无论是神之血,还是剑胎,就像两个庞然大物,它们的力量等阶高得惊人,超出艾辉的认知。连雷霆都不是它们的对手,它们的强大可想而知。

    越是强大、精纯、高等阶的力量,想要补充或者增强,都是极为困难的。

    剑胎补充的那几缕气息实在太微弱,就好比往一个池塘里加了一碗水,能有什么效果。

    艾辉自己也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剑胎。

    光是一想到需要和神之血同等级的力量,就足以令人绝望。

    可是,艾辉感受有东西进入体内,顿时被惊醒。

    很快,他注意到,又是一缕非常微弱的剑之气息。他摇摇头,那没什么用。

    又是一缕,两缕,三缕……

    嗯?

    艾辉愣住,连绵不绝的剑之气息,源源不断没入地宫的剑胎之云内。

    这数量……不太对劲啊……

    山岭上的雷霆之剑队员们看到的是另外一幕。

    经历了短暂的安静之后,忽然一声剑鸣响起,惊醒众人。

    顾轩脸上露出笑容,第一个发出剑鸣的那把剑,赫然是他之前加入宽背蝠鱼血肉的剑阵之中的一把。

    但是下一刻,他已经没有余暇去想这个。

    仿若暴雨忽至。

    剑鸣之声骤然暴起,密集的剑鸣声汇集成洪流,凭空在山谷内炸开。

    无法形容十万把长剑汇集在成一声的剑鸣是何等震慑人心!

    山岭上围观的雷霆之剑队员们只觉的耳朵嗡地一下,头皮发麻,浑身失去只觉,一股寒意从尾椎升腾而起,全身忍不住颤抖。体内的元力,完全失去控制,在体内像无头苍蝇般乱窜。

    不断有队员脸色发白,跌坐在地。

    顾轩脸色也有些苍白,他感觉就像有一把薄如纸片的剑刃,在他的脑子里一划而过,仿佛有细碎的电流从他皮肤上掠过,浑身汗毛根根直竖。

    他强自撑住,没有像其他队员那般跌坐在地,而是死死盯住山谷内。

    他心中有些担忧,如此可怕、惊人的剑之气息,老大能够承受吗?

    丝丝缕缕的雾气,山谷内插着的密密麻麻长剑升腾而起,从四处游弋的长剑上释放。山谷内的一切,都颠覆着顾轩的认知。

    每一缕细若游丝的雾气,都是精纯的剑之气息。

    失去剑之气息的长剑,就像腐朽的木头,开始剥落、腐化,最终化作飞灰。

    众目睽睽之下,十万把长剑同时剥落、腐朽的场面,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力量,牢牢攥住顾轩的心神,他又是恐惧又是期待。

    真是大场面!

    当最后一把长剑,化作飞灰,山谷内翻涌盘旋的雾气,几乎遮蔽了整个山谷。它们并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安静地翻涌、盘旋。但是顾轩却仿佛被一只可怕的荒兽盯住,浑身发紧,无处可逃。强烈的危险感笼罩他的心神,他毫不怀疑,山谷里盘旋的那些轻柔无力的雾气,能够轻易把他绞得粉碎。

    年轻的时候,他去过银雾海。

    银雾海上笼罩着浓密的雾气,它们银光闪闪,十分壮观。

    但是银雾海上弥漫的雾气,从来没有让他感觉如此危险。

    山谷内盘旋的雾气,就像是一只冰冷、锋利、无情的凶兽。

    咚,咚,咚……

    顾轩觉得口干舌燥,忍不住道:“里面好像有声音。”

    楼兰道:“是艾辉的剑胎,它在跳动。”

    楼兰双目的红光闪烁的频率惊人。

    顾轩没有注意到,楼兰此时的语气和平时截然不同。楼兰此刻语气机械、漠然,没有任何波动。

    顾轩的注意力全在楼兰刚才的话,剑胎在跳动?不由惊喜道:“那就是起作用了吗?”

    “嗯,起作用了。”

    楼兰话音刚落,山谷内的雾气再次发生变化。

    本来只是缓缓盘旋的雾气,忽然开始剧烈地翻滚、涌动。雾气的颜色也开始不断地变幻形状、颜色,各种不同形状、颜色的雾剑,在雾气中崩散、变幻。

    雾气翻涌愈发剧烈、激荡,就像被陷进缠住的野兽,拼尽全力疯狂地挣扎。

    但是无论它们如何挣扎,都徒劳无功。雾气就像被一只无形的网,牢牢缠住,无法逃脱。

    咚咚咚,跳动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就像有人在雾气中敲鼓,又仿佛一个休眠万年的荒兽正在复苏。

    顾轩愈发口干舌燥。

    随着时间的推移,笼罩山谷的雾气,开始变得稀薄。

    艾辉的身形,再次呈现在大家的视野之中。

    咚咚咚,剑胎跳动的声音,就好像在大家耳边响起,异常清晰有力。

    大家这次看清楚。

    剑胎每跳动一次,都会有一缕雾气被吸入地宫。

    笼罩艾辉的雾气又稀薄了一分。

    顾轩觉得刚才那不是自己的错觉,剩下的雾气好像知道自己的命运,拼命挣扎,但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牢牢束缚,根本无法挣脱。

    剑胎对剑之气息有着异乎寻常的支配力。

    顾轩觉得很神奇,也觉得很羡慕。老大曾经传授过剑胎修炼之法,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不要说成功,就连那个残篇,大家都觉得是天书。

    每个字都认识,可是放在一起,就完全不知所云。

    老大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其中的奥妙。

    光是眼前一幕,再愚蠢、迟钝的人,也能够感受到剑胎是何等的强大。

    当最后一缕雾气,被吸入剑胎,仿佛重鼓一样跳动的剑胎,开始逐渐变得沉寂。

    一切仿佛又回到原点。

    艾辉安静地躺在山谷中央,浓郁的金光,依然从艾辉的体内透射而出,剑胎盘旋涌动的气息,森然如剑。

    山谷内,入目所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坑,那是剑阵留下的剑坑。

    难道没有效果?

    顾轩有些失望,刚才的动静那么大,他还以为老大这次一定能醒过来,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楼兰双目不断闪烁的红光也逐渐平息。

    楼兰欢快的语气打破寂静。

    “楼兰找到了!”

    工匠营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流火照亮了夜空。

    一把把刚刚锻造好的长剑,如同流水般从熔炉中被取出。

    工匠们满脸疲惫。

    “简直是疯了!这不是刚刚完成十万把剑吗?现在居然要一百万把?”

    “他妈的这是吃剑吗?”

    “吃剑?谁能一晚上吃掉十万把长剑?”

    “到底在搞什么鬼?就算是挥霍败家也不是这么败家的!”

    “妈的,以后谁再喊老子炼剑,谁跟我滚出去!”

    “可不是,我以后看到剑就想吐了!”

    “啊啊啊啊,谁来救救我!”

    忽然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谁也救不了你!”

    赫然是何师,不知何师什么时候在场,大家顿时噤声。

    何师哼了一声,转身离开,走到十多丈开外,忍不住喃喃自语。

    “谁来救救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