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试剑
    第二天的战斗尽管没有攻克防线,但是赫连天晓对莫少军等人大加赞扬,并且保证功劳簿上有他们重重的一笔。

    莫少军的兽营损失惨重,已经被打残,士兵还有不少,但是宽背蝠鱼全都拼完了。

    不过对于这一点,莫少军倒是早有准备。不光是他,其他三个兽营也是一样。兽营的使命就是用来消耗。

    重要的是,是有意义的消耗。

    他今天的打法,对其他几人的启发很大。单纯的依靠宽背蝠鱼,不足以攻克下这座防线,多种手段结合的效果更好。

    尤其是霜蝗草的效果,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如果他们的准备更充分,今天的战果有可能会更大。另一方面,敌人能够这么快找到破解霜蝗草的方法,也让他们非常吃惊,说明对方训练有素,是块硬骨头。

    会议之后,四位兽营的部首聚集在一起,讨论除了霜蝗草,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莫少军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他性情冷酷,今天心情不好并不是因为心疼属下的伤亡,而是对于自己没能取得进展而遗憾。此时他已经调整过来,积极出谋划策,并没有因为下次进攻由其他人主导,而消极对待。

    他很清楚,只有胜利,才能获得一切。

    失败指挥让所有的牺牲都变得毫无价值。

    神狼大营的营地,只剩下赫连天晓和宋小歉。

    宋小歉面色肃穆汇报:“我们探查了大约一百里的范围,到现在,挑选出六个符合预期的位置。但是最终选择哪一个,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赫连天晓点点头,轻笑一声:“不用着急。今天攻势效果不错,对面肯定被吓一跳。”

    宋小歉也展颜笑道:“属下也没有想到莫少军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大人调来兽营,效果立竿见影。”

    赫连天晓哈哈大笑:“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他们能做到这地步,我都有点期待,他们明天会用什么手段。不管他们的手段能不能奏效,只要一直保持对对面的压力,能够吸引对面的注意力就行。”

    宋小歉心服口服:“大人所言极是。”

    赫连天晓沉声道:“你不用着急,我们有时间。但是有一点你要保证,不发动则以,一旦发动,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宋小歉啪地行礼,肃容道:“属下此战,必全力以赴。胜则生,败求死!”

    赫连天晓脸色和缓下来:“不要觉得我逼你。眼下处境,于你于我,都是一般无二。唯有胜利,才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宋小歉铿锵有力地回应:“属下明白!”

    “去吧。”

    “是!”

    ***********

    在距离工匠区不远处的一座山谷。

    山谷的杂草灌木全都一扫而光,空无一物。

    何欢跟随顾轩来到山谷,四下张望,心中有些紧张,难道他们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把自己喊到此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来了结自己?他拼命地在脑海中搜索,自己哪里暴露了马脚。

    今天他忽然得到部首大人的命令,被派到后方。大人给他的命令很模糊,让他配合顾轩。

    从接到这份命令之后,他就心神不宁。白天的战斗异常激烈,可想而知,明天的战斗也会非常激烈。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突然把自己从战斗的前线调到后方,还是一个如此模糊的命令,由不得他不疑神疑鬼。

    不过他的心理素质还是颇为不错,心中虽然忐忑,但是表面始终保持镇定。

    他注意到摆放在山谷空地上一堆堆的长剑,故作好奇地问:“顾大人,我们来这里是?”

    顾轩是雷霆之剑的副部首,从级别上比他更高,他需要尊称大人。尽管雷霆之剑只不过是个数百人的小战部,但是却没有人敢小觑他们。

    顾轩客气道:“是这样的,我们现在需要实验一下各种剑阵。但是何队也知道,我们雷霆之剑说起来是剑修,但是在剑阵方面,实在不入流。所以求救昆仑大人,请她派一位精通剑阵的剑修,来帮助我们布设剑阵。昆仑大人就向我们推荐了何队,称赞何队布设剑阵是一绝,所以我们就厚着脸皮请昆仑大人派何队来指导我们。”

    何欢心中长长松一口气,原来不是自己暴露马脚。

    说起精通剑阵,昆仑天锋的称赞,并不算过分。何欢是昆仑剑盟的元老之一,是最早加入昆仑剑盟的剑修之一。他跟随昆仑天锋的时间很长,对剑阵确实有独到的造诣。

    放松下来的何欢,心思变得活络起来,但是更多的疑惑。战斗这么激烈的时候,把自己调过来布设剑阵?

    他有些疑惑道:“剑阵?不知这些剑阵有何用途?”

    顾轩道:“我们想找到一种合适的剑阵。”

    何欢更加奇怪:“什么才叫合适?”

    顾轩摇头:“我们也不知道,所以只能请何队,把所有种类的剑阵全都布设一遍,我们试一遍才知道。”

    何欢一呆:“所有种类?”

    昆仑天锋尽管主持天锋部的事务,但是立志编纂【剑典】的她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剑阵的创新和研究。不光是她,昆仑剑盟也有许多人做同样的事情。这些剑阵,全都被收录到还未成形的【剑典】之中。

    【剑典】中的剑阵种类,每年数目都在增加。

    到现在为止,所收录的剑阵数目,已经达到惊人的一千六百种。

    所有当何欢听到顾轩说“所有种类的剑阵”,整个人完全呆住。

    顾轩神情认真,加重语气复述了一遍:“没错!所有种类!”

    何欢看清楚山谷空地上堆放像一座座小山般的长剑,忽然明白,顾轩并不是在开玩笑。这些长剑明显是刚刚出炉不久,有的还在散发着热气,有的毛刺都没有修边。

    何欢心中的疑惑更加强烈,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想干嘛。顾轩的解释,让他更是一头雾水。

    看到顾轩的态度坚决,他只能事先提醒:“最新的【剑典】中收录的剑阵数目超过一千六百种,属下记得的没有那么多,大概只有九百多种。”

    顾轩点头:“九百多种就九百多种,有劳何队!”

    他心中觉得有些惭愧,看看,人家这才是剑修啊,竟然记得九百多种剑阵!想想自己,顾轩最多记得十几种剑阵,这在雷霆之剑中,水平已经是除了艾辉之外最高。

    何欢闻言,不在废话,直接道:“我需要一些人手帮忙。”

    顾轩道:“包括我在内,雷霆之剑所有人都听从何队的吩咐。如果人手不够,我去喊人。”

    何欢连忙道:“够了够了。”

    何欢干起活来一丝不苟,全身心投入。

    他必须全身心投入,布设九百多种剑阵,对他而言也是极大的考验。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在考试,一场异常艰难的考试,他必须要把记忆中的每个细节都精确地复原,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且顾轩等人尽管不擅长剑阵,可是如果剑阵布设得有错误,他们却往往能够发现。

    有了雷霆之剑全体队员的帮忙,剑阵的布设比何欢预期得要快得多。饶是如此,布设九百多座完全不同的剑阵,依然花去了整整一晚。

    天际拂晓,原本空无一物的山谷,布满密密麻麻的剑阵。

    大家站在山谷旁的高地,向下望去,心中充满成就感,连夜的疲倦也似乎消减了许多。

    忽然有人喊:“你们看,起雾了!”

    大家定睛一看,果然,不知何时,山谷中生出一丝淡淡的白色雾气。那缕雾气极淡,但是锋锐凛冽的气息,哪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雾气逐渐变得浓郁,更为奇妙的是,雾气的颜色在不断变化,有时冰山雪白,又是拂晓的微青,有时像天空的淡蓝,有的泛着剑锋般的银光。

    “怎么感觉有点像银雾海?”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

    “什么银雾海,这是剑雾海!”

    耳畔听着雷霆之剑队员略带亢奋的讨论,何欢心思暗动,难道他们想复原银雾海?但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剑雾海?

    他想不出个所以然。眼前山谷的奇景当然让他有些吃惊,但是想想,整个山谷密密麻麻的剑阵,光是布设就动用了差不多十万把长剑。

    十万把长剑,意味着多么庞大的人力物力。

    他们布设剑阵的时候,一捆捆刚刚出炉的新剑被源源不断送到山谷。他敢保证,这些剑确实是刚刚出炉,有的剑甚至连红光都没有褪尽。

    眼前这么多剑阵,也只有在当下这个物资和人力极度充沛的时期,才有可能完成。

    也只有这群人才能这么挥霍吧。

    何欢心中已经觉得这是挥霍,他想不出来,这有什么意义。

    尽管不知道这群人想干嘛,何欢还是随口道:“若是想提高剑阵的威力,为何不往里面加入血引?”

    顾轩闻言,连忙问:“何谓血引?”

    何欢解释道:“这是我们昆仑在研究古代剑阵时候的发现。其实说穿了也很简单,想必大家也看过类似的记载,没有饮过鲜血的长剑,往往没有杀气。修真时代的飞剑,一个靠剑修自身的温养,一个靠饱饮敌人之血,才能日益精进。”

    顾轩连连点头:“没错,是有类似的记载。我们可以试试。”

    但是当他看了一眼山谷,犯愁道:“这么多剑,到哪找这么多的血?”

    想想山谷里剑的数目,何欢也觉得自己的说法实在荒唐,连忙道:“没有血引,剑阵虽然威力弱了点,但还是可以发动。”

    就在此时,旭日初升,一束阳光从山峰的缺口投射进山谷。

    阳光在剑身之间不断折射,山谷陡然变得明亮。

    只见山谷内长剑如林,雾气无风自动,一股极为锋锐的气息冲天而起,逼得大家不由后退半步!剑鸣声不绝于耳,无数长剑挣脱地面,在山谷内盘旋游弋,阳光照射之下,仿佛鱼群鳞光闪闪。它们在灵动无比地翻腾涌动,仿佛连阳光都要绞碎。

    目睹如此奇景,大家不约而同安静下来。
29salon